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身份的价值

时间:2018-04-24 19:53:29 | 作者:王琼华 | 阅读:次

  李大怪爱画画。在他笔下,葡萄、藤萝、葫芦等藤本植物,如龙蛇飞走,一气贯通;枇杷、天竹、红梅等瓜果杂卉,却是古朴生动,深沉雄厚。而且,他不拘俗套,有雄健大度的写意风格。哪怕在款题上,他或短题或长题,有时题到空白上,有时偏要题在紧密之处,敢疏敢密,参差交错,乱中求整,颇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势。

 

  原来李大怪读小学四年级时,无意中看到美术老师有一本已经没了封面的画册,翻了几页,便喜欢上了里面所画的花卉蔬果。刚好美术老师要调进城里,便把这本画册送给了平时最讨自己喜欢的学生。李大怪如获至宝,天天临摹。哪怕后来辍学回村务农,他也没放下画笔。前不久,李大怪做梦都没有想到,他所画的《菜园》在一次全国性的美术比赛中斩获金奖。据说,专家评委看到《菜园》时,万分惊喜:“它简直就是吴昌硕先生的作品。这位画家跟吴前辈一样,也是用篆籀草隶的笔法来画花卉蔬果,追求拙纯而活脱的笔墨,力透纸背,又能奔腾飞舞,可谓雄健古茂,盎然之中有金石之气。”

 

  听到这大好消息,当年的美术老师从省城赶到李大怪居住的村子。见面时,李大怪问老师:“吴昌硕是谁呢?”“他是晚清民国时期的艺术大师。我当年送你的画册,便是吴昌硕先生的作品集。”老师解释道。李大怪哦了一声,嘀咕道:“难怪他们说我画出了吴昌硕风格。”

 

  接着,老师唏嘘起来。因为他发现,李大怪一个人住在一幢旧泥砖屋里,家里一贫如洗。“你不该这么穷!”

 

  李大怪羞愧地说:“都怪我干农活儿时喜欢走神。就说上个月吧,我一大早赶圩里买回两大捆菜苗,打算把几亩地都种上。刚种了二三十株,我脑子里突然闪进一幅画,便抽身从地里跑回家里,拿起笔就画了起来。日头落山时,我才想起地里的菜苗还没种。到地里一看,菜苗全被日头晒死了。”

 

  老师感叹:“你命中注定就不是一个种菜的人!”

 

  “画几张画还能当饭吃?!”

 

  “知道吴昌硕一幅画能卖多少钱吗?”

 

  李大怪摇摇头。

 

  “好几年前,他的一幅《秋菊盈园》卖了414万元。”

 

  李大怪瞠目结舌:“啊,一幅画能卖这么多钱?”

 

  这时,老师掏出一张名片,在他眼前晃了晃。李大怪才知道老师在省城紫金斋艺术品拍卖公司做了老总。老师信誓旦旦:“大怪,老师帮你好好包装一番,你这幅获奖作品便可拍出一个好价钱来。”


身份的价值-民间故事
 

  很快,“著名画家李大怪先生代表作拍卖”活动在省城隆重举行。大厅里人头攒动。拍卖马上就要开始了。李大怪看了看大红横幅跟老师说:“我哪是著名画家?”

 

  “嘘!我警告你,千万别提你的身份!”

 

  “为什么?”

 

  “稍后,你会明白一切!”

 

  老师登上主持台,很兴奋地宣布:“今天,我们紫金斋举行一场前所未有的拍卖会。所拍作品是李大怪先生的代表作,也是金奖作品《菜园》。李大怪先生从小离乡游学,遍访众多名家为师,甚至得到吴吕硕先生弟子的真传,堪称吴派传承者。所以,在业内早已有了‘吴昌硕第二’的美誉。”

 

  接着,老师宣布:“《菜园》起拍价二十八万!”

 

  一听,李大怪瞪大起眼睛。而且,他几乎被什么人紧紧捂住了嘴巴,一口气也喘不出来。因为现场频频有人举板,叫价一路高涨。“三十万!”“三十五万!”……

 

  老师落槌时,《菜园》的卖价涨至五十八万元。李大怪知道,这笔钱足够自己回村里盖两三幢大洋房。这时,老师把李大怪请上主持台讲话。礼仪小姐马上递给他一份早已准备好的讲话稿。但李大怪不想照念稿子,很腼腆地说:“我、我的画值不了那么多钱──”

 

  老师一惊,马上说道:“李先生是一个非常谦虚的人。”

 

  “萝卜就是萝卜,芋头就是芋头,我就是一个种菜的人。我家里穷得叮当响,连老婆早些年也跟别人跑了。反正,我不是著名画家,就是一个喜欢画几笔画的乡下人。”

 

  顿时,拍卖现场一片哗然。

 

  当晚,李大怪坐夜班车离开省城。一路上,他抱着自己的画作《菜园》。老师气急败坏说的一句话一直响在他耳边:“什么画画的乡下人?你一句狗屁话,你的《菜园》就狗屁不如、半文不值了!”这让他很是沮丧。

 

  不过,他回到村里听到一个好消息。村支书告诉他,经过驻村扶贫工作队核实情况,他已被列为“一对一”帮扶对象,全年可以得到1600元帮扶资金……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天独阁
下一篇:狗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