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青春是一趟无悔的旅程

时间:2020-03-06 14:01:08 | 作者:蒋诗经 | 阅读:次

  这个故事发生在二十多年前。

 

  这一年,何春接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时上大学已经不包分配工作了,何春家里太穷,所以父亲想让他辍学打工,赚钱给母亲治病,照顾年幼的弟弟。


青春是一趟无悔的旅程
 

  何春不敢违背父亲的意志,可又想不出好的办法。他一天天地消沉了下去,开始怨恨起父亲,甚至开始怨恨起生病在床的母亲和不懂事的弟弟。就在开学前的一天夜里,母亲悄悄地将他叫到了床前,费力地从枕头里掏出了三百块钱,塞在了他的手里,含着泪说:“娃儿啊,你走吧,去上大学,别告诉你爹。只是,以后你只能靠自己了……”

 

  那一刻,何春犹豫了,他放不下母亲。可在母亲的劝说下,他终于咬牙逃离了家门,趁着茫茫的月色离开了家乡。何春赶到学校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夕阳斜斜地挂在飘扬着的红旗下。

 

  106宿舍一共四个人,因为何春来得最晚,所以成了老四。宿舍里扫地、打水一类的小事,何春都默默地抢先干完。不管谁有什么事让他帮忙,他都会一声不吭地做好。

 

  宿舍的老三经常让何春帮他干这干那,毫不客气,有时候甚至脏衣服也让何春帮他洗,然后给点小恩小惠。老大有些看不过去,质问老三,老三阴阳怪气地说是何春自愿的,老大看向了何春,仿佛在等着何春的投诉。何春躲开了老大凌厉的眼神,小声地说道:“是的,是我自愿帮老三做的。”

 

  从那天开始,何春开始每天夜里都离开宿舍出去看书。

 

  这天深夜,保卫科的老马正坐在值班室里打瞌睡,门被敲响了。

 

  门外站着的是何春,说他在校园的路边捡到一个女生的钱包,钱包里是学生证,名字叫林么妹。老马例行公事地问了几句后就让何春回去了。

 

  第二天下午,老马找到了何春,口气生硬地问道:“林么妹说她的钱包里面还有二百块钱,不知道你看见了没有?”何春一惊,莫名地有些慌乱:“我……我真的没有看到那二百块钱。”

 

  老马话锋一转:“我们都调查过了,你们的生活老师说,你每天晚上都不在宿舍,出去干什么了?”何春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晚上都在外面看书。”

 

  老马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是个男生,怎么会在女生宿舍附近捡到钱包?我希望你能说实话!你知道二百块钱,对来自农村的一个女孩有多重要吗?那可是她半个学期的生活费!”

 

  何春可怜巴巴地看着老马,希望老马能还他一个公道。

 

  老马仿佛看穿了何春的心事,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们农村孩子能考上大学都不容易。这样吧,如果你能把那二百块钱还上,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但是如果你解释不了我的问题,我只能上报学校,请你的家长来学校解决了。”

 

  何春彻底傻了眼。这时,老马又和蔼地说道:“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我希望明天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回到了宿舍,何春呆呆地坐在床边,一动不动。老大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关心地问道:“老四,你是不是遇上什么困难了?”老大这一问,何春的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眼都红了。在老大的追问下,何春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老大“嚯”地站了起来,要找老马去评理。可何春一把拉住了老大说:“老大,你能借我点钱吗?”

 

  老大瞪大了眼睛:“老四,这钱不能给!”何春低下头说:“老大,如果你要真心帮我,就借我点钱,好吗?”如果学校通知父亲来,父亲一定大骂着让他回家,这书就读不成了。

 

  看着何春决绝的样子,老大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最后,整个宿舍商量,每人拿出五十块,帮何春渡过这个难关。何春接过三个人的钱,咬着嘴唇说:“这钱,我会还上的。”

 

  何春将二百块钱交给了老马。老马满意地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何春的肩。何春离开的时候,眼里蓄满了眼泪。

 

  当你悲伤的时候,世界上仍然有许多欢乐。何春还在发愁着呢,学霸老二却遇上了一件喜事。老二在一次数学竞赛中竟然拿了一等奖,从此身边多了一批追随者。

 

  有一天,一个女孩来找老二。老三神秘地拉着何春说道:“老四,你看,那个天天来找老二补课的女孩,就是那个害我们每人损失了五十块的人!”

