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新型冠状病毒故事之单身汉来抗疫

时间:2020-03-28 12:49:31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单身汉阿炳的房间里家具是那么干净,那么有顺序的排成一列并排在墙壁上,让人坐起来有点安全感。桌子上摆着茶具,旁边放着一包双喜烟,还有一个很特别的打火机,红色的打火机印着一个漂亮女人,穿着旗袍,身材非常好看,看上去很温雅的样子。这个打火机他珍藏了好多年,因为打火机是多年前他的老婆阿芬给他买的,而且打火机上的女人像极了他老婆阿芬。打火机的液体用完了,他就再充气继续用,不舍得丢掉。他常坐在沙发上,口吐着烟圈,隔一会嘴呷着茶杯。然后露出了满口黑牙,若有所思地笑了起来。眼睛望着大门外面的池塘,茫然地看着池塘边经过的人影。在他脸上可以看出岁月的苍桑,茫然的眼神里透出了许多无奈和孤独……


新型冠状病毒故事之单身汉来抗疫
 

  单身汉阿炳在想:“今年的过年真冷清啊,没有人串门,亲戚朋友也没走动。往年的虎狮和曲艺班都没来啦,连压岁红包都收少了,只有几个侄子在除夕夜的时侯来拜年,村里的人几乎都守着家里没出来走动。唉,该死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搞得我是寸步难行啊,本来这个吋侯,我想借拜年的机会,去堂哥家喝几杯小酒了,还有嫂子卤的猪头肉好馋人啊”。

 

  单身汉阿炳看了眼挂在墙上他老婆阿芬的相片,睹物思人让他想起了离开了他几年的老婆阿芬,这个相片是阿芬刚嫁给阿炳不久的时侯,有一次去参加潭西镇文化站举办旗袍秀表演的时侯照的,阿芬穿着旗袍的样子非常好看,显得凸凹有致。他的眼角噙着泪,前几年的冬天,阿芬回娘家探亲不幸遭遇车祸丢了性命,这让阿炳没法承受这无端飞来的横祸,他们才结婚几个月,阿芬没为阿炳生下一男半女就这样撒手走了。阿炳心里永远不相信阿芬就这么离开了他,也就那年的冬天,阿炳成了单身汉。

 

  虽然村里的媒婆红龟桃婶有心想为他介绍一个女人暖被窝,可是阿炳却拒绝了,每次媒婆红龟桃婶到他家里提起相亲之事,阿炳总是装疯卖傻的混弄了过去。日子就这样过了好几年,阿炳糊里糊涂成了名符其实的“单身汉”,村里人暗暗为阿炳着急,也因之前家庭环境不好,一直没遇到合适的姑娘,好不容易与村里媒婆红龟桃婶介绍的来自云浮市的阿芬结了婚,可发生了悲剧。逢年过节的时侯,他都是看着阿芬这张旗袍照发呆。他在心里喊着:“阿芬啊,你怎么忍心舍我离去,你在的时侯,每个晚上我要泡一杯铁观音的热茶给你喝,每个晚上我会端来一盆热水为你洗脚,我是多么舍不得你呀!”阿炳此时泪流满脸,在无声的抽泣着。

 

  半夜时分,天气冷得连村里的小狗都懒得出来叫几声,单身汉阿炳睡在床上,盖着侄子嘉成从深圳买回来送给他的那一床崭新的棉被,舒服地躺在床上。他的心里有太多的不畅,今天是正月十八了,白银坑村的开灯日。凡是去年有得男孙的,今年正月十八日,按惯例要泡灯茶请全村的人吃灯茶的,可是,今年受新冠肺炎的影响,潭西人民政府下了一道通知给取消了。单身汉阿炳心里十万个不愿意啊,在白银坑村生活了几十年头一遭碰到这种事情,最近令他扫兴的事太多了,例如:“本村的正月十一日至十五日,长安族理事会做五本开灯戏取消了,正月十五夜元宵节东山村放虎炮,还有今天的正月十八泡灯茶也取消了。”可是,扫兴归扫兴。阿炳在心里盘算,不管怎样还是要听政府的,这些年也多亏了政府,每个月的五保户低保和扶贫补助金也够吃的了。再说,这一次冠状病毒的疫情发生,长安村委会的干部送来了口罩和消毒水,还教他怎样正确戴好口罩,怎样预防和消毒。阿炳想到这些心里暖和啊,在他的心里说出来就是感谢政府的关怀和照顾。

 

  单身汉阿炳今晚躺在床上,不知是心思动多了,还是晚饭后茶喝太多了,一直是难以入睡。等到了天亮时分,他才缓缓地入睡,并且美美的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过去了,全村的人都在放鞭炮庆祝疫情抗击战胜利了。村里的广场上,围满了欢呼的人群,人群里有人在叫他:“喂,单身汉阿炳,看,你的阿芬回来了,你现在不用做单身汉了,你有老婆了,你的阿芬从云浮市回来了……”梦中的叫声,让阿炳醒了。他再也睡不着。

 

  第二天的早上,阿炳正在吃早餐,突然听到了长安村委会的广播喇叭在响:“各位村民群众们,大家要注意身体,早点睡觉提高免疫力,避免感冒发烧咳嗽的风险,注意房间通风常消毒,出门记得戴口罩,勤洗手勤清洁卫生,没特殊情况不要出门,有亲戚朋友从外地回来的要报知村委会,自觉在家隔离十四天,若不配合政府的号召,就要强制隔离,若乡亲们要出外离开陆丰,再回来的话要报告村委会,自觉隔离十四天,希望广大群众提高警惕性。”妈呀,冠状病毒这么严重啊,阿炳听了之后叫了起来。他赶紧起身关上了他家的大门,说了一声:“我听政府的号召,不出去串门,保护自己,保护……”阿炳说完这句话,对着阿芬相片看了又看,深情地说:“阿芬,你在那边还好吗?你别担心我,我会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我们的家,等一会,我也去村委会报名,去当志愿者。”

 

  阿炳打开了大门,戴上长安村委会干部发给他的N95的口罩,并特意戴上了他过年前去潭西镇上买的老花镜,向长安村委会的方向走去,嘴里喃喃自语的念着:“期待春暖花开时,便是满目河山无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