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苦菜花也有春天

时间:2019-05-14 17:11:04 | 作者:厉剑童 | 阅读:次

  那天第二节一下课,王老师一步跨进办公室,将课本往办公桌上重重一撂,气咻咻地说:“赵小猛真是气死个人,语文作业几乎从来不交,字写得缺横少竖,问他问题死活不开口说,刀枪不入一个!”

 

  “老王,别生气,身子是自己的。”我一脸尴尬,苦笑着劝慰说。


苦菜花也有春天
 

  赵小猛不只任课老师头痛,我这个中途接班的做班主任更是手捧着个刺猬。他没一门功课考试及格不说,还不爱学习,特别敏感,说说他动辄哭鼻子掉眼泪,跟谁也不交流。除了打扫卫生的时候会想到他,其他时间班里同学都离他远远的。这样的学生你说咋办?也难怪任课老师天天找我诉苦。

 

  更恼人的是,每次开家长会,他父母总是以这样那样的借口从不到场。不能再这样下去!我决定对他进行一次家访。

 

  好容易打通他妈妈的电话,在他妈妈遥控指挥下,七拐八拐,总算找到他的家。那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院子,院子角角落落堆满了废品。赵小猛和他妈妈正蹲在院子角落里分拣着瓶瓶罐罐报纸纸壳。见我来家访,赵小猛并没什么太大反应,站起来,咧嘴不自然地笑笑,也不说话。

 

  他妈妈赶紧起身让座,我这才发现他妈妈是个残疾人,一只眼睛不好。她搓着手,歉意地说家里就是个垃圾堆,里里外外连个搁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问我要不到门口去说话?我自然答应,跟着走到门口。

 

  赵小猛拿过一个小板凳,在衣袖上擦了擦,往我跟前一递。我接过板凳,赞许地点点头,说这孩子在家挺懂事的。就这样,我们在门口聊起来。赵小猛则继续蹲在院子里分拣废品。只是他眼睛时不时往这瞟一眼,又瞟一眼。

 

  从和赵小猛妈妈的谈话中得知,小猛爸爸那年在工地打工从脚手架上掉下来一条腿瘸了,干不了重活,只能靠收废品维持生活。说到不去参加家长会,赵小猛妈妈叹了口气,说,不是我们不想去,是我们怕给孩子丢脸。

 

  那天走出从赵小猛家,我心里五味杂陈,陷入了沉思。父母的身体状况、家庭期望值太低和家境的贫寒,是造成赵小猛不求上进以及性格内向固执的主因。可作为班主任,决不能让班里的任何一个学生掉队。

 

  晚上,一个名叫“苦菜花”的微信号加我好友。

 

  他说:苦菜花也会有春天吗?

 

  我回复他一个小拳头:你见过春天里不开花的苦菜花吗?

 

  他回复了一个笑脸。

 

  周一,我精心组织了一堂“找优点”主题班会,发动同学将身边同学的优点、闪光点写下来,互相交流学习。经常帮助赵小猛完成“周末安全提醒”的同桌臧月光写道:赵小猛遵守纪律,热爱班级,经常打扫教室卫生。我让臧月光上讲台大声念出来。赵小猛羞红着脸,低着头。

 

  语文课代表写道:赵小猛虽然不爱学习,不爱说话,可是他每次打扫卫生数他打扫得干净彻底。

 

  接下来好几个同学都说到他的一些在别人身上根本不算优点的优点:什么不打人不骂人啦,什么不顶撞老师啦,什么课上不瞎起哄啦,什么不买零食啦,等等。

 

  学生每说一条小猛的优点,我都再大声重复一遍,还带头为他鼓掌。我看到,小猛的脸始终红红的。那可能是他上初中两年以来第一次听到同学说他的优点。

 

  那节班会课,赵小猛经过投票选举,担任了教室地面卫生委员,我为他颁发任命书。赵小猛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初中毕业时,赵小猛各方面已发生很大变化。虽然没有考上普通高中,可他还是自主选择去了一所职业学校。从此我便与赵小猛没有了联系。

 

  那年,我担任了城郊一所初中校长。在联系物业承包学校卫生保洁时遇到大难题,学校经费紧张,报价太低没有一家保洁公司愿意承包。就在我为这事焦头烂额的时候,一家名叫向日葵的宝洁公司业务员主动找上门,答应承包学校保洁。这让我喜出望外,同时对这家公司的老板感恩不已。

 

  那位业务员递给我一封信,说是他们公司老板让转交给您的。我很疑惑,打开一看,偌整张纸只有一句话——苦菜花也有春天!

 

  刹那间,我明白过来,是他——苦菜花!苦菜花——是他!一股热流顿时涌上心头。我久久地,喃喃着:苦菜花的春天别样的美!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