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乡下婆婆与城里儿媳

时间:2019-08-27 19:43:36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农村青年李俊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大都市,经过一番打拼,当上了一家大公司的副经理,事业一帆风顺,就是婚姻不顺心,原来母亲自作主张地为他选了个农村姑娘。

 

  李俊心里不愿意,但对老母亲还是要孝顺的。为了尽孝,李俊把母亲接了过来,因为买的房子还在修建中,他就给母亲租了套房子暂时居住,他自己则住在公司宿舍。


乡下婆婆与城里儿媳
 

  李大婶进了城,看见儿子为她租的房子,问过租金后,李大婶惊得瞠目结舌:“这房租贵了去了!咱可住不了这金炕,回乡下才能睡得安稳,我要回乡下去!”

 

  李俊好说歹说挽留母亲,并提出一建议:寻求合租者,这样可以减少一半的房租水电费,便宜多了。母亲这才勉强同意了。

 

  第三天,李俊告诉母亲,说是找到靠谱的合租者了。那是位二十多岁的女孩儿,长得跟细瓷娃娃似的,女孩叫杜茵,在外企工作,身份证上显示她是城里人。

 

  杜茵一住进来就拖地打扫,并买来一堆半熟食品进行加工,邀请李俊母子一起吃饭。

 

  李大婶悄悄对儿子说:“她每月能挣几个钱?你看看她这么浪费。看她打扫卫生,一看就知道是没干过重活的。这城里的女孩啊……”

 

  李大婶一向认为大都市女孩都奢侈娇气、好吃懒做,还个个势利眼,精于算计。不过,李大婶话是这么说,但同住一个屋檐下,即使再怎么看不惯,还是得相处不是。

 

  第二天,李俊发现:杜茵和母亲挤在厨房里,母亲在手把手帮她切菜炒菜,杜茵不好意思地说:“我太笨了,怎么也切不好。”

 

  母亲客气地说:“现在城里的年轻女孩有几个会做饭的,你能这样已很不错了。” 李俊心里笑了,在母亲的观念里,女人就得会做家务、会伺候老人和丈夫。

 

  没事干的时候,李大婶就在高楼林立的大街上闲逛。这天,她在一个小店购得一个电饭煲,因为是清仓的,只要五十块。李大婶抱着电饭煲回家烧饭,谁知电饭煲竟然漏电。

 

  李大婶去找商店理论,老板却说:“这本来就是有问题的电器,所以才会减价清仓。”李大婶无可奈何,打电话找儿子诉苦,李俊不耐烦地说:“不就五十块钱嘛,扔了吧。”

 

  五十块钱那可以买两斤肉吃好几天呢,李大婶呕得直吐气。 杜茵得知后,双手一叉腰:“哪能便宜了那帮奸商?绝不能放过他们!”

 

  杜茵抱着伪劣电饭煲跟老板一通好吵,她说话字字句句都有分量有道理,还惊动了消费者协会和电台记者,老板害怕了,不但赔偿了损失,而且保证立刻让伪劣电器下架。

 

  李大婶对儿子啧啧赞叹:“这女娃平时看上去娇娇弱弱的,遇到事可真不是好惹的。”

 

  “那是,城里的女孩子维权意识可比家乡女孩高得多。”

 

  李大婶话锋一转,说:“那谁娶了她也真够倒霉的,厉害得跟母老虎一样,半点亏不吃,你可千万别找这样的女孩。”

 

  李俊撇撇嘴,说看妈扯到哪去了。

 

  合租一个月,李俊母子和杜茵慢慢熟络了。杜茵帮着李大婶报名参加了老年歌舞团,李大婶有副好嗓子。能粉墨登场参加表演了,她的精神头都跟从前不一样了。

 

  这天,杜茵神秘地对她说:“阿姨,有个退休的吴老师,看了您的表演,看上您了。”

 

  李大婶老脸红了,说都一把年纪了,谁还指望这个?

 

  杜茵笑着说:“别不好意思,要是我婆婆寡居,我早给她相个好老头了,要不我给您做个媒?”

