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一幅家传古画

时间:2018-06-20 19:37:12 | 作者:王润胜 | 阅读:次

  艾柏柳是玉雕厂的工人,人到中年却下岗了,所以家里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可“屋漏偏遇连夜雨”,就在这个时候,艾柏柳乡下的大娘去世了,大伯让艾柏柳回乡下一趟。说起这大伯和大娘,其实他们都是艾柏柳以前老家村里的邻居,艾柏柳从小父母双亡,是大伯大娘将他养育成人的。

 

  艾柏柳准备动身去乡下,他老婆在一旁嘀咕开了:“呆子,这不明摆着让你给大娘拿安葬费么?弄不好,大伯以后还要你养呢!他两个亲儿子都不管,你打肿脸去充啥胖子?”

 

  艾柏柳平时有点“妻管严”,可这种关键时刻他没有怕老婆,接到电话的当天下午,他就顾自乘上县城开往乡下的汽车,回了老家。


一幅家传古画-民间故事
 

  果真被他老婆说中了!三天后,艾柏柳背着一个用床单系成的大包裹,带着大伯回到了城里的家。晚上上床时,老婆扭着艾柏柳的耳朵,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什么艾柏柳,‘二百六’,还不如‘二百五’呢!你真行,花了钱不算,还弄回家一个爹,你拿什么给他吃喝?咱女儿学费还差一半没凑齐呢!再说,咱这四十平米的房子本来就挤,现在又多口人……”

 

  眼看着都半夜三更了,妻子一直嘀嘀咕咕唠叨着,吵得艾柏柳根本没法入睡。就在这时候,“咚咚咚”随着一阵门响,黑暗中走来一个人影,两口子惊慌地打开灯,一看,是大伯。

 

  艾柏柳惊讶道:“大伯,你这是……”

 

  只见大伯手里拿着一个油布卷,脸上挂着两行老泪,说:“你们拿去给孩子交学费吧!”

 

  艾柏柳犹疑着接过油布卷,打开一看,里面是用蜡封口的一截茶杯粗的竹筒子;将竹筒子打开,是一层又一层的油纸;再将层层油纸打开,原来里面是一幅古画!

 

  这时,艾柏柳妻子也凑了过来,两人小心翼翼地将这幅古画展开,只见鎏金的景泰蓝画轴,两米长、半米宽的画卷,画上画着一位孝子,正背着老人在赏月,那神态,那动作,以及背景山水,都画得是那么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大伯对艾柏柳说:“这画是祖上传下来的,我和你大娘从来没有打开看过,现在就给你了。”

 

  艾柏柳原先在玉雕厂干了十多年,对书画藏品也算是知道点儿了,他仔细端详这幅画的落款,不由惊叫起来:“大伯,这会不会就是唐代大画家云阳真人的传世佳作‘孝子图’啊?以前光听说,没见过。大伯,这怎么能行?如果是真迹,价值连城呀!”

 

  大伯神情却显得非常平静,说:“画传到我手里,我说了算,我那两个不孝的王八蛋不配有它。以后这画就属于你了,随你咋处置都行,这也是你大娘的意思。”

 

  艾柏柳自从得到这幅画后,经常拿出来欣赏,爱不释手。妻子看他这副痴迷的样子,就嘲他说:“多看有什么看头?如果画是假的,你不是空欢喜一场?”

 

  艾柏柳一听,想想这话也不是一点没道理啊,于是一天中午,夫妻俩就找到当地博物馆,拿出“孝子图”,请那里的老专家鉴定。

 

  那老专家对着画只看了一眼,就吃惊地问:“你们这画是哪儿来的?”

 

  艾柏柳赶紧将此画的来历说了一遍。

 

  老专家说:“这可能是唐朝大画家云阳真人‘九孝图’中的第九幅。云阳真人九年画了九幅孝子图,后人称其为‘九孝图’,九幅中越往后的几幅,画技越娴熟精湛,所以就更难得了。如果是真迹,这幅图目前至少值二百万美元。”

 

  艾柏柳和妻子一听二百万美元,差点叫出声来:这得值多少人民币呀!

 

  两人正在发呆,老专家又开了口:“是真是假,现在还不好断定。要不,你们耐心等等,让我仔细看看?”

