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十条香烟

时间:2018-06-20 19:43:15 | 作者:海平 海明 | 阅读:次

  那年,张北发生6.2级地震,在震中附近坝上有个村子,叫大河村。村里有个五保户李老汉,当时正好在门外院子里,地震来时,开始他没反应过来,突然间村里像天塌了似的,鸡飞狗叫,猪羊乱窜,那一座座本来就不怎么结实的土房,“轰隆隆”都倒了下来,那声音连成一片,卷起的尘土冲天而起。李老汉站不稳,一下子就摔在地上,他吓得叫了声“娘呀”,就闭上了眼睛。


十条香烟-民间故事
 

  等李老汉再睁开眼看时,自己的房子塌了,村子也已经成了废墟。这几年,无儿无女的李老汉在公路边摆了个烟摊,每月多少也赚它几十元。前些日子,他把自己全部的积蓄都拿了出来,托人批回十条“山海关”香烟,想不到全被埋在了地下。此刻,李老汉顾不得危险,想把埋在泥土里的香烟挖出来,可是椽檩石头挤在一起,李老汉一个人根本弄不动,鼓捣了半天,只挖开一个一米见方的小坑。连累带急,李老汉昏了过去……

 

  李老汉再次醒来时,正躺在村委主任李树成的怀里。解放军战士听说李老汉是村里唯一的五保户,大家立刻对他倾注了更多的关心和照顾,战士们又送衣物,又送食品,一个长着圆圆脸的小战士把自己身上穿的棉大衣脱下来,盖在了李老汉的身上。

 

  坝上的冬日,滴水成冰,偏偏老天爷又翻了脸,一场大雪把灾后的村庄盖了个严严实实。全国人民都关注着张北震区的灾民,看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灾区暴风雪的报道,都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可是偏偏大雪封路,救灾物资一时运不到坝上。远水解不了近渴,首先赶赴灾区的战士们便毫不犹豫地脱下了还带着自己青春热气的棉衣、棉裤、棉鞋,让出了自己的棉被、毛毯,送到老百姓的手里。

 

  李老汉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激,但最让他放心不下的,还是自己那埋在房子下的十条香烟。平时,小烟摊本小利薄,李老汉又没有别的来钱处,所以对每一分钱都看得很重。有的乡亲来买烟,差几分钱,他也很认真地记在—个小本子上;有时欠账的人不当回事忘了,他也会讨债一样地去要;卖了两年香烟,他自己从没抽过一包,偶尔买烟的人随手送他一支,他也要分三四次吸。时间一长,乡亲们背后就叫他“李抠门儿”,孩子们还编了儿歌唱他:“李抠门儿,李抠门儿,出门丢了一分钱,前街找,后街窜,急得李抠门儿团团转!”如今,这十条烟要真毁了,还不要了李老汉的命?

 

  李老汉走出帐篷,一拐一拐地来到自己房子的废墟前,大雪把一切都盖得严严实实,只有一截椽子顽强地从积雪中探出来,任凭凛冽的寒风吹着。李老汉守在废墟边,一呆就是好长时间,他担心下面的香烟被别人挖去。他已经发现,救灾部队里几个老兵的烟瘾大得很,来灾区后,他们随身带的几包烟早吸完了,有时从军官们手中“缴”到几支烟,竟会孩子般欢呼起来,常常是一支烟几个人轮着抽,烟蒂烧着手指了还舍不得扔。李老汉害怕战士们发现了香烟后,人多手杂,可能丢失。即使不丢,自己又怎么好意思藏起来,恐怕也要每人送一包。这么一来,甭说十条香烟,就是一箱子的烟恐怕也不够送呀!

 

  那个圆圆脸的小战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他看到李老汉的神情有些忧郁,就悄悄问:“大爷,您是不是有什么贵重东西还埋在下面?”李老汉连连摆手,红着脸说:“没有,没有。”就慌里慌张地走开了,可不一会,他忍不住又悄悄折了回来。

 

  圆圆脸的小战士立即把这情况向黑大个班长作了汇报,班长他们就决定先帮李老汉清理倒塌的房屋。不料李老汉却急了眼,蹲在废墟上就是不让黑大个动手。战士们搞不懂李老汉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时又解释不通,只好暂时先去其他地方干活了。

 

  李老汉心中有事,夜里就睡不好觉。睡到半夜起来解手,刚走出帐篷,立刻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冰冷的月光洒在茫茫大地上,寒冷的夜风卷着雪花,满世界乱窜。那些奋不顾身救灾的战士们,有的三五成群地挤在残墙断壁旁,身上搭了一条棉被,紧紧地缩成一团;有的因为把棉衣裤、被褥都送给了乡亲们,自己冻得根本无法入睡,只好在地上不停地跑步……

 

  只听一个战士说:“班长,要是附近有家商店就好了,我去给你们一人买一包烟,让你们抽个够!”

 

  李老汉认出来了,说这话的是那个圆圆脸的小战士,正缩在黑大个班长的怀里,一双只穿了军用胶鞋的脚不停地抖动着。黑大个班长嘴里叼了一根木棍,“咂咂咂”吸个不停。圆圆脸说:“昨天指导员手里还剩半包烟呢,让一排长抢走了一大半,剩下的全给了连长,自己只留了个空烟盒,烟瘾上来就使劲闻一闻。班长,明天我去告诉他,让他像你一样,就是叼根木棍吸吸也好啊,否则,可真要撑不住了!”

