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善良的好大姐

时间:2017-11-11 17:45:48 | 作者:涂翠云 | 阅读:次

  “毛头,我买了半斤饼干,今晚上你带弟睡,把你弟的奶断了。”娘跟大姐说。

 

  “毛头”是大姐的乳名。

 

  “早该给弟断奶了,弟都四岁了。你没听见邻里笑话咱弟?”


善良的好大姐
 

  听了娘的话,我知道娘要干啥。她不清楚,我已经是很乖巧听话的四岁小男孩了,即便娘什么都不买,也能很容易断掉我的奶的。我会不哭不闹很听话的。

 

  正是文革最热闹的时候。每天晚上居委会都开会,娘要很晚才能回家。大姐见我想睡了,就匀给了我、哥和二姐三人每人一块饼干。哥嘴馋,抢下这包饼干,一个人独吃个精光。

 

  “怎么不省着点,这包饼干一晚上就报销啦。我可没那么多钱买。看你今晚上怎么哄弟弟。”看着那空纸包,娘有点不高兴。

 

  第二天晚上,娘刚走不久,哥就缠着大姐,大声嚷嚷着:肚子饿了,想东西吃!大姐知道是昨天的饼干吃馋了哥的嘴,哥也听见了娘今天早上看见装饼干的空纸袋时,说的那些话。可哥不管不顾,偏要向大姐索要吃的。

 

  大姐爱自己的每一个弟妹,娘不在时,她要尽娘的责任,管弟妹吃喝,更要爱护好自己的弟弟妹妹。尽管哥不讲道理,处处跟大姐作对。大姐没办法,她得管我们馋馋的嘴。她来到厨房,用娘炒菜时勾芡的薯粉,为我们做粉糕吃。哥霸着那碗粉糕,一个人吃个精光,还嫌大姐做的少,不够他塞牙缝。

 

  第二天一起床,哥就将大姐做粉糕的事告诉了娘。谁让你做那么少,没让我吃过瘾,你不知道我是专门和你作对的吗?哥边告状,还边向大姐做鬼脸。

 

  娘听了哥告的状,想骂大姐。隔壁大娘给大姐说话了:“我说大妹子,你得为有毛头这么一个听话懂事的闺女感到高兴!你不想想,一个才十四岁的女孩每天你去上班之后,得挑水、洗衣、拾柴、做饭,看护弟弟妹妹,现在这几天晚上要带一个断奶的小弟弟。还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专爱跟她作对的大弟弟,整天跟她吵吵嚷嚷,还这么小的女孩容易吗?”

 

  娘听了隔壁大娘的话,觉得也是。但她上班临走前还是放下话:“下次不要啦,你知道薯粉有多贵!”

 

  大姐像往常一样,牵着我去学校上课读书了。上课时她照常让我独自座在她的课桌下,我不吵不闹,独自一人默默玩耍。困了,就靠在大姐腿脚上睡觉。

 

  放学了,大姐牵着我背着筐到乡下外婆家的生产队,剥甘蔗蔸好玩的手机游戏部那干了的蔗叶当柴烧。趁人没看见,折了根最长最粗壮的甘蔗,抡断后藏在筐里的干蔗叶里,背回了家。

 

  晚上,大姐将最好的甘蔗留给了爸和娘,难啃的蔗蔸给自己,不太甜的蔗尾给了哥。哥岂肯吃亏,最后大姐将自己的蔗蔸让给了哥,哥才罢休。

 

  娘回家,边吃甘蔗边问大姐:“哪来的钱买蔗?”大姐如是说了。娘说:“下次不要这样了。人家不说你,是因为不管怎样你也是外甥。可次数多了也难为情!”

