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酒后吐真言

时间:2018-07-19 19:19:16 | 作者:江水 | 阅读:次

  这年头,男人在外面混个相好的,或者养个小三也不算什么新闻了。

 

  很多男人都这么做,关键是你能不能养得起?有句话男人们经常说,“有钱的男人拈花惹草,没钱的男人招猫逗狗,大款和土豪专养小三,流氓与无懒也敢把情人住怀里拽。”还有很多层次的男人也都如此,至于女人爱不爱他,那就要看腰包里面有多少外块。养女人一定要舍得花钱,而且还得大大方方地花,还得要花出技巧来。桌面上的事情要放在桌面下面做才比较稳妥,明面的事情一定得在暗地里下功夫,至于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那就最好了。


酒后吐真言-民间故事
 

  江山身边的朋友基本都明里暗里养起了女人,即使某一个人还没有认真地养,但私下里“勾打连环”的事情也都有过。比如那个做木材生意的老王,他就两次把一个乡下的小姑娘的肚子给弄大了,然后他又花了几万块钱,带着小姑娘去医院做了人工流产,才算是把屁股给擦净。还有那个卖汽车配件的老陆,那个人最没有档次,在他身边转过的女人,就没有不被他拽上床的。他也不管那女人的长相,年龄方面的限制也不严。据他自己讲,三五十块钱他就能把某一个女人给拿下。

 

  在朋友们中间,江山的口碑最好,也是因为很多事情他与任何人都没有讲过。比如那些很有身份的人经常去“聚仙阁”吃吃喝喝,可知道这个生意江山是大股东的,也就只有他侄女两口子了。表面上看,“聚仙阁”的老板是江山侄女的丈夫黄小波,可那里面百分之九十五的股权都握在他的手里,至于黄小波两口子也只能算是替他看家望门的一条狗而已。

 

  另外在“聚仙阁”那里还有一位神秘的人物,也就是那个管账的雯雯,这个年轻的女人就是江山私下里养的小三。

 

  雯雯的大名叫许雁文,雯雯这个称呼是江山给她起的。当时他正拿着她的档案在看什么,突然就问了她一句,说叫许雁文不如叫“雯雯”更好听。雯雯便告诉他,说江叔叔,我的小名就叫文文,我在农村时,身边的人也都这样叫我。

 

  我说的是这个“雯”。江山随手拿起笔在报纸上写了一个晴雯的“雯”字,说你瞧这个字多有韵味,叫“雯雯”听起来也好听。

 

  于是许雁文就变成了雯雯,至于她身份证上的名字,与工作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雯雯的爷爷,当年与江山的父亲有过一些交情,那时江山还在小学读书,许多事情他已经不记得了。但雯雯的爸爸他还有一些印象,所以雯雯大学毕业之后,就顺着这层关系寻找了过来。

 

  雯雯,我想知道你的理想是什么?

 

  江叔,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理想,我就是想在机关这里找一个工作,至于以后能不能干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

 

  照实说呢,找一份机关的工作并不难,我也就是大笔一挥,签个字也就成了。就这么简单。

 

  那就谢谢江叔为我签个字吧!

 

  怎么谢我呢?

 

  怎么谢都行,江叔你说吧,你想让雯雯怎么谢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是想说,你长的这么漂亮,作为女孩子,如果不为自己的青春多挣一点钱,那你也就白来找我了。

 

  我有点听不懂江叔的话。

 

  我也不和你绕圈子。这年头,所有的人都在想方设法地挣钱,而雯雯与我又正好相遇了。我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想让你多挣一点钱。比如年薪三十万,这就比在机关工作有意思多了。或者说年薪五十万,我就是不知道雯雯还想不想在机关这里找工作了?

 

  江叔,那要是有年薪三十万或者五十万的,我当然不回避了。只是我上哪去找这样的工作呢?

 

  所以呢,我才会在前面问你一句,怎么谢我呢。

 

  江叔!你都说不绕圈子,雯雯愿意听你的安排,至于后面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

 

  随后雯雯就来到聚仙阁当上了财务主管。

 

  当然了,在三十万年薪的诱惑下,雯雯也就变成了江山的女人。至于那个黄小波,他非常知道自己的身份,只要是江山在背后发话,他就能像木偶一样,在台面上随心所欲地表现。只是雯雯在领江山人情的同时,对黄小波俯首贴耳的听话,她也不知道“聚仙阁”这里的秘密。

 

  很多事情,江山也不敢太放肆了。毕竟自己还要在江湖上混,所有的人都怕一不小心湿了自己的鞋。

 

  然而,常在河边走,可能就有某一个不小心什么的,至于湿不湿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又赶上一个周末。每一个星期五,江山几个比较熟悉的朋友,也可能是同学,一定会把他找出去。这一次却是把他硬从办公室里调出去的。

 

  江山,我和你说,这个电话号那是我昨天晚上记下来的。打电话的是江山的大学同学刘海洋,他告诉江山,说有人托我打听你的情况,你是不是招惹谁了?你和我说实话,对方是一个乡下人,我看也没有什么恶意,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在小河沟子里面弄翻了船。

 

  放下手机,江山还愣了一会,这是谁把自己的秘密电话号给散发出去的?黄小波他显然不敢,雯雯似乎也不会,那能是谁呢?在妻子面前自己根本没露过这个号!

