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给儿子的六封邮件

时间:2019-09-01 12:07:20 | 作者:方冠晴 | 阅读:次

  王丰三十八岁就当上了局长,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唯有一样不顺心,那就是只要一谈起儿子,他就头痛不已。王丰的儿子才读小学三年级,就成了问题学生,成绩差,好打架,王丰平时没少揍他,可揍了也不管用。

 

  这天,王丰教训儿子的时候,打了儿子一巴掌,儿子恨恨地摔上了门,躲在自己房里生闷气。就在这揭阳宾馆时,门铃响了,王丰去开门,一个瘦削的男人站在门外,直冲他点头哈腰。

 

  这人王丰认识,姓赵,是个捡破烂的,就租住在小区一户人家的车库里。王丰以为他是上门来收破烂的,就没好气地说:“我家可没什么破烂给你。”

 

  王丰正要关门,老赵伸手将门抵住了,说:“我不是来收破烂的。王局长,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这就怪了,一个捡破烂的也敢开口请局长帮忙?王丰只得让人家进屋。

 

  老赵一脸愁容地对王丰说:“我得癌症了,医生说,活不了多少日子了。”王丰一听,立刻明白对方的用意了。这种人他见得多了,以自己身患重病做幌子,向行人乞讨,只是这位老赵居然讨上门来了。王丰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极不情愿地递过去,说:“别看我是个局长,手头并不宽裕,这点钱,希望能帮得上你。”

 

  谁知老赵却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要钱。医生说了,这病花再多的钱也治不好。”王丰不由一怔:那他今天来找我干什么?只见老赵嗫嚅着说:“我就想请您帮我在网上发封揭阳宾馆信,给我在老家的儿子,电脑这东西我不会。”

 

  王丰心里还是疑惑:写信干吗非要从网上发呢,从邮局寄信也是一样的啊?再说,还可以打电话呀!

 

  老赵似乎看出了王丰的疑惑,解释说,他家在山区,从邮局寄封信到家里要十天半月,他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怕自己咽了气,儿子还没收到他的信。好在家里现在有电脑,从网上发封信,儿子立即就能看到。至于打电话,他也想过,有些话在电话里说不出口,只有在信上说。

 

  到这时候,王丰才真正相信,老赵患了癌症,人家只让自己帮着发封邮件。他这才长吁了口气,态度于是也变了,赶紧热情地领老赵去自己书房,打开电脑。


给儿子的六封邮件
 

  王丰问老赵,信上要对儿子说些什么,老赵才说了一句开头:“赵俊,我的儿啊!”就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王丰一看,挺同情的,赶紧拍拍老赵,好让他平静一下情绪。

 

  好一阵,老赵才又开了口,但每一个字都吐得艰难而低沉:“爸爸今天请人帮我写这封信,就是想向你道歉,虽揭阳宾馆然我直到现在还认为,你半夜上网玩游戏不对,但我应该跟你讲道理,而不应该动手打你。爸爸没什么文化,是个粗人,所以一着急才会做了错事,你原谅我好不好?”

 

  一封不到五百字的短信,老赵结结巴巴地整整口授了一个小时,几次哽咽,几次落泪。最后信写完了,他给了王丰一个电子邮箱地址,让王丰帮他发过去。

 

  见老赵如此伤感,王丰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劝老赵:“不就是孩子贪玩你打了他两巴掌吗?你犯不着为这事内疚和道歉,你这也是为他好哇。”

 

  老赵抹着眼泪对王丰说:“您不知道,我孩子可记仇了,自从打了他之后,他就再也没跟我说一句话啊!我以前也是这么想,打他是为了他好,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孩子生我的气,也有他的道理。虽说他都十五岁了,但十五岁的孩子也还是孩子呀,做人处事的道理,得由我这个当爸的教给他不是?我得好好教他,而不是打他。”老赵长吁短叹地说完,就走了。

 

  望着老赵离去的背影,王丰不由一遍遍地回味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似乎有些理解他了,一个将死之人,最需要的当然就是亲情的安慰,所以才会给儿子写这么一封道歉信。也因此,王丰足足在电脑前呆坐了十分钟,因为这件事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他也是常常揍儿子的,儿子会不会也像老赵的儿子那样记仇呢?

 

  关了电脑之后,王丰来到儿子的房间,看见儿子正歪在床上,脸上还挂着泪,右脸颊上有几个红红的指印,那是王丰刚才打的。王丰伸手过去想摸一摸,但儿子一扭头躲开了,然后就赌气地跑出房间去,这弄得王丰心里很不是味儿。

 

  第二天,王丰有应酬,晚上十点多钟才回来。刚走到楼下,老赵突然叫住他,结结巴巴地问:“王局长,我想问问您,我孩子回信了没有?”王丰一听直拍脑袋,他这一整天忙得就没上过网,倒将那一茬给忘了。他赶紧将老赵请进屋,打开电脑,遗憾的是,没有看到老赵儿子的回信。

 

  见老赵情绪低落,王丰有些不忍心,便安慰他,兴许是儿子还没时间看他的信,才没回复。老赵听了直摇头,叹着气说:“只怕是我那孩子还不肯原谅我。要不,王局长,麻烦您再帮我给他写封信,行吗?”

 

  王丰爽快地答应了,老赵便又像昨天一样,字斟句酌地口授起来:“赵俊,我的孩子!你一直说,我不是一个好爸爸,只关心钱,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你。我以前听了这话很生气,我拼命打工挣钱,还不是为了能让你过得好些?现在我想通了,我只是拿那些作为借口,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爸爸。电视里的那些好爸爸都是和儿子做朋友,与儿子有说不完的话,我呢,除了骂你,很少与你谈过心。我现在想跟你好好地说说话,像朋友那样说说话,但老天不给我机会啊?”

