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关键时刻

时间:2018-05-18 20:00:52 | 作者:阿从 | 阅读:次

  凌晨三点多,的哥二毛送完一个酒吧出来的客人回家,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准备也回家睡大觉去了。哪知一个女人仿佛从天而降一般,拉开车门就坐了上来:“师傅,快搭我去宾州大道,麻烦你快点!”

 

  二毛扭头一打量,后座是个年轻又漂亮的女人,穿着也很时尚。她要去的地方,可是宾州出了名的夜生活一条街,二毛心里就有想法了,嘿嘿一笑:“妹子,这天都快亮了,你还要赶场啊,真够敬业的!”

 

  女人愣了一下,严肃地说:“师傅,请你别误会,我是去找我老公的,他正在那里办公事。”

 

  二毛不觉精神一振:有戏看!于是一摆车头,向宾州大道狂奔而去。过了一会,他好奇心又来了,笑嘻嘻地问女人:“你老公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这时候还上班啊?”

 

  女人也不瞒他,干脆地说:“警察。”

 

  警察呀!二毛的情绪一下就落下来了,就连踩油门的脚也不禁一松,车速顿时直速往下掉。女人感觉出来了,说:“师傅,咋的啦?怎么一说警察你就不高兴了?”

 

  咋的啦? 说到警察, 二毛能高兴起来吗?他一年不知道要交多少罚款给警察,今天还刚刚挨过警察的一顿臭骂加罚单。不干出租的时候,他在街上卖卖碟片,还被警察抓进去关过几回。二毛心说满大街杀人放火你不管,你管我卖碟片,这不是闲得慌吗?二毛何止是不喜欢警察,在他的心目中,警察已经荣登最不受他欢迎的公务员榜首。

 

  女人听他杂七杂八发了一通牢骚,不温不火地说:“师傅,看来你对警察有偏见呀!”

 

  “我这是正见!”二毛好不容易逮住了一个机会,趁机冲一个警察的老婆发泄起来,“宾州的警察就爱扫黄抓赌开罚单,这个最积极最有成绩,除了这个,屁事也不干!”

 

  女人听着也来了气,提高声音说:“师傅,你这是对警察的误解!像你这么说,警察除了开罚单,什么事也不干,那这个社会不就乱套了吗?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其实警察是人民的警察,关键时刻,才知道什么是人民警察……”

 

  二毛呵呵笑了起来,冲女人直摆手,说你别跟我讲这些大道理。接着又嘲讽地说:“你老公不就是去那边抓小姐吗?你还怕他跟小姐跑了。”说罢,忍不住哈哈一笑。

 

  后视镜里,女人果然生气地瞪了他一眼:“胡说!”顿了顿,女人又很平静地告诉他,晚上十点,她老公接到紧急任务,一去就去到现在,人还没回来,电话也没打回来。虽说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但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她左等右等,怎么也睡不着觉,这才想亲自跑去看一看。

 

  二毛脱口而出:“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不就行了?”

 

  女人说:“不行,他在执行任务,我不能乱打电话!”

 

  说着话,二毛的车速越来越慢。女人焦急地催他开快点,二毛说不行哟,这条路限速,我要是挨了罚单,你老公又该高兴了。

 

  女人无奈地双手一抱:“师傅,你就这么讨厌警察吗?”

 

  “说对了,我就这么讨厌警察,尤其是咱宾州的警察,包括警察的老婆!”二毛满不在乎地说,“要不是本着职业道德精神,我才懒得搭你呢!”

 

  女人看来忍无可忍了,大叫了一声:“停车!”

 

  二毛下意识地一踩刹车,女人丢下十块钱,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向着前方一路小跑。

 

  二毛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过头了。你讨厌警察就讨厌警察,不能冲人家老婆出气呀!二毛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急忙追了上去。

 

  他追上女人停下,探出头笑眯眯地说:“警嫂同志,上来吧,你这么跑什么时候才到?”见女人不理他,二毛又说:“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说警察,快上来吧!”

 

  女人想了想,还是拉开车门坐了上来,说道:“你怎么又愿意搭警察的老婆了?”

 

  二毛的毛病又犯了,嬉皮笑脸地说:“我不搭你,谁知道你会不会向老公告状,我可惹不起警察呀!”

 

  女人生气地哼一声,不理他。

 

  二毛知道女人焦急,况且自己气也出了,就把车开得飞快,一眨眼就到了。停车一看,这条街果然不知出了什么大事件,到处都是警察。


关键时刻-民间故事
 

  女人付了车费,对二毛说:“师傅,你还是快点离开这儿吧,说不准会有什么危险。”

 

  二毛此刻睡意全无,哪肯错过这个看热闹的机会?他锁上车,和女人一起挤到警戒线前。只见前面一家酒吧大门口,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小伙子正紧紧勒住一个年轻女孩的脖子,一只手上还拿着一把牛角刀。就见他不停地摇晃着脑袋,声嘶力竭地吼着什么,牛角刀在空中飞来舞去。不远处站着一个高个子警察,正在跟他说着什么。

 

  二毛兴致勃勃地观察了一下,得出了结论:黄毛肯定是一个吸毒人员,这哥们八成是嗑多了。

 

  他悄悄问一旁的女人:“ 哎,你老公在哪呢?”

