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最好的报答

时间:2019-08-01 14:32:33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成刚是刑警队的副队长,为了破获一个贩毒团伙,只身受命来到中缅边界,假扮成贩毒人员与毒贩接触,不料在毒贩窝里遇到了老对手胡三。胡三原是成刚他们县一个黑社会组织的老大,他的团伙被成刚带人一举打掉,他却逃了出来,没想到,他竟跑到这里当了毒贩。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成刚一看情势不好,踢倒两个打手逃了出来。穷凶极恶的胡三带人在后面紧追不舍。翻越一个山坡时,成刚的脚崴了,情况非常危急。

 

  成刚一瘸一拐地拼命跑着,后面追赶者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成刚钻出一片小树林,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一条公路蜿蜒而过。就在这时,一辆满载着纯净水的皮卡开了过来,成刚跳到车前,挥舞双臂,大喊停车。皮卡“嘎”的一声停下,司机探出头来,成刚赶紧说:“师傅,有坏人追我,捎我一段中不中?”

 

  司机打开车门,成刚急忙上去。车子刚离开,成刚就从后视镜里看到胡三等人跑到了公路上,气急败坏地挥舞着砍刀咒骂着。好险,再晚一步,就可能成为广东社会保险查询他们的刀下之鬼。

 

  司机也通过后视镜看到了一切,就问:“他们为什么追你?”

 

  成刚不想暴露身份,故作轻松地说:“没什么,欠了一点赌债。”

 

  司机摇头道:“本来我不该救你的,开赌场的都不好惹,可是看在老乡的分上,我还是让你上来了。”

 

  成刚惊异地问:“你怎么看出我是老乡?”司机一笑:“你问‘中不中’,不就是我们家乡的方言吗?”细聊起来,两人竟还是一个县的,关系顿时又亲近了不少。

 

  司机自我介绍姓腾,叫腾超,来到这里十多年了,他热情地请成刚到他家做客。成刚看天色已晚,也不好乱走乱闯,就答应下来。


最好的报答
 

  腾超的家在一座大山脚下,三间瓦房孤零零地矗立在公路旁,成刚注意到,这里的人家比较分散,很少有左邻右舍。车子刚停下,屋里就跑出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稚气地喊着爸爸。腾超从驾驶座旁拿起新买的一个喜羊羊玩具,跳下车去,塞到女儿怀里,然后双手把小姑娘抱起,父女俩亲热了好一阵。这时,一个娇小的女人端着洗脸水走出来,说:“晚饭做好了,先洗把脸吧。”

 

  女人看到车上又下来个陌生人,一时愣住了。当听丈夫介绍说是老乡来了,她立即笑着请成刚进屋。

 

  晚饭并不丰盛,但处处透露出女主人的用心。看着这温馨的一家,成刚心里涌起一股暖意。突然他想到,自己的到来也许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应该赶紧给局领导打电话,让他们联系这里自治州的公安局,把自己接走。因为是化装侦察,他没带任何证件,就连手机也在路上跑丢了。于是成刚借用腾超的手机到院子里打了电话,事情很快就得到解决,自治州公安局表示马上会派人来接他。

 

  等成刚再回到屋里,却发现气氛陡然起了变化,腾超阴沉着脸问道:“你是警察?”成刚点点头,腾超继续问:“来缉毒的?”

 

  成刚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是缉毒的?”

 

  “谁都知道,来这里的警察,几乎都是来抓毒贩子的。”腾超焦躁地转了两圈,说,“对不住了,你还是出去吧,我家不能留你了。”

 

  “老乡,这是怎么啦?”成刚赔着笑问道。

 

  腾超冷冷地说:“毒贩子都是些亡命之徒,心狠手辣,我还有老婆孩子,可不想得罪他们。”

 

  成刚想了想,说道:“要是我现在离开了,一会儿公安局的同志来接我,就找不到地方了。我只是搭你的车,毒贩不会想到我在你家里。”

 

  腾超的妻子也帮成刚讲情,小姑娘也在一旁说:“我要警察叔叔讲抓小偷的故事。”腾超这才铁青着脸,勉强答应让成刚等到警察来接他,然后就起身到里间去了。成刚很尴尬,只好逗着小姑娘,讲故事给她听。

 

  天完全黑了,外面的狗突然发狂似的叫起来,女人走出屋去看看。她刚出去没几分钟,就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腾超“噌”地从里间跳了出来,成刚也霍地站了起来,两人几乎同时冲了出去。借着灯光,他们看到了惊心的一幕:腾超的妻子躺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她的身旁,站着几个面目狰狞的人,不用细看,成刚就知道其中一个是胡三。

