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不二眼服装店

时间:2018-06-16 19:14:23 | 作者:陈笑海 | 阅读:次

  【一眼绝技】

 

  城南有一家名叫“不二眼”的服装店。店名起得怪,生意却不赖。店主姓罗,是个年逾五旬的跛子。他的生意比别人兴隆,缘于一“眼”绝技。那就是,无论男女老少,在他店里买服装,都不用试穿。你喜欢什么样式什么颜色,只需要他把你的身材看一眼,保准能帮你挑出最合身的一款。生意好才是硬道理,人家喊他罗跛子,也不气不恼。

 

  罗跛子真是神了?有人偏不信,就躲在“不二眼”店旁,探其虚实。


不二眼服装店-民间故事
 

  这天,店里来了个贵少妇模样的女人,在一排排货架前,左挑右拣,最后选了条浅蓝色牛仔马裤。她瞅了一圈,喊着问:“老板,试衣间在哪里?”

 

  罗跛子不紧不慢,“我这店子,没有试衣间。”

 

  “没有试衣间,怎么试衣啊?再说,不试穿一次,又怎么晓得合不合身?”贵少妇生气了,一张元宝嘴噘得老高。

 

  罗跛子看了下她手中的马裤型号,告诉她,“不用试,腰围小两寸。”说着,走到货架前,另取了一件递上,“这件,保准你穿上蛮合身,不大不小。”

 

  看着罗跛子,贵少妇愣怔住了,说:“你有把握?”

 

  “按照本店规矩,如果不合身,明天就来退货,我付你双倍钱,这还不行吗?”罗跛子收了款,招待别的顾客去了。

 

  站在一旁窥视的,是“不二眼”对面一家时装店的老板阿丽。小时候,阿丽听奶奶讲过,在她老家一带,有个上门做衣裳的老裁缝,量体从不用尺,而是用眼睛,做出的衣裳穿在身上服服帖帖。她已在城里开了五六年时装店,还从没听说过,卖服装也有人用一双眼睛度量大小……每天看见进进出出“不二眼”服装店的人不少,阿丽坐不住了,就想讨教一番罗跛子的眼力到底有多准。

 

  这时候,阿丽冷笑一声,“嘿,还有这样卖服装的!大姐,街对面的店里有试衣间,你何不去试一试。如果不合身,可以趁早找他退货啊,还能得到双倍的钱……”

 

  贵少妇想想也在理,何乐而不为?跟随阿丽到她店里试穿,果真不小不大,刚刚合身。阿丽看了,也从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罗跛子就是厉害!

 

  贵少妇乐滋滋地走了,而阿丽不乐了。望着街对面“不二眼”服装店那块牌匾,蹙眉片刻,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

 

  【谁输谁赢】

 

  “不二眼”服装店,每天上午9点营业,下午6点准时打烊。这规则,自开店以来,罗跛子从没破过。

 

  有天上午刚开门,店子里就迎来一位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眼珠子溜溜转,四周打量一圈,很快选出一件咖啡色上装:“喂,老板,听说在这里买服装不用试穿,回家如果不合身,退货时还可以得到双倍退款,是不是真的?”

 

  “没错。”罗跛子指着贴在墙上的一纸《店规》,神情怡然。跛着一条腿,扭着半月型屁股,走到她跟前,“不过,这型号、这尺码,还得由我定夺。”

 

  “你看看,这上装,我穿合不合身啊?”年轻女子提起手中的上装,抖了抖,“200元价格,我完全可以接受,那就请帮我选择大小型号。老板,你可要看准哦,不然,吃亏的倒是你自己!”说完,颇有几分夸张地扭了扭腰枝,垂头诡谲一笑。

 

  罗跛子上下看了一眼面前的时髦女子,略作思忖,顿了顿,摆摆手,说:“我这店子,没有你穿的上装!”

 

  “什么意思,是不是因为看不准我的身材,害怕退双倍的钱?”时髦女子一下子来了兴趣,滔滔不绝,似乎胜券在握,狠狠瞪了罗跛子一眼,“没把握的事情,何必打个‘不二眼’招牌,忽悠人啊!”

