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红梅傲雪图

时间:2018-06-19 19:16:59 | 作者:黄廷洪 | 阅读:次

  苏州城里有个古画鉴赏大师,名叫古雨亭,凡是赝品,只要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准被一眼识破;若是他在古画上盖了“古雨亭鉴画”章的,那就绝对不会是假货。


红梅傲雪图-民间故事
 

  有一年的腊月三十,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下着,天地之间一片苍茫。古雨亭正在书房里练字,夫人唐婉秋进来说:“老爷,有个自称叫陈三道的人要见你。”古雨亭当即随夫人来到院门口,见有个年轻人正等在那里。

 

  年轻人一见古雨亭,“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古老爷,我叫陈三道,我是来请您老人家救命的。”古雨亭大惊,忙把他让进客厅,问缘由。陈三道说,他父亲早已去世,现在母亲又被土匪黑疤子绑架了,黑疤子放出话来,要陈三道大年三十天黑之前带上五百两银子去赎人,否则立马撕票。陈三道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幅古画,递给古雨亭,说:“我爹去世前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这幅唐伯虎的《红梅傲雪图》。现在有人愿意出五百两银子买下,但是他说必须要您古老爷在画上盖印,证明它是真迹,才愿意出银子。”

 

  古雨亭听陈三道说罢,立刻展开《红梅傲雪图》看了起来。半晌,他叹息说:“年轻人,可惜这画是赝品啊!”

 

  陈三道大惊:“它不是真迹?”

 

  古雨亭肯定地点点头:“不是。”

 

  陈三道脸色惨白,“扑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古老爷,救救我娘吧,现在只有您能救我娘了。您要不盖印,我到哪里去弄五百两银子?我娘肯定就没命了。”

 

  看着陈三道这苦苦哀求的样子,古雨亭真是左右为难。一幅赝品,事关人命啊!他真想自己掏腰包来帮陈三道度过眼前的难关,可自己一时又到哪里去弄这么多银子呢?踌躇再三,古雨亭决定采取权宜之计先将印盖了,让年轻人拿画去换银子救他娘,至于自己的名声,总没有人命要紧啊!他颤抖着手,把那方“古雨亭鉴画”的青田印章盖到了这副《红梅傲雪图》上,对陈三道、也像是对自己说:“仅此一回,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哪!”

 

  陈三道惊喜万分地捧着印泥未干的画幅,感激地“咚咚咚”给古雨亭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就飞快地跑出了古家。古雨亭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不住地感慨:“孝子,真是个孝子啊!”

 

  话说第二年,古雨亭到湖州去看望一个名叫梅花石的老朋友,半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他在路边一个名叫“文香阁”的画店里躲雨时,竟意外地发现当初自己给陈三道盖印的《红梅傲雪图》,正挂在画店迎门的墙上。古雨亭大惊:“老板,您这画从何而来?”

 

  店老板见问,叹息着说:“要说这画,它最初的主人是一个名叫陈三道的逆子……”

 

  “陈三道?逆子?”古雨亭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法把店老板说的“逆子”和自己脑海里那个孝子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店老板见古雨亭疑惑的神情,便说:“这个逆子,他爹在世时还稍微好些,爹去世后,他成天和一帮不务正业的地痞流氓鬼混,把家产挥霍个精光,最后就剩了这幅唐伯虎的画。这画本来是他娘藏着的,没敢让他知道,他娘是活活被他气死的,没办法,咽气之前只好把画拿出来,嘱咐他卖了之后给买口薄棺材,剩下的留着好生过日子。那逆子当面头点得鸡啄米似的,可背转身就拿着画来找我爹要换五百两银子。我爹拿不准这画是真是假,看在和他爹娘相邻多年的份上答应了他,不过要他先把画拿去给苏州古雨亭古先生过目。那逆子后来果然去找了古先生,让古先生在画上盖了印。我们家当时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可我爹东拼西凑还是把五百两银子凑齐,换了那逆子的画。可谁知那逆子拿了我爹给的银子后哪里是去给他娘办后事,他娘棺材还没入殓他就去妓院吃喝嫖赌,没出三天就把我爹给的银子花了个净光……”

 

  古雨亭万没想到陈三道竟是这么个家伙,真是听得又气又恨。

 

  店老板继续说:“那逆子花光银子后,又惦记上了这幅画,有天晚上趁天黑到我们家来偷,结果被我爹发现,他居然把我爹活活勒死。后来官府破案将逆子正法,才把画还给了我们。可打那以后,我们家的家道一直不顺,我们找阴阳先生求卦,先生说还是让我们早点把画卖了的好。”

 

  古雨亭一听,立刻问:“老板,这幅画您想卖多少银子?”