 

  见艾柏柳夫妇俩直点头,老专家便拿起放大镜,埋下头对这幅画仔细研究起来。前前后后差不多花了将近三个小时,期间还查阅了不少资料,最后他摇摇头,轻轻给夫妇俩吐出两个字:“膺品。”

 

  艾柏柳真不愿相信这画会是假的,回到家和大伯一说,大伯也说不可能,大伯让艾柏柳再找高人看看。听说省电视台有一个专门鉴定古董的栏目,叫《鉴赏古董》,艾柏柳于是就带着画去了省城。最后,经那里专家鉴定团几位专家的鉴定,一致确认这画是清代一位画家的仿作,虽是膺品,但按目前市场价,此画也值十万元左右。

 

  大伯的两个亲生儿子,听说父亲将家传的古画给了艾柏柳,这天一大早,两个人就找上门来。他们一见大伯就说:“你这个老不死,哪有你这么当父亲的?明明是我们家的祖传,你凭什么去给那小子?就是假的,也值十万元,也该有我们的份……”

 

  大伯本来就因为是假画觉得丢了老脸,心里很郁闷,现在再加上两个不孝子这么一闹,心脏病犯了,送进医院后医生一检查,说:“老人必须马上手术,先交五万元押金。”

 

  一听要交钱,两个儿子傻了眼,想想这种手术怕是五万、十万也不一定能拿下来,他们立刻借口家里正在农忙,拔脚就溜没了影。艾柏柳看着这对宝货直摇头,他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又东挪西借凑了四万多元钱,总算让医生把大伯的手术做了。日子虽然艰难,但艾柏柳始终没有把画卖掉,总觉得这是大伯大娘的东西,轻易不能动它。

 

  大伯住院治疗期间,艾柏柳两口子轮流照顾大伯,艾柏柳的妻子虽然经常将“阴天”挂在脸上,可她这个人是“刀子嘴、豆腐心”,心里还是热乎乎的,对大伯照顾挺周到。一个月下来,大伯苍白的脸一天比一天红润。

 

  出院后,大伯坚决让艾柏柳将画卖掉,他知道艾柏柳手头不宽裕,孩子又要上学,为给自己看病还欠了别人不少钱。可艾柏柳却说:“大伯,你和大娘对我的养育之恩,我一辈子也报答不了,这画别管真假,既然是祖上传下来的,就留给两个哥哥,让他们传下去吧!”

 

  这天,大伯的两个儿子又来到艾柏柳家。

 

  老大说:“艾柏柳,有人说你将真画已经卖了,弄了一幅假画来骗我们。”

 

  老二也说:“就是假画,也值十万,也有我们兄弟的份,去掉给老不死看病的钱,剩下的也该还给我们嘛!”

 

  艾柏柳蹲在地上,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妻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指着他们说:“你们自己在屎盆子里洗澡,还说人家身上臭。人要是不要脸了,啥事都能干出来。你们既然要我们还什么钱,那好,咱上法庭去说。”

 

  老二一听上法庭,瞪着眼直嚷嚷:“明明画是俺家的!打官司就打官司,谁怕谁呀!”

 

  事情终于闹上了法庭。

 

  法庭请专家对这幅画重新作了鉴定,最后的结论是:此画虽是清代仿作,但仿技精良,品相很高,也具一定的收藏价值。法官语重心长地对大伯的两个儿子说:“这幅‘孝子图’,顾名思义是让子女孝敬老人。你们两个作为老人的亲生儿子,都有赡养老人的责任和义务,希望你们好好考虑考虑,怎么把这个担子挑起来……如果你们两个都不能做出承诺的话,那么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谁赡养老人,这幅画就归谁……”

 

  法官说到这儿,艾柏柳在一旁实在忍不住了,大吼一声说:“法官,大伯由我来赡养,我愿意为他养老送终。但这幅画我不要,请求法官将画判给两个哥哥吧,他们家中也不富裕。我虽然下了岗,但凭手艺养活一家三口和大伯,应当没有问题……”

 

  他正说着,一旁的妻子扯着他的衣襟小声说:“艾柏柳,你真是个‘二百六’!”

 

  大伯手里攥着画,眼睛看着他自己那两个低头不语的亲生儿子,气得浑身颤抖。他伤心得老泪横流,对艾柏柳说:“柏柳,我和你大娘没白养你,你不要画,他们也别想要!”老人一边说一边撕画,撕呀撕,撕得只剩下了鎏金的画轴,老人还觉得不解气,又抓起鎏金画轴,狠命将它往地上扔。

 

  只听“啪嗒”一声,鎏金画轴瞬间被甩断成了几截。这时,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情景出现了:那鎏金画轴里竟然藏着一个油布筒!法官上去拿起油布筒,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包着一幅古色古香的画!经专家鉴定,它正是唐代大画家云阳真人的传世真迹“孝子图”。

 

  这真是石破天惊哇!嗨,看来这官司还得打下去了……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上一篇:红梅傲雪图
下一篇:十条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