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官场上的明争暗斗

时间:2020-05-04 13:25:51 | 作者:陶百军 | 阅读:次

  这天早上,正在三楼办公的林业局副局长王锐忽然听到一楼似乎有些人声嘈杂。不一会儿,助理小张敲门进来,有些尴尬地说:“王局长,楼下来了个农村小孩儿,说你是他爸爸,他要来认祖归宗……您看,这个时候发生这种事,是不是有人在对您使坏啊……”

 

  王锐听罢,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官场上的明争暗斗
 

  原来,林业局的一把手老局长年龄到杠了,即将退休。新的局长人选应该在二把手王锐和三把手毛森两个副局长之间产生。相比较而言,王锐工作时间长,经验丰富一些;毛森年轻,但是学历比王锐高出一大截儿。所以,谁最后能当上一把手,都没有明显的优势。半年来,两个人一直在明里暗里地较劲,托关系找门子都没少跑。前两天组织部门刚刚来单位考察过两个人的业绩,就在这时候,莫名其妙地来了个小孩子找王锐认爸爸。王锐知道,只要这事儿传出去,甭管是真是假,自己的名誉肯定得受到损害,没准还要引起家庭的后院起火!王锐不禁在心里一声感叹:毛同志啊,你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来整我,这真是下死手啊!

 

  王锐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怒气,他告诉小张:“你下楼告诉那个孩子不要走,暂时给我点儿时间,我仔细地想一想……”

 

  10分钟后,王锐来到一楼值班室,看到一大帮职工正围着一个脏兮兮的十多岁的小男孩儿。他走过去问:“孩子,你找谁呀?”

 

  小男孩儿声音不大地说:“我妈妈让我来林业局找我爸爸,我爸爸叫王锐。”

 

  王锐又问:“那你妈妈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小男孩儿说:“我妈妈叫陈彩霞,我家住团结乡向阳村。我叫李铁蛋,今年12岁了。”

 

  向阳村王锐是熟悉的,那个村有个几十亩的苗木基地,王锐经常去那里指导工作。那个陈彩霞的名字他也知道,印象中这个女人好像挺风流,年轻时曾经在大城市的夜总会淘过金,年纪大了以后才回到村里。

 

  就在一大群职工为王锐接下来的反应有些担心的时候,王锐忽然笑了,他一把拉过小男孩儿的手:“铁蛋啊,我就是你要找的人!走,我领你去吃肯德基!”

 

  王锐和铁蛋走了,林业局的办公大楼一下子开了锅……

 

  王锐带着铁蛋大吃了一顿肯德基,然后又带着他去洗了澡,还买了一套崭新的运动服。

 

  两个小时后,王锐带着铁蛋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时候,小张敲门进来,夸了两句孩子长得真帅之后,从兜里掏出100元钱:“王局长,这是给孩子的见面礼……”不知道是不是大家商量好了的,送走了小张,又来了小王,然后是大周,然后是胖洪……

 

  晚上下班以后,王锐给铁蛋买了一大堆好吃的东西,然后他找到在值班室的孙师傅:“这个孩子晚上就叫他睡您这里吧,麻烦您千万照顾好他,别让他乱走,要不然出了什么事儿,过几天他妈妈来了,我没法交代。明天我早点儿过来,领他出去吃饭。”孙师傅说:“王局长,把孩子交给我你就放心吧!”说完,又不无体贴地对王锐说,“别上火,我这老头子也是从年轻时过来的……”

 

  就这样,铁蛋在林业局住了六天。白天王锐工作不忙的时候,就带着铁蛋逛街,买好吃的;晚上铁蛋就住在值班室,孙师傅一刻不停地看着他。当然,王局长来了私生子的消息在全县大范围传播可根本用不上六天。

 

  第七天,铁蛋的妈妈,那个叫陈彩霞的女人来了。女人风韵犹存,在她认准了哪个是王锐局长后,就哭了,一边哭一边说:“12年了,你一分抚养费都不拿……”

 

  王锐叫来了一些楼上楼下的同事,安排男同志照顾好孩子,安排女同志照顾好陈彩霞。然后,他出去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警察的报警电话;另一个,是给新闻媒体的。

 

  几分钟后,警察和记者先后到了。陈彩霞一看警察,一下子傻了。王锐对她说:“陈女士,你想对我说什么,就对警察说吧,警察肯定会为你做主!我一定会全力配合你,必要时做个亲子鉴定什么的,我都会同意。”

 

  陈彩霞傻过之后,忽然号啕起来:“那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啊,我这都是见钱眼开,是别人雇我和孩子往你身上扣屎盆子啊!警察大哥啊,我错了,我一定老实交代啊……”

 

  这时候,那个记者插进话来:“王局长,你明明知道这个孩子和你没有关系,为什么还要收留这个孩子,还对他那么好?”

 

  王锐一边摸着铁蛋的头,一边不无深情地说:“孩子是无辜的!我不想让孩子知道大人之间还有那么些肮脏的东西,我不想让阴暗和无耻破坏孩子心灵纯净的天空!”

 

  王锐说完,掌声四起。

 

  半个月后,林业局老局长退休,王锐由副局长升为正局长,而那位毛副局长则被平调到了另外一个单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廉政教育
下一篇:一把丢失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