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色不异空

时间:2018-01-31 13:21:10 | 作者:快然自足 | 阅读:次

  黎明前,天尚黑。派出所值班民警接到报警电话,说吕村某排某号,发生了强奸妇女案。

 

  民警即刻出警,到报警的村民家中。

 

  报警的是个30岁左右的少妇,看见警察,支支吾吾,又不承认遭到强奸。

 

  民警觉得此中大有奇怪,旋带回所里细问盘查。


色不异空
 

  说这吕村小媳妇,姓吕,是本村姑娘,招女婿上门。女婿常年在外打工。

 

  小媳妇的本家,名叫吕黑土的,正是吕村书记、主任“一肩挑”。

 

  吕黑土50岁出头,中等身材,黑瘦扁脸,爱笑亲和,平时,见了任何熟人,都惯于点头猫腰,因此,那腰常年始终躬着,那眼角,有着密集而多的皱纹,向两边脸上放射出去。

 

  吕黑土表面上和气恭顺,实际上极有心机,心里认准的事情,牛也拉不回头。熟悉的人都清楚,老吕才是真正的笑面虎。

 

  吕村的“干部”班子,吕黑土和村会计、妇女主任,历经好几届都稳如磐石,铁打的“金三角”一样。每次选举,总能高票得选。根本原因,归功于吕黑土办事有路数。

 

  比如说:刚过了腊八节,吕黑土就亲自大喇叭通知:请全体村民,到大队部来,领米面油和春联等过年用品。

 

  吕黑土对村里上了60岁的老人,每人额外发200元红包;70岁以上的老人,再加100元,以此类推。

 

  老人们领到红包,无不对吕黑土打躬作揖。

 

  还有,每年高考结束,新学期开始前,吕黑土规定,对本村考上大学、大专的孩子,分别有1000元不等的奖励。孩子们拿到奖金,家长们无不对吕黑土心怀感激。

 

  如此一来,吕村的绝大多数村民,没有不心悦诚服的道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吕村个别人,也跟吕黑土作对。

 

  吕黑土对和自己作对的,绝不手软。

 

  比如,有个愚蛮的村民,就经常和吕黑土作对。

 

  愚蛮村民在自家门前堆着一大堆土,说是将来盖房时要用。镇里组织卫生检查,提出这大土堆影响环境。让吕黑土安排清理。

 

  吕黑土就安排机械,把这土堆清走,并告诉会计,这次清理的机械人力费用,从这个村民的款项发放里扣减。

 

  这一来,愚蛮的更加愚蛮,就每天坐了公交车,去中□海敏感地区上访,一连去了18次。

 

  镇综治办每次都会接到层层打下来的电话,通知让去接人。

 

  每次镇里派车把人接回村,把人送回家,就告知吕黑土要妥善解决,不要给镇里惹事。

 

  吕黑土每次都脸上堆笑,猫腰点头称是。实际上不管不顾,较劲。

 

  有一次,镇里人刚走,吕黑土立刻派人拉来一大车脏土,直接倾倒在愚蛮人家门口。

 

  一来二去,矛盾升级。

 

  愚蛮人更铁了心去敏感地区上访告状。

 

  反正60岁以上的人了,凭卡上车,坐公交车免费。

 

  镇综治办第十八次接到上面电话,要求去接愚蛮人时,受到上面的严厉批评,于是就报告给了镇党委书记。书记就发了火,打通吕黑土的电话,在电话里大骂黑土说:“操你老妈再敢让人越级到敏感地区上访,老子非把你弄进去不可!”

 

  镇里书记骂出如此不堪粗话,意有所指。至少有两件事,可以把吕黑土弄进去。

 

  一件事是修建国道时,吕黑土悄悄地把北山根的坡地卖了出去,让给修路供应砂石料的人,夜里偷挖。等被发现时,山根底下,原先县里爆破造林的几亩树林尽被铲除,耸立掩护的堤坝里面,竟被挖出几十米深的巨坑来。

 

  当时林业局上报给主管副县长,副县长实地查看,极为震怒,准备抓人。镇里考虑到抓吕黑土进去,也填不平已经造成的大坑。且让吕黑土将功补过,想办法恢复填平,恢复植被,才是正经。加上吕黑土平时工作确实不错,村庄稳定,群众拥护。于是经多方求情,县里暂且放了吕黑土一马。

