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这才是真正的兄弟情分

时间:2020-05-11 14:50:50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大林和二林是亲兄弟,性格却大不一样。一个内向,一个外向;一个笨拙木讷,一个精明活跃。大林高中毕业外出打工,几年后返乡,用学来的技术创办起一个小食品厂。又过了几年街道规划工业园区,吸引项目投资,就动员大林把厂子作为招商项目,搬进了工业园。厂子的生产、建设规模陡然扩增了好几倍,名声鹊起。别的企业老板出入都是锃亮的轿车,风光无限,而大林大把挣钱,却经常骑自行车上下班,省吃俭用,在园区那是出了名的抠门。

 

  二林个子高,模样帅,能说会道,唱歌跳舞样样精,是许多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大学未毕业就退学完婚。岳父母把一个生意清淡的大酒店交给二林打理。二林把之前的经营方法全部否定,尝试全新管理模式,苦心经营,生意很快红火起来,眼看着银行卡余额噌噌往上惠州大亚湾房产涨。二林抽好烟、喝好酒、开好车,还时不时地聚拢几个人打麻将,春风得意,牛气哄哄。


这才是真正的兄弟情分
 

  这天,二林突然来到食品厂找大林。大林正在开会,保安不让进,二林便发了条微信:大哥,救命!大林慌忙休会,把二林接到办公室询问缘由。二林哭丧着脸说:“大哥,这回我死定啦,只有你能救我了!”大林问究竟怎么回事。二林眼泪汪汪地说,他这几天被人约去打麻将,输了整整一百万!

 

  大林愣住了。面无表情地过了一分钟,这才慢慢地说:“这事,哥恐怕帮不了你了。现在刚好是原料采购季,厂里的钱全投进去了,还用了数目不小的银行贷款。”

 

  二林用陌生的眼光看着大林:“大哥,这么些年我从没跟你要求过什么,我可是你亲弟弟,第一次开口啊,你就这么打发了?”

 

  大林的眼睛看着别处:“对不起二林,不是哥见死不救,而是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原谅哥吧!”

 

  二林从沙发上站起来,从牙齿缝里挤出四个字:“好吧。再见!”

 

  大林站在三楼的窗口,看着二林发动起轿车,加大马力飞速冲出厂门。

 

  二林卖了轿车还债,缺口依然很大。最后岳父母转让酒店才帮女婿渡过了难关。

 

  没了酒店的二林,一时想不出别的门路,只好又去找大林,打算在食品厂找点事做,边打工边还债。二林满指望大哥能安排个管理岗位,高薪、轻松,可大林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让他从车间一线干起,在生产流水线的最后一道工序,做食品包装袋的封口工,跟别的工人同工同酬。二林真想甩膀子走人,可一想到那句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便咬紧牙关忍了下来。人,像掉进了冰窟窿,心,火烧一样难受。

 

  没干满三个月,二林便离开食品厂,去乡下种菜去了。在郊区,妻子以弟弟的名义承包了三十个温室大棚,帮助二林东山再起。她一再叮嘱二林,咱不蒸馒头也要争口气,别再让大哥看扁了。二林只说了三个字:走着瞧!他从最基本的种菜技术学起,早出工,晚收工,吃住在大棚里,跟雇工们一起同甘共苦。当年,十五个大棚的芹菜大获丰收,卖出了比往年翻番的价格,其他大棚试种的新品种丝瓜也取得成功,硕果累累。年底盘点,竟收回了一半的投资。

 

  就在这时,妻子传来消息说,大哥的厂子出事了,他的产品因为卫生问题被客户投诉,质监部门查证后,除了罚款二十万元,还追回那批次全部食品,责令停业整顿,问二林是不是应该回去看看。二林只是淡淡地回了句:别提这个人,他不是我哥!然后埋头做手头的事。

 

  这年,二林将三十个大棚全部种上芹菜。他算了算账,如果再延续去年的好光景,不仅能收回全部投资,起码能落个三四十万。果不其然,整个生产期光照充足,风调雨顺,芹菜长得株壮叶茂,青翠欲滴,眼看着丰收在望,二林乐得睡觉都笑出声。谁也没有想到,到了年底,芹菜价格一路下滑,跌到了历史最低点。一打听,原来是去年的高价刺激了种植户,今年芹菜的种植量太大,而且都赶在年前扎堆上市,市场供过于求。二林起先是观望,巴望着市场能有所反弹,谁知价格继续滑落,眼看芹菜再不收就老得嚼不动了,只好低价与一个老客户约定前来现场收货。等工人加班加点将三十个大棚的芹菜全部收完,大包小包装好准备停当,却迟迟不见老客户的运输车。打电话一问,原来是对方当地的芹菜价一夜之间又陡降许多,依先前谈好的价格收购,净等着亏钱,所以这笔生意,做不成了。

 

  二林围着堆积如山的芹菜,急着两眼通红团团乱转,整整一天,他只剩下打电话了,刚采收完的菜地上,愣是被他踩出了一条小路。尽管不愿承认,却也不得不面对冷冰冰的事实:芹菜,烂市了!二林不停地念叨着,完了,完了!一屁股瘫坐在了芹菜堆上……

 