 

  “你根本不想买服装,是来讹人的。”

 

  “血口喷人……”年轻女子红颜大怒,杏眼圆睁,柳眉倒竖。

 

  “恕我直言,来我店子买上装前,你已在肩头、腰间都贴了增厚物品,肩高增加1寸,腰围增加2寸。想逃过我的眼睛,在这城南,我还没见到一人呢!” 罗跛子跨步上前,一把夺过年轻女子手中的上装,挂进了货架。

 

  年轻女子的脸立即红得像猴屁股,自讨没趣,灰溜溜地走开……

 

  不用说,时髦女子就是阿丽雇请,专门来“不二眼”服装店扯皮捣蛋的。年轻女子是阿丽的表妹,长期在外打工,前几天回家,阿丽就给她贴上厚橡皮膜装胖,去讹罗跛子,想趁机戏弄他一次,整垮他的生意。

 

  阿丽自然又站在店门外,罗跛子说的话,更是听得清清楚楚。她鼻子都气歪了,心一横:本小姐偏不信邪,走着瞧,你“不二眼”到底有几刷子!

 

  【还是赢家】

 

  没几天,“不二眼”服装店可热闹了。

 

  昨天,有个小伙来店里花120元买了条长裤。依店规,小伙选好牌子后,由罗跛子帮他定尺寸。可回家后一试穿,裤腰小了1寸多,根本扣不上。今天便找到店里吵闹,要退裤子,还嚷着罗跛子兑现承诺,退他240元钱。

 

  因店子生意特别好,有好几个顾客正在挑选喜爱的服装。他一时间抽不开身,就没理会那小伙。等了会,罗跛子看了小伙一眼,心里猛一咯噔,眼前也忽地一亮,便有意作了回避,让他把事情闹大。门前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很快把个店门都给堵死了。

 

  见罗跛子不理不睬,小伙脖子一梗,恼羞成怒,指了指挂在墙上的“店规”, 拿出手机,对罗跛子吼道:“老板,若你不双倍退款,我可就要报警了!”凑热闹的人,不少是附近开店的,当然看戏不怕台高,就希望那小伙在“不二眼”店子闹得个天翻地覆,杀杀罗跛子的威风。于是,有人帮腔附和:“报警、报警,让警察同志来处理……”

 

  罗跛子还是没理会他,依然忙着手头上的活。不一会儿,110民警赶到“不二眼”服装店。民警初步了解情况后,责令罗跛子按自己定下的店规,退还顾客240元钱。

 

  听了民警的调解,罗跛子这才停下来,摇了摇头,胸有成竹地说:“民警同志,请你先查查他的户口簿,家里一定还有个与他长相十分相像的哥哥或者弟弟,昨日来店里买裤子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小伙,那小伙比他的腰围小1寸半,不信,你好好问问他!”

 

  民警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要带走小伙一起去进行调查,小伙顿时蔫了,提着装有那条裤子的塑料袋,匆匆朝店门口的人群挤了过去……

 

  小伙正是阿丽的男朋友。他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和他的外貌特征几乎看不出什么区别,只是他比弟弟的腰板粗壮些。

 

  连施两计都没能逃过罗跛子的眼睛,阿丽气得直剁脚,又不好埋怨男友,只得甘拜下风。她在心里暗自感慨:罗跛子就是不寻常,“不二眼”名副其实。

 

  【不服不行】

 

  周五夜晚,阿丽把店子交给替她打工的嫂子,自己则去了肯德基潇洒。刚踱进餐厅,她就怔住了:罗跛子正和两个十来岁的小学生坐在一张台位上。两个孩子吃得津津有味,香喷喷的,他则手捧一只玻璃杯看着,时不时抿嘴一笑。

 

  阿丽鼻子一哼,冤家路窄,不想碰头,偏偏又碰头了。阿丽点了份套餐,就坐在他们旁边的台位上。“哎,罗老板,我是你店子街对面‘阿丽时装店’的阿丽。今天,怎么有雅兴吃肯德基啊?”

 

  “哪里哪里,带孩子们吃呢。”罗跛子看了阿丽一眼,喝了口水,没看她第二眼。

 

  阿丽问道:“有件事儿,想当面请教,不知罗老板愿不愿意给个面子?”

