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借花献佛

时间:2018-04-24 20:15:56 | 作者:邴继福 | 阅读:次

  男人是偷腥的猫!半夜了,晓燕同祥子在微信聊完,忽然想起不知谁说的这句话。

 

  二十年前,他们曾在一个食堂打工。当时,都只有十七八岁,朝气蓬勃。祥子浓眉大眼,浑身是劲,一气能揉一百斤面的馒头;晓燕漂亮活泼,拌的凉菜香甜可口。但她对他只有好感,没有爱意。他呢,曾对她有些幻想,但没有表白。

 

  一起工作了一年,食堂就黄了,于是各奔东西。以后,虽然同在一座城市生活,却一直无缘见面。


借花献佛-民间故事
 

  二十年过去,一个偶然机会,俩人在一个酒局上相见了。祥子混得不错,在一个有实权的局当科长,属于那种“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潇洒男士;小燕在晚报当记者,虽年近不惑,却丰韵犹javpee存。

 

  席间俩人都没太动筷,只是不停地交头接耳聊啊聊,弄得东道主醋意十足:你们俩咋这么熟悉啊?

 

  祥子自豪地笑了,何止熟悉,想当年,我们还有一段浪漫的感情经历呢!说罢,他瞅一眼晓燕,晓燕脸红了。祥子似乎从中情悟出了什么,信心满满,临别时,主动加了她的微信……

 

  当晚,俩人便在微信上聊了起来。谈到婚姻爱情,晓燕说,没有爱情的婚姻真是痛苦,我结婚三年就离了,没了家庭束缚,我的幸福指数更高!

 

  祥子说,我虽然还维系着家庭,其实这个家早已名存实亡,我也想往单身主义啊!

 

  唠到小半夜,仍意犹未尽。末了,祥子真诚地说,明天,咱们一起吃个饭吧,我请客!

 

  晓燕说,那好啊,在哪个饭店?

 

  祥子说,不,不上饭店,就在你家吃,酒菜我带,你拌个凉菜就行。多少年了,我一直想吃你这口呢!

 

  晓燕听出了弦外之音,顿感一丝不javpee快。心想,知道我单身,硬要上我家吃饭,若叫别人看见,成何体统?晓燕虽单身多年,思想仍却很守旧,多年来,从未让陌生男性进过家门。明天他非要上我家吃饭,怎么办啊?

 

  她忽然想到李友,他也是当年食堂的老同事,现在跟祥子一个单位,便对祥子说,明天上我家吃饭,你把李友叫上呗!

 

  祥子却吞吞吐吐说,我、我也不知道他的手机号啊!

 

  小燕听出来了,他不乐意让李友界入。脑子里不由又想到那句话:男人真是偷腥的猫啊!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单独来家!社会这么复杂,又多年没见了,万一……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她既后悔又后怕,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顾三更半夜了,果断地拨通了小玲的手机。小玲是她的闺密,心眼多脑子活,一直是她的主心骨。

 

  听完晓燕的述说,小玲笑了:还美女记者呢,这点破事就难住啦?你不是欠着别人的情吗?咱们就来它个借花献佛……

 

  话分两头,祥子聊完微信,兴奋得睡不着觉。他把明天吃饭的每个细节都想到了:一定要出手大方,上饭店要些上档次的菜。锅包肉绝对不能少,当年晓燕最爱吃。再买几瓶营养快线,那玩艺女人爱喝。讨好女人,他有丰富的实际经验!

 

  第二天中午,当他拎着沉甸甸的酒菜喜孜孜登上七楼时,忽然从正厅屋里传出男男女女的喧哗声。他以为走错了楼层,仔细一看:对呀,是七楼正厅!

 

  他略微一想,心里格登一下:妈的,上当javpee了,转身就往楼下走……

 

  万没料到,走到一楼,正好跟买醋回来的晓燕碰个满怀。晓燕不解地问,我不在电话里告诉你了吗,我家在七楼正厅!

 

  祥子傻子一样愣了半天,看到晓燕手中那瓶老陈醋,一股醋意顿时涌上心头。但他仍故作镇静,还挤着笑脸说,啊,我以为是一楼正厅呢!

 

  晓燕家果然来了男男女女七八个,李友也在其中。一见面,李友就给祥子一拳,你小子真是重色轻友,前天你还给我打过手机呢,你咋跟晓燕说不知道我的手机号呢?

 

  祥子无言以对,满脸通红。他从未吃过这样的哑吧亏,javpee但在为了掩饰,在酒桌上,他还是故作笑脸举杯提议说,晓燕是我的老朋友,你们是晓燕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来来来,为了咱们朋友的友谊,干杯!

 

  干完杯,小玲笑着给晓燕递个眼色,意思是:我这借花献佛的计策挺好吧?

 

  晓燕心领神会,向小玲伸出大拇指。

 

  这一细节,不巧被祥子看见了。散席时他问晓燕,喝酒时,你向小玲伸大拇指是啥意思?

 

  晓燕笑笑说,我在跟她夸你呢,意思是:看看,我这个老朋友讲究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校园旁边的小旅店
下一篇:吸血的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