 

  事后,吕黑土给镇有关领导各送了一条金项链、一个金戒指,作为答谢之礼。放下礼物,就一溜烟儿的跑了。

 

  另一件事,是吕黑土眼馋邻村卖小产权房发了财,也要新建房屋,卖给城里人挣钱。这吕黑土认准这条发财路子,先是购买村民的废弃宅基地,翻盖以后转售挣差价。尝到甜头后,胆子和胃口,渐渐大了起来。

 

  吕村村南,有个历史遗址,名叫“吕村惨案遗址”,专门纪念抗日战争时期,日伪军以"清剿"地下党、游击队为名,屠杀了30余名无辜吕村青壮年、放火焚毁整个吕村的事件。

 

  “吕村惨案遗址”,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由荆北县政府所立。

 

  这吕黑土拆旧翻新转卖宅基地,获利巨多,利欲熏心,就偷偷地把这个县政府所立的“吕村惨案遗址”石碑,秘密迁移到北山根儿下,挪到大沙坑旁边不远处。却把“吕村惨案遗址”所占的土地,腾了出来,连同周边的农田,又新建了几处院落,卖了出去。

 

  等镇里发现这个情况,生米早已经做成了熟饭。

 

  镇里领导气得半死,把吕黑土叫到办公室来,除指着鼻子问候了几回吕黑土的老妈外,也别无好法。因担心被追责,也悄悄地压了这个消息,避免上面知道。

 

  吕村南面的土地占用完,无缝隙可继续盖房,吕黑土就瞄准路北的土地。经过一番推整碾压,又辟出一块土地,盖了一檐齐的几排院子。

 

  路北新建的院子,没有村民搅扰,靠近山,能看得见水,记得起乡愁,吸引来县里多个部门有头有脸的领导。这些领导与吕黑土私下协商,均受到了优惠。他们就受吕黑土委托,时常聚齐了到镇里来,纷纷说吕黑土的好话,修复镇领导对吕黑土的成见。

 

  县委组织部部长也亲自打电话给镇书记,说有一个至好的朋友,相中了吕村北边的一处院子,请今后务必多加关照。镇书记只好答应了。受“组织”委托,礼节性地到部长朋友的院子里去拜访过一次,聊作关照的样子。

 

  因此次拜访,外界宣扬,说这吕村对外销售的院子,是镇党委书记支持所为。还说某日某时,镇书记亲自到新建院子里参观考察,不断夸赞吕村的“新农村建设”做得不错呢!

 

  话说吕村愚蛮村民,十八次到敏感地区越级上访。镇里屡劝不止,吕黑土专意较劲。气得镇书记电话里大骂吕黑土,警告他再敢放任村民去上访一次,就把吕黑土弄进去。

 

  打电话毕,镇书记就叫过来镇纪委书记,让他亲去吕村,坐镇督促吕黑土,彻底解决这个隐患。镇书记授意纪委书记,秘密部署彻查吕黑土,把之前他给镇领导送金项链、金戒指的事算进去,再找些硬证据,到时新账老账一起算。

 

  纪委书记下村,督促解决吕村缠访问题,一面部署镇综治办、信访办人员,在吕村村口轮番把守,绝不能让这愚蛮村民再去上访。

 

  吕黑土依旧满脸堆笑,对纪委书记所言,点头哈腰答应着,派人去把倾倒在愚蛮村民家门口的脏土清走。

 

  不料,这愚蛮村民更加愚蛮起来,不仅坚决要求赔偿以前的那堆土,还要原封不动地赔来,加上十八次上访的路费和饭费,还有精神损失,折合成现金十万,给不了十万块,今后就不干别的,就以到敏感地区上访为业!

