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过团圆日子

时间:2018-06-04 19:15:17 | 作者:陈美霞 | 阅读:次

  苏娟对丈夫李浩然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他这个人胸无大志,她也是结婚之后才慢慢意识到的。

 

  两个人经人介绍那会,李浩然还在外地,苏娟住公司的单身宿舍。介绍人当时只是说侄子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因为眼眶子有点偏高,一般的姑娘都没有放在眼里,一来二去的,他就把婚姻给耽搁了。

 

  家在外地,原本是进不了苏娟的选择视线,可她经不住介绍人的反复劝说,也是有点担心自己日后嫁不出去,于是就答应准备和李浩然先见上一面。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一次见面,他出色的身材和相貌,以及不凡的谈吐,很快就促使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自己嫁给这个人。然后就是短暂的两地之间你来我往的恋爱,接下来就有了同居和闪婚,结婚之后,他身上所有的问题很快都展现出来了。


过团圆日子-民间故事
 

  结婚之后,李浩然先是调转了工作,似乎一切都很顺利,可连续几年他再也没有变化,两点一线成了他的生命轨迹。

 

  在苏娟眼里的定位,李浩然骨子里面应当是老实本份很简单的那种人,他优秀的外表与内在素质之间存在很大的反差。他上班办公,下班回家,有钱交老婆花,认识的朋友都在苏娟的视线范围。偶尔有个事情,用膝盖都能推测出是什么状况。即使日后他如何去努力,自己这辈子只能是一介普通的平民百姓的女人。

 

  有些不随心的话,苏娟与母亲曾经表露过几句,父母就一起劝她不要这山看着那山高,女人出嫁那是一辈子的承诺,中途不能再生变数。苏娟此时也只能默认下自己选择的婚姻,其实她心里也知道,守在李浩然身边,他肯定不会变成花花公子,但日后自己只能和他一起过那种平平淡淡的日子。这样的生活虽然也不错,但自己要有足够的耐性去克服幻想中的追求,不如意的事情出现在眼前,总得有个适应的过程。苏娟已经领教了大男子主义在家里的说一不二,即使是软磨硬泡,最后让步的那个人,也一定是自己。他一心要过团团圆圆的日子,自己也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在平常的日子里,苏娟经常会在李浩然的面前流露出淡淡的不如意,但她会把话反着说:浩然,当初你怎么就能舍得抛下一切了呢?我真就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那当然了。李浩然笑着回复妻子,说要不,我能从四百公里以外的故乡,调到这个地方?

 

  说着话,李浩然就从后面环住苏娟,再慢慢抱紧,苏娟哈哈大笑着要挣脱,她知道如果姑息了他,下一步两个人可能就会滚到床上去。浩然他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能粘媳妇。李浩然说,别挣,别挣,我嘛,就是愿意和你在一起,白天和晚上我都想把你搂在怀里。

 

  有你烦的那一天。苏娟仿佛预感到了什么。

 

  只要你不烦我就行。李浩然说,我娶媳妇,就是要和你在一起过团圆的日子。

 

  过日子嘛,其实就是个吃喝拉撒。浩然你听我说,你别总往床上抱我。苏娟转移着丈夫的视线,说美味不可多得,三百六十五天也只能过一次年。另外,转眼就要过年了。等到过年的时候,你随意,我保证让你快乐个够!还有好多好吃、好喝的好日子等着你呢。

 

  妻子的有些话,李浩然还是能够听得进去。最近这几天,她总是说身子骨发懒,身上也有些酸疼的感觉,好像是有点感冒了。他也只能放下自己过剩的激情,也确实像苏娟说的那样,就要过年了,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办呢。

 

  下班时,李浩然把单位发的东西和自己买的带鱼啊,碗儿肉啊,江米啥的都抗进了家门。苏娟吓了一跳,说:“你要干什么啊?”李浩然说:“没啥呀,过年了嘛,吃不了可以带回老家去。去年你不是说过吗,今年要到我家去过!”苏娟收住笑容,赶紧向丈夫解释了一句:“我们去年不是回去了吗?”

 

  “那是端午,不是春节!这可是咱们都已经说好的事情。另外我爸妈都在等着咱们回去,今年我们必须得回去!”李浩然顾不上耍笑,他随手打开电脑,很快就发现网上的火车票已经不是很多。他扳过苏娟说:“你看一下,就这趟吧,我得抢票了。”

 

  两个人手忙脚乱地操作一番,总算是提交成功。

 

  李浩然兴奋地说:“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回老家去过年,和父母一起过个团圆的年。”随后他又在苏娟的额头上来了一个吻,像审阅文件后盖了一个章。

 

  “团圆”这两个字在你的词汇里面使用率很高,浩然,你应当是一个很传统的人。苏娟说。

 

  说白了,咱们都是普通人。李浩然随口解释了一句,说普通人盼望的是什么?那不就是平平安安和一家人的团团圆圆吗!

