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山匪进城

时间:2019-07-31 16:39:41 | 作者:张爱国 | 阅读:次

  八月十六,方善金从噩梦中惊醒,发现太阳都打在脸上了。“一日之计在于晨”,做生意更讲究早晨的光景。方善金跳下床,后悔昨晚喝了二两酒,荒了一大早晨。


山匪进城
 

  方善金急忙地打开布庄门板,却见大街上冷清清的,他不由地一笑。是啊,八月十五,热闹了一天的小城自然累了,累了自然就醒得晚。方善金不再那么匆忙,拿起鸡毛掸子掸拭着布匹,又拿天龙八部明教攻略抹布去擦拭柜台。柜台上大瓷缸里昨晚泡的粗茶还一口没喝,上面生了油亮亮的一层茶膜。方善金暗暗地想着自己有点儿败家,于是,咕咚咕咚地喝了个精光。

 

  方善金泡了半碗剩饭刚刚端起来吃,就听大街上突然吵闹起来。方善金站起来的同时就发觉不是吵闹,是哭叫,是逃天龙八部明教攻略命,是无数人在逃命。方善金的脑袋一炸,怎么?山匪真的打进了小城?方善金丢下碗,扑到床底下,搬开破箱子,揭开砖,掀起木板,刨出地洞里的瓦罐,再钻出来,扑到柜前,将大大小小的碎银倒进瓦罐。

 

  方善金想着要不要再扛上几匹布,打门前跑过来的一个人哭叫道:“快跑啊!快跑啊!见人就砍哪……”方善金狠狠地一跺脚,抱着瓦罐,裹挟到人群里。

 

  正值秋汛,皖河水位上涨,岸边站满了人,几条载满人的木船正向东岸驶去。城里已有几处冒起了浓烟,还隐隐地听到了山匪的喊杀声。没有船来,人们沿着河岸向南北两头跑去。转眼,岸边只剩下二三十老弱病残瘫在地上,喘着哭着。方善金向来身体虚弱,也早已跑不动了,瘫在地上,紧抱着罐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终于来了一艘木船,方善金和众人爬起来,叫船家快过来。船却在离岸一丈远的地方停下,船家站在船头,要的价钱是平时的十几倍。有人舍不得钱,跳下河想爬上船,可湍急的水毫不犹豫地将他们卷进了水底。

 

  剩下的人咒骂着,只得掏钱。船家又不干了,他看上了方善金怀里的瓦罐。方善金破口大骂,说他三年前从山里来到小城天龙八部明教攻略做布匹生意,省吃俭用,病了都舍不得吃药,才攒下这几十两银子。“我都给了你,我以后还怎么活?”

 

  “以后?想想你现在怎么活吧。”船家冷笑着,“把罐子给我,不然你们全得死。”

 

  山匪的喊杀声越来越近,方善金看着身旁一个个焦急的人。一咬牙,把瓦罐丢给了船家。

 

  方善金呆呆地看着众人上船,没了银子,他求生的欲望似乎熄灭了。有人催他上船,船家却大叫,船超载了,不能再上。有人生气了,说,人家一罐银子都给了你,怎能抛下人家?“那好,带上他,要么你们下去一个,要么你们待会全部葬身水底!”船家说得很认真。

 

  “你们去吧!我没了银子,死活随天了。”方善金说着,掉头向城里走去。

 

  城里起火的地方越来越多,山匪们的说话声也听得清楚。“唉,今天就是我的死期了……”方善金喃喃地说,忽然一激灵,想起他天亮前做的那个梦。梦里说他今天会死去。“难道是天命?”方善金笑了,踱着方步,迎上山匪。

 

  山匪果然凶狠,一见方善金就挥刀砍来。

 

  “周胜,你真要杀我吗?”方善金笔直站立,冷冷地说。

 

  “你谁啊?”山匪大惊,收住刀,“我从来没下过山,你怎么认识我?”

 

  方善金心里好笑:山匪们扛着的杏黄旗上明明写着一个“周”字,刚才也多次听到他们“胜哥”“胜哥”地叫,而这挥刀的家伙一看就是他们的头儿。匪首不叫周胜,还能叫什么?方善金牵牵衣襟,干咳一声,开始编起了故事:“实话告诉你吧!周胜,我是梦里认识你的。我梦里说,八月十六,也就是今天,我死于一个叫周胜的匪首刀下。”

 

  “你,是人是鬼啊?”匪首周胜变了脸色。

 

  “现在是人,马上是鬼。”方善金哈哈一笑,“不过,在我成为鬼的半个时辰后,你周胜也将变成鬼。这也是我梦里说的。”

 

  “那,那,我不杀你了,你快点走吧。”周胜说着要绕过方善金去。

 

  “慢!丢下抢夺的财物,立即滚出小城!要不然,两个时辰内,你会碎尸万段!”方善金的声音不高,但语气很坚定,还充满一股阴气。

 

  “这……”周胜和群匪大骇,丢下东西,策马而逃。

 

  小城恢复宁静,方善金的故事就被传开了。人们都夸他大义大智,危急关头献银救人、智退山匪。等他天龙八部明教攻略的布庄重新开张,生意那是空前的火爆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一碗牛肉面
下一篇:不劳而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