 

  腾超大叫一声,冲了上去,只见他大手一挥,扫在一个歹徒的脖子上,那歹徒立即仰面倒地。成刚抄起门旁的一把铁锨,也加入了战斗。

 

  转眼间,腾超已经被乱刀砍倒在地,成刚愤怒地吼叫着,挥舞铁锨,奋不顾身地冲上去,逼开了那几个歹徒。铁锨长刀子短,歹徒虽多,一时还近不了身。混乱中只听胡三喊道:“都闪开,都闪开!”成刚估计,胡三可能有枪,于是他直接冲向胡三,不给他掏枪瞄准的机会……

 

  危急时刻,传来了警笛声,接成刚的警察到了!胡三见形势不妙,丢下受伤的歹徒,带领其他人逃跑了。

 

  腾超身中数刀,生命垂危,他的右手紧紧地攥着,指缝间,露出一把车钥匙,危急关头,他把这当成了武器。而他的妻子,被刺中心脏,早已没了呼吸。

 

  这时,一直躲在屋里的小女孩跑出来,扑到妈妈身上,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成刚这个钢铁汉子也不禁泪如雨下。从事刑警工作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这样愧疚过。

 

  成刚决定留下来照顾腾超,他打电话请示了领导,得到了批准。

 

  很快,胡三等歹徒都被擒获,腾超也渐渐痊愈。这天,成刚又去看腾超。腾超发现,今天成刚的面色很凝重,就问他怎么了。成刚没有直接回答,却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十二年前,我承办了一起杀人案,广东社会保险查询一个男青年夜晚喝酒后回家,途中与人发生口角,进而发展到打斗,结果被对方割破喉咙身亡。据目击者讲,他看到凶手赤手空拳,朝受害人喉咙上一挥,受害人就倒广东社会保险查询下了。我一直想不出,凶手用的是什么凶器,直到那天胡三他们冲进你家……”

 

  随着成刚的讲述,腾超的脸色变了。成刚叹了口气,继续说:“那天你也是拳头一挥,歹徒就倒下了,你手里攥着的,是一把钥匙。事后我想起当年的案子,恍然大悟,钥匙细长尖利,有一定的杀伤力,与当年受害人的伤口相符。而你从家乡出来的时间,也与凶杀案发生的时间相吻合,还有一点,腾超啊,其实我们县根本没有姓腾的……我把你的血迹送回去做DNA化验,虽然我希望一切都只是巧合,但今天化验结果出来了,你的DNA与当年死者衣服上沾染的凶手血迹的DNA相符……”

 

  成刚说完,两人都陷广东社会保险查询入了沉默,不知过了多久,腾超开口了:“你想怎么样?”

 

  成刚说:“希望你去自首。”

 

  腾超突然大喊:“不,我不会去的!我为了救你,家破人亡,你却想把我送进监狱!你还有一点良心吗?我救了你的命,你口口声声说要报答我,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

 

  成刚凄然道:“捉拿凶手是警察的天职,我……不能不捉拿你归案。”

 

  腾超无奈地接受了事实,他平静了一下,说:“那天我喝了酒,头脑发热,一时冲动,犯了罪……事发后我到处逃亡,最后在这荒山僻壤安了家。那天让你搭车,也是因为这么多年来我内心一直不安,平时能帮别人的我就帮一帮,也是个赎罪的意思,没想到……善恶有报,事到如今,我别无牵挂,只有一件事情求你,我老婆死了,我进监狱后,求你好好照顾我的女儿。”

 

  成刚沉默许久,低下头,轻声说:“这个……我可能办不到……”

 

  “什么?”腾超愤怒得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成刚叹道:“因为,我很快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原来,当年成刚承办这个案子的时候,立功心切,在凶器没有找到的情况下匆忙结案,导致一个无辜的青年被送进了监狱。腾超的出现,证明成刚当年办了错案。成刚说:“我注定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我已经主动申请降职,并接受了新的卧底任务,接下来,我可能会在边境卧底很长一段时间……你放心,我会把你的女儿交给我爱人抚养的,她一定会像对亲女儿一样对她!”

 

  腾超喃喃地说:“你这是何苦呢?如果你不说,这个案子的真相永远不会被外人知道。”

 

  成刚没有说话,他在心里默念着:只有这样,才是对所有人最好的报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被掉包的婴儿
下一篇:石头饭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