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严重洁癖症患者

时间:2018-01-14 20:31:24 | 作者:阿尔贝加缪 | 阅读:次

  “医生,我的病严重了。”他一进来就说。


严重洁癖症患者
 

  A君是我的一个老病人。作为一个心理医生,看他的打扮,我知道他的症状的确是越发严重了。这是他第四次来我这里了,前几次他来的时候,还算比较正常的,只说自己有洁癖。但这次,他竟然全副武装,帽子、眼镜、口罩都齐了,还戴着一副手套,让人有些好笑。

 

  “医生,求你帮帮我。这样下去,我要完蛋了。”他把眼镜和口罩摘下来,站在我面前。我理解他的心情,作为一个单位领导,他的内心压力可想而知有多大。

 

  “你没有按照我以前教你的那些方法去做吗?”我站起来,试探着刻意去拉他的手,他把手缩了回去,狠狠心,终于让我握住了。我看见他的眼睛都要闭上了,满脸痛苦的样子,他的手指也紧张得快要痉挛了。“放松放松。”我安慰他,“我是最干净的,我是最干净的。”

 

  “医生,我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什么减压法、替代法、转移法、肯定法、顺其自然法,还是有作用的。”他渐渐有些放松了下来,“以前感觉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今年提上正处后就不行了。现在我一想到要去外面陪人吃饭就心里发慌,还不敢和别人握手,否则会寝食难安,洗多少遍手都觉得无济于事,我快要疯了。”

 

  我点点头,我很理解他的感觉,对于有严重洁癖的人而言,每一次吃饭和握手都是巨大的折磨,甚至会表现出强迫症的典型症状。他会无休止地强迫自己去洗手,把自己和他人隔绝开来,成为一个幽闭症患者,最终变成一个真正的疯子。

 

  我算是比较熟悉他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A君已经做了两年的公务员,因为做事太耿直得罪了许多同事导致被孤立,来我这里做心理辅导。第二次是他的夫人陪伴着来的,说他当了科长后渐渐有了洁癖,特爱洗手。我说,就让他去洗手吧,弄干净点,对健康没有什么害处,我们很多医生都有洁癖。第三次是两年前,那时的他已是单位的副处长了。他说似乎洁癖严重了些,除了不停洗手,还要每天洗澡,每天换内衣。如果一天不洗三次澡,就会觉得心里难受整夜失眠。我说,这是好习惯,很多外国人都这样的。我也教了他一些如何转移焦虑减轻症状的方法。而这一次,竟然如此严重了,从他的打扮看,精神状态似乎也有些问题了。

 

  “你能想起让你如此焦虑的起因吗?”我看着他的眼睛,“你这是普通的洁癖被某种诱因刺激后倾向于强迫症的严重症状了,只有找到这个根源,说服自己正视它,才能得到改善。”我继续说道,“你不用有任何思想顾虑,我会绝对保密的,请你相信我的职业道德。”

 

  他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今年五月份,一个客人拜访我之后,好像就开始严重了。除了洗手洗澡外,还很害怕和别人接触,害怕外出,害怕去公共场所,甚至害怕参加单位的会议了。”

 

  “你认为那个人有传染病吗?”

 

  “没有,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那人忽然抓住了我的手紧紧地握了握。”

 

  “哦,你是觉得他的手很脏?”

 

  “不仅仅是,那人手里还有东西。”他停顿了一下,“是一张卡。”

 

  “你害怕了?旁边有别人?”

 

  “没有人,不过心跳很厉害。”

 

  “那是你第一次收别人的东西?”我笑了。

 

  “不是的,以前朋友求我办事也有过。”

 

  “那为什么这次特别紧张呢?”我依然冲他笑。

 

  “关乎几条人命,”他表情突然很严肃,顿了顿说道,“矿务局我说了算。”

 

  “知道卡里有多少钱吗?”

 

  “两百万,那个煤老板说矿上出了点事情,已经私了了,但是有人在煽风点火,希望我这边睁只眼闭只眼。”

 

  我听了之后很震惊:“你,收下了?”

 

  “我没收,我跟我夫人说了要她代我把卡寄回去后,万万没想到,我夫人居然用来里面的钱给自己买了首饰!”说到这,他声音都有些颤抖,“我质问她怎么禁不起诱惑,她居然反驳我说:‘那些烟啊酒啊你都敢收,见到钱你就不敢了?这世道当官的哪个不贪?你熬了这么多年,也该到我们了。’”

 

  “我听了夫人的话洗了十几遍手后就平静下来了,不过第二天就出了问题。班也不想上,饭也吃不下,连和夫人睡觉都觉得脏,我现在一天要洗一百多遍还不够,还至少要洗十多遍澡,我已经完全没有正常生活了。”他的眼睛充满了绝望。

 

  “我知道了,这就是你的结,就是让你焦虑的根源。只要把它打开,就能减轻你的强迫症状了。”我非常明确地告诉他,有两个方法可以尝试,一是把他关进一个强制性的环境里,完全剥夺洗手洗澡的机会,或许有变化,要么马上发疯,要么强制性趋向正常。二则马上把钱上交给领导,并且要非常详细地把整个过程讲清楚,我保证他可以恢复到普通洁癖的状态。

 

  第一种方法等于坐牢,第二种就是坐牢。他想笑,又笑不出来。“那有没有第三种?”他问我。

 

  我又犹豫了一下,“有是有,但我不推荐。就是那张卡剩下的钱转到你的卡里,心安理得地花吧。”看到他一脸的迷茫,“真的,不骗你。你们官场中很多人都是有洁癖的,相信自己。快回去吧,我拍拍他的肩。”

 

  “真的吗?”他犹豫着,慢慢戴上口罩和眼镜,站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鼓囊囊的信封放在我桌子上,然后如释重负般走了。我奔进洗手间。八,九,十,我用肥皂一遍遍洗着,整整洗了十六遍后,我的内心才渐渐平静了起来。

 

  洁癖难道有什么不好吗?我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一遍遍擦着手,有人在敲门了。

 

  我伸伸懒腰,坐回位置上,把桌上的信封收回抽屉,静静等待者我的下一个洁癖症患者进来。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疯狂的猪耳朵
下一篇:心里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