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一支金簪

时间:2017-09-28 18:52:45 | 作者:温宇新 | 阅读:次

  她本来是没有名字的,只是在她卖入妓院的那天,河池的莲花开了。

 

  于是他们都叫她秦莲。

 

  她便叫了秦莲。和许多一同被卖进来的姐妹一样,她从小便开始学习琴艺,舞技,还有诗词歌赋。也许是天赋不怎好,她很快就落入后步,连一些新来的小妹,技艺也比她好得多。


一支金簪
 

  她更喜欢舞枪弄剑,趁着夜深,她偷偷来到香阁的庭院,拿出那把带着缺口的铁剑,她开始舞剑,剑是捡来的,从一个落魄军官手上,那个军官缺了一条腿,一只眼。

 

  她使劲地提起剑柄,那把带着银光的剑在黑夜中闪耀,她感到满腔的悲愤都宣泄在这把剑上,那么舒畅,那么坦荡,好像堵在心里的一口闷气都疏散了一般,她爱极了这种感觉,就跟她恨极了这座香阁一样,在某一个夜晚里,她用剑斩断了庭院里的一盆兰花。

 

  花盆碎裂的声音惊醒了香阁的许多姐妹,很快老鸨赶了过来,把她绑在这庭院里三天三夜。说来也奇怪,一个妓女,居然想着保家卫国,正巧,那天有一路军队经过,老鸨做了便个顺水人情,把她卖进了军营。

 

  她就是这样进了军营的,从一个香阁的妓女,变成了军队里的军妓,她始终还是个娼妓,一个没有动人的姿色,也没有过人的才华的娼妓,她只有一副身子,一腔血,那血还是热的,她怕有一天会冷掉。

 

  营里的生活很苦,军队里的将士也不像香阁里的公子哥那样有雅趣,他们时常骂她是婊子,是骚货,她忍了,有一夜,不知是哪个营的军官跑到她这里,狠狠地给了她一下子,她捂着脸,眼睛模糊了起来,等到她重新站起的时候,她看到了地面上躺着一支簪子。

 

  这是一支断了珠花的金簪,簪子凸处还有一些磨损,她捡起这根簪子,把它握在手里,握得很紧,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发现簪尖刺破了手。

 

  她从来不会去想,这簪子是谁的,从哪里来,值不值钱,她只知道,夜里在她睡不着时,她就会紧紧握住金簪,细长的簪子能让她暖和,那是一种久违的温暖,她感到很舒心。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位将军。

 

  将军是温柔的,坦率的,他和其他军官不同,在他们羞辱她,凌贱她时,将军挡在了她面前,抱住她,为她赶走了欺凌她的人极品色文。从此,她便是将军的女人了。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她不会在睡不着的夜里紧紧握住一根冰凉的簪子,因为她可以握住一只手,是属于将军的温暖的,舒心的手。

 

  那天过后,她就把金簪藏在了瓷枕下,除了她没人知道簪子藏在哪,也没人知道她还有根簪子,她悄悄笑了起来,好像这根金簪是什么值钱的宝贝,精贵的首饰,然而这确实是她最值钱的东西了。

 

  一日复一日,一年又一年,她的年华已经衰老,她每天夜晚都在等,等着战争结束,等着将军回来娶她,每一次军号鸣响的时候,她就开始害怕,她怕将军回不来,她怕冷。

 

  那晚,将军终于回来了,她欣喜地跑过去迎接他,却见到他右手断去了三根手指,她的心咯噔了一下,咽喉像是被什么刺痛一般,不断地哽咽起来,将军用断指擦去她脸上的泪水,问她,愿不愿意跟他走,她说,她愿意,哪怕天涯海角,她都誓死相随。

 

  她自由了,她很珍惜这份自由,一年后,她随将军回到了他的故乡。然而又有谁明白她的苦,将军回乡不过半年,边关便传来了战乱的消息,这场战争浩大,将军又奉命回到了战场。

 

  她感到夜晚更加冷寂了,在寂静无声的深夜里,她拿起藏在瓷枕下的金簪,把它紧紧地握在手上,一刻也不肯放开,她甚至想用簪尖极品色文,刺穿她的手臂。她的血已经冷了。

 

  她曾经梦见过她和将军团聚的日子,那天将军归来了,她正为他准备餐饭,将军从后面亲昵的环住她的腰身,用脸贴住她的耳畔,他问她怎极品色文么了,因为他看见她脸上流下了一层水珠,她笑笑说没事,只是灶房里太热,她流了许多汗,她的确流了许多汗,和泪水夹在一起,染湿了她单薄的素衣。

 

  她也曾梦见她一个人单独走在街道上,那时街边正下着小雨,一个乞丐穿着破烂的衣裳,在向路人讨要饭钱,她把剩下的银两都给了乞丐,乞丐收了钱后就去酒馆吃了一顿,第二天他还是个向人讨钱的乞丐。

 

  她想,这会不会就是命呢?当她还是妓女的时候,她就时常坐在空冷的床榻上,如今她已为人妇,身下的床榻依旧冰冷,月色微寒,月光透过纱窗,散在地面一片斑斓,清极品色文冷的晚风吹来,她想起了一首诗,那是她还在香阁的时候背下的一首诗,起初她不知道诗里的意思,现在她也不知道,但是她很喜欢。

 

  她一边吟诵诗句,一边握住金簪,簪尖刺破了她的手臂,她依然紧握不放。她想死。

 

  第二天,关外传来消息,敌军大破边关,守城将士全军覆没。

 

  就在那一天,她吞簪自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一锅糠窝头
下一篇:骆二赖子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