 

  纪委书记等人经过软磨硬泡,威逼利诱,终于和愚蛮村民达成一致,共赔偿了8000元。让村民写了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上访。

 

  双方签字画押,终了此事。

 

  再说吕黑土偷偷地迁移了“吕村惨案遗址”后,受到镇领导辱骂,为弥补过失,让死在日伪军铡刀下的那些吕村先人安宁,吕黑土筹资,在新迁“吕村惨案遗址”旁边,新建了一座小庙。小庙建成,请了佛像,安排专人,定期供奉香火,为吕村、也为他自己祈福祛灾。

 

  吕村的小庙,吸引来周边的村民,大家口口相传,都说祈求灵验,于是,引来更多的人烧香拜佛。

 

  吕村显得更加兴旺起来。

 

  吕黑土顺风顺水,又跟县民政局的一个领导勾搭上了。两人密谋,借吕村空闲的大院,搞一个“农村智残青少年康复站”,把吕村周边所有村智力残疾的孩子,定期集中到这个康复站里活动。以康复站的名义,单申请账户,直接拨款到位,镇里、村里都监管不着。每个孩子,每月580元。

 

  民政系统有这个政策,吕村有闲置院子,周边村有智残儿童的资源。再说,上面统一给配康复的机械,只需雇一辆面包车接送孩子,请几个村民看护,就能把康复站办起来。

 

  吕黑土与民政局领导一拍即合,就干了起来。

 

  刚一开始,“农村智残青少年康复站”,每周活动两天,把孩子们用车接过来,中午还管一顿饭。

 

  没过多少时间,康复站改成每周活动一天。继而每周半天。

 

  后来,只是逢上面检查时,或来人参观时,临时接来孩子们应景。待检查完、参观完,再把孩子分送回家,不提。

 

  没过半年,吕村的“农村智残青少年康复站”,就只成了应付民政系统检查的工具。“康复站”的院子,又闲置着。却不影响按人头直接拨付资金。

 

  靠近康复站的一户村民,家里有两头驴没处可拴,经请示吕黑土同意,就拴在“农村智残青少年康复站”的门口,离牌子不远的地方,放置了一个驴槽。

 

  直到县民政局的领导,因为其它腐败犯事被抓,这个名为“智残青少年康复站”、实为拴驴养驴的“智残”项目,才宣告结束。

 

  又过了两年,新修一条高速,正好从吕村旁边跨越,正好从吕黑土当年卖地挖沙的大沙坑旁边跨越。

 

  吕黑土得此信息,经过积极争取,把其中一个标段的项目部争取了过来。让项目部搭设在吕村小庙和“吕村惨案遗址”附近。

 

  项目部占地,每年可收30万元的占地费用。

 

  吕黑土并与“项目部”协商一致,新修高速各种废弃物,可在旁边不远处的巨大沙坑里存放填埋。

 

  因此,吕黑土意外又多了一个挣钱机会。

 

  不到六十岁的吕黑土,依然爱笑亲和,见了任何熟人,都惯于点头猫腰,那眼角,密集而多的皱纹,向两边放射出去。吕黑土腰包日鼓,但不改本色,衣着朴素。

 

  村里面的大账上,并没有查出什么大的漏洞。

 

  县里多个部门的领导、镇里多个科室的干部,村里绝大多数的村民,对吕黑土都有很好的评价。

 

  某日,一早,吕黑土穿着一身旧的迷彩服,出去找借他钱的所有人要账。要了整整一天,把所有欠他钱的人找遍。那要回的钱,分装在迷彩服的各个兜子里,鼓鼓囊囊地回家。

 

  傍晚,吕黑土操作家里的机器,给院子里囤放的玉米脱粒,不料,从那机器里蹦出一个螺丝帽来,直打到吕黑土的太阳穴上,吕黑土当场昏倒。等人发现,急送他到医院抢救时,吕黑土早已死去多时。

 

  再说吕黑土的本家,那个报警的小媳妇,报案称遭人强奸,警察到时,又支支吾吾。民警很觉奇怪,带回派出所后,费了一番口舌,终于搞清原委。

 

  原来这吕村,青壮年多数外出打工,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这小媳妇,就和归庄的一个年轻鳏夫,成为相好。后因有人给鳏夫介绍一离异女人,年轻丰肥,令此人动心,遂计划结婚成家。

 

  吕村小媳妇得知,遂邀相好的夜来家里幽会,曲尽承欢,说服相好的断绝其它尘缘,保持两人关系。奈何话不投机,直说到天快放亮,见男的不回心转意,一怒之下,就报警说遭到强奸。

 

  报警后,两人又都害怕暧昧关系曝光,又都后悔后怕起来。

 

  因此,世人得知此一奇闻。

 

  也有村民说,两人每次幽会后,那男的都要给钱,恰好那晚,男的执意不给钱,女的才一怒报警。

 

  这却是一家之言,一听一笑罢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活着
下一篇:布衣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