 

  老赵这番话,让王丰也跟着伤感起来,因为王丰的情况也跟老赵差不多,身为局长,他忙得很,很少有时间与儿子谈心,儿子会不会也因此怨恨他呢?

 

  一连六天,老赵每天傍晚都会上门来,向王丰打听情况,而自始至终,老赵的儿子赵俊连一个字都没回。每一次看到这样的结果,老赵总会情绪低落,央求王丰再帮他写一封信。

 

  王丰一连帮老赵发了六封信之后,他再也忍不住了,对老赵抱怨说:“你儿子也太不懂事了,你就是犯了天大的错,终归是他爸爸呀,做爸爸的这么诚恳地给儿子写了六封道歉信,做儿子的也该原谅爸揭阳宾馆爸了吧?”

 

  可老赵却为儿子辩护:“是我太伤他的心了,不怨他。”

 

  王丰推心置腹地劝老赵:“你既然觉得以前做错了,现在又这么痛苦,那你就索性回去,将这些话亲口说给他听,而不是在电脑上这么写写。”

 

  被王丰这一说,老赵好像立刻醒过神来了,拍拍脑袋说:“是呀,我是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就没机会了。”

 

  这以后,老赵就再没来找过王丰,他退掉了租来的车库,离开了小区。

 

  老赵走了,但老赵说的那些写给儿子信上的话,却一直印刻在王丰心里。老赵的经历,给了王丰很多的警示和启迪,王丰从此像变了个人,他尽量推掉外面的应酬,待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不再粗暴地对待儿子,开始与儿子聊天、交心,父子关系明显有了改善,儿子也没以前拧,渐渐与他亲近,变得听话起来。

 

  儿子的变化,让王丰十分欣喜,也越发记挂起回了老家的老赵和他儿子来。三个月后,王丰正好有机会去老赵老家那个县出差,在帮老赵写信的那些日子里,他已经知道了老赵老家的那个村子叫什么名字,所以特地打听着找了去。

 

  到了村里,王丰向村民打听赵俊家在哪,他故意没报老赵的名字,是怕老赵已经不在人世了。可谁知,村民一听他说赵俊,愣住了:“你打听赵俊?那孩子去世已经一年多了啊!”

 

  去世一年多了?怎么会?老赵三个月前还给赵俊写过信呀!

 

  王丰怕村民弄错了,便再三解释。村民听了,叹一口气,说:“错不了,咱村只有一个叫赵俊的,去年因为晚上从学校溜出去上网,老师向他爸老赵告状,老赵也是一时生气,给了儿子两巴掌,那孩子就离家出走了,结果死在了外面,是被车撞的。”

 

  赵俊一年前就死了,怪不得王丰帮老赵发的六封邮件都没人回呢。可老赵明明知道儿子死了,还让王丰给发邮件,这是犯什么神经?王丰打算找老赵问问,但村民告诉他,老赵自从儿子死后,就再也没回过家,听说在城里捡破烂为生。

 

  老赵没回来,他的儿子也不在人世,这么说,他说的话都是假的?只怕他也没患过什么癌症。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骗自己呢?王丰心里又惊又奇,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春节的时候,王丰终于又见到老赵了,老赵是到小区来捡烟花炮筒的,正好被王丰撞见。时隔半年,老赵还活得好好的,哪像个身患绝症不久于人世的人呢?在王丰的逼问下,老赵终于承认,他没病,他撒了谎。

 

  王丰问他:“你这样骗我,总有目的吧?”

 

  老赵尴尬地挠头,对王丰说:“其实我这么做,是为了您的儿子。那天在小区门口,我听到您儿子在跟他同学打电话,说要离家出走。他说您总打他,他不愿意在家呆了。”

 

  王丰愣住了。可这跟老赵撒谎又有什么关系呢?

 

  老赵舔了舔嘴,长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让我特别挂心,我知道,您其实也犯了和我同样的毛病,我不愿意看到您儿子也像我儿子那样,所以我很想劝劝您。可我是什么人?一个捡破烂的,而您是大局长,有文化,有水平,我哪有资格去和您说话呀?”

 

  “所以你让我给你儿子发邮件,那些邮件你其实不是发给儿子,是说给我听的?”见老赵不吱声,王丰沉吟道,“可你何必要费那样的周折呢?直接告诉我你儿子的事情不就行了?”

 

  老赵听了苦笑一声,说:“我直接说我儿子的事情,您信吗?就是信了,您听吗?哪轮得到我这种身份的人去教育您呢?老实说,要不是我撒谎说我患了绝症,博得了您的同情,只怕我都没机会跟您说得上话。”

 

  王丰好久作声不得,他扪心自问,老赵如果不是用这样的方法来接近他,他会听一个捡破烂的劝吗?他的儿子始终没有离家出走,而且父子间的关系得到改善,这实在是要得益于老赵的这番苦心啊!王丰不由紧紧握住老赵那双皲裂的手,发自内心地连声说着感谢的话。

 

  这弄得老赵倒腼腆起来,他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您不用感谢我,您帮我发了那么多信给我的儿子,那些话我是说给您听的,但也真是说给我那死去的儿子听的,那都是我的真心话。这些话我一直没机会说,是您帮我发到我儿子的邮箱里去了,不管他在天之灵看不看得到,我总算把那些话说出来了,心里也轻松许多了啊!”说着说着,老赵又抹起了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惹祸端的李子树
下一篇:生死茶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