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家和万事兴

时间:2017-11-06 18:54:37 | 作者:云上风筝 | 阅读:次

  文芳是我的小学同学,我和她已经很久都没有相见了。做梦我也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和我做起了邻居。

 

  我见到她是在公园里。文芳与我邻居家的国强大哥挎着胳膊并肩而行,然后我们就相遇了。那一刻我先是一愣,瞧着她觉得眼熟,但毕竟好些年不见了,我和她的相貌都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低下头去,有些不自然地朝前走去。在走过去的那一刻,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她是我从前的同学,于是赶紧回头想与她打个招呼,这时就听见她与国强大哥喜笑颜开地说着什么,我就瞧着他们的背影慢慢地转过前面那个弯路。

 

  直到国强大哥结婚时,我才与文芳相认,而她已经认不出我是谁了。

 

  那段时间很短暂,文芳与国强结婚之后不久,两个人就去了南方,据说她父亲一货币真空包装机直都在南方做生意,应当就是她把国强带上了做生意的这条路。

 

  好像是两年以后,文芳生了一个女儿,这时她才回到家小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匆匆忙忙离开了家,孩子也就扔在家里给婆婆照料。又过去了好长时间,似乎有五六年的样子,我儿子那年十岁,文芳和国强忽然从南方回来了,然后她们就张罗着要买一套门面房。我还和文芳询问过,是不是已经积攒下了一大笔钱?文芳就苦笑起来,说这可是我们省吃俭用攒出来的,如果不是我手紧,再有十年,他也攒不出这个家底!

 

  后来我听文芳说,在商业街那边,她们买了一套很大的门面房,做起了建材生意。门面房那里有地下室,还有阁楼,他们两口子的吃住都在里面。楼下的房子做生意,地下室当仓库,阁楼上面住人。他们两口子先前一直都在南方经营建材,对这方面的市场比较了解,生意慢慢就顺风顺水地做了起来。


家和万事兴配图
 

  那一年文芳的女儿七岁,上小学二年级,因为妈妈长期不在家,孩子对奶奶格外依赖,奶奶也百般地娇惯着孙女,所以孩子就十分任性,对妈妈都有些不怎么爱搭理。那段时间,因为文芳去开了几次家长会,老师反映了女儿的一些缺点,比如任性,还有自由散漫,眼睛里容不下同学等,文芳觉得孩子确实应当管教了。可她如何都没有想到,女儿此时已经不再接受她,仿佛与她没有任何关系。文芳就经常以命令的口吻教训孩子,有时候还会动手打几下。小女孩就越发地不喜欢妈妈,不管大事小事,只要瞧见妈妈要发脾气,她一准就跑去找奶奶告状,甚至对妈妈还有些仇恨。我们这些老邻居多次听到小丫头在奶奶面前说妈妈的坏话,奶奶也更偏向着孙女,说学习好了又能怎么样?你爸爸倒是学习好,可他都快三十岁的时候才找到了对象。以后咱们也去做生意,再说念那么多的书有什么用?没出息的孩子才会去追求学习成绩,长大了才会去当干部,而我们家的妮子是好孩子,好孩子就能挣到很多很多的钱,那个时候自己想怎么花都随便。

 

  转过身来老太太又做起儿子的工作,意思就是让他劝一劝文芳,别总和孩子对着来,那样只能伤了孩子的心。

 

  国强我可告诉你,妮子那可是我的命根子,谁都不许说她!文芳她也不行,你问问她管过孩子一天吗?凭什么现在她就说了算?老太太这也算是告了文芳一状。

 

  国强暗地里也劝说着妻子,说你就做好自己的生意,孩子的事情你能管到什么时候?整天地你也回不去一次,惹得老人不开心那有什么意思?文芳自然不会示弱,说我生的孩子难道我就不能管了吗?老师说的那些话,那不都是奶奶给惯的吗!国强便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理儿,说文芳你怎么好赖话都听不懂了呢?我的意思就是说你,别放货币真空包装机着好人不做偏要去做那个坏人,老太太都那个岁数的人了,她娇惯着孙女那也是很正常的,再说,老太太就是不想让你管孩子,那也是为你好,你却不懂得这个情义。文芳气得混身乱抖,说我怎么就听不懂好赖话了?我生的女儿,那就得听我的,就像你愿意听你妈说话,这不是一个道理吗?

