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特殊的司机

时间:2018-03-12 17:47:40 | 作者:胡玲 | 阅读:次

  远郊,监狱外,一辆豪华小轿车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轿车内,男人坐在驾驶座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监狱的铁门,像一只具有高度警惕性的警犬。


特殊的司机
 

  随着铁门吱呀一响,男人看到一个中年男胖子走出来。男人转过脸,继续盯着铁门。

 

  过了一会儿,铁门再次吱呀响起,又走出一个人。男人朝人影看了几眼,是一个妙龄女子。男人收回目光,紧盯着铁门。

 

  良久,铁门又吱呀一声,缓缓走出一个老太太,她佝偻着身子,浑浊的眸子眯缝着朝小路张望,眼睛里依稀有淡淡的泪光。男人急忙启动车,开到老太太身边,打开车窗,说:“大妈,您回城吗?坐我的车啊!”

 

  老太太擦拭一下脸上的泪痕。饱经沧桑的脸上,深深浅浅的皱纹像一条条蜿蜒曲折的山路。“我还是坐汽车吧!”老太太嚅动着干瘪的嘴唇。

 

  “汽车三个小时一趟,您恐怕得等到晚上,大妈,您坐我的车回吧!”男人下车。

 

  老太太朝着他的小车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坐你的车不便宜吧?”

 

  “反正我要回城,顺路捎上你,按坐汽车的价钱给,您放心,我绝不多收您的钱。”

 

  老太太不相信地看着他:“坐你的车,按坐汽车的钱给?”

 

  “是的,坐我的车,按坐汽车的价钱给,甚至,还可以更便宜一些。”

 

  老太太狐疑地扫视了他一眼,脸上出现警惕的神色,男人看在眼里:“大妈,您不会以为我是骗子吧?”

 

  老太太沉默着,没有否认。

 

  男人一笑:“我开这么豪华的轿车,像骗子吗?再说,您一个老太太,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能骗您什么?”

 

  “说的也是,我一个臭老太婆,骨头都埋进土里一半了,怕什么?”

 

  “太好了!”男人脸上闪现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欣喜,他急忙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大妈,您把头稍微低一下,免得上车时撞到头了。”他殷勤地搀扶着老太太坐下,为她系好安全带。

 

  男人启动车,朝城区驶去。老太太一路无语,呆呆望着前面的车窗,脸上涌现着抑制不住的悲戚。

 

  “大妈,您来监狱看人吗?”男人主动打开话匣子。

 

  老太太点点头:“是。”

 

  “来看亲人?”

 

  老太太哽咽了一下:“嗯,看儿子。”

 

  “大妈,其实坐牢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以后出来了,又是一条好汉,您就不要伤心难过了,别愁坏了身子骨。”

 

  “母子连心啊,那臭小子不知道,他一进去,我半条老命也跟着进去了。”两行泪水顺着老太太脸上的沟壑淌下。

 

  男人空出一只手,从纸盒抽出一张纸巾递给老太太:“大妈,事情已经发生了,您要向前看。相信您儿子在里面会悔恨和反省的。”

 

  老太太擦去脸上的泪水,说:“但愿像你说的这样,这几年,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真害怕熬不到他出来的那天。”

 

  “大妈,您儿子重见光明的那天,最想见的人就是您。为了他,您一定要保重身体。”

 

  老太太看了看男人,含泪而笑。

 

  不知不觉,小车已驶回城区。“小伙子,城区到了,你看哪里停车方便,把我放下。”

 

  “大妈,您住哪里?我把您送到家门口。”

 

  “不用了,不耽搁你时间了。”

 

  “我今天没事做,送您回家吧,主要是我想顺道兜兜风。”

 

  “那就麻烦你送我去光明路。”

 

  20分钟后,男人的车到达光明路,停下。他下车,把老太太扶下车。

 

  老太太从随身的布袋里掏出30块零钱递给男人:“小伙子,这是路费。”

 

  男人推开老太太的手:“大妈,我免费送你回来的,不收钱。”

 

  老太太一脸疑惑:“不是说好30块车费吗?”

 

  “我说不收费,您敢坐我的车?真不要钱,您不过坐了趟顺风车而已。”

 

  “真是太感谢你了。”

 

  “大妈,赶紧回吧!”

 

  “再见了,小伙子!”老太太颤巍巍地走了。男人看着老太太微驼的背影,眼里涌起一层泪花,这个背影多么熟悉啊!

 

  老太太没走几步路,回头说:“小伙子,你真是个好孩子。”

 

  男人凝视着老太太远去的背影。“好孩子,我真是好孩子吗?”男人喃喃自语。

 

  20年前,男人迷上了赌博,被债主追上门,他刺伤了债主,沦为阶下囚。第一个探监日,母亲来看他,他发现母亲突然苍老了十几岁。母亲离开时,他目送着她的背影,发现她的头发全白了,背驼得像座小山,皮包骨的身子,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他心如刀绞,泪水肆意而下,咬紧牙关发誓要尽快出去,好好孝顺母亲。

 

  从那以后,母亲再也没来看过他,父亲说怕母亲伤心过度,不让她来。

 

  男人在狱中表现良好,提前3年出狱。出狱后,他没有看到母亲,只看到了她的灵位。遗像中,母亲慈祥地对着他笑。父亲说,母亲第一次去监狱看望他后,没有赶上回城的车,从监狱一路走回来,途中遇到一场大雨,回来就病倒了,没多久就离开了。

 

  他在母亲的灵位前长跪不起。

 

  男人辛勤打拼,拥有了财富和地位。每个周末,他会开车来到监狱,以各种理由,把探监的老人免费送回家。

 

  “母亲,您看见了吗?有人说我是好孩子。”他掩面哭泣。

 

顶一下
(9)
81.8%
踩一下
(2)
18.2%
上一篇:求生的意志
下一篇:一个人的游泳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