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大学生村官的灾后救援

时间:2018-05-17 20:00:09 | 作者:罗保东 | 阅读:次

  大学毕业回乡的覃山刚被选为村支书没几天,一场暴雨就将覃河村的民房啃噬得千疮百孔。看到本来就饱受贫困之苦的村民们为毁坏的家园伤心落泪,想到自己临危受命的艰难处境,覃山心里一片悲凉,近乎绝望。


大学生村官的灾后救援
 

  经过一夜不眠的冥思苦想,早上起来,覃山又有了精气神。他带着几个村干部走遍全村十一个组,挨家挨户查看灾情。村民们对沉默寡言还略带腼腆的新书记都表露出怀疑和失望,有人甚至背后骂他“书呆子”,几个村干部听了都提心吊胆。

 

  “覃书记,人家头头脑脑下来视察,声音立马盖几湾。您要不也亮亮嗓子,振奋一下士气?”有村干部提醒他。

 

  “没必要。”覃山若无其事地回答。

 

  山湾中弥漫着愁云惨雾,没有过去那种如火如荼的群众动员,也没有写满墙壁房柱的大口号小标语,这让村组长们都感到无所适从。覃山一行自带干粮边吃边干活的举动,更让村民目瞪口呆。在各家各户,覃山都让人细心查看,检验拍照,仔细数着塌了几堵墙,掉了几根梁,碎了多少瓦,坏了多少筐,计算着折合多少工,损失多少钱。

 

  几经劫难让村民们心都木了,表现得极端冷漠。“哪回干部来了不是拍胸许愿,可每次都是空头支票!”“就是嘛,只会做样子,然后嘴巴一抹、屁股一拍走人!”覃山听了只是笑笑,也不解释什么。走完最后一户,他脸色冷峻地下了一道死命令:“封山!山上少一根树枝,我拿你们是问!”这句话几乎是怒吼而出的。

 

  组长们都有些惊慌,却没人敢吱声。他们心知肚明,光秃秃的山丘已经惨不忍睹。这些年只要一受灾,村里男女老少都会冲进山林,砍下大量树条修房补屋固梁换柱。如今山上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幼树,在冷风冷雨中为贫瘠的苞谷地和铲了又生的鱼腥草站岗放哨。如今,新支书一声令下,谁都不敢挑战封山令,那些想趁机多砍偷运卖木材的组长,只好望山兴叹了。

 

  灾情调查一结束,骚动的山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村民们一边整理损坏的家园,一边心有不甘地期盼着。一天过去,三天过去……第五天,正当人们心灰意冷之际,一列车队浩浩荡荡开进山湾,运来了一大批城镇建房拆下来的旧木料,车上还有志愿者和覃山。很快,旧木料被分到各家各户。

 

  过了一个月,覃山的再次家访彻底震动了村民,每家都领到了一笔可观的民政救灾补助款,这可是破天荒的事啊。更想不到的还在后头:覃书记对着电脑敲了一通键盘,结果漫山遍野只能当作肥料的鱼腥草,竟成了县城餐桌上的抢手货。原来鱼腥草有清毒防病的药效,又是原生态食材,城里人特别喜欢吃。有了县城大商场的包销合同,就等于家家户户有了一本银行存折,致富无门的穷山村在迷茫中盼来了曙光。

 

  最近,覃河村又爆出一条新闻:受灾户们拿出一部分补助款购买了树苗,男女老少将山上栽得满满当当,村里几个老石匠还在坚硬的山岩上刻上“青山座正”四个大字。

 

  这四个字引起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刻错了,有人说是故意的,还有人说这是用了“覃山”的谐音。没人知道真相,你要去问老石匠,他们只会笑,什么都不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