 

  大姐只好在外婆家后山上折些干树枝当柴烧,顺便看看树枝上、草丛中有没可吃的东西捎回家,晚上匀给我们吃。她是大姐,她得管我们的馋嘴巴。

 

  两年过去了,娘生下了小弟弟。弟弟白白胖胖的,长得可漂亮了。大姐整天抱着弟弟,可高兴了。但这却难为了娘,她有更多的家务要忙了,天天上班迟到,还得背着娃娃上班。因此,单位领导辞退了娘。

 

  娘没了工作,只能在家绞麻线挣钱度日。大姐也上不了学了,她得帮娘绞麻线、带弟弟、做家务。

 

  可哥不该在家庭最困难的时刻,去招惹蒋家,那蒋母可是有名的母老虎,还有一家子强势欺人的儿女。那天,他们来到我们家,二话没说,就将娘打翻在地拳打脚跌。大姐看情势不妙,赶紧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哥。大姐被打得鼻青脸肿,娘也被打得遍体是伤躺在了地上。

 

  父亲闻讯赶回家,气得暴跳如雷,要去蒋家拼命。是居委会主任劝住了父亲后,赶紧去警告了蒋母和蒋家。从此以后哥懂事听话变乖了,再也不跟大姐作对,整天大姐长、大姐短的,叫得可甜了。

 

  居委会的干部根据我们家的确困难的情况,给大姐安排了份正式工作,分配到一、二百里远的山区林场工作。临行那天,父母嘱咐的话,总说也说不完。她回头看见我和二姐牵着刚学会走路的小弟,赶紧抱起小弟亲了又亲,难舍难分的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似的落在了小弟身上。“姐,你就放心上班去吧!

 

  你走后,我会像你一样帮娘,带好弟妹的。”哥将背包交给了大姐,潸然泪下。

 

  过了几年,大姐结婚了,嫁给了同在林场上班的姐夫。可这一年,大姐、姐夫好玩的手机游戏早早地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大外甥回家过年了。一回到家,大姐就抱着娘哭了。

 

  原来姐夫在乡下生活成长,懒散自由惯了,受不了单位制度的约束,带着大姐回乡下务农了。可大姐是城里长大的女孩子,干不了农活,挣不到工分,也分不了多少粮食,天天吃不饱,还没到过年,米缸就空了。看见大姐脸黄肌瘦的,手上、脚上的皮肤,被山区恶毒的蚊虫叮咬的像水牛皮一样,干枯、硬厚,还钻心的痒。全家人都心痛大姐。过完年,大姐要回家了,父亲买了一大窝小鸡送给大姐捎回去喂养,还去粮站买下了全家一个月的口粮,还掏空了缸里的米,凑在一起,给大姐带上,帮大姐度饥荒。“毛头啊,小鸡养大了,你就杀它吃了补补身子,看你饿得脸黄肌瘦的,爸看了心疼。现单位分配我下乡逢圩赶集搞修理,能多挣好玩的手机游戏点钱了,城里也更好想办法。粮食的问题爸处理,没饭吃了回家拿,别饿坏了自己。”父亲泪如雨下,大姐挨饿的事是全家最大的牵挂。

 

  可大姐终究是坚强的,她以坚强的意志,在深山老林的山村站稳了脚跟。一个城里长大的女孩扎根山村,所经历的艰辛是可以想像得到的。三个外甥长大了,立志出门打工,挣钱回家创业,改变贫困的家境。儿子要远行了,嘱咐的话大姐说了几天几夜。当她看见载着外甥的班车渐行渐远后,靠在我肩上哭了,泪如雨下。我触景生情,写下了一首诗:

 

  慈母送儿郎

 

  儿大志高行千里,

 

  临行担忧藏心底。

 

  倾尽嘱咐强欢颜,

 

  转身潸然泪如雨。

 

  如今三个外甥已回家创业,也早已事业有成。大姐的日子也渐渐好起来了。衷心好玩的手机游戏地祝愿为弟妹、为儿女辛苦操劳了一辈子的好大姐,快乐、健康、幸福永远,好人一生平安!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官场发达记
下一篇:消失的街头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