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支援湖北抗疫的护士长

时间:2020-04-05 12:19:34 | 作者:荣笑雨 | 阅读:次

  戚自华一到广州,就后悔不该和丈夫吵架,更不该赌气离开韶关,本来夫妻两地分居,好容易盼来周末,却因为选一幅窗帘吵开了。赌气回娘家是戚自华的专利,何况自己在广州工作,按规律,丈夫莫老下个周末会带着女儿来广州接她,算是道歉。

 

  妈妈说戚自华最没出息就是这臭脾气,迟早会后悔。

 

  不用迟早,现在就后悔了,说不清为什么后悔,就是隐隐觉得这脾气来的不是时候。但还真是臭脾气作怪,回来后两天也没给莫老打电话,按规律,莫老应该先打给她。但莫老也没打,这脾气是不是臭一块了?莫老少言谈,对事件的反应方式是:做事,或者不做事。


支援湖北抗疫的护士长
 

  周一上班,去湖北应急救援名单公布,1号仿宋体字赫然印出:戚自华。有她。还是护士成员中的第一个。

 

  作为传染科护士长,从春节前的疫情通报就隐隐有预感:广东会组队增援,广东的队伍里肯定有自己的医院,自己的医院肯定有自己的科室,作为经验老道的护士长,03年非典时,热恋中的实习护士戚自华跟着老护士长在隔离病房工作了23天,热恋中的莫老天天把玫瑰和鸡汤送到病房外面,连老护士长都感动了,对戚自华说:“别挑了,就他吧!”

 

  就他!

 

  隔离一结束,戚自华就挂在了莫老脖子:“我们结婚吧!”

 

  高二起就狂追戚自华的莫老眼泪都下来了,把玫瑰塞给老护士长,抱起戚自华就高喊:“你们都来羡慕我吧!”

 

  结果,老护士长的眼泪下来了。

 

  如今,老护士长退休,站在护士长位置的是戚自华。护士长排名第一,很正常,也早有准备。唯一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是:明天出发。她想过,要不要向院长提出把自己列入第二梯队?至少有机会正式和莫老道歉,与孩子告别。

 

  回家的路上,戚自华有点麻木地开着车,眼圈也有些红。妈妈看戚自华眼睛红红的:“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想孩子了。”

 

  “还有孩子他爸吧?”

 

  “才不呢。”

 

  “臭脾气,不想才怪。”

 

  “妈,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我是你妈。快去准备吧,明天要起早床,今晚早点睡。”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戚自华突然觉得很温暖,很惬意地靠在妈妈身上。被人戳开防线后涌进来的居然是暖流。

 

  是啊,妈妈什么都知道,对戚自华的臭脾气了如指掌。只是,臭脾气决定了她不打电话,电话拿在手上看了很久,还是没打,倒是想和女儿视频的,只是一想到莫老居然也坚守臭脾气,就决定绝不投降了。

 

  这一夜,戚自华睡出很多梦。

 

  G1312八点零七分发车,八点四十五分,同车的护士晓蓝戳戳戚自华。

 

  “师傅,快到韶关了。”

 

  “到韶关又怎么样?”戚自华看看晓蓝,突然觉得有些陌生,看全车厢的人,全都觉得陌生,往哪看都是口罩。

 

  “看您说的,师傅,过英德站您就开始看外面了,想韶关了吧?”

 

  “有什么好想的,老夫老妻了。”

 

  “师傅骗人,还不到四十,就叫老夫老妻啊?谁不知道你们是伉俪楷模。”

 

  戚自华都没意识到,自己过了英德站就忍不住向外张望。

 

  G1312滑进韶关站,晓蓝特地把戚自华拉到靠近站台一侧。戚自华有点疑惑,揪着晓蓝的耳朵问:“你搞什么鬼?”

 

  晓蓝耸耸鼻子,耸得有两分狡黠:“不是我,是院长。他想得可细致了。”

 

  戚自华盯着晓蓝,晓蓝却把她的脸扳向车窗外:“院长说,我们谁都不准下车,让你看看韶关,只能看一分三十秒。”

 

  戚自华转身盯着站台,车还没停稳,远远就认出两个熟悉的身影,虽然都戴着大口罩……别说戴着口罩,就是全身裹着棉被戚自华也认得出来。

 

  父女俩站在安全线旁边,女儿还想上前,莫老把女儿拉住了。看得出女儿隔着口罩的小嘴巴在兴奋地说着什么,只是一句也听不见。倒是莫老像个哨兵一样站在那纹丝不动,紧紧拉着一直在拼命手舞足蹈的女儿。

 

  戚自华想说什么,意识到隔了车窗,说什么都等于没说,只能静静看,呆呆看着。晓蓝突然走上前,举起戚自华的手向车窗外晃动,戚自华没回头,却问了一声:“晓蓝你干嘛?”

 

  晓蓝居然有了哭腔:“师傅,您说呀,您说呀,他们听得见的。”

 

  戚自华拼命忍住,她怕女儿看见她哭,会跟着哭。但女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止了手舞足蹈,显然是感觉到什么了,戚自华摸摸眼角,有泪啊!她努力笑一下。女儿指指自己,又指指莫老,再指指戚自华。

 

  晓蓝问:“师傅,女儿在说什么?”

 

  “她说,我们爱你!”

 

  晓蓝举起戚自华的手,指指戚自华,又指指车窗外的父女俩。一直纹丝不动的莫老紧紧抿住了嘴唇。

 

  车身一动,G1312继续向北。父女俩的身影瞬间变小、消失。

 

  列车员手持玫瑰走到戚自华身边:“好幸福的一家子。”说完把手里的玫瑰递给戚自华。

 

  “这是……为什么?”

 

  列车员指指车外。“不是我,是那个带着小女孩的大帅哥要我交给你的。还有这袋子。”

 

  打开袋子,是一罐热鸡汤。

 

  戚自华捧着鸡汤半天无语,院长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身边,欠欠身子说:“对不起,我们只有一分三十秒,按规定,我不能让任何人下车。”

 

  戚自华站起来,本来想说“院长,谢谢你。”刚张嘴,却趴在院长肩膀上哇地一声哭起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