 

  听着圆圆脸的话,李老汉羞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他骂自己老糊涂,骂自己该死,冰天雪地的寒夜里,自己和乡亲们舒舒服服地睡在帐篷里,而战士们却抖抖索索地挤在野外。要知道,这坝上的冬天,每年都要冻死一些牛羊的呀!战士们寒冬腊月的跑到穷山沟里干什么来了,还不是为了咱乡亲们!自己却为几盒烟动死脑筋……

 

  李老汉跌跌撞撞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圆圆脸,摸摸他的脸,摸摸他的手。小战士的耳朵早冻伤了,一双小手肿得跟红萝卜似的,再摸摸那双只穿了军用胶鞋的脚,因为出汗,脚早已与鞋冻在了一起。

 

  李老汉一把扯开自己的上衣,就把圆圆脸的双脚裹进了怀里。他激动得大声喊着:“乡亲们!快起来,大家都起来,你们出来看一看,看看这些孩子们……”

 

  好多人都出来了,他们也被外面这一幕惊呆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不知谁喊了声:“快把孩子们拉进去!”人们立即拥上来。乡亲们拉,战士们推,一时间,人群乱成一团。有个平时私心挺重的人偷偷溜回帐篷,把前几天藏在草堆里的一件军大衣拿出来,披在黑大个班长身上。于是,乡亲们纷纷脱下自己穿的大衣,往战士们身上披,有的人回帐篷抱了被子出来,裹在战士身上。

 

  经过一番争执,乡亲们和战士们都挤进了帐篷,大家肩并着肩,背靠着背,坐在那里,一些上年纪的老人不住地抚摸着战士们冻伤的手脚,眼圈红红的。

 

  李老汉看着圆圆脸被接进了帐篷,突然扔掉身上的棉大衣,一瘸一拐地朝自己原来住的房子走去,他伸出双手,在雪地里拼命地挖着。黑大个班长和另一个战士追了过来,拉住李老汉说:“大爷,甭着急,明天天一亮,我们帮你挖!”李老汉老泪纵横,断断续续说了那十条香烟的事。他要让班长把香烟挖出来,给所有抽烟的战士都分一包,算是尽尽自己这个老糊涂的一点心意。

 

  黑大个班长被深深地感动了,他神情庄重地硬是把李老汉劝回了帐篷,答应明天一定再来帮他挖。

 

  但是第二天一早,由于县政府对孤寡老人统一安排食宿,就有军车把李老汉接到县政府招待所去了。那天晚上,黑大个班长和圆圆脸抱着十条“山海关”香烟特地找上门来,一见面就说:“大爷,我们给您送烟来了。”

 

  李老汉见了战士们,喜欢得不得了,可是看见那十条烟完完整整,一包也不少时,他一下子就生气了,说:“你们把我看成什么人了?说好的,烟挖出来给你们抽,咋又给送来了?”

 

  黑大个班长只是呵呵笑着,什么话也不说,拉着圆圆脸转身就走,李老汉追了半天也没追上。

 

  晚上,李老汉怎么也睡不着,他坐起身,看着这十条整整齐齐的香烟,心里觉得挺纳闷:房子都塌了,这十条烟怎么连个棱角也没压坏呢?

 

  第三天,村委主任李树成来县里领救灾物资,顺便来看望李老汉。李老汉拿出那十条烟,奇怪地说:“这烟不对劲呀,房子都塌了,怎么烟还这么直挺挺的?”

 

  村委主任的眼圈红了,把事情的根根由由告诉了李老汉。李老汉这才知道,他走了之后,战士们把烟挖了出来,可没想到因为融化的雪水渗进地下,这些烟全泡烂变质了,战十们怕他知道后着急,偷着一起凑钱,并让班长和圆圆脸来县城,专门买了十条“山海关”香烟,给他送来了。

 

  村委主任的话没说完,李老汉伸手就要抽自己耳光,村委主任忙拉住了他。李老汉闹着要回村找那些战士,村委主任说:“战士们早转移到别村去了,遍地都是解放军,上哪儿找?你好好养着吧,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从此,李老汉每天都去街上转,想找到那个黑大个班长和圆圆脸小战士。街上来来往往的解放军很多,李老汉看着看着眼睛就模糊了,他觉得每个战士都像,仔细看看,又都不是。

 

  部队完成救灾任务后,就要撤离了,全城人民都拥到路边,欢送自己的亲人子弟兵,受灾村镇的乡亲们也骑车赶驴,一个劲往县城拥,形成了浩浩荡荡的送行大军。

 

  李老汉一大早就让同屋的几个老伙计帮忙,抱着十条香烟站到了十字路口。

 

  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同部队首长依依不舍地告别后,整齐的车队就缓缓启程了。战士们都站在卡车两侧,向送行的人群敬礼告别。路两旁的父老乡亲们不停地喊着叫着,许多人流下了眼泪。

 

  李老汉见军车开始走了,就拿起一条香烟扔到了车上。以后每过一辆,他就扔一条上去。战士们被这位老人的情谊深深地感动了,他们大声喊着:“谢谢!”向李老汉和乡亲们挥手再见,又把整条香烟扔了下来。路旁的群众接住后,纷纷又往车上扔。一时间,只见一条条香烟在空中飞舞……

 

  已经走了七八辆军车,可是李老汉面前不但依然还是十条“山海关”香烟,而且还多出了十几条其他牌子的烟。除此之外,还有红苹果、熟鸡蛋、大嫂们精心绣制的鞋垫……李老汉急得一把将整条烟拆成散包扔上车,哭喊着:“亲人哪,你们就收下吧!老汉求求你们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一幅家传古画
下一篇:时光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