 

  两口子就这样你说一句,我就必须要回复一句,结果就闹了个鸡飞狗跳,最后也只能是不欢而散。

 

  有一天赶上了周日,外出办事路过文芳的店,顺便我就走了进去。见面之后,文芳显得很意外,她先是和我聊了一些家里的情况,后来就向我哭诉,主要是说婆婆和丈夫怎么样地欺负人,又说一家人都不待见她。我只能劝说着她,你们家的日子都已经过了起来,待见不待见又能怎么样,你不用去理他们就是了。再说你整天在外面做生意,家里的事情你也管不着,那就不如多省省心了。文芳就和我强调,大人不理我也就算了,可我自己生的孩子也让他们给惯坏了,搞得我在孩子面前就像是个后妈,我自己的孩子我怎么能不知道心疼?这些年,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都是我给她买回去的?即使平时我不在孩子身边,那也是生活所逼,我又没有出去随便乱跑。我也只能给文芳争理,说这方面邻里们心里都清楚,这么多年,为了这个家,为了生活,你一直在挣钱养家,如果国强哥不是娶了你,到现在他可能还在打光棍呢。文芳听我这样一说,她马上就找到了知音一般,说现在是他们一家人合起伙来欺负我,让孩子仇恨我。你再看看我们家国强,看起来他挺老实的一个人,关键时刻一个屁都放不出来,就知道使劲帮着她妈说话。这么多年我真是跟他白过了!我真是瞎了眼!我么就遇上了这么一家人呢!怎么就遇上这么一个窝囊的男人。

 

  文芳哭得很伤心,我也不忍心打断她,又不好意思马上就离开,不管怎么说,与她同学一回,总得好好地安慰安慰她。

 

  据我所知,国强一家人基本都挺知书达理的,并不是文芳说的野蛮不讲道理。国强的爸爸以前是学校老师,教了一辈子书,性格温和大度。国强大学毕业后也分配去了学校,后来好像是学校那边不太重视他,另外也是因为在学校那里处了一个女朋友,两个人闹得挺不愉快的,结果他就坚决辞职不干了。就是那段时间,国强就认识了文芳,结婚之后他就随着文芳去南方寻求发展,总体来说他人也确实本分老实,没有文芳说的那些毛病,而他凡事都喜欢听妈妈的,在外人眼里也只能是优点。

 

  文芳觉得家里的那个恶人就是孩子的奶奶。婆媳之间相处不来也是普遍现象,我也只能劝说着她。再说老太太对待外面的人也确实很好,仿佛世上再也挑不出那么好的老太太了。当然了,这也是我个人的看法。老太太确实是个大好人,我也不能昧着良心乱讲话。比如,老太太热心肠,勤劳善良,与邻里们和睦相处,总能让别人心里感到温暖,这就是一个人最大的长处,并不是像文芳说的那样,一家人合起伙来故意要欺负她。

 

  我们住的那个地方,前面有一条河。那些年,国强爸爸活着时,国强的妈妈在河岸边自己开荒种了几块地。一年四季,各种蔬菜,自己家吃不完,就经常送给街坊邻居们。多数邻居都夸国强的妈妈,说她心眼好使,为人实在,几十年她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们家也经常吃老太太送来的蔬菜。另外,国强结婚之后,两口子就外出去做生意,留下不到几个月的孙女,老太太一个人忙里忙外,将孙女一直拉扯到上小学,谁帮她了?回想起来,大家都觉得她真的挺不容易。

 