 

  李大婶嘴上没吭声,心里却甜滋滋的,吴老师是她在社团见过的,人挺不错的。

 

  第二天,杜茵就拉着吴老师来了,两个孤单的老人相谈甚欢,相见恨晚。事后,李大婶心想:这城里姑娘思想前卫,能体谅老人的心。自己家的邻居大姐搞了黄昏恋,媳妇们背后都骂她老不正经呢。

 

  李俊得知母亲有了对象,高兴得不得了,兴奋地说:“妈,您要是嫁了,我一定送个大礼。”

 

  李大婶羞红了脸:“要结婚也得你先结。” 再逼问儿子的婚事,李俊索性说:“妈,实话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了。”

 

  至于女孩是谁?李俊不肯说。李俊的意中人是谁,成了李大婶的心病,她留心观察,很快就发现:李俊和杜茵眉来眼去的好像有点意思。 难道儿子的意中人是杜茵?虽然李大婶也挺喜欢杜茵,但这女孩太聪明太有心计,今后儿子是要受欺负的。为了将“星星之火”消灭在萌芽之中,李大婶决定不和杜茵合租了,她自作主张地联系到了新房子。

 

  想着马上要离开杜茵了,李大婶有些舍不得,特意准备了几个菜,拉着姑娘的手说:“好孩子,以后记得常联系啊,你条件好,千万别找个跟俺儿子一样的,找个农村来的,你过不习惯,他也受罪。”

 

  “为什么不行?只要有爱,真正的爱情是不问出身的。”

 

  “过日子可没那么简单呐,看着挺好,还真不一定能过到一起去。咱先人都说呀门当户对,这最重要,听大婶的没错。”

 

  大概晚餐吃得多了,到了半夜李大婶突然肚子疼得难受。杜茵忙不迭地把她送到了医院,垫付了医药费,还守在她身边照料她,连医生护士都以为她们是母女呢。

 

  李大婶感激不已,心想:这女娃心地还是很善良的,要是她也是农村或小城镇出来的,那该多好。

 

  李大婶给儿子打电话,他的手机一直不通。杜茵专门跑了一趟他的公司,回来告诉老人:“他有紧急任务去了外地,这是他公司经理的电话,不信您问问。”

 

  儿子不在,幸好有杜茵在身边悉心照料,看着她趴在自己床边入睡的样子,老人心潮起伏。

 

  几天后李俊回来了,此时李大婶已经出院了,她一个劲地夸杜茵,说这次生病幸好有她帮忙。

 

  李俊眼睛一转:“妈,我要是娶茵茵做媳妇,你愿意吗?她可是大城市长大的富家女孩,爱打扮爱花钱,又不怎么会做家务。”

 

  李大婶沉吟着不吭气,杜茵就躲在门外偷听,她忍不住冲进来:“阿姨,我一定不会比农村女孩差的,城市女孩和农村女孩其实没什么两样,都能吃苦耐劳、孝敬老人。”

 

  哟!这城里姑娘就是和乡下女孩不一样,敢正面出击,一点也不害羞啊,李大婶此时却情不自禁喜上眉梢,认可了两人的恋爱。几个月后,李俊和杜茵准备结婚了。

 

  一天,吴老师跟李大婶闲聊,一时兴起露了底:杜茵正是李俊所在公司经理的女儿,两人早有好感,他们知道母亲不喜欢大城市富家女,才采取“合租”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让李大婶和杜茵多接触。

 

  吴老师笑着说:“你这媳妇啊,真是如来佛,你孙猴子再厉害也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李大婶脸都僵了:合租的主意肯定是杜茵出的,她能串通吴老师,当然也能串通李俊。当初自己生病时,李俊一定是假装出差。杜茵帮自己做媒,只怕也没安什么好心,一定是想提前把自己踢出家门。

 

  李大婶勃然大怒,大城市的女孩果然心眼多,居然敢把婆婆当猴子耍,这样的媳妇谁敢要啊?

 

  儿子跟杜茵的婚期都定在五天后了,再反对也是不可能的了。李大婶认了,于是,她收拾行装,留下了出走的书信。

 

  傍晚,李俊跟杜茵有说有笑回到家,看到母亲的留书,李俊吓坏了:“妈反对我们的婚事,嫌你是城里女孩,心眼又太多,怎么办?”

 

  “那赶紧找她回来啊,去你老家看看吧。”

 

  可是,婚礼五天后就要举行,五天内哪能去老家赶个来回? 杜茵咬咬牙:“干脆我们宣布取消婚礼吧,我跟你一起去你家乡找你妈,老婆再重要,也没有妈妈重要;结婚再重要,也没有敬孝重要。我心眼是多,可每个心眼里都是真心,相信阿姨总有一天会认可我的。”

 

  里屋突然传出呜咽声,其实,李大婶没有走,她藏在里屋。她思前想后,舍不下儿子、舍不下吴老师,也舍不下已有了感情的杜茵。

 

  李俊刚想开口,杜茵叫道:“妈,我们刚才看您写的东西,怎么那么像一段戏剧台词呢?”

 

  李大婶好容易转过神来,忙说:“哦,是、是我们社团马上要排的戏。”

 

  李大婶心想:唉!这辈子自己和儿子算是结结实实栽在这女娃手上了,不过,她现在也的的确确喜欢上这个聪明儿媳妇了,只要是真心相待的,多一点心眼又有什么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