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抗疫故事之可怜的巴比

时间:2020-03-07 12:37:51 | 作者:朱耀华 | 阅读:次

  巴比趴在阳台,眼巴巴地向下面张望着。它的眼里流露出焦急和渴望,老爷子怎么了?他还回来吗?


抗疫故事之可怜的巴比
 

  巴比是一只小狗,他跟着老爷子已经很多年了。几天前,老爷子病了,被一辆救护车拉走。从那天起,巴比就独自呆在了屋里,与世隔绝了。巴比第一次和老爷子分开得这么久。以前,他们几乎形影不离。

 

  老爷子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但他们都在国外,一两年才回来一次。偶尔,他们会连通视频,叽哩咕噜地讲上一阵。老爷子讲完了,总是要把巴比抱起来,儿子或者女儿就在视频里摸着巴比的头,说,好乖。然后,老爷子就托着巴比的手,摇着说拜拜,巴比嘴里便发出汪汪的声音。两边的人都开心地笑,夸巴比懂事,聪明,通人性。

 

  巴比是老爷子的儿子买回来的。

 

  儿子说有了它,老爷子就不会寂寞了,有巴比陪着,就跟儿子女儿陪着一样的。事实上,老爷子也把它当着自己的孩子,从来没有打过它骂过它。老爷子高兴的时候,还会让它钻进被窝,相拥而卧。吃饭的时候,巴比也站立着,前肢趴在桌边。老爷子吃一口,也给他喂一口。有时,老爷子还会端起酒盅,让它碰碰嘴。巴比嗅到酒香,会兴奋地打个滚,撒个欢。有次,巴比趁老爷子不注意,迅疾地伸出舌头,尝了一滴酒,老爷子生气了,冷落了它两天。那股酒香,啧,沁狗心脾呀。

 

  老爷子常带着巴比到楼下的花园里散步。遇到熟人,老爷子打招呼,也让巴比打招呼。老爷子说,叫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那些人呢,有的高兴,有的撇嘴,有的还骂上两句。也有喜欢它的,把它抱过去,摸摸它的头,拍拍它的背。巴比就乖巧地眯着眼,或者礼貌地轻轻“汪汪”两声。

 

  巴比不知道老爷子去了哪儿,为什么不带着它一起走呢?那天,几个穿着白衣服戴着口罩全身蒙得严严实实的人抬着老爷子走了。没人理睬巴比,门“哐”地一声,把它关在了屋里。巴比趴在阳台上呜咽着,但是没有人听到它的声音,或者没有人在意它。一条狗嘛。巴比看见老爷子躺在洁白的担架上,向阳台扬起手臂,摇了几下。巴比还看见老爷子的眼里滚出了泪水。

 

  巴比在屋里跑来跑去,它想打开门,但没有成功。最后,它只好又跑回阳台。那时,老爷子已经不见了。巴比觉得自己的心也一下子空了。

 

  没有人知道巴比的存在,它孤独而又寂寞,哀伤而又绝望。渴了,它就喝马桶里的水;饿了,它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日子一天天过去,也不知过了多少天了,巴比的气力越来越小。有几次,巴比趴在电话上,它学着老爷子,拨弄着上面的按键。巴比知道,那个家伙连着外面的世界,还连着老爷子的儿子和女儿。但是,巴比没有成功。这个时候,它恨起自己来,他觉得自己很笨很笨,像一条笨狗。

 

  巴比一直牵挂着的老爷子。它决定,无论怎样,都要找到老爷子。于是,那天,它拼着命,钻出了阳台的栏杆。以前,巴比是无论如何也钻不过去的,但现在呢,它瘦了,瘦得皮包骨头,已经不像是一只狗了,所以,它成功了。巴比望望楼下,闭着眼,一横心,纵身跳了下去。长这么大,它可从来没有这个狗胆。多高的楼哇,和天一样高!风在叫喊,星星在摇晃,巴比觉得自己好像一颗流星,它竟然没有一丝儿害怕。一棵大树托了它一下,树叶被打得啪啪地响。巴比在空中转了几个圈,落在草地里。

 

  巴比还活着,只是一条腿瘸了。它爬起来,一拐一拐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路上人很少,路灯闪着朦胧的光。巴比用鼻子嗅着,它似乎捕捉到了老爷子的气味。寻着气味,巴比穿过小区,穿过树林,穿过一条又一条道路。很幸运,路上,巴比还捡到了一个苹果。苹果上有几个虫眼,显然是被人丢弃的。巴比含着苹果,它虽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但没舍得吃。它得把苹果留给生病的老爷子。

 

  突然,几个带着袖章的人向巴比冲了过来。他们手里拿着木棒和铁叉。巴比的耳朵里传来凶狠的叫骂:

 

  “打死它,害人的东西!”

 

  “小心,它有病毒!”

 

  “这个狗杂种!”

 

  巴比意识到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它怔了一下,想跑,但它实在跑不动了。立时,巴比的腰上挨了一下,紧接着,木棒落在了它的头上和腿上。

 

  巴比趴下了,那只长着虫眼的苹果也滚落在了一边。

 

  几天后,老爷子回来啦。经过抢救,他病愈了。老爷子没有看见巴比。老爷子的手机里有巴比的照片,于是,他出门去,拿着照片,一个一个的向人们询问,你们有没有看见我的巴比?人们都摇着头。终于,有个带袖章的眯着眼,盯着他的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说,哦,它呀,死了。

 

  老爷子不信,那人绘声绘色地讲起来。

 

  老爷子晕过去,又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