 

  那是何春第一次看见林么妹。

 

  林么妹虽然长得很可爱,但是成绩却不怎么样。老二在给她补习的时候,骂她是猪脑子,也不知道怎么考上大学的?弄得林么妹眼泪都出来了。后来,林么妹就常常拿着零食找到106宿舍,“贿赂”老二和他的室友们。每次林么妹来的时候,何春都会找借口躲开,仿佛不愿和林么妹接触。

 

  寒假前的一个夜里,保卫科的老马意外逮住了一个来自校外的小偷。小偷承认,他曾在女生宿舍偷过一个女生的钱包,拿走了里面的二百块钱,然后顺手就扔了。老马仔细一核对,那不正是林么妹的皮夹么?

 

  106宿舍得到了消息,老大开心地笑着说:“我说老四是被冤枉的吧。走,我们帮你去申冤。”

 

  四个人来到了保卫科。老马看着何春,赔着笑说:“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你这孩子,当初怎么不说清楚呢?那二百块钱,已经被小偷花掉了。这样吧,我会通知那个丢失钱包的学生,让她把钱还给你。行了吧?”

 

  傍晚,林么妹来到了106宿舍,掏出二百块钱递给了何春,何春却摔门而去。

 

  等到何春回来,那二百块钱放在床头。何春默默地将钱分成了四份,小心地将自己的那份保存了起来。

 

  寒假如期而至,同学们飞一般地回去和家人团聚去了。等到开学,才又重新回来,106宿舍又充满了欢声笑语。

 

  各人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好吃的,共同分享。独独何春,什么也没有带。原来,这个寒假,为了节省路费,他并没有回家,而是一个人在宿舍里过的春节。白天的时候,就出去帮人打零工,这个寒假,虽然很累,手也冻伤了,但还是挣了点生活费。

 

  宿舍的三个人都惊呆了。反而是何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但能看得出来,他很开心。

 

  当天夜里,老大出了个主意,说可以试着摆地摊,用这样的方式挣钱,于是几个人商量好,去批发市场批发一些流行歌曲的碟片来校园里卖。本来老大说不让何春出钱,但何春坚持要和大家一样。

 

  说干就干,没几天,106宿舍的碟片地摊就开张了。几个人选了很多港台的流行碟片,还特地选了并不是特别火的校园民谣《青春无悔》,因为他们觉得那才是唱给自己的歌。可是,几个人拼命地吆喝了几天,碟片却没卖出去多少。

 

  大家一筹莫展之际,何春默默地背起碟片说道:“我一个人去,原价卖,我一定要把本钱卖回来!”

 

  何春一个人出了几天摊之后,也许是原价销售的缘故,生意竟然渐渐好了起来,剩下的碟片终于卖完了。最后,大家都没亏本,还赚了一点辛苦费。

 

  事情没过几天,有流言传开了,说林么妹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托宿友和同学,买回了一大堆碟片,然后自己又不要,到处送人,还说这就叫“青春无悔”。

 

  几个人都明白了,原来碟片能换回钱,是林么妹在背后帮了他们。这个林么妹,据说来自于一个挺落后的洪县农村,想不到竟然是个土财主。

 

  正在几个人议论的时候,大喇叭里传来了一则通知,让何春速去传达室一趟,有从家里打来的电报。何春迅速地跑去了传达室,电报上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母故,速归。

 

  第二天天还没亮,何春就离开了学校。老二起床后,发现床头放着一个信封,里面放的是买碟片的本钱和赚来的辛苦费,何春委托老二将这些钱还给林么妹,因为他虽然穷,但需要的不是同情。

 

  何春回到了家中,看到的是母亲冰冷的遗体,忍不住跪在母亲面前失声痛哭。不太懂事的弟弟过来,拉着何春的手问:“哥哥,农药真的能毒死人吗?”

 

  听完弟弟的话,何春的脑子“嗡”地一声炸开了。他明白了,妈妈是为了不再拖累这个家,喝农药自杀的。如果自己不去读书,而是去赚钱养家,也许妈妈就不会自杀,可是一切都没有如果了。何春跪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

 

  父亲轻轻拉起了何春,摸了摸何春脏乱的头发。何春知道,父亲已经原谅了他,但他自己却无法原谅自己。

 

  办完母亲的丧事,何春收到了一封信。信是老大从学校寄来的,里面有一张助学金的申请表。老大在信中告诉何春,他的条件符合申请助学金,让他在回校前去乡里把申请表盖好章,等学校审核实际情况后,或许会得到一些帮助。

 

  何春将信随手丢在一边,就拿着锄头到田里干活去了。吃晚饭的时候,父亲问他什么时候回学校?何春摇了摇头说不想回了,等这几天忙完田里的活,就出去打工。说完,何春放下碗就离开了饭桌,他不想让父亲看见自己在眼眶里打滚的泪水。

 

  第二天的傍晚,何春从田里干活回来,父亲把那张申请表递给了他。说道:“你还是回去上学吧。”

 

  那张空白的申请表上已经填满了字,并盖上了红色的印章。何春扭过头,不说话。

 

