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一条恶狗

时间:2020-05-09 18:28:32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二民从工地上回来,带回一只狗。这狗长得很威猛,人前一站,虎虎生风,让人不免敬而远之。据二民说,狗原是包工头看工地的狗,叫赛虎。包工头年底亏了本,给二民结算工资时欠了500元,索性就拿它抵了账。

 

  那天,村主任老奎来二民家闲转。刚进院,赛虎就狂呼一声扑上来,吓得老奎呼爹唤娘、屁滚尿流地跑走了,边跑边喊:“二民,狗日的,管好你的狗!”二民在院门前笑着应:“主任,狗绑着呢,看把你吓成啥样了!”

 

  过了两天,老奎又找上门来。老奎在院门外叫:“二民,管好你的狗,我要进来啦。”二民听见了,在院子里说:“主任,狗拴着呢,你进来吧。”

 

  老奎就小心翼翼地走进院子里来。

 

  狗见了老奎又要扑咬,二民骂:“狗东西,瞎了你的狗眼,村主任你也敢惹,看人家明儿不收拾你。”

 

  那狗听了,果然就收敛了不少。

 

  老奎觉得二民的话有点儿那个,但心里还是很受用,于是老奎就笑了,很大度地对二民说:“哎呀,跟狗较个啥劲儿嘛!”

 

  二民搔搔后脑勺,把老奎往屋里让。老奎摆着手,一眼一眼看那狗。看着看着,脸上的笑意就浓了,小眼睛都快笑没了。

 

  “好狗,是条好狗。”老奎说着突然就脸色严肃,朝着二民说,“这狗,卖给我看家护院算了。”

 

  二民愣了下,说:“我家也要它看哩。”

 

  老奎哧一声笑了:“就你这穷家破院,还用得上看守?”

 

  二民没了话。

 

  老奎临走前丢下500元,说:“赶明儿一早给我送过去。”


一条恶狗
 

  赛虎成了老奎的狗,二民心里打了个疙瘩,好几天才解开。让二民没想到的是,赛虎离开他家没多久,就跟老奎打成了一片。老奎出门进门都牵着赛虎,人和狗都是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神气样儿。二民有时在村街上碰见了,忍不住叫一声赛虎,赛虎只是傲慢地瞅二民一眼,马上就不屑一顾地走开了。

 

  二民在心里骂:“狗日的王八蛋,真他娘的狗眼看人低。”

 

  腊月里的一天,二民和女人去赶集。回到家,二民看见一团暗黄的影子从他家低矮的院墙上飞闪而过。他稳稳心神,拿眼细瞧,是赛虎,嘴里叼着他家的一只土鸡,早溜远了。一股血,紫了二民的脸。这杀千刀的!这只鸡是他预备着过年用的,倒给这家伙惦记上了。

 

  二民撒腿就往老奎家跑。

 

  进了院,只见那畜生早就将鸡啃得血肉淋漓,剩了堆鸡毛而已。二民气极,顺手拿过院门旁的顶门杠就要抡过去,那狗却先发制人,反扑了上来,惊得二民冷汗唰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危急关头,只听屋内吼了一声:“赛虎,滚回来!”那狗像是被安了遥控装置,瞬间就跳了回去,伸着血红的舌头,警惕地盯着二民。

 

  这时,老奎从屋内慢条斯理地走出来,对二民笑笑,说:“没留神,这家伙就挣脱链子跑出去了。”说着上前给赛虎脖子上重新又拴上了链子。

 

  二民缓过了劲儿,人仍旧在那儿站着。他在等老奎给说法。但老奎什么话也没给他说,转身向正屋走了。

 

  二民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朝着老奎说:“主任,你得管好你的狗。”

 

  老奎转了回来,双手一摊,似笑非笑地说:“再好的狗也是畜生,你能跟它计较?”

 

  二民没奈何,耷拉着脑袋走了。

 

  后来,村里隔三岔五就传出来谁家的鸡呀鸭的被赛虎咬死吃掉的消息。二民听了,只闷闷地说一句:“都是我造的孽,早晚非要结果了那畜生不可。”

 

  过了大年十五,二民正准备去城里打工,老奎找上门来。一进门,老奎就笑嘻嘻地对二民说:“二民,老苦着张脸弄啥呢?你来钱主儿了,还不赶快偷着乐和去!”

 

  二民纳闷儿,没好气地说:“啥前主儿后主儿的,我打工去呀!”

 

  老奎说:“村里看来看去还就你二民胆儿大,我把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事成之后,给你100块钱劳务费,咋样?”

 

  二民瞧一眼老奎,说:“干啥?”

 

  老奎说:“干掉赛虎。”

 

  二民说:“可别戏耍咱小民老百姓,咱玩儿不起。”

 

  老奎见不是个事,就不再绕弯子,对二民讲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昨天下午乡长到老奎家做客,喝大了,拿着一块排骨去逗赛虎,半根胖手指差点儿让赛虎给吞进肚子里。乡长遭此一惊,差点儿尿裤子,当场责令老奎杀掉赛虎,他要食其肉,寝其皮。老奎没奈何,就来找二民。

 

  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二民眼睛眨都没眨一下,便痛快地答应了老奎。老奎前脚刚走,二民就从屋子里拿出块吃剩的猪肉,取出一瓶烧酒,哗哗哗全浇到肉上面,又到柴房寻出把牛耳尖刀,就去了老奎家。

 

  赛虎见了二民手里那块散发着浓郁香气的猪肉,嘴里的哈喇子唰唰直往下掉。二民朝着赛虎友好地笑笑,手一扬,肉就到了赛虎脚爪边,赛虎兴奋地叫了声,开始埋头享用。少顷,二民指着赛虎说声:“倒!”赛虎当真就醉倒了。

 

  二民当机立断,咬牙冲上去,手起刀落,立马就结果了赛虎的性命。一旁的老奎惊呆了。他像不认识二民似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从未有过的慌乱。

 

  二民站起身擦手的当儿,老奎战战栗栗地递给二民100块钱。二民看也没看,摇摇头,轻轻一笑,丢下老奎一个人呆站着,扬长而去。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一盒特别的高档香烟
下一篇:含泪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