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抗疫故事之鼠年不探亲

时间:2020-03-08 14:38:25 | 作者:谢鹏翼 | 阅读:次

  大年初一,母亲迫不及待地催促我开车到广州看望多年未见的舅父。

 

  其实,昨晚的团年饭上母亲就一直念叨着这件事,而且还手脚利索地收拾好此行的简单行李。我当时并没吭声,主要是怕母亲担忧。

 

  母亲前几年做过开颅手术,一直在家静养。我理解母亲,她这一生也够苦的。

 

  外婆当年生下母亲后得了产内风,早早撒手而去,只剩下她与外公相依为命。文革期间,外公因有一亲戚居住在台湾,被造反派暴力揪斗致死。邻居的阿哥见母亲孤身一人,便收留了她,两人义结兄妹。后来母亲上山下乡到海南务农,返城后在潮州结婚,都是舅父一家拉扯照顾的。几十年来,尽管母亲已成人母,并且也有了自己的孙儿,可对舅父一家的恩情却一直都难以忘怀。

 

  母亲一大早穿着大红的外套,脸上的笑容像春花般绽开,显得格外精神好看。她利索地把行李搬进后尾箱后,并一个劲地催我开车,说是早点开车路上不堵。我一把拦住母亲,小心翼翼地说:“妈,咱还是过些日子再去看望舅父吧!如今外头的疫情相当严峻,咱不能去。”母亲急了:“不行!明天是你舅父八十大寿,我非去不可!”又叹气说:“唉!我们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说不定哪天说走就走,我一定要去!”母亲说完,沉思片刻后,十分伤感地说:“想当年,若不是你舅父一家对我的百般照顾,哪有今天的你我?再说吧,你看我的身体可棒了,去广州也不会出什么意外的,你就不要再阻拦我了……”

 

  “妈,您听我说,这次的病毒非同小可。它是通过飞沫和空气对人体的交叉感染,谁都难保不会被传染的!政府也都三令五申要求大家不得出门,呆在家里过年,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我苦口婆心的劝,母亲就是听不进,执意非去广州不可。


抗疫故事之鼠年不探亲
 

  我深知母亲的固执,只要我耐心劝,陈说利弊,相信她还是会明白道理的。于是我耐着性子劝说:“妈,连日来,好多的医务人员赶赴抗击新型肺炎病毒的第一线,其中就有为上前线而给自己不足一月的婴儿断奶的年轻护士,更多舍家卫国的医务人员,在这次的抗击病毒疫情中以身殉职;好多企业在这场抗击病毒疫情的战斗中,捐钱捐物,他们都图啥?不就是为了大众的平安吗?我们的国家也花费了好几亿的资金,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争中。妈,相比之下,我们老实呆在家里,也是为这次防控疫情作出了一份贡献,你说对吗?”

 

  母亲若有所思,沉默了良久后叹气说:“原先跟你舅父说好的。可突然间打消主意,你舅父会责怪我们的!”

 

  “哪会呢?咱舅父是个明事理的人,一定不会责怪你的!”我一边安慰着母亲,一边用手机拨通了舅父的电话,递给母亲听。

 

  果然电话里传来了舅父那爽朗的笑声:“是阿娇哪,如今外头的疫情不好,这次你就不必过来了,在家好好过年,千万别出门啰……”舅父又说:“如今咱百姓都要支持政府的号召,不要外出给社会和政府添乱,我已经告诉家中儿女,今年我的生日聚会别搞了,一家人买点肉菜在家聚聚就行。生命第一,这也是咱以行动对这次抗击疫情的支持,只要咱一家老少都平平安安,这年也就过得舒心快乐!你说是么?”

 

  “对!对!阿哥这话说得实在在理。阿哥呀,你要注意保重自己才好!”

 

  母亲双眼噙着泪花,示意我将行李从车上取下,嘱咐我随后给舅父发去祝寿的红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