  文芳仍然在哭,她哭得非常伤心,肝肠寸断。从她的表情中,我能够感觉到她对婆家非常的失望,失望中也包含了对未来的迷惘。

 

  我心里弄不明白的是,这么好的一家人,怎么就过不到一块去呢?作为女人我能够理解文芳,所谓的“羊肉贴不到狗肉上去”,这也是婆媳之间很难调和的大问题,外面的人根本就感受不到家庭内部的矛盾。我告诉文芳,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和婆婆也是面和心不和。两种生活环境成长起来的人,硬要搅合在一起生活,肯定会有一个很漫长的磨合过程,不是婆婆磨倒了媳妇,就一定是媳妇磨倒了婆家人,但背后的东西,多数人都难以看清楚。其实我是想说,街坊邻居背后数落文芳的人要占多数,那也是因为婆婆在背后讲了许多不利于她的话。至于文芳听没听到这些话,那就是又一回事情,但婆婆帮她看了这么多年的孩子,报怨几句也是难免的,所以媳妇心里有了委屈,也要理解婆婆,婆婆也要照顾到媳妇的感受,毕竟日子最后要交到媳妇的手里继续过,而不是整天的都想着自己心里的不愉快,那样只能使彼此都变得苦闷起来。

 

  国强是个很要强的男人,他白天基本都在外边搞安装和包活。电工、管道工、木工、瓦工很多活他都能干,这也是他和文芳能把日子过起来的主要原因。国强每天都早出晚归,文芳就在家里看店。那条街道上差不多都是搞建材生意的,经营的时间长了,大家也就都熟悉了,彼此也经常串门,说说笑笑,家长里短,七素八荤,所有的生意人差不多都一样,彼此都能包容对方。

 

  自从那次去了文芳的店里,被她闹了那么一次,我也就不想再过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我还是希望她和国强的日子能过好,只是不愿意掺和到别人家里的事情。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有一段时间,国强闹着要离婚,他还吵吵嚷嚷着说抓住了什么。后来听邻里们讲,国强并没有抓住什么。我就觉得可能是文芳整天都在和他吵闹,一定是把他吵急眼了,所以心里就有怨气,遇到一点想不开的事情,就仿佛天就要塌下来了。

 

  有些事情,邻里们也是听国强自己讲的。他说,家里的那个店,过了年之后隔壁又换了一家人,这家也是做建材生意的。老板是兄弟两个人,年长一些的哥哥经常对国强嘘寒问暖,年轻一些的弟弟流里流气的有些不着调,说话刻薄,还经常讲下流的笑话。但两家人相处的还算是不错,彼此有些需求都愿意去找对方帮忙。

 

  也就是那段时间,文芳突然变了,她变得心情舒畅,每天总是哼着歌儿进进出出,变得爱打扮,衣服也换的勤。文芳的长相很漂亮,身材也丰满,皮肤又白皙,外表看她怎么也不会超过三十。我也能想象出来,文芳如果稍加打扮,她一定是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国强说这些话时,所有的人都能够猜测出来,他是在杜撰着文芳,其中猜测的成分要偏重一些,他说,谁家的女人能整天与别人家的男人勾搭在一起?尤其是旁边那家的弟弟,整天素的荤的,所有的玩笑都敢讲,而文芳就是不要脸,听了那个混账的活,她竟然就不反感,反而还迎合着哈哈大笑,仿佛非常开心。

 

  国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屎盆子可不能乱扣,夫妻两个开店,你如果真要是不放心她,那你可以让她回家来带孩子,另外你是怎样把日子过起来的?你得想一想从前,那会你干成什么大事情了?邻里们都能耐心地开导国强。

 

