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生死茶客

时间:2019-09-01 13:01:17 | 作者:赵丽宏 | 阅读:次

  一个身材佝偻的老人低着头,步履沉重地在水磨的楼梯上走着。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楼梯边缘那一根根亮晶晶的铜嵌条。不知有多少人的脚和这些楼梯磨擦过,铜嵌条的中间部分被磨得凹陷下去,露出了黄颜色的水泥。那些踏过这楼梯的人都上去干什么呢?上班?看病?找朋友?登高眺远……

 

  “而我,我上去干什么呢?”老人问自己。他是不由自主地走进这幢大楼的,没有谁来阻拦他,也没有人盘问他。

 

  昨天,有一帮戴红臂章的人抄了老人的家。他用毕生心血搜集来的中国历代瓷器在几分钟里被摔成了一大堆碎片。在他这样一个孤老汉的生活中,这些瓷器就是他的性命啊!还有更让他无法忍受的事情,抄家好汉们当众剃光了他的半边头发,逼着他跪到那堆碎片上“请罪”,膝盖被戳得鲜血淋漓……一个人的事业和人格被摧残践踏到这等地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老人决定去死。

 

  螺旋形的楼梯很高,转了一个弯,又转了一个弯,上得很艰难。不知怎的,老人突然想起了以前他常去的那家茶馆,只要走四级低低的台阶,便能进入一个温暖的飘着茉莉花香的小天地。每次他总是泡一壶龙井,喝上一个早晨。老茶客们都认识他,并且都喜欢听他讲那一件件古瓷的出处和来历,大家都叫他“瓷博士”,谁不敬重他!如今,一切都失去了,连同做人的尊严。唉,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老人慢慢地向上走。五楼、六楼、七楼,窗下那条弄堂看起来越来越窄了。他还要走得更高一点。他记得九楼有一个大阳台,底下是一片无人的空地。这样更保险,往下一跳,万事皆空,什么烦恼也不存在了……


生死茶客
 

  老人来到九楼,突然发现有个人背对着他,正探头往下看。听到背后有声响,那人突然双手用劲往阳台栏杆上一撑, 一只脚凌空,一只脚跨上栏杆。啊!他也想跳楼!老人下意识地大喊一声:“慢!”

 

  那人浑身一颤,两只脚又落到地上。他回头看老人的刹那间,两个人都呆住了,面孔很熟,原来是茶馆里常见面的茶客!

 

  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平时戴一副黑边眼镜,长得斯斯文文,很有读书人气质。茶馆店里大多是老人,一个年轻人夹在茶客中非常显眼。他总是早晨来坐一个小时,喝茉莉花茶。以前在茶馆相遇,他们只是互相点头一笑,似乎没有讲过话。喝茶时,他也不常开口,只是默默地听茶客们聊天,一脸忠厚的微笑。大家都注意到这个年轻人,可谁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怎么,他也想死?他为什么要死?他还这么年轻,他不应该死!得让他离开这个阳台!一连串念头闪电一样掠过老人的脑海。他突然感到有了一种责任,今天,他要救这个年轻人,只有他能救这个年轻人!而他自己上楼来的目的,他暂时来不及想了。他挺直了佝偻的腰,伸出手向年轻人走去……

 

  “站住!”年轻人背靠着阳台,低低地吼了一声。

 

  “你,你这是干什么?年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的呢?”老人停住脚步,嘴里连声说着,一边说,一边又试探着伸出一只脚。

 

  “站住!你再走近一步,我就跳下去!”年轻人又吼起来,声音紧张而亢奋,两只充血的眼睛瞪得滚圆。

 

  怎么办?得想一个办法稳住他!可我连他的名字也叫不出,对他的遭遇更是一无所知。怎样劝他才有效呢?对了,再想想关于他的细节,再想想,又是一道道闪电在老人的脑海中掠过。

 

  “你走开,瓷博士,我被人诬陷,活不下去了,你别管 我!”

 

  噢,又是一个政治牺牲品,老人叹了口气,想不到年轻人还记得我“瓷博士”,老人微笑着向年轻人摇头,脸上尽量显出若无其事的轻松样子。“唉,我正找你有事呢。”

 

  有事,什么事?突然,老人的记忆屏幕中划过一道真正的闪电,那是一道希望的火光!他依稀记得,有一天早晨,那年轻人正在喝茶,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出现在茶馆的台阶上探头探脑地朝里张望,年轻人一下子跳起来,冲到门口把孩子举到半空中,逗得小家伙“咯咯”直笑,茶馆里的老头全都受了感染……儿子,他有个儿子!

 

  “你知道,我刚才在大楼底下看见谁了?"

 

  “看见谁了?”年轻人一脸的紧张。

 

  “看见你儿子,他正哭着在找你呢。”老人不动声色地答道。

 

  年轻人瘦削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过了五六分钟,他嗫嚅着问:“你真的看见了?”

 

  “看见了,是你儿子。比那次在茶馆门口见到时长高了。”老人依然微笑着,一边说一边悄悄往前跨了一步。

 

  “不,你骗我!”

 

  “不骗你,我一辈子没骗过人。”老人又往前走了一步。现在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两步。

 

  这时,年轻人突然有些警觉,双手又一次反撑到栏杆上,口中喊道:“你别过来!”只是声音有些颤抖。

 

  老人突然敛起脸上的微笑,双目圆睁,一字一顿地大声骂道:“你呀,混蛋一个!”

 

  年轻人不知所措,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你倒好,想死,你忘记了做父亲的责任!”老人的嗓门越来越高,越来越严厉。几十年来,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嗓门和别人说过话,“你死了,你儿子怎么办?让他当孤儿?让他在街上流浪?让他被人指着鼻子说‘他爸爸跳楼自杀了’?你这个混蛋,你真混!”

 

  在老人的骂声中,年轻人的眼睛里滚出了大颗大颗的泪珠。

 

  “假如我有儿子,我才不会去死!就是天塌下来,就是将来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我也要挺着活下去。活着,才能把 一切搞清楚!”

 

  年轻人的脑袋垂到了胸前,撑在栏杆上的手也放了下来。

 

  老人在厉声大喊的同时向前跨了两步,他的手终于结结实实抓住了年轻人的肩膀。年轻人没有挣扎。两个人并肩站在了阳台边上。阳台下面的那片空地上,不知从哪里钻出一群孩子,他们在玩“盗江山”,无忧无虑的欢叫声一阵阵往上飘飞……两个人默默无言,一起俯视着楼下的孩子们。

 

  哦,孩子!老人突然想起了一个喜欢瓷器的孩子。这是邻家一个大眼睛塌鼻子的男孩,三天两头跑来看他收藏的瓷器。他曾经把一个乾隆时期的青花瓷器送给这孩子。他还清楚地记得孩子当时高兴的样子,一双小脚把楼板蹬得咚咚响,嘴里直叫:“我也有一只清朝花瓶喽!”……“有纯真的孩子在,这个世界的希望就不会灭亡。”老人想起了这句格言,却记不得是谁说的了。

 

  “走吧,我们下楼。”老人搭着年轻人的肩膀,慢慢走出阳台。

 

  刚往下走了两级楼梯,老人突然感到膝盖上一阵剧痛,被碎瓷片戳破的伤口又开裂了。他的脚一软,险些摔倒。年轻人连忙伸手扶住了他。两个曾经准备赴死的人,互相搀扶着,慢慢走下楼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