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门卫老麦

时间:2019-06-11 19:44:15 | 作者:王福日 | 阅读:次

  蟹子正肥时,老麦去市场上精挑细选,买了三只沉鼓鼓的肥蟹,在门卫室架起的铝锅里蒸。

 

  三只蟹个头差不多大小,其中两只蟹很安分,老老实实赴死,但另一只求生欲望却极强,几次三番顶开锅盖,在狭小的门卫室里左突右撞,被逼到角落里时,就支起两只蟹钳,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后来这只蟹就成了老麦的“将军”。


门卫老麦
 

  “将军”被养在老麦拾来的一个破鱼缸里,鱼缸破损的一角用胶布粘着,不太好看,但也不漏水,就好像他的这间门卫室,西北墙角上裂开的缝隙里用白灰填满抹平,也不漏雨,也不好看。

 

  但他从来都没有跟老板提过任何要求,他觉得在这繁华城市里有这么一个栖身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

 

  “你也是这么想的吧?”他问“将军”,“总比被人吃了强,是吧?”

 

  “将军”鼓着两只豆眼,不给老麦任何回应,只在那里执着地钳着一片烂水草。

 

  如果你觉得能跟螃蟹唠嗑的老麦是不是孤独到没有朋友,那可就大错特错了,相反,他有很多朋友,上工下工时间,工友们都要跟他打招呼,熟悉的还要热络地聊上几句。尤其是厂子老板,老板不常来厂子,但每次来,都要在门卫室里坐上一会儿,陪老麦东扯西扯半天,有时候还会摆出棋盘陪他杀两盘。

 

  这个习惯是他们在部队时养成的,同在一个班的战友复员后境遇却天差地远,一个继承了父亲的产业摇身一变腰缠万贯,一个却为了给母亲治病卖掉了所有家产,最终还是无力回天。但老板下棋总是输给他,有时候输急了,老板会吼:“你他娘的就不能让我两盘?”老麦嘿嘿一笑:“不能。”老板就气鼓鼓地走了,可没过几天,又颠颠地跑来求虐。

 

  老板也看到了“将军”,说:“你再把我惹急了,我就吃了它!”

 

  “你要是赢了我,我就请你吃。”他笑嘻嘻地说。

 

  但老板就是赢不了他,“将军”就一直在两个人的斗嘴声中命悬一线。

 

  斗嘴归斗嘴,他知道,在整个厂子里面,老板最信任的人,还是他。

 

  他名义上是个门卫,但除了看大门,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防止工人夹带,厂子是个生产小礼品的工厂,藏着掖着带个小玩意出大门,不太容易被发现,但在部队里历练过的他就有这个眼力,每当发现有不对劲儿的工镇江司法警官学校人时,他也不说破,只是会找其他的借口:“是不是电闸没拉?”“门有没有锁好?”“帮我去打壶水?”一些小小的暗示,那些想搞小动作的工人就领会了,镇江司法警官学校乖乖地把夹带的东西放回去。

 

  这些事情他从来不跟老板说,老板问时,他总说没有。

 

  老板这天来找他的时候,他正在用一根青草逗“将军”,“将军”也不老实,把青草夹得一截一截,他注意到老板脸色很不好看。

 

  “今天,李娟来找我,给了我50块钱。”老板说。

 

  “哦。”这样的聊天很正常,老麦继续摆弄着手里的半截草棍。

 

  “她姑娘昨天过生日,她送了孩子一个音乐盒当礼物。”

 

  “挺好的,女孩子都喜欢这些东西。”他说。

 

  “她说音乐盒是自己前天晚上下班的时候从厂里带出去的,女儿发现了音乐盒上的标签,知道是她从厂子里拿的,跟她翻脸了。”

 

  老麦怔住了。

 

  他忽然想起,前天下班的时候,“将军”极不安分,不知道怎么爬出了镇江司法警官学校鱼缸,有那么一阵子,他是在门卫室里和“将军”斗智斗勇来着。

 

  应该站岗的时候溜号,这种失误他都没办法原谅自己,老麦无话可说。

 

  老板却没有说其他话,转身镇江司法警官学校离开了。

 

  第二天,老板又带了一个人来,是个瘦小精干的老头儿。“老麦你值夜班,老耿白天在这里,晚上回家。”老板说。

 

  老麦感觉脊背发冷。

 

  当天晚上,老麦用那口铝锅把“将军”给蒸了。很奇怪,这一次“将军”没有做丝毫的挣扎。老麦怔怔地看着冒着氤氲白气的铝锅,心里忽然坠得厉害,仿佛失去了一位重要的朋友。

 

  老麦吃了“将军”,吃得很干净,连蟹脚里的细小肉丝都没有放过,然后又把残壳拼回了一只螃蟹的模样,拍照发在了朋友圈。

 

  点赞的信息像气泡一样从手机屏幕上顶出来,端着半杯白酒的老麦哭得像个孩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