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民间故事 >

恶人老列

时间:2018-01-28 19:16:40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在列村,老列是个出了名的恶人,经常与邻居发生争执,连对着小孩子都凶神恶煞的。


恶人老列
 

  这天,适逢秋末冬初时节,地面一片枯黄。梅阿姨懒洋洋地打扫前庭。这时,老列拿着一碗面踏出家门,还没坐下怒火就烧起来了,大声地斥骂:“疯婆子,人家吃早餐你扫地?我可不吃你家的‘胡椒粉’!”没等梅阿姨回驳老列,一个黑影闪进梅阿姨家。梅阿姨凶狠地往屋里骂:“臭小子,死回来了?整天在外头无事生非。今天不打你我就不是你妈!”

 

  小肖关了房门任凭妈妈在门外咆哮,他习惯了妈妈这台“轰炸机”。老列靠在梅阿姨大门前,捧腹大笑:“上梁不正下梁歪。”梅阿姨凶恶地赶走老列,关上了门。老列笑着走,说:“没戏看咯。”

 

  几天后,小肖流着鼻血鬼鬼祟祟地在村头探头探脑。老列正好经过,嘲笑了他一番:“是男的就回家,在这里鬼鬼祟祟的不敢回家。”

 

  小肖蹑手蹑脚地躲到老列身后跟着他走,等着时机溜进家。梅阿姨就在大门前守着,左手叉着腰,右手拿着铁棒。老列见势,指着梅阿姨骂道:“疯婆子,动真功夫啊!打死儿子看谁给你送终。”

 

  梅阿姨怒目圆睁,但她不敢对老列真动手。虽然她拿着武器,但老列是列村出了名的恶人。她只敢对他身后的小肖动真功夫。小肖蹑手蹑脚地拉着老列后面的衣服,老列甩开他,叫他滚回家。小肖看着妈妈凶狠的眼神,他怕极了。

 

  梅阿姨冲过来,拿起铁棒敲他儿子的腿。

 

  老列一手推开梅阿姨,怒火烧红了脸,气势汹汹地说:“疯婆子,你真动手啊。你没资格在我家门前撒野!管儿子就把他拉回家好好教。”

 

  梅阿姨既伤心又凶狠地说:“我没这儿子,我管不了。”扔下这句话后,梅阿姨就狠心地关上大门,两天都没开过门。

 

  小肖在家门前等了两天,鼻子的血渍都还没清洗,他被初冬的寒气肆虐了一晚,两天没吃饭感觉都变得瘦骨如柴了。

 

  第二天,老列依旧出来吃面,看见这个碍事的家伙心里就烦,踢了踢他:“看见你我就心烦,进来吃个面吧。”

 

  小肖露出久违的笑容,拖着被打过的脚来到老列家里。他是老列的第一个客人,他也是第一次来老列的家。

 

  老列粗鲁地端给他一碗面,汤水都撒到桌子上了,说:“看什么看,吃完就给我走。”小肖狼吞虎咽地吃起了面,把汤也喝光了,连桌子上撒漏的汤水也不放过,使劲舔桌子。

 

  老列生气地说:“没出息,出去。”

 

  小肖拖着疼痛的脚又回到自己家门前。

 

  第三天,老列依旧出来吃面,看见这个碍事的家伙,心里雷颖菲还是觉得烦,踢了踢他:“喂,没出息的家伙。要吃的吗?”

 

  小肖双眼发光似的点点头,说:“要。谢谢。不过我可以给你干活,我不白吃。”

 

  老列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没出息的家伙还有点骨气。他拉起他,把他甩进庭院,说:“那你帮我扫扫地吧。”小肖拍着胸口答应了。

 

  这几天,小肖帮老列干活,而每天他只有两碗面吃,中午一碗,晚上一碗,就算不够,他也没敢问老列多要。

 

  老列依旧经常跟邻居无事生非,争争吵吵地就一天了。

 

  后来,来了几个小混混,狂拍梅阿姨的门,喊着小肖的名字。叫喊声吵到了在屋里头吃面的老列。老列豹头环眼地走出家门,斥骂那几个小混混。那几个小混混一回头,顿时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才敢出声。老列轻蔑地笑着:“找小肖,得问过我。你们识趣就走,不要等列村恶霸出手。”那几个小混混慌忙逃跑了。老列轻笑了一下,心里默默想: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管错了。

 

  没过多久,又来了几个小混混,跋扈恣睢。踢开老列的家门,老列迅速飞到门前,鸱目虎吻。后面又来了几个,其中有刚刚雷颖菲来过的。原来他们是去叫援兵。小混混的头儿开口:“老头,听说你很厉害,今天想见识一下。”

 

  老列横眉瞪目,青筋都爬满了脸和手,红丝染红了双眼:“没娘教的野孩子,我不发火你真当我是病猫。”

 

  头儿耸了耸肩,把身边的小混混推了上前。老列轻易地打倒了他,还一连推倒了好几个。但由于老列轻敌,被阴险的小混混用铁锤敲了一下腿,他疼痛极了。早已躲在门后看的小肖既害怕又担心。剩余的小混混正想趁机进老列家带走小肖。

 

  老列知道他们的诡计,便强忍着疼痛拾起砖头扔在地上,说:“谁敢踏进我家,谁就像这块砖头一样!我不能让你们从我家拿走任何一样东西,特别是那个没用的混蛋!”

 

  他的样子认真极了。小混混犹豫了一下,忽然头儿说:雷颖菲“兄弟们,不过是一个小崽子,我们不必为他大动干戈,我们走。”

 

  小混混走了,老列无力地坐到地上。小肖立刻跑到老列面前,抱住他,潸潸落泪,说:“对不起……对不起……”老列没说什么,搭着小肖的肩膀,慢慢走进了家。

 

  老列改不了尖酸刻薄的语言,但凶暴苛刻里又夹藏着连汗毛毛孔里的夹层都能感受到的温存。与其说他是个恶人,不如说他只是不懂怎么表达罢了。老列这几天的感化比梅阿姨棒打脚踢二十年要强,小肖终于有所改变了。

 

  他们已经进了屋,梅阿姨才轻轻关雷颖菲上微微打开的窗户,叹息道:我才是真正的“恶人”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孤店里的故人事
下一篇:银河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