  其实我心里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国强在为自己说过的话寻找理由,说有一天中午,我回来拿工地上要用的工具,平时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时间。可到了家之后,我发现门面房的门锁上了。锁是从里面反锁的,从外面怎么也打不开。当时我还冲着里面喊了几句,我觉得文芳她应当是中午在家休息呢。喊了几声之后没有人答应,我就绕到了后门,结果发现后门也从里面反锁上了。你们说,前后的门都从里面反锁上了,这是什么性质?邻里们谁都不知道详情,也都被国强给问住了。大家也只能面面相觑,什么都回答不上来,也是国强说一句,大家再仔细地推断,总之,也就是不愿意把人往坏处去想。

 

  国强带着满心的疑问,又回到了前面,而这时前面的门刚好被文芳打开,但国强却瞧见邻居家的那个弟弟的背影,一闪过后就回了自己家。国强说自己当时也是一愣,但看到文芳头发蓬乱,满脸潮红,表情慌乱,手足无措,并且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

 

  文芳勉强镇定下来,随口问了一句国强,说你回来了,我说怎么好像听到有人在叫门来的。国强指责她,说刚才你在屋子里面干什么来的?文芳说,我困了,我就在屋子里面睡了一觉,怎么了?

 

  国强怒视着文芳,文芳满脸羞愧,仿佛无地自容。而国强这一次却没有继续和她吵架,他转身就走了出去,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让人们没有想到的是,国强这个看起来很老实的男人,却花钱出去找了一帮地痞流氓砸了隔壁的店,还打伤了那兄弟两个。对于文芳,国强也下定决心要与她离婚,他直接就让文芳滚蛋,说你从哪来的就赶紧给我滚回到哪儿去,我戴不起你这顶绿帽子。

 

  文芳当天就回了娘家,但转回头来,她就到法院去把国强给告下了,说国强怎样屈赖她,这么多年,也是她帮着国强把家里的日子过了起来。国强自然也不让份,在法庭上,他把自己看见的都讲了出来,又说文芳怎样的不懂感情,自己的母亲好心好意帮她带大了女儿,她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可她却反过来说了老人许多坏话。文芳便把孩子老师讲的那些话重复了一篇,说女儿现在随心所欲,自由散漫就是被奶奶给惯坏的。法庭上国强就骂起文芳怎样不要脸,文芳就反问他,说结婚那会你怎么不这样说话?那会你什么样子自己能不能想起来?你三十来岁的男人寻不到女朋友,在公园里面你抱着我的大腿是怎么保证的?你说你一辈子都会对我好,可你又是怎么对我好的?现在我帮你把日子过了起来,然后你就想把我一脚从这个家里踹出去,你的良心是被狗叼去了吗?

 

  国强,我再问你一句,你希望我和哪一个男人出轨?文芳仿佛已经不顾一切了,说既然你已经为我谋划好了一切,我要是不出一次轨那也对不起你。但你一定要知道,我出轨之后的结果是什么?那就是和你之间的所有恩恩怨怨都结束了。

 

  谁怕谁呀?国强仍然在强调着他的道理,仿佛道理也仍在他这一边。

 

  国强也确实希望,文芳要为出轨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也确实要把她扫地出门货币真空包装机,因为当地就有这样的风俗,出轨的一方一定要净身出户。

 

  所以那段时间,国强只要是看到了谁,他一定会把自己看到的事情再详细叙述一遍,说文芳她就是红杏出墙,我已经抓住了她的现行,出墙就是出轨,一旦出轨她就甭想再回来!一切都发生了,覆水难收。我能让一支出墙的红杏再折回到院子里来吗?