 

  思前想后了好一会,江山还是赶紧按照刘海洋的电话地址来到了聚仙阁。下了车江山没敢耽搁,他把车交给了服务生,然后直接就奔向三楼的小包间。

 

  与刘海洋过来的还有几位同学,江山忙抱拳致意,说我那边忙,来晚了,各位都能谅解。

 

  谅解不谅解的,江山只是随口这么说了一句,谁敢与他较真。

 

  刘海洋过来先与江山握了手,说看来还就是我是个外人,毕业以后我们之间的联系很少,我也很长时间没来城里了。

 

  其实我们心里也在惦念你。老杜替江山解着围,说别说是你了,我们几个在城里工作,与江山见上一面也很难,如今他是大领导,一天到晚面对的事情也多,我们也不好打扰他。

 

  雅丽是老杜的妻子,她与刘海洋和江山也是同学,她微笑着告诉刘海洋,说看来还是海洋你有面子。前些时候,我们老杜找江山办了点事情,过后我也一直要谢一谢江山,可他硬是没来。江山你自己说,同学之间是不是有远有近了?

 

  雅丽,瞧你说啥呢?老杜赶紧出面来替江山解围,说江山与我们能一样吧!如果能一样,我提干的事情也就不找他了。

 

  雅丽说,我也是这个意思,我要请江山来聚仙阁这里吃一顿那不也是要加深感情吗。看来呀,江山仍然还不近女色!他可真是一位难得的好干部!

 

  雯雯这时推开小包间的门走进来,她与刘海洋认识,他直接朝刘海洋瞧过去,说刚才我好像是看见了刘叔。刘叔你怎么过来了?

 

  其实雯雯是看见江山的背影,她过来是想找江山说点事情。前几天爸爸打来电话,说我在你的手机里面看到你江叔叔的另一个电话号?这是怎么回事?是你江叔叔换了电话,还是原来的那个手机不能使了?

 

  雯雯前几天回了一趟家,她换下来的手机给了爸爸,里面记事本中记载了江山的另一个电话号,爸爸的意思是想问一问她,这个电话号有没有用了?雯雯告诉爸爸,说那是我江叔叔的另一个号,只有几个比较知近的人才知道这个号,你赶紧删掉吧。

 

  当初雯雯来找江山,也通过了刘海洋这一层关系。但在刘海洋面前,雯雯又不能讲与江山认识,她来这里工作时,江山与她已经说清楚了,与任何人都不要公开我们俩的关系。

 

  雯雯!你不认识江市长吗?我不是给你爸写过一个条子吗?刘海洋说。

 

  谁是江市长呀?雯雯明知故问。

 

  刘海洋愣眉愣眼地瞧了瞧江山,又瞧了瞧雯雯,好一会才说,你们俩还没见过面呢?

 

  我不认识她!她是谁呀?江山轻描淡写地带过去。

 

  我不是给你打过电话吗?说有一位叫许雁文的女大学生要去找你吗?刘海洋说。

 

  原来你就是江叔叔呀?雯雯配合的非常到位,说我早就听说过江叔叔当了市长,我还去找过你,可市政府那里我进不去,看门的保安硬是把我给挡了回去。江叔叔你好,太好了,没想到在这里我能见到你。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江山淡淡地说,是刘海洋让你过来的吗?

 

  过去我想让你帮我找个工作,现在不用了。雯雯说,我在这里干的挺好的。

 

  那就好,认不认识我其实也没什么。江山说。

 

  怎么能说没什么呢,江叔叔的名字如雷灌耳,有你做我的靠山,我就谁都不怕了!

 

  江山与几位同学正在说笑时,雯雯又插上一句,说有江叔叔做靠山,那就好比:春风放胆梳绿柳。

 

  江山知道这是作家钱钟书老先生写的词句,他随口便对了一句:细雨无声润红花。

 

  几位同学都鼓起掌来,尤其是张少华,他还站起身来仿佛要发表演讲。江山赶紧伸出手向他示意,说不要弄出那么大的声势,说我们几个同学很难聚到一起,今天既然都来了,那我们就一醉方休。

 

  酒菜很快就上齐,于是几个人就开始喝酒,雅丽不一会快就说不行了,她仿佛就头晕的要倒下去。雯雯便赶紧扶着她说去自己的宿舍。第二个喝过量的是刘海洋,他直接就歪到旁边的沙发上去,任凭众人怎么叫都不肯上桌了,不一会,沙发上便发出响亮的鼾声。

 

  李广平与江山在小学时就是同学,他的年龄也最小,这时他便提出要划拳,江山便冲着他笑起来,说你先消停一会!你知道3乘7等于多少吗?李广平便低下头坐下去,说江山就你能揭我的老底。

 