 

  罗跛子笑了笑,说自己这人一辈子性格豪爽,有事就请直说。

 

  “看身材选服装,我相信罗老板的眼力。可有两件事,我始终不明白。”阿丽边吃汉堡,边优哉游哉地问道,“你是怎样一眼看出,那个要买咖啡色上装女孩的肩头、腰间是垫起来的?”

 

  看她那脖颈、那胳膊、那臀围,就发现她的肩高和腰围有问题,再看其脸色,慌乱,惶恐,说话也满嘴油腔滑调,就知道她是来讹人的。正所谓察言观色、度德量力……罗跛子一脸默然,娓娓道来。

 

  “这个,我服了!”阿丽露出惊讶的神色,心中泛起酸味,“还有一件事,那个要退裤子的小伙,你一眼就看出他还有个双胞胎兄弟,又是怎么一回事?”

 

  “先后两个小伙的腰围、腰身大小不同。前来敲诈的那个小伙,走路还是个箩筐腿,我有意不理会他,就是想激怒他,看他怎样猪八戒上城墙,也好多招徕几个围观者,给店子做个活广告。”罗跛子自始至终没有再看阿丽一眼,喝了口水清嗓子,“现在,我还看出了,那个扯蛋的小伙,是由你指派去的!”

 

  “何以见得?”阿丽脸上火辣辣的,比被人了两耳光还要难受百倍。

 

  “你不熟悉,怎么晓得那小伙是双胞胎,我可没有那本事哟!做生意,千万不可满肚子坏水!”罗跛子带着两个孩子走出餐厅,招了辆出租车,消逝在街头……

 

  【疑惑解开】

 

  看罗跛子底气十足,身边还带有两个小孩,阿丽百思不解,决定来个一不做二不休,秘密跟踪,去他家看其究竟。

 

  阿丽乔装打扮早早地等候着。下午6点,“不二眼”服装店打烊。罗跛子上了一辆开往郊区的公交车。阿丽也随后上了车,趁人多,挤到车尾,紧跟其后。下了车,在一条巷子里东拐西弯,罗跛子最后进了一个大院子。院子里住着很多人家,一看就明白那是老厂房改建的宿舍。只见两个小学生跑上前来,叫了声“罗爷爷”,就把他拥进房。

 

  因不便直接跟着闯进去,阿丽向院子里的一位老大爷打听那个在南街卖服装的罗跛子。事有凑巧,老大爷是罗跛子的一个老乡,非常了解他的情况。他的一席介绍,让阿丽肃然起敬。

 

  罗跛子天生就是个残疾,并且是个弃婴,被一位老大妈收养。15岁跟师傅学裁缝,20岁开始自个儿走村串户做衣裳。由于手艺精湛,善于帮人节工省料,口碑极好,活儿忙不完。然而,近十几年来,裁缝在农村已风光不再,罗跛子便在小集镇上摆弄服装摊,接着,租门面开店。后来,又搬到了城里。他身患残疾,没有优势与同行竞争。脑袋瓜子一转,他自有绝招,凭借自己做了二十几年的裁缝手艺,曾为成千上万的人量体裁衣过,积累的丰富经验,开了家“不二眼”服装店。因不用试穿,为顾客节省了大量时间,生意自然越做越好。再者,还有那个店规,也吸引着不少客人前去光顾。

 

  罗跛子一生未娶,年轻时收养过一个女婴,把她抚养长大后,供她上学读书,现在已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五年前,他又在孤儿院领养了两个男孩。他想,现在服装店的生意尚好,加之自己的积蓄,完全可以供两个孩子读完小学、中学和大学。

 

  阿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不堪,此时,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也正要采访‘不二眼’服装店的罗老板呢!”不知什么时候,阿丽身旁多了一位戴眼镜的年轻人,拉着老大爷的手,说自己是市晚报记者,多次找到店里,他就是不愿意接受采访,便也一路秘密跟了过来。

 

  阿丽提议,一起去他家看看,如何?可老大爷连忙直摆手,说,罗跛子白天忙生意,只有晚上才能和两个孩子呆在家里,从没有谁去吵扰他们。

 

  窗子上,灯光映射出三个人的影子,像一道唯美的风景,宁静而温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杏树下的狗
下一篇:这个赝品有点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