  父亲将申请表放在何春母亲的遗像前,又摸索着从兜里掏出一沓零钱说道:“这个学你一定要上,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妈?”说完,父亲就离开了。

 

  再次回到106宿舍,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老三迫不及待地告诉了何春,大家把钱都还给了林么妹。

 

  所以林么妹说,等何春一回来,要请大家去饭馆吃一顿,毕竟她也收不回那些碟片了。

 

  那是何春第一次走进饭馆,也是第一次和林么妹那么近距离的接触。那天,林么妹郑重地向何春道了歉,第一是因为钱包的事,虽然不是她有意为之,但却让何春受了委屈。第二是因为自己自作主张买碟片,虽然想帮大家,但却忽略了大家的感受。

 

  老三趁机插科打诨地问道:“么妹,你这么说我都糊涂了,你看上的到底是老二还是老四啊?”林么妹回答老三的方式是追着老三一顿猛打。反而是老二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还有那么多的书没读,哪有时间谈恋爱?”又惹得大家一阵大笑。

 

  那一天,是何春入学以来最快乐的一天,他感觉林么妹比自己原来想象的要可爱的多。

 

  如果生活能一直这么美好下去该有多好。然而贫困永远是何春最大的烦恼,他每天都不敢和室友们一道去食堂,永远也无法真正融入到他们无忧无虑的快乐之中。因为他连食堂最便宜的菜也不敢要,兜里剩下的钱,就算一直精打细算也无法坚持到学期结束。

 

  助学金的申请已经交上去了,如果能够批下来,那么才能解决燃眉之急。可没过多久,班主任告诉何春,他的助学金申请被驳回了,因为名额有限,还有其他更需要帮助的贫困生。

 

  虽然有些失落,但何春对这件事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所以,大家坐在操场上安慰何春的时候,他只是摇了摇头,无奈地看着远方。

 

  就在这时,林么妹满脸欢笑地从远处跑了过来,手里握着几张电影票,喜滋滋地说:“我申请的助学金批下来了,所以,今天我请大家去看电影。”

 

  老大有些无奈地看向何春。而何春,已经默默地起身离开了大家。

 

  那天夜里,何春没有去看电影。深夜,几个人送林么妹回宿舍。突然林么妹一声尖叫,指着垃圾桶。

 

  大家这时才发现,垃圾桶边躲着一个人。几个人以为又遇上了小偷,壮着胆围了过去。等那人慢慢地站起来,几个人都惊呆了。

 

  躲在垃圾桶后的不是别人,正是何春。何春手里的垃圾袋掉落下来,里面的垃圾落了一地。大家都愣了,不知道何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而是何春看着大家,苦笑着说道:“现在,你们知道我夜里出来干什么了吧?”

 

  原来之前何春每天夜里出去,是去捡垃圾,所以才捡到了林么妹的钱包。可是好心交上去之后,却被老马误认为是小偷。何春怕事情闹大,让大家知道他在捡垃圾,会被看不起,所以咬牙答应赔了那二百块钱。其中的委屈,只有他自己知道。如今,大家都知道真相,何春反而坦然了。他不捡垃圾,就没办法坚持到学期结束,这才是现实。

 

  空气一时仿佛凝固了。老二这时候慢悠悠地说道:“林么妹,我觉得你应该主动退掉助学金,把这个名额让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林么妹带着哭腔地说道:“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退掉助学金也不一定会选中老四。我想等助学金下来,我直接交给老四,你们看,行吗?”

 

  何春拾起地上的垃圾袋,转身离开,回头说道:“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我希望你们知道,我需要的不是同情。”

 

  路灯下,何春离开的背影,显得格外有些单薄。

 

  那一年的暑假,何春依然没有回家。这一次,何春的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叫雷哥的工头。雷哥知道何春的遭遇后,答应把何春留在工地,而且等开学以后,何春可以随时来打散工,不用再四处找活干。

 

  何春终于松了一口气,从此以后,只要节省一点,生活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在大学校园里,何春开始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何春依然保存着对林么妹的一丝好感。但他却再也不愿走近她,因为他知道,虽然同在一个大学读书,但他和她永远不会是同一类人。何春反而更愿意和工地的工友们待在一起,更轻松,更快乐。虽然那样的快乐看起来有些廉价。

 

  又是一个秋天。这一天,工地上发工钱了,异常热闹。雷哥特意把何春叫来帮忙记账。之后,一帮工友去酒馆喝了酒,然后雷哥热情地带着何春去玩。到了地方一看,竟然是一家洗头房。何春想要离开,但雷哥却瞪着眼问何春,是不是看不起他们?