  那还是小学2年级发生的一件事。那天考拭题里面有一道3乘7的算数题。下课时,几位同学聚在教室外面相互对数求证。有的同学说,我等于21。还有人说等于73。李广平这时就惊呼起来,说坏啦!我可能等于错了,当时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写上了15。

 

  大张自己做生意,他的店里主要卖家电,生意还不错。江山也帮了他许多忙,所以他和江山的关系也很铁,说起话来也不见外。酒过三巡之后,大张突然冒出一句,说江山,你也别那样太正统了,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小三什么的。

 

  我看行,老杜第一个笑着拍起了巴掌。李广平便笑老杜,说是不是雅丽姐没在这里你胆肥了!张少华赶紧示意李广平,说你先一边去,雅丽不是没在这里吗,老杜,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已经把小三养起来了?老杜便点头,说今天,我在这里和你们几位爆料一句,我那个小三这个地方(他示意着肚子)已经鼓起来了。老杜很自豪的说,我也不管她怀的是个丫头小子,但我还是希望她能给我生个儿子。也怪雅丽那个肚子不争气,她给我生了两个闺女不说,还整天骑在我的脖子上欺、欺、欺负人!

 

  老杜你就省一省吧!张少华转过身又冲着江山说,江山,当初那会,咱们哥几个的关系你都知道,那会我和雅丽差一点就确定了关系,但我心里一直就装着雅丽呢!老杜你就是得了便宜又卖乖!你还敢说雅丽欺负你,你把小三的肚子都鼓搭大了,你还有脸说别人。

 

  少华,你也少说两句,老杜那是多喝了两杯,嘴上就没了把门的。江山赶紧劝了一句。

 

  少华,我可不是从你杯里抢来的雅丽,当时咱们哥几个说得特别清楚,肥水不流外人田,谁能得到雅丽,那是他的本事!老杜说。

 

  我是说你一肚子坏水,既然你已经得到了雅丽,那又为什么还要找小三?

 

  少华,这是两回事情,我又没说雅丽不好,可男人也不能一辈子不知道和别的女人是种什么样的感受,那就不值个了。

 

  少华,上次你不也说也有个相好的吗,怎么老杜就不行移情别恋了?李广平也过来劝架,说我和你们就不一样,我是这样的认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人生一世,千万不要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

 

  几个同学互相吹着牛,江山在一边听着,他就把自己给灌醉了。仿佛不爆料一点新闻,那也对不起自己的身份,于是便冲着几位同学摆手示意,说我也和你们讲一讲自己的事情,比如这个“聚仙阁”吧,那其实就是我江某人的生意,你们以后再到这里来吃饭喝酒,所有的费用都免单。还有那个小美人,就是刚才那个叫雯雯的,连她的名字都是我给她取的。还有她这个人,也是我的!

 

  众人再一次又鼓起了掌,然后又是一番喝酒,又是一番吹牛。至是时间到了什么时候,谁都不记得了。

 

  天渐渐亮时,江山忽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有些弄不明白眼前的情况,地上怎么还倒着两个人,还有沙发上倒的那两个人都是谁呢?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于是便一阵阵地惶恐,自己好像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好像是说过雯雯的事情,还说聚仙阁也是自己的,还有什么不该说的话?他费了好长时间才梳理清楚,这时身上的虚汗似乎也出透了。他又一转念,还是得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便又倒在地毯上装睡,但头脑里面却在考虑着应对方法。

 

  刘海洋先醒的,他从沙发上坐起来便用脚轻轻踢了张少华一下,说赶紧起来吧,天都亮了。然后又来拉江山,说江山,瞧你还有没有个市长的形象了,你怎么也把自己给灌醉了。

 

  你们别闹,我再看一眼这个小美人。你们瞧她的名字都这么美!雯雯,你怎么就长的这样漂亮呢!与我交个朋友怎么样?江山嘴里嘟囔着,直到他听到几位同学都笑了起来,这才装模做样地睁开了眼睛,然后还说了一句,说这个雯雯是谁家的闺女,你怎么还不理我呢?

 

  李广平递给江山一瓶矿泉水,说昨晚酒喝的太多,你也一定口渴了。

 

  老杜笑得非常开心,说江山那,你也有吹牛的时候?人家这个“聚仙阁”的老板叫黄小波,与你根本就挨不上边。我这也是第一次看见江山说醉话的。

 

  江山没敢再说什么,他坐起来先喝了几口水,然后便说要回去了,直到坐上自己的车,还一阵阵地后怕,自己怎么会跟着他们一起胡说八道?如果这里要是有外人,说不定就把昨天晚上这个新闻给爆料出去了。

 

  雯雯追过来,江山便示意她先上车。

 

  我怀孕了。雯雯说,另外昨天晚上我就想告诉你,那个电话号是我爸说出去的。我原来的那个手机给了我爸,里面有你的电话号,可我不知道他就把这个号怎么就给了刘海洋。

 

  雯雯,怀孕了那就生,你如果也能给我生个儿子,聚仙阁以后就是你的了。

 

  爆料出这个新闻,江山便把车刹住,又告诉雯雯,说你知道了就行,别对任何人说这件事情。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一顶狗皮帽子
下一篇:偷回父亲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