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难请的谢师宴

时间:2019-03-09 18:20:45 | 作者:高国俊 | 阅读:次

  老画家石光明画技高超,宅心仁厚。他退休后收了两位业余学生,他对这两位学生是视如己出。

 

  一位学生是来自外地农村的打工人员,叫郭亮。郭亮几乎把业余时间都用在练画上,他平时生活节俭,只是有个嗜好,每天都得花上两元钱买注彩票。郭亮的心态很平和,每天从菜金里省下的两元钱,不中奖就当献爱心;中大奖,那就大大改变拮据的经济现状呀!

 

  石光明另一位学生叫王胜,是本地事业单位的职工。小伙子聪明好学,和师兄一样,除了工作,业余时间都花在习画上。

 

  几年下来,两位好学的弟子在石光明的悉心指点下,画技明显提高,作品也频频获奖。就在最近,郭亮在“江南之春”绘画大赛中拿了金奖;王胜的一幅作品被一位外国朋友购买收藏。两位学生深知,他们的每一点进步,都凝聚着老师孜孜不倦的教诲。为此,他们都有一个心愿,都想办一桌谢师宴,对老师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难请的谢师宴
 

  有一次郭亮找到石光明,软磨硬泡地说:“老师,昨天我卖掉了一幅画,今天您有空,咱师徒出去吃顿饭……”石光明一听,拉下脸不高兴地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一个月才一千来块钱工资,上有老下有小的,有啥闲钱下馆子?不去,不去!”

 

  王胜有一次提前在酒店订了桌饭,心想这次您石老师是非去不行了。当他把情况一说,石光明忙着急地说:“赶紧退掉!你刚买了房子,每月得缴房贷,还有一屁股债,我绝对不能吃你的。有这份心思,多拿出几幅像样的画稿,比请我吃山珍海味都好!”

 

  石老师一副滴水也泼不进的架势,使两位学生无计可施,请老师吃顿饭的打算只好作罢。

 

  一天,郭亮照例又来到彩票销售点,拿出前几天买的彩票和公布的中奖号一对,脸立刻变了色。他凑到销售点老板跟前,小心地问:“本期二等奖是多少?”戴着老花镜的老板,头也不抬地答道:“八十七万。”郭亮一听,立刻跨上自行车,离开了售票点。

 

  第二天,石光明正在和王胜讨论一幅山水画的构图时,郭亮兴冲冲地撞了进来:“我彩票中奖了,二等奖,八十七万!”

 

  石光明和王胜都知道郭亮有每天买两元钱彩票的习惯,他俩一听,都惊喜地站了起来。王胜抢着说:“真的?好!中这么大奖,得请客!”郭亮用征询的眼光看着石光明,石光明笑着说:“行,小郭中了这么大奖,该庆贺一下。”

 

  于是,师徒三人兴高采烈地来到金皇朝酒家。席间,王胜问郭亮:“师兄,忽然得了这么多钱,准备怎么花呀,买楼房?买车?”

 

  郭亮呷了口酒,摆了下手,说:“我老家有三间平房,买楼干吗?我都是有点年纪的人了,买车干吗?把钱存在银行,以后派用场呗。”

 

  石光明在一边插话说:“小郭说得对,得把钱用在刀刃上。”

 

  大约过了一星期,王胜敲开了老师的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石光明不解地问:“有什么事吗?”

 

  王胜忙给石光明点上根烟,讨好地说:“石老师,我想麻烦您件事,这事还非您老不行。师兄不是中奖了吗?与其他存在银行里,我想不如请您当个担保人,借给我二十万,让我把商业银行的房贷还掉。他存银行的利息我给,就怕师兄他……”

 

  石光明听了王胜的一番话,稍加考虑说:“我看这个办法行。凭你们俩的关系和我这张老脸,我觉得可以。这样吧,他来时我探探他的口气。”

 

  见老师同意自己的想法,王胜接着说:“石老师,我是这样想的,这件事不管师兄答应不答应,我都得请桌饭意思意思,毕竟二十万啊,干聊不合适。”

 

  石光明一听,着急地说:“八字还没一撇,你就……”王胜忙解释说:“真等到师兄答应了这件事,我再请吃饭,就显得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了。”

 

  石光明有点为难地说:“你要还房贷,我是心疼你的钱啊!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这样办吧。”

 

  第二天是星期天,王胜在中洪酒店订了个雅间,石光明打手机把郭亮邀了来。郭亮一看这阵势忙问王胜:“师弟,今天是啥意思?”

 

  王胜忙解释说:“前段时间不是让你破费了吗?今天我回请。”

 

  郭亮忙说:“师弟,你不能和我比,你虽然端着铁饭碗,但用现代时髦话来说,你是房奴啊!”坐在上座的石光明把烟蒂往烟缸里一摁:“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酒足饭饱后,王胜结了账借故早走一步,包间里只剩下石光明和郭亮。石光明开门见山地对郭亮说:“小郭,咱打交道也有好几年了吧,今天王胜托我有一事相求。”

 

  郭亮忙站起来给石光明续茶:“石老师不该说‘求’字,既然老师吩咐,想必我一定能办到。”“哎,我也不会绕弯子。”于是,石光明就把王胜想借他二十万的事和盘托了出来。

 

  不料,郭亮听了,吞吞吐吐迟迟没一句爽快话。石光明觉得有点意外,但转念又想,毕竟不是个小数目,搁谁身上也得有一段考虑的时间,于是他安慰郭亮道:“小郭,你别犯难,成不成不影响咱师徒关系。你师弟呢,房贷的利息高,你呢,存钱的利息低,我没拿你们俩当外人,就是不想让肥水流了外人田……”

 

  郭亮一摆手:“石老师别说了,我在想,师弟拿我当外人了,这事他直接跟我说不就行了,非得劳您大驾。石老师,这事您别管了,我和师弟谈,我会对得起他的。”石光明一听有门,高兴地说:“那更好,那再好不过!”

 

  第二天,郭亮把王胜约到茶馆,开门见山地说:“师弟,我大半辈子只攒了四万,全部借给你,不要什么利息!”

 

  王胜苦笑了下:“我是想把房贷一次性还了,四万顶个屁用。是怕我以后还不起二十万吧!”

 

  “我不是那意思。”郭亮着急地说,“实话告诉你吧,你不要让石老师知道,其实我根本没中那么大奖,那天我中了五十块的小奖,不过二等奖确实是八十七万,可惜我没那运气拿。”

 

  王胜不解地问:“那为什么骗我们中了八十七万?”

 

  郭亮嘿嘿一笑:“我不是想请咱石老师吃顿饭吗,平时石老师为我们费了那么多的心血,不该表示一下感激之情吗?可他老人家油盐不进啊!我不说中大奖,他肯赴宴?”

 

  王胜听了哈哈大笑:“我早就知道你是在撒谎!”

 

  郭亮吃惊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自认为运作得天衣无缝啊!”

 

  王胜得意地说:“鼻子下面有嘴嘛,你别忘了,镇上就一家彩票投注站,卖彩票的还是我三舅呢。”

 

  郭亮一听,糊涂了:“你知道我没中大奖,那为什么还托石老师向我借钱,出我洋相是吗?”

 

  “你能撒谎谢师,就不许我略施小计也请老师一次?”

 

  郭亮听了,在王胜的肩上重重地拍了一记:“师弟,怪不得老师老说你脑袋聪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最庄严的敬礼
下一篇:重如山的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