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考察贫困村扶贫工作

时间:2019-08-21 19:18:38 | 作者:天之弃民 | 阅读:次

  李显能刚担任红杏村第一书记不到半年,就遇到了省级验收小组的考察,这在旁人看来可真是霉运到家了:全县206个贫困村,只抽三个就能抽到他!但李书记显得很淡定,看着自己加班加点准备的一摞摞资料,他甚至有些得意:自己的劳动成果马上要派上用场了!他有些期待验收组的到来。

 

  李书记自忖:软件资料自己可是全部按照文件目录来整理的,自然不会出差错。另外,自己平时可没少带队下村慰问,料想也不会出啥子差错。

 

  但李书记是个心细的人,他想在检查组到来前,还是要开一个贫困户代表大会,宣讲一下扶贫政策,其实重点是告诉贫困户,检查组来走访时,要统一口径,凡事往好了说。

 

  于是,他叫来了村支书王大力商量开会事宜,李书记和王支书一向貌合神离,这在村上是众人皆知的事实。

 

  李书记嫌王大力外表老成恭顺,内在狡猾异常,花花肠子多得很;而王大力则认为李书记年轻气盛,俨然一个书呆子,臭老九,完全不懂基层工作,而且对自己这个老党员还有点不大尊敬,所以一直想找个机会给他来一次暗暗的敲打。

 

  贫困户代表大会开的很成功,村民反映强烈,一致表示要支持李书记的工作。会议结束后,李书记很满意,这下可以高枕无忧了。但王支书嘴角却轻蔑地一笑:嘁!这小子!真是买条干鱼放生——不知死活!


考察贫困村扶贫工作
 

  检查组如期而来,在红杏村随机选了二十个贫困户进行走访。时间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下午,除了带队人员其他人员一律不许陪同。

 

  李书记坐在村委办公室,望着自己准备的一摞摞资料,心里干着急。他没想到检查组对软件资料视而不见,把重点放在了入户走访上面。

 

  凌晨一点,检查组反馈的问题清单已经完整地呈现在李书记面前。李书记光看问题的数量,就吓了一身冷汗,不多不少,整整二十条。

 

  李书记欲哭无泪,他对照问题清单一条一条地看下去,越看越恼火,越看越生气,终于忍不住失声痛骂:“张三说他不了解医疗扶贫政策,也从未享受过该政策。真是胡扯,住了三次医院,才花了几十块钱,还说自己未享受。”

 

  “王四说他房子漏雨,但未评为危房改造户。简直荒唐,他根本就没申请过。”

 

  “李五说他不认识第一书记,也没见过驻村工作队员。简直岂有此理!”

 

  “孙六说他从来不晓得什么扶贫政策,也没听人宣传过。纯粹是胡说八道!”

 

  ……

 

  李书记还没看完,就被手机铃声打断。电话那边,镇党委书记兜头一阵痛骂,责令其立即撰写整改报告和情况说明。

 

  镇长打来电话,骂其无能,责令整改。

 

  分管领导打来电话,警告其问题严重性,自然也免不了一阵责骂。

 

  自己的老上级也打来电话,通话中颇多责备。

 

  李书记满脸惶恐地围着电脑桌乱转,气得脸上青一阵紫一阵!自己陷入这内外交困、四面楚歌的境地,都是这帮贫困户给害的。

 

  “妈的!”李书记难掩自己胸中的怒火,一脚把扶贫资料踢翻,“王八蛋!刁民!胡说八道!扶贫扶贫,扶个球的贫。”

 

  他实在想不明白贫困户怎么这样!但他已经也没时间来想这个问题,他理了一下思路,待情绪恢复平静后,他拨通王支书的电话。

 

  “唉!小李啊!我当村支书十几年,对于老百姓,那是太了解了!他们啊!见了检查组,就以为见了青天大老爷似的,认为越把自己往苦处说,自己就越有好处。基层工作难哦!”王支书顿了顿,继续说道:“所以小李啊,别看你是大学生,说句不客气的话,你还差得远哩!你上次开会,我就觉得有问题,只是不好当面说。你看看!果真让我猜中了!”电话那边,王支书一副无事人的态度。

 

  “这老狐狸!早干吗去了,成心看老子出洋相!”李书记心里恨恨地骂道,但嘴上却说:“是啊!王支书!您说得对,不过眼下最关紧的还是要进行入户核实,写好调查笔录!现在只能亡羊补牢了,兴许还能减轻点罪责!不然省里一旦通报,我自然是要受些处罚,您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这个没问题!我们明天一早就去!”王支书答应的很干脆。

 

  整改报告和调查笔录写了一天一夜,检查组收到后很满意,决定给红杏村一次机会,再另选十户进行走访。

 

  这下红杏村在全县出了大名,第一个被抽到,而且出了这么多问题,眼瞅着检查组要把问题录入系统,进行通报处理,多亏了镇长眼明手快,审时度势,上下打点关系,塞烟的塞烟,请客的请客,检查组才决定给红杏村一次机会,再抽取十户进行走访。

 

  怎样才能防止贫困户乱说,李书记实在是无计可施。他不得不屈辱地向王支书低头问计。

 

  “哈哈哈……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王支书拍拍李书记的肩膀,豪爽地答应着,“明天召开贫困户代表大会!”

 

  这次王支书把全村余下的60户贫困户全叫来了。

 

  会议简单利索,全是王支书一个人说,连开场白都省了,直奔主题。

 

  “这个……大家都知道了!这次扶贫检查到我们村了,而且是省上的领导来检查,所以问题很严重啊。”

 

  “你们……不管领导问到谁,都不许乱说。要知道,你就是说破天都没用,没人管你。最后的问题还得我们村上解决。”

 

  “那个……贺老六!你龟儿最不老实,这次要是乱说,老子取消你低保资格,听到没有!”

 

  “还有,冯老四!呆头呆脑的你!检查组问到了,往好了说!记住没有。不然你爹的五保户别当了。”

 

  “另外,还有一笔贫困户产业扶持资金已经要到了。人人有份,谁要是乱说,老子立即把你名字拿掉。”

 

  “记住喽都!这次要是检查顺利过关,兴许领导一高兴,给咱们村评个先进,发个奖励什么的,到时候还不是好给大家了。谁要是捅娄子,老子可饶不了他!”

 

  “散会!”

 

  李书记对王支书这种说话方式很是抵触,这哪里像个干部,一点都不民主,活脱脱的一个山大王。但他又隐隐地感觉到,王支书这一招恩威并施,没准儿还真管用。总之,管不了那么多了,应付着过了检查再说吧。

 

  检查组一大早就再次进入红杏村,随机抽了十户进行再走访,这次贫困户出奇地热情,拿出自家种的橘子、柚子和花生招待检查组人员,而且回答都出奇得好。

 

  这次抽查,红杏村侥幸得过,也算是功过相抵吧,至于奖励,当然没有。

 

  然而,李书记可谓感慨万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