 

  苏娟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丈夫,即使心里藏有天大的抱负,那也只能平庸地陪着李浩然过一辈子平淡的日子,一百头黄牛叠加在一起,也抵不过他的犟脾气。

 

  李浩然似乎也确实如此,他现在每天都在兴奋地盼着快一点放年假,然后好回家去过年。他心里面有那样的一个画面,守在父母身边,有漂亮的妻子伴随着自己,那应当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

 

  第二天吃过午饭,苏娟忽然接到爸妈的电话,他们已经乘坐上了动车,三个小时之后就要到家里了。放下电话,苏娟为难地坐在沙发上,她不知道怎样才能和丈夫讲清楚这件事情。记得上一次从娘家回来,苏娟还当着妈的面掉了一阵眼泪,妈妈就微笑着说,有什么可难过的,现在交通这样方便,你要是想我们了,随时随地打个电话,我和你爸三个小时就能赶过去,这也太容易啦!苏娟如何都没有想到,爸妈马上就要登门了。妈妈还说,她和爸爸已经上了动车,这才给苏娟打了电话。苏娟本想和妈妈说,我和浩然准备到我婆婆那边去过年。可妈妈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和你爸就是要上你家去过小年。苏娟急得直跺脚,可又不好马上给老公说,甚至连瞧向手机的勇气都没有了。

 

  晚上下班回来,李浩然推开家门,看见苏娟爸爸赫然坐在沙发上,苏娟妈从厨房里走出来,她围着围裙,挥着铁铲,惊讶得他差一点没把公文包掉到地上。李浩然扶了扶眼镜,确认没有看错。而一时呆住的倒是岳父大人,但还是先和他打了招呼:“浩然,下班啦!”浩然当然赶紧应付:“啊!爸妈,你们怎么来了,事先怎么没打个电话?我好去车站接你们。”岳母接过话茬:“苏娟这不是怀孕了吗,她发过去短信,我和你爸心里就放不下了。这不就赶过来了吗,我们把年货都一起背来了……”

 

  李浩然吃了一惊,他还“啊”了一声,说:“我们回老家的车票都买了啊!”苏娟妈说:“那就退了啊,苏娟她啊,现在哪儿都不能去,这要是动了胎气就不好办了。再说了,到哪儿那还不都是团团圆圆过日子啊?”

 

  晚饭后,浩然把苏娟拉进卧室,先给了她一个拥抱,又把嘴巴贴在她的耳朵上,悄悄地问:“说到底什么情况啊?你自己答应的事情都反悔!坏蛋,不想回老家了是不是?那我怎么和那边解释呀!”苏娟急得要喊,却被浩然唔住嘴巴:“你小声点!”苏娟说:“你别挤着我的肚子!我真没给我妈打电话,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就来了。再说,我又不是没去过老家,我们不是年年都在老家过年吗!”浩然不放心,他搜出她的手机,翻出上面的短信,确实有一条:“妈,我可能怀孕了,最近几天我好难受!”

 

  妈妈的回话是:“乱弹琴!你啊,你还是赶紧去医院查一下,如果真怀孕了,那就得加小心了。”

 

  苏娟不知该怎样和浩然解释,两个人就约定,明天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然后再做决定,可浩然的脸色一直都不好看。

 

  上了床钻到一个被窝里,苏娟扳过李浩然的身子,李浩然就生硬地把她推开,又揶揄道:“哎!孕妇同志,请自重!”还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一语双关地说:“如果你放了空炮,看我怎么收拾你!”苏娟索性往他怀里一钻,说:“就这样,你爱咋就咋地!”

 

  第二天,李浩然去单位的路上,他心里一直在想,该怎么回复父母的电话,妈妈一定会说:“你们一年才回来一次,我和你爸一直都在盼着你们回来过个团圆年哪!”李浩然似乎把最后那个的“哪”字看得很重,“与父母过个团圆年”一直压在他的心上。可是,现在……他越想越不是滋味,索性就给苏娟拨了电话:“你和你爸妈团圆吧,我回去和我爸妈团圆。”

 

  讲完这一句,李浩然也不等苏娟回话,他直接就挂断了手机。后来苏娟两次打来电话,他一直都不接,两个人一天再也没有通话。

 

  临下班的时候,父母那边突然打来了电话,李浩然心里就觉得发毛,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和父母讲。电话却响起来没完没了,李浩然犹豫了好一会,这才接了:“妈,回家的事……”

 

  妈妈在电话里与他讲:“你岳母下午打来了电话,意思就是让我们过完年初四五过去,到时候啊,她把吃的东西大部分都准备出来了。她还和我说,让我们过去之后,多住些日子再回来。另外,苏娟已经帮着我们把车票都买好了。”

 

  “为啥啊?妈你不是晕车吗?”

 

  “苏娟怀个孕不容易,你别管妈!”

 

  “可是妈——”

 

  “别可是,大家都要过团圆日子,我们过去看你们,那不也是团圆吗!再说了,以后我和你爸可是要靠你们给养老呢。”

 

  “哦——”李浩然长长舒了一口气,他觉得妈说的这番话非常有道理,另外以后,自己也要替苏娟多考虑考虑,她毕竟已经怀上自己的骨肉了。多关心一点她,自己才能过好团圆的日子。

 

顶一下
(5)
62.5%
踩一下
(3)
37.5%
上一篇:折腾出来的好日子
下一篇:善良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