 

  何春只好局促地坐在一边。酒醉的雷哥哈哈大笑,非要让他这个大学生去体验一下真正的生活。何春不知道怎么应付才好的时候,老板娘叫道:“么妹,这个大学生就交给你了。”

 

  么妹是个浓妆艳抹的女孩,但能看出年龄并不大。不知为什么,何春听到么妹这个名字后,竟然突然对她有了一丝好感,鬼使神差地没有拒绝。

 

  么妹将何春带到了一个逼仄的房间,何春不想让等在下面的工友们笑话,想聊聊天再走,一问,得知竟然么妹也姓林,而且也来自于洪县。

 

  接下来,何春知道了么妹的遭遇。么妹和何春一般大,也读过高中,本来她的成绩不错,但却没有考上大学,只能跟随表姐出来打工,却不曾想被表姐骗到了这儿。说到这里,么妹的眼睛红了:“真羡慕你们能上大学,如果我也考上了大学,也许命运就不是这样了。”

 

  一个炸雷在何春心中响起,这个世上不会存在这么多的巧合,他记下了么妹的详细地址,匆匆回到了学校。他隐隐感觉已经知道了答案。

 

  深夜,何春单独约林么妹来到了学校后偏僻的后山。他一直没有单独约过林么妹,因为他不敢。可是这一次,他再没有了那些顾虑,他要知道答案。

 

  何春先是问了林么妹的家庭地址。林么妹奇怪地问何春想干什么?何春冷静异常地将今天所遇到的情况一一地说出来。

 

  林么妹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慌张起来。何春一字一顿地问道:“林么妹,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在何春的追问下,林么妹默默地低下了头。

 

  林么妹的本名叫郑颖,确实是洪县人,但并不是农村的。去年郑颖没考上大学,但是在家人的安排下,改成这个名字来到了这里。郑颖知道自己是冒名顶替来的,但不知道顶替的是谁。虽然有些害怕,有过内疚,自责,但她却无法鼓起勇气改变这个事实。

 

  郑颖楚楚可怜地看着何春,仿佛想要获取理解,又仿佛在求饶。

 

  何春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林么妹,你知道吗?因为捡垃圾,大家都冤枉了我,我没有怪过谁!因为那是我自己的虚荣。助学金我没有选上,我也不想怪谁,我觉得我可以自己面对一切。我知道我穷,我也不够好,但是,我可以一直问心无愧,你呢?”

 

  林么妹沉默了半晌,终于也抬起了头,口气竟然恢复了平静:“如果我做回郑颖,那个林么妹还能回到这儿来吗?如果我是郑颖,你还会认识我吗?这一年来,我努力地接触老二,不就是想好好学习,渴望能真真正正地做一名合格的大学生吗?”

 

  何春冷冷地看着林么妹:“你永远都不会是一名合格的大学生!”

 

  林么妹笑了,笑得有些苦:“我知道,就算我再怎么努力,都配不上你。我所做的一切,都弥补不了你对我的成见。我想,我不应该喜欢你这样一个骄傲的人。”

 

  听完林么妹的这句话,何春傻了。林么妹喜欢自己?不是,肯定不是。林么妹说喜欢自己,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把事情暴露出去。

 

  何春的心乱了。而面前的林么妹却异常地平静,仿佛已经不再害怕。那一刻,何春情愿自己没有发现这个秘密,可一想到另外一个林么妹,他又如鲠在喉。最后,何春终于说道:“你就不怕我去举报你吗?”

 

  林么妹摇了摇头:“你不用去举报我了。”说完,林么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何春。

 

  何春已经记不清自己后来是怎么离开后山的。第二天,他没有去上课,钻入被窝蒙头大睡了一天。

 

  等他走出宿舍,已经是黄昏,正如他到学校的那天一样,夕阳无限。

 

  正在这时,何春听到门外的老三在嚷嚷:“林么妹真傻,为什么要主动承认顶替的事,这下好了,退学了,以后谁还给咱们送零食,请咱们看电影?”

 

  那一刻,何春明白,自己等待的答案已经来了。林么妹走了,没有和何春说最后一句再见。

 

  深秋的夜已经有些寒冷。昏黄的路灯下,何春拿出纸笔,在给林么妹写一封信。不,他是在给郑颖写一封信。信写得很长很长,仿佛有一肚子说不完的话。他在信的最后说道:“愿我们的青春都是一趟无悔的旅程,不管我们现在距离有多远,我愿一直等着你……”

 

  故事点评:“寒门出贵子“穷苦孩子何春“鲤鱼跳龙门“拥有一颗坚韧的心,自强不息有尊严有骨气不向厄运屈服不向命运妥协,成为众多莘莘学子中的佼佼者令人钦佩。王尔德有一句名言:“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即使生活给我们太多的不如意,不懦弱不自卑不放弃的人永远不会无路可走!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