  忽然,有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二林不耐烦地嚷嚷道:“请你查清楚号码再打行吗?”对方用典型的南方口音说:“没错,找的就是你。”然后自报家门,说他是南方一家蔬菜加工出口企业的吴经理,之前他来二林这里作过市场调查,取走芹菜样本带回检验,结果农药惠州大亚湾房产残留及微量元素含量等指标完全符合进口国卫生标准,可以作为他们公司蔬菜加工出口的原料。所以现在,他们可以用高于市场价百分之三十的价格收购这里的全部产品。放下电话,二林的脸上不知不觉滑下了两行热泪,感叹苍天有眼。

 

  这一年,其他种芹菜的农户都赔了个底朝天,二林非但没有亏本,反而赚了近十万块。翻过年,二林再不敢贪图一口吃成胖子,在一棵树上吊死了,而是在多品惠州大亚湾房产种、新品种上下功夫。夏季过后,当地政府跟二林商议,要在二林的种植园旁边,建一个智慧农业示范园,温室的规格、面积、配置、种植技术均在当地领先,首屈一指。项目可由二林牵头,政府负责向上争取奖补资金。二林心里没底,专门去了趟省城,找专业部门咨询,又查阅好些资料,最终确认项目可行。妻子看二林踏实肯干,像脱胎换骨换了个人,心中满是欢喜。她托亲告友,从银行贷了一笔款,支持二林创业。

 

  忙碌了两个月,两个占地五十亩的高标准温室建起来了,里面主要栽植时下最受市场认可的新品种,采用的是清一色的无土立体栽培技术,二林专门从外地高薪聘请蔬菜专家坐阵指导。那些观赏性极强的葡萄、七彩小番茄、迷你小黄瓜等,全都长得绿油油、水灵灵的。刚进入成熟期,慕名前来观光、采摘的游客便踏破了门槛,无不称这里的瓜果口味纯、果形正、色彩艳,在微信朋友圈里也是名声大噪。年末,园区被省里定为“二星级乡村旅游示范点”。

 

  二林趁热打铁,联络周边的十个专业合作社、二十多个家庭农场、一千多户蔬菜种植户,成立富民现代农业发展公司,尝试种苗提供、技术管理、产品销售等一体化生产经营模式。就在这一年,二林双喜临门,一是还清了之前的所有债务,二是他被评为“科技兴农致富带头人”,出席市里的总结表彰大会。

 

  参会期间,二林意外地碰见了大林。上一次出了事,他怎么还有资格参加表彰大会?直到主持人宣读完颁奖词二林才知道,大林获得的是“好人奖”,他每年捐助十万元济困助学,已连续坚持了整整十年。二林先是由衷钦佩,拼命鼓掌,转念一想,不对呀,一个连兄弟情谊都不管不顾的人,怎么可能如此富有爱心?想了半天,二林明白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大林先是县政协委员,后来是市政协委员,再发展下去,很有可能就是省政协委员,他这是在舍财捞取政治资本呀。如此一想,他更瞧不起像大哥这样的暴发户了。

 

  这一年,富民现代农业公司种植了二百亩芹菜。二林未雨绸缪,等芹菜长到半拉大,便跟之前的吴经理联系上,亲自送样品芹菜前去检测,希望能搭乘上吴经理这艘“航空母舰”。吴经理尽地主之谊,招待二林。二林频频举杯向吴经理致意,感谢他当初雪中送炭,帮自己解了大难,假如那次栽了跟头,怕是这辈子也难以翻身。吴经理喝得有些高,见二林还在不住地劝酒,实在难以招架,便趁着酒劲说:“其实,你最该感谢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大哥。”

 

  二林猛地干掉一杯酒,冷笑着大声道:“什么?你让我感谢那个连亲弟弟都算计的人?”

 

  吴经理从二林手中夺过杯子:“你别喝了,冷静些,听我说。你们兄弟之间的疙瘩,该解了!”

 

  吴经理是大林多年的朋友,又是生意伙伴。自打拒绝二林借钱后,大林知道二林不会就此自甘堕落,时刻关注二林事业的发展。得知二林种的菜面临绝境,他很想直接提供帮助,可考虑到二林的个性,必然引起他的反感和拒绝。思来想去,他请吴经理帮忙,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解二林于危难。这次生意,大林贴进去三十万元。

 

  吴经理拍拍二林的肩:“你哥冷酷无情,那是故意刺激你。自己的事还得自己解决,从哪儿摔倒,还得从哪儿爬起来。假如他当年下不了狠心,就不可能激发起你的斗志,也许你一直活得毫无生机,甚至已经自甘堕落。尽管你哥一再叮嘱我保守秘密,可我今天不得不说,他表面不讲兄弟情分,可骨子里讲的,是最真最纯的情义。记得你哥说过你们老家的一句老话,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想它好,还得自己忍痛挑破。”

 

  二林眼睛瞪得很大,通红,好像是在听离自己很远的故事。他冲吴经理抬了抬手:“对不起,我,我去下卫生间。”

 

  二林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从镜子里死死盯着自己,足惠州大亚湾房产足看了好几分钟,这才慢慢摸出手机,给大林发了条微信:哥,对不起!有件事我必须向你坦白。那次你的厂子出了食品卫生问题,是我捣的鬼。是我在给三个食品袋封口时,故意每袋放进去一只苍蝇,以此报复你对我的冷漠……

 

  很快,二林便收到了大林的回复:早知道是你,但哥从没怪过你。

 

  为什么?二林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因为我们是兄弟!

 

  二林读罢回信,满面泪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