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顽强的向阳小草

时间:2018-05-18 19:38:02 | 作者:章瑜 | 阅读:次

  清早起来,梁子便要带着妻子去爬山。他的理由还很充分,说小丽,最近你的压力太大了。今天我们俩在外面吃早餐,再把早饭给孩子们带回来,剩下的事情也不用你管,从今天开始,所有的事情都由我来承担。小丽本想早一点去医院,可听到梁子的一番话,便顺从地向他点了一下头。梁子终于放假了,只有他才能暂时替一替自己。

 

  走出家门,他们像其他晨练的人们一样,很悠闲也很自然地朝王母宫山走去。

 

  小丽,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带了这个毕业班,也不会把你累成这个样子。梁子做着检讨。

 

  累一点倒没什么,最主要的是我妈这个病竟然就没有办法医治了。小丽再次长吁短叹起来。

 

  小丽呀!照实说呢,人的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事情。放在别人身上,我们什么都感受不到,只是,这种事情现在却要我们自己承担。梁子开导着妻子,说我们都要想开一点,我的感受和你一样,我也没有办法,心里也不好受。

 

  梁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谢谢你。小丽反过来又开导起了丈夫,说你能想起来带我去爬山,这比什么都强。适当地放松一下,忙里偷闲,给老人送终之后,我们还得好好地过日子呢。


顽强的向阳小草-民间故事
 

  登山时,梁子尽量拉着小丽一起前行,而走着走着,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哎,小丽你快看看,这是什么?”梁子轻轻拉了一下妻子的衣袖,并朝一旁努努嘴。小丽不由停下往上攀爬的脚步,挺直了身子,这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却什么都没看见,她失望地摇了摇头。

 

  “在这里呢,瞧你那眼神,脑子里又在想事儿了,嘿嘿。”他憨厚地笑着,蹲下身子,手指拨拉着一棵无名小草。

 

  “不就一棵草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她语气里充盈着不满,梁子并不生气,他已习惯了她与自己使小性子。

 

  梁子是疼惜妻子的,知道她心里烦。不必说两人二十年来的白手起家有多么不容易,仅是照料双方的老人,他们就要承受许多的劳累与委屈。尤其是近几个月,两位母亲先后生病住院,而她每天都要奔波于单位、医院、家里的路上,即使就是铁打的人,她也需要有休息的时间。他忽然想到了这样两个成语,风雨同舟,荣辱与共。

 

  从年初的二月份开始,他妈妈和丈母娘先后住进医院,她就默默把照顾老人,料理双方家务的责任承担下来。看到老人受到病痛的折磨,她柔软脆弱的心里疼痛。当得知老人的病情不能手术,只能保守治疗时,愁云瞬间便笼罩在她的心头。

 

  近来,他又多了一层担心,担心她压力太大,心里承受不了。万一她累倒下,也就没有谁再能替自己分忧了。每次说到妈妈的病情,他总眼泪汪汪,伤心中多了几分自责,愧疚自己因为带高三毕业班而不能去医院照顾妈妈,自责对妈妈的病重视不够。

 

  终于放暑假了。看她满身的疲惫,他想让她多睡会,谁知她五点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近来,她总是睡得很少,睡眠很浅,有时凌晨过后还能听见她在辗转反侧,或者从噩梦中惊醒。早晨拉开窗帘,就见到她坐在窗前发呆,手里拿着手机,边写边垂泪,可能是某种情况让她触景生情,勾起她的眼泪了。

 

  拿过手机一看,发现说说栏里一首小诗映入眼帘:“晨起卷珠帘,踌躇蹙峨眉。草色入眼青,花香扑面浓。桃杏依旧笑,蝴蝶闹春风。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她又在自责了,他心里也是一阵痛,真不知最后什么会成为压跨骆驼的那根稻草?

 

  “瓜子,又怎么了?”他关切地问,“瓜子”是他对她最为亲眤的称呼。

 

  “没事。”她知道自己的思绪又飞远了。是的,最近自己总是莫名其妙的烦恼。担心和忧愁,像一层烟雾始终弥漫在她的心头,痛苦和无奈,就像是洪水,经常来侵袭她那本已脆弱的心神。她觉得头很重,里面像压着一块巨石,脑门子里也总是回响医生那最后宣判:不能做手术,买些止痛药,慢慢养着吧。医生冰冷的声音与妈妈疼痛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层层包围着她。难过和郁闷,麻木和泪水,还有一些怀念从前的思绪,几种情绪让她感到烦躁,心中也仿佛被一只顽皮的猫不停地挠着、抓着,更像是被一团火无情的火烧烤着。

 

  他爱怜地用手理顺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又看了看她的脸,再把她的头抱在怀里。他一阵阵心痛,从前的她总是一脸阳光,漂亮有神的眼睛是他最喜欢多看几眼的风景,再配上白里透红的脸蛋,总能让自己感到温暖。唉!在生活的熬煎面前,仅仅几个月时间,坐在他身边的妻子好像变成另一个人。他又看了看她的脸,消瘦苍老了很多,焦黄憔悴,失去光泽,不知什么时候很多条皱纹已经明显爬上了她的面颊,也许还爬进了她的心里。他深深地知道,劳累与忧虑,对于爱美和孤傲的女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而在面对镜子时她又怎能不知道这些变化呢。她嘴上虽然什么都没有讲,但心里却不知有多么痛苦,何况生病的人又是她母亲。她眼角的泪水,已经毫无掩饰的在诉说着内心的痛苦。

 

  “在这里,小丽快来看!”他用力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蹲了下来。“你仔细瞧,在这呢,看见了没?”她这才看清楚,原来他让她看的只是几朵小小的野花。那是一株叶子较长的植物,所有的叶子都是从根部生长出来的,叶子的边缘长满小刺,有几片已经被人踩断,伤痕清晰,汁液流淌。奇怪的是,它的根部竟然长在一块石头的夹缝里!这里缺少水分,又没有养料,不知又被多少人踩踏过,而它却开出了三朵米黄色的小花,向着太阳随风摇曳。她被这个小生命感动,被它生命力的顽强所震撼。她会心地笑了笑,也明白了老公的良苦用心,并微笑着看了看他的脸,他也在笑着望着她。

 

  拨去心里的愁云,她感受到太阳的温暖。此刻,他们正站在笼罩着神秘色彩的王母宫半山坡上,葱葱郁郁的松柏,一年四季都是如此茂盛。一片片粉,一团团霞,一堆堆雪,是桃花,杏花,梨花,为它披上了色彩缤纷的纱衣。

 

  对面,一轮红红的太阳已蓬勃而起。夏日的早晨,山坡上还有一些薄凉,但红彤彤的光笼罩着万物,笼罩着这个小县城,笼罩着还在晨练的人们,给人以温暖的感觉。近处,游人络绎不绝,散步的,练太极拳的,练秦腔的……天上,几只鹭鸟展翅翱翔,蔚蓝,寥廓的天空任它们飞舞,一会冲向云霄,一会俯冲向水面,太阳怜爱地给这些精灵插上了红色的翅膀。

 

  一切都这么美好!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被愁云遮住了眼睛,已经好久没看到这么美的景色了。

 

  是呀,一颗小草,一只小鸟,它们都知道坚强,知道向着太阳生长,有着顽强的生命力。那么以强者自诩的人呢?

 

  “高兴些,走吧!”他牵着她的手继续向山上攀登。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稻谷丰收了
下一篇:关键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