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折腾出来的好日子

时间:2018-06-01 20:20:06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我的侄子叫艳光,是一个憨厚的孩子。

 

  说孩子,有一点托大,实际上,他也就比我小七八岁。

 

  小的时候,他问我:“老叔,城里好不好?”“好。”我说,为了证明“好”,我接着补充,“城里厕所在屋里,冬天不冻屁股。”

 

  后来艳光对我说,我对他说的话,就是一股动力,凭着这股动力,初中一毕业,他就到城里来打工了。他谁也不惊动,在旧物市场买了一辆架子车,走街串巷地开始捡破烂。饿了,吃馒头,吃油饼,吃包子;渴了,喝自来水;累了,坐在树荫里休息;困了,躺在架子车上睡觉。铁罐他觉得自己的心里是一团火,暖烘烘的,亮堂堂的。

 

  他一边捡破烂,一边观察各大市场、工地的情况,他想找一个适合自己的门路,安安稳稳地一脚踏进去。


折腾出来的好日子-民间故事
 

  考察再三,他决定去劳务市场当力工。

 

  他用捡破烂攒下的几千块钱,租了一个房子,回家取了被褥,置办了锅碗瓢盆,像一颗钉子一样,把自己钉在了城市的肌肤里。

 

  这时,他才来找我,告知他来城里的事。

 

  他说:“老叔,城里是好,遍地都是钱。”

 

  他给我算了一笔账,如果留在家里种地,一地种一年,净剩也就一万多元;而在城里,除了力气,没有任何投入,十二个月干下来,少说也是三万元。想一想,三万元,紧扎扎的硬通货,他很快就能成为村子里的首富。

 

  我笑了,觉得他还是有点小农意识。

 

  他猜出了我的笑意,一本正经地说:“老叔,你也不用笑,我一个农村孩子,能立下这么一点志向也不容易了。”

 

  他像一首事先谱好的曲子,每一个音符都在鲜活铁罐地跳动着。

 

  几年下来,他长高长壮了,也长丰富了。

 

  在劳务市场,他物色了一个电工,一个瓦工,一个水暖工,一个木匠,经常请他们吃饭,没事儿喝着酒,沟通一下活路。有一天,他突然对那几位说:“我包了一个小工程,活儿不大,但我一个人干不下来,咱们几个合伙干吧,工钱平分。”

 

  那几位当然高兴。

 

  等跟他去了工地,才大吃了一惊,这哪是什么小工程,整整两栋家属楼的内装修,坦坦荡荡的一宗大买卖。

 

  大家对他心存感激。

 

  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两次,他铁罐在这几个朋友中的威望也就高了起来。再吃饭的时候,大家就有了主意,商量着合伙开一家建筑装潢公司,并推举他当经理,对外承揽设计装潢的活儿,一心要干一番大事业。

 

  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选一处房子,挂牌营业,取名叫“金牧场”。

 

  好奇怪的名字。

 

  人人都觉得有意思。

 

  众人分工有序,艳光在外边跑大活,其他人该蹲市场蹲市场──这既是他们的基本营生,又是巨大的信息来源地。

 

  艳光还雇了一个艺术学院毕业的大学生专门搞设计,高薪养精,重赏求勇,你别说,“金牧场”在几个人的通力合作下,几年之内就成为市内比较有名的装潢公司。

 

  这期间,艳光娶妻生子,日子过得平静而有滋味。

 

  除了装修这一块,艳光还带起一支建设队伍,人员是村邻和劳务市场的散工。他们上敦化,下白城,一年有三季忙碌在钢筋砖瓦之间,也不知什么时候,推土机、混凝土搅拌机、吊车、铲车、钩机、运输车入库出库,轰轰隆隆的日子像火车过山洞,初始有点擦黑,转而就见到了光亮。

 

  十里八村的人都夸艳光有能耐。

 

  艳光回家时,也有叔叔伯伯打趣说:“一人富不算富,全村都富是幸福路。”这像个口号。艳光还真把它当成了一个口号!他让那个艺术学院毕业的大学生,他的设计总监,到村里来,用扁刷把这行字刷到了他家老宅的后墙上。

 

  这一年春播,他没让父母插手,自己拿主意把大田的玉米改成了羊草,一垧地的羊草,在成片的玉米地里变成了异类。艳光从内蒙古请了两个帮工,开始在家里养羊,三折腾两折腾,他成了当地的养殖大户。

 

  紧接着,他和村里人签订合同,保收入,零风险,他要把他们村的地变成一处“金牧场”。

 

  这是他事先想好的吗?

 

  不知道!

 

  现在,他们村的房子是统一的别墅型,家家有铁罐沼气,有大棚,有上下水,有室内卫生间,道路整齐,草场平坦,远看像仙境,近看是人间。

 

  大家都说:“这是艳光的功劳。”

 

  可艳光怎么说呢?他点了一支烟,眯着眼睛笑,一句话也不说。

 

顶一下
(7)
58.3%
踩一下
(5)
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