 

  女人冲前面一指:“最前面那个高个子就是。”

 

  二毛说:“哟,看来你老公还是个头哩!”他的兴致更浓了,恨不能找把椅子坐下,慢慢欣赏。

 

  现场僵持的情况又持续了一会,也不知咋回事,那个黄毛突然把挟持的女孩往高个子警察身边一推。高个子一把抱住,接着后面上来几个警察把女孩带走了。

 

  可黄毛仍然在挥舞着他的牛角刀,看样子不肯投降。高个子看来嘴皮子了得,说动他放了女孩,现在大概又在劝他放下牛角刀。

 

  二毛嘴一撇:“唉,费那事干嘛?像这种瘾君子,社会的毒瘤,直接一枪崩掉就行了!”

 

  “你说得轻松!”女人白了他一眼,“一枪崩了他,恐怕你又会说警察是屠夫了吧?他是有罪,但罪不至死,只要有一线希望,都应该救他。再说,他有没有罪,要法院说了算,警察没有权判一个人的死罪。”

 

  二毛挠了挠头皮,嘿嘿笑了:“警嫂同志,看来你没有白跟当警察的呀,法律意识真强!”

 

  女人没有答话,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前面,身体还做出了预备起跑的姿式,一旦她老公遇到危险,八成就会立刻冲上去。

 

  又僵持了好一会,那个黄毛突然不知发什么癫,猛地抡起牛角刀就往自个身上捅。现场所有的人都“啊”喊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高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冲了上去,把黄毛扑倒在地,两人顿时扭作一团。

 

  紧接着,一大帮警察一拥而上,好像叠起了肉饼似的。二毛看得目不转睛,但也不忘偷偷瞄了一眼女人的表情:只见她眼张得大大的,嘴唇咬得紧紧的,两只手也攥起了拳头,但毕竟没有冲上去。

 

  还好,经过短暂的搏斗,黄毛终于被制服了,随即躺进了救护车。高个子看来受了点轻伤,举着一只手让一个护士给包扎,完了也坐进了救护车开走了。

 

  一场好戏结束,二毛看得直呼过瘾,脱口叫道:“咳!这种人渣,他要死就死嘛,你还救他干啥?还搞伤了自己,想立功也不带这样的吧!”

 

  说完了扭头一看女人,只见人家眼里噙着泪花,一言不发,扭头就走。二毛轻轻一打自己的嘴巴,觉得自己实在说得太过分了,人家老公受了伤,自己还在旁边说风凉话。

 

  他急忙追上女人,讨好地打开车门招呼:“妹子,我送你回去,不收钱!”

 

  女人却低着头往旁边走。二毛急忙又追上去说:“警嫂同志,我说错了,你就给我一个认罪的机会嘛!你说得没错,咱宾州的警察还是人民的警察,关键时刻才知道什么叫人民警察!”

 

  女人想了想,说:“行,我就坐你的车,但我一样会付钱。警察的老婆不会这么小心眼的,你也不用认什么错,但我希望你以后能够正确地看待警察。”

 

  二毛忙不迭地点头。待女人坐上车后,他又忍不住问:“妹子,你既然都来了,刚才干吗不上去看看老公呀?”

 

  女人抹了一下眼角说:“不行,我要上去了,他肯定不高兴。再说,现场这么多警察,哪个没有亲人?就我跑上去看他,别人会怎么看?”

 

  二毛佩服得直点头:“ 妹子,你思想境界真高!”

 

  回到刚才女人上车的地方,刚好那儿站着一个男人不停地招手。

 

  女人就说:“师傅,我在这下车吧,走几步就到了。”

 

  二毛刚把车停下,等车的男人就走过来咚咚咚地敲车窗。二毛摇下车窗问:“咋的?”

 

  话音刚落,发现脖子上压着一把刀。男人冷冷地命令道:“不要动,下车!”

 

  二毛吓得腿都软了。说实话,虽说开了几年出租,可这种事还是头一回遇上。他哆哆嗦嗦地下了车,颤抖着说:“大哥,你要什么就拿去,别伤人……”

 

  “车也要,人也要。”男人面无表情地说,“兄弟,别怨我,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二毛一听这话,吓得魂飞魄散。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撞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同时,耳边还响起了女人的喊声:“快跑,报警!”

 

  等二毛回过魂来一看,女人已经和男人倒在地上扭打成一团。二毛吓得六神无主,好一会才想起报警。报完一瞧,男人和女人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相距三五米远,像高手对决一般对峙着。

 

  刀还在男人手上,可女人却毫无惧色,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片刻后,男人意识到警察很快会来到,拿刀冲女人扬了扬,撒腿就跑,一溜烟就没了影。

 

  二毛和女人都长长松了口气,女人更是用左手捂住右边的胳膊,慢慢地坐到地上。二毛过来仔细一瞧,女人的胳膊原来被刀刺中了,袖子上全是血。

 

  他吓得惊叫起来:“啊,你受伤了,怎么办?我送你去医院吧!”

 

  女人忍痛摇摇头:“ 不要紧,我还能坚持住。我们得在这里等警察来,帮助他们抓住逃犯。”

 

  二毛从车里拿出急救箱,手忙脚乱地给女人简单包扎,暂时止住了出血。女人吁了一口气,说:“师傅,谢谢你了!”

 

  二毛一听,羞愧得想找条缝钻下去:“你别说这个……妹、妹子,我不知该怎么感谢你!要不是你冲上来替我挡刀,我早死了……你干嘛要替我挡刀啊,你说、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那就不要说了。”女人说,“这是我们的职责,必须的。”

 

  二毛愣了一愣,喊了起来:“就因为你是警察的老婆?”

 

  女人微微笑了笑:“你难道没看出来吗?其实,我也是个警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顽强的向阳小草
下一篇:试探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