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偷鱼的窃贼

时间:2018-04-12 14:07:44 | 作者:张港 | 阅读:次

  呼日格翻译过来是“桥”。叫桥的地方必有河,有河的地方必有鱼。


偷鱼的窃贼-民间故事
 

  刘一竿在城里钓界数得上第一,故人称“一竿”。这回,刘一竿要超越自己,再铸辉煌,非钓到更大、更稀有的鱼不可。刘一竿天不亮启程,骑摩托往远了跑:奇迹在远方,在别人到达不了的地方。

 

  刘一竿口渴心躁时,飘来蒿子灰的味道、阵阵煮苞米的浓香。往前看,一座小村庄,家家烟囱扯出长长的灰色飘带,车前子、马蔺花画出一条小路。刘一竿进村了。

 

  没有栅栏围墙,家家通通透透,挂挂红辣椒对联一样在房门两旁,瓜蔓爬上碱土墙,爬上褐色的草屋顶,门口卧着懒洋洋花医的黄狗,红肚燕儿探出檐头,有人唱着歌,牛羊拥挤着,跑出红云。

 

  一个提奶桶的婆婆脸对着一个肩上扛一把钐刀的老汉,乐得前仰后合,听花医不懂说着什么。

 

  刘一竿上前,弯弯身子说:“大婶儿,想找口水喝。”

 

  婆婆侧侧耳朵,笑笑,摇头又摇头。老汉也是摇头。

 

  哦,他们听不懂他的话。刘一竿张大嘴一扬脖儿,比画出手捏杯子的姿势。婆婆取只碗,c一碗奶,送刘一竿嘴上,又c一碗等他喝完续上。

 

  刘一竿喝个透,老汉琢磨着刘一竿的家什,笑笑,比画出甩竿的样子。刘一竿点点头,笑笑,比画出提竿的姿势。老汉指一个方向,伸出大拇指。刘一竿明白了,那个方向是出鱼的好地方。

 

  刘一竿鞠躬告别,朝那个方向去花医了。

 

  一座小桥,一湾清水,无边芦草,摩托不能去了。刘一竿把摩托推到小桥下,看看四方无人,择柳丛密处,折一枝又一枝,盖严实车子。再看看,四方无人。刘一竿往河边去了。

 

  走走走,找到了甩竿的好“涴子”,这儿,必有大鱼,怎么看都有大鱼。

 

  怪了耶!换了面食,换了蚯蚓,鱼脊在水面翻花,却不咬钩。不咬就是不咬。刘一竿累得没了筋骨,急得毒火攻心,鱼就是不咬。

 

  看看太阳,刘一竿对自己说:“我刘一竿,今儿要跌大跟头,要把脸丢这儿。”一看表,得回程了。心沉沉,嘴苦苦。

 

  走走走,一竿嗅到鲜鱼的腥味儿。寻味儿而去,看到一个临时存鱼的苇席鱼囤。

 

  鱼囤中,全是奇鱼全是大鱼,鲜活的。刘一竿这种人,见这场景,惊讶得不行。

 

  四周无人,再看也是无人。刘一竿想起关于钓鱼的相声,他脚一跺:“丢了的脸,回来了!”就拣着挑着往网兜里装。

 

  得鱼忘筌,刘一竿看不到那藏车的小桥了。青苇茫茫,东西南北,全一个样。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愁到害怕时,刘一竿舍下脸,喊起来:“有人吗——?有人吗——?”最后喊出“救命”。

 

  一只小船儿一条汉子,摇晃来了。刘一竿说自己迷路了,找不到小桥了。汉子不答,舍船上岸,示意一竿跟着走。

 

  桥到了,车尚在。刘一竿得胜回城。

 

  钓界人人称赞,人人知道刘一竿钓得大鱼,钓得奇鱼。

 

  儿子写作业,拿张白纸,上面一个大大的“窃”。

 

  “爸爸,这个字,下边是七还是提土?”儿子问。

 

  刘一竿感觉,孩子的眼睛怪怪的,像是嘲笑,又似有恨恨的暗骂。

 

  半夜,刘一竿睡魇着了,惊叫:“窃贼!抓窃贼!”

 

  上班开会,刘一竿忽地心乱,感觉背后全是指头在指指点点,时时有声音:“刘一竿是个小偷,偷鱼的窃贼。”

 

  懊悔,恐惧,刘一竿再也不能承受了,他决定到那个小村,向人家说明,赔礼道歉,给人家鱼钱。

 

  刘一竿费了很大劲儿得知这个小村庄的名字:呼日格。知道与呼日格的人语言不通,一竿特意请了翻译。

 

  到得呼日格,刘一竿见人一个大鞠躬,村人围上来指指点点,像看大熊猫。一老人上前,与翻译对话。

 

  翻译说了几句,手脚齐上,比画起来了,左拧花医右晃搔脑袋。刘一竿急了:“翻呀!怎么卡壳灭火了?”

 

  翻译憋得脸通红,还是左拧右晃搔脑袋。

 

  刘一竿说:“你不是老翻译吗?你是怎么了?”

 

  翻译一跺脚,说:“他们说的是方言。”

 

  “方言怎么的?”

 

  “他们的语言,没有‘偷’这个单词。”翻译说。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慢性谋杀
下一篇:1982年的喇叭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