 

  “当年我父亲是五百两银子买来的,现在我还是这个价。怎么?先生对这画感兴趣?”店老板一边说,一边看古雨亭脸上的表情,见古雨亭点头,他笑道:“不过真是抱歉得很,三天前这画就有人要了,只是因为手头银子一时凑不齐,他借去了。”

 

  “哦?”古雨亭问,“不知道那位买家是谁?”

 

  店老板说:“他说他叫梅花石,梅先生,喜欢收藏古画。”

 

  原来是自己的老友要买这幅画,古雨亭顿时愣在那里好半天。他真后悔自己当初不该听信陈三道的花言巧语,如今老友还要花钱买这幅假画。想了想,他开口道:“老板,这幅画我十分喜欢,您看能不能卖给我?”

 

  店老板为难地摇摇头,说:“那梅先生是交过定金的,我们做生意讲的是礼仪诚信,画要是卖给了你,梅先生来了我如何向他交代?”

 

  古雨亭笑着说:“老板,不瞒您说,我就是苏州古雨亭,我和梅先生是老朋友了,他那边由我来解释,不会让您承担骂名的,您尽管放心。而且,我会再给您加些银子。”

 

  店老板一听眼前的客人就是古雨亭,而且和梅先生还是老朋友,又能再加银子,这样的生意何乐而不为?于是就爽快地点头应道:“那好,既然古先生是大义之人,我为您担待一回骂名又有何妨?这幅画就是您古先生的了。”说罢,两人立了字据。

 

  古雨亭当即掉头回家,和夫人唐婉秋商量筹银子买画的事。唐婉秋听说要用这么多银子买一幅赝品,整个人都软了。古雨亭劝慰道:“婉秋啊,我这回买的不是画,而是我古雨亭做人的根本和诚信,也是在赎罪啊。一幅赝品,两条人命,如今老友又要买它,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而无动于衷呢?”

 

  唐婉秋是个知书达理的女人,这些做人的道理她都懂,可是毕竟要拿出这么多银子,她愁得直叹气:“那你何不劝劝你的老友,就不要买那画了,直言相告,不行吗?”

 

  古雨亭摇摇头,说:“就算老友被我劝说了,这画我不买下它,以后它还会在市面上流传啊!”

 

  唐婉秋想想丈夫的话有道理,只得点了头。

 

  接下来的日子里,古雨亭将房产变卖一空,唐婉秋也回娘家筹了一笔款子,加上原先的一些积蓄,总算把银子凑齐了,古雨亭带着银票来到画店,终于将《红梅傲雪图》拿到了手。

 

  正当此时,梅花石兴冲冲地来了,一见古雨亭也在画店,非常高兴:“雨亭兄来赏画?怎么不事先招呼我一声?”他看到古雨亭手里拿着的画,一惊,“怎么,雨亭兄先我一步捷足先登了?”

 

  古雨亭把梅花石拉到一边,轻声说:“梅兄,实话告诉你吧,这画是赝品。”

 

  “怎么可能?”梅花石瞪大了眼睛,“这上面有你雨亭兄的大印啊!”

 

  他气呼呼地质问店老板:“这画我已经付了定金,你为什么还卖给他?”

 

  店老板本以为古雨亭来拿画之前已经给梅花石打了招呼的,所以还想把梅花石原先的定金托古雨亭带给梅花石,没想竟出现眼前这景况,他不免尴尬起来,一边赶紧把定金塞还给梅花石,一边解释说:“梅先生请息怒,我因为听古先生说他和你是老朋友,一切由他担待,所以才敢把画卖给他啊!”

 

  梅花石一听,更加气坏了,指着古雨亭的鼻子说:“哼,我原来一直以为你是个重友情、讲诚信的汉子,没想到你竟是个十足的小人!”

 

  古雨亭一把拉过他,说:“梅兄,这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走,我请你到‘白云楼’喝酒去,咱们边喝边聊。”

 

  可梅花石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哼,算我当初瞎了眼睛看错了人,从今往后,你我形同路人!”说罢,甩手就出门而去。

 

  古雨亭追着老友的背影直喊:“梅兄,别走,你别走啊!”

 

  梅花石仰天长叹一声,头也不回。

 

  古雨亭站在那里泪如雨下。回家后,他一把火将《红梅傲雪图》化为了灰烬……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这个赝品有点玄
下一篇:一幅家传古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