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1982年的喇叭裤

时间:2018-04-12 14:11:51 | 作者:朱羊 | 阅读:次

  1982年春天的一个下午,白文化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萨尔图的潮男潮女纷纷穿起了喇叭裤。那裤子紧箍着臀部和大腿,却在膝盖下开出一朵喇叭花来,长长的裤脚,遮盖着鞋面,扫帚一样,在大街上扫来扫去的,非常抢眼,特别时髦。白文化瞧在眼里,痒在心头,更有一种被别人占据风头的不甘心,他想,必须在见到柳小燕之前,穿上一条这样的裤子。

 

  半个月前,东风商店最漂亮的营业员柳小燕在回家途中,被贾老四领着一帮小地赖子围堵调戏,正巧被路过的白文化撞见。一场拼斗下来,他成了女孩儿心目中正义与力量的化身……


1982年的喇叭裤-民间故事
 

  “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邓丽君柔美的歌声从街对面飘进他的耳朵。

 

  “三旦,过来一下。”白文化喊。

 

  三旦提着四喇叭的录音机,晃晃地过来,慢慢摘下贴着商标的蛤蟆镜,一脸笑地说:“哟,化哥,啥事啊?”

 

  “裤子借我穿几天。”

 

  “裤子有借的吗?”三旦的眼睛瞪得溜圆。

 

  “借不借?”白文化的脸色阴沉。

 

  “借啥玩意儿,送你穿不就完事了?”三旦心疼地嘟囔着,乖乖地脱下裤子,“涤卡面料儿,不起褶。”

 

  按说,三旦在萨尔图,也是一跺脚四方乱颤的人物,但在白文化面前却从不敢说个“不”字。

 

  两人换好裤子,白文化扭头问:“咋样?”

 

  “还用说!”三旦强挤出一丝笑,“东风吹,战鼓擂,化哥面前能有谁?”

 

  “你这张嘴不去说评书,白瞎了。”白文化龇牙一笑,甩给三旦一支大前门,自己也很有文化地叼上一支。

 

  兄弟情谊在一团蓝色的烟雾里凝固,三旦眼瞅着白文化拖着两管“大扫帚”离去,然后将录音机拧到最大音量,好像要把邓丽君从里面请出来跳舞似的。

 

  白文化约到柳小燕,去电影院看《追捕》。

 

  柳小燕问:“你穿的那叫啥裤子呀?奇奇怪怪的。”

 

  白文化笑一笑,不语。

 

  “臭样儿吧,装史村警长呢?”柳小燕嘻嘻地笑。

 

  白文化悄悄牵起她的手,握进掌心里,柳小燕顿时花容失色,嗔怪道:“要死呀?这么多人看着呢!”

 

  白文化横着眼前后左右踅摸一圈儿,对着黑暗中那一双双放光的眼睛大喝:“都瞅啥?”

 

  看电影的人又开始专注银幕,杜丘和真由美骑着马,一路狂奔,啦呀啦,啦呀啦呀啦……

 

  送完柳小燕回家,天已经黑了,白文化有些后悔,本来打算把柳小燕按在她家的门框上亲一下的,就在他蠢蠢欲动之际,柳小燕当警察的爸爸开门出来了。

 

  白文化落荒而逃,远远地听见柳爸爸在身后喊:“算你小子腿脚利索!”

 

  没想到第二天,腿脚利索的白文化被柳爸爸押进了派出所。

 

  起因是三旦在街上遇见了贾老四,非朝人家借喇叭裤穿。贾老四不借,于是挨了三旦好一顿拳脚。贾老四扛不住,终于答应借。三旦一边勒裤腰带,一边开导着他:“老四,就不能自觉点儿?伤了和气有意思吗?”

 

  贾老四擦着嘴角的血,忍气吞声地说:“没意思。”

 

  “下不为例啊!”三旦冲手下几个小弟使了个眼色,贾老四甩开几条胳膊的纠缠,兔子一般撒腿跑开。

 

  一根烟还没抽完,贾老四就带着一帮人杀了回来,为首的是贾老大,曾因故意伤害罪入狱,刑满释放没几天。不过几个回合,三旦和他的弟兄们便被打得哭爹叫娘,跪地求饶。

 

  “你是白文化的兄弟?”贾老大掏着耳朵问。

 

  “是啊!”三旦以为报上白文化的名号,对方会知难而退呢。不料,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殴打,木棒子敲折了好几根。

 

  “回去告诉姓白的,老子想会会他!”

 

  萨尔图有史以来,最着名的一次街头群架拉开了序幕,警方称之为流氓斗殴。贾家兄弟怎么也不会想到,胆大包天的白文化居然孤身一人,抢过一条铁棒,横扫他们三十余众,如同虎蹚羊群一般……

 

  半个月后,白文化从拘留所里被放了出来。

 

  大门外,站着亭亭玉立的柳小燕,她身后站着三旦和他的弟兄们。

 

  白文化上前一把抱住柳小燕,号啕大哭。

 

  “熊样儿,哭啥呀?你不是挺能耐吗?”

 

  “都是你爸,把我的裤子剪成碎布条了!”白文化接着哭。

 

  “没事的,我再给你缝上。”柳小燕说着,哧哧地笑起来……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上一篇:偷鱼的窃贼
下一篇:穿旗袍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