 

  邻里们也都议论纷纷,文芳她真不该红杏出墙,虽然国强和母亲有些对不住她,可你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也是让人不能理解的。

 

  然而,让人们没有想到的是,法院并没有偏向着国强,因为国强的律师没能拿到有利于他的证据,而只凭着他看到的那一幕,法律上没有任何作用。律师希望国强能拿到更多的证据,国强就强调自己看到的那一幕,说我都已经看到她和他在一起了,那还能不算数吗?律师就告诉他,说你是把媳妇和那个人赤身裸体地堵在床上吗?国强就只能摇头,说那我确实没有看见。律师就告诉国强,说你这件事情,到目前看,我觉得主要问题还是出在你身上。你再仔细回想一下,你妻子在法庭上讲的那些事情是否属实?如果属实的话,那就是说你不了解女人,而由此带来的后果能严重到什么程度,我现在就能告诉你,离婚之后,你的日子将会一天不如一天,到了最后,你仍然还会把日子再过回到从前那样。这也是我回来找你的原因。你再考虑一下,货币真空包装机这个官司还打不打下去了。

 

  问题是现在她把我给告了,是她要离的婚。国强这才替自己强调了一句,他也意识到了如果没有文芳,自己的日子将会过得非常艰难。

 

  有些事情可以由我去替你进行沟通。律师替国强出主意。

 

  接下来的两三个月,双方的律师一直在协调着国强和文芳的关系,法院也有意回避着这个官司,因为提起诉讼的一方似乎也不愿意把官司再打下去,而被告的一方也在有意地后退。

 

  文芳的婆婆此时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她赶紧告诉孙女,说你妈如果和你爸爸离了婚,有几个方面的问题对你都不好。妮子你想一下呀,咱们家的财产那是不是得一分为二,那个时候,你爸爸还得再重新成家,而他这一半的财产也就不全都属于你的了。奶奶的意思是你得赶紧出面,你得把爸爸和妈妈往一起劝和,否则,奶奶还能跟你几天呀?

 

  妮子在奶奶的授意下,很不情愿地来找妈妈。而文芳也开导女儿,说妈妈管你那是为你好,我拼死拼活地出去挣钱那都是为了谁?你可倒好,连谁是你的妈妈都不知道了。妮子也觉得不能离开妈妈,于是就向妈妈认了错,说妈妈,你要是真的爱我,那你就给我一个完整的家。我不希望你和爸爸离婚。文芳也借机向女儿施压,说你如果希望妈妈和爸爸都守在身边,那你也得向我做出保证,你得听话呀!老师讲了你许多缺点,难道你就不想改了吗?妮子就哭着向妈妈保证,说妈妈,我一定能改,你不要和爸爸离婚,我已经害怕了。

 

  国强在邻里们的劝说下,也终于来找文芳,并一再地向她认错,说不管怎么说,看在女儿的份上,我不想和你离婚。

 

  国强,既然我们俩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觉得我们俩人都应当冷静地替自己多考虑一些事情,暂时我不想撤诉,但也不想继续打下去。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日子还是按照原来的那种方式过,我们俩不如就散伙,你也别拴着我,我也不挡着你的美好前程,另外离婚这句话也是你先提出来的。

 

  婆婆也来劝说文芳,说我也是最近才搞明白,人老了,那就不应当管着年轻人的事情,文芳,妈向你认个错,别和国强离婚,他自己一个人日子没法过。

 

  文芳也向婆婆认了错,说妈,过去我也是有点任性,你也别和我一般见识,我虽然没撤诉,可我也没有和国强离婚,他要是再敢欺负我,那个时候我就不用他再来逼我了。

 

  文芳与国强的日子依旧过了下来。

 

  邻里们虽然经常把这个笑话拿出来述说一番,也基本都是教育身边的人,别身在福中不知福,真要是离了婚,谁笑到最后还真的很难说。

 

  文芳变了,她变得很注重自己的名声。

 

  国强也变了,他不再和媳妇吵架,大不见小不见的事情,他苦笑着就算是翻过了那一页。

 

  最难能可贵的是女儿妮子变了。孩子变得听话了,妈妈说什么她都会照着去做。

 

  女儿背地里跟妈妈也讲过,说我奶奶是个好人,她希望我们一家三口人永远都在一起。

 

  邻里们也都很开心,他们谁都没有继续编撰文芳出轨的那件事情,只是说这一家人最终还是媳妇把婆婆和丈夫给磨倒了。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中大奖之后
下一篇:官场发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