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拒绝贿赂

时间:2017-12-14 13:50:03 | 作者:刘雪峰 | 阅读:次

  “蓝司法让纪委给盯上了,估计还没有抓住把柄,要不早歇菜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天,蓝司法还在办公室门外,听到老王指名道姓说着自己的事,因为心里坦然,也就只付之一笑。为不让大家尴尬,蓝司法脚跺得山响,屋里议论嘎然而止。


拒绝贿赂
 

  办公楼是八十年代修建砖木结构房,每间办公室都是里、外各一间,里间用作储物或资料存放,外间作办公室。那时的司法还只是一个岗位,没有专门的办公室,与综治办合署办公。

 

  综治办人多,里间也作办公室,三四个挤在一起,外间作民事调解室。

 

  蓝司法的办公桌在靠窗的位置,与联防队长相对而坐。坐在蓝司法办公桌的位置,打开玻璃窗大街上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人们只要往综治办的窗口瞄一眼,便知道蓝司法在与不在。因为蓝司法只要在办公室就会打开窗,让街上的喧嚣渗透进来,他习惯从纷繁嘈杂中辩别真伪。

 

  老王是镇里的老人,撤并建前是一个小乡的副书记,现在以副主任的身份主持综治办的工作,小李是镇里给综治办配的法制宣传员。

 

  屋子里的几人齐刷刷的朝蓝司法扮笑脸,蓝司法一脸笑容朝大家点头。刚坐下便从办公桌的抽抴里拿出一条“精品遵义”,不紧不慢的用钥匙划破薄膜包装,撕开封口取一包,然后再把剩下的放进刚才的抽抴里去。蓝司法旁若无人的做着这个动作,三双眼睛从不同角度向他投射过来,羡慕、疑惑、妒嫉,各情复杂情绪都在其中,老王的目光堪称虎视耽耽。

 

  这也难怪,人家老王好坏也是副主任科员,在镇里的资历最老,工资比蓝司法高出一倍,也只敢抽“黄果树”,可蓝司法一个计划外用工却抽上“精品遵义”……

 

  蓝司法并没在乎知大家的注视,打开烟盒抽出几支烟,也不招呼就往三人所在的方向一、二、三的抛了过去。联防队长的第一个接住烟朝蓝司法点头算是谢谢;小李还在蓝司法抛烟给联防队长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蓝司法的烟一来,敏捷而潇洒的接了,一脸的笑容;老王还在思索着蓝司法为何抽得起好烟的事,走神呢,蓝司法抛来的烟先是桌面上挣扎几下,待他发现时已掉在了地上;蓝司法见此情景正准备重新抛去一支,却见老王朝他摆手,从地上捡起 “精品遵义”,吹了吹灰尘,叼在嘴上点燃,使劲的吸了一口,一种美美的感觉漫溢全身。

 

  老王一边吸着烟,一边继续着在刚才的纠结……

 

  综治办数蓝司法最忙。每到赶场天,综治办总会有许多农民模样的人出现,都是找蓝司法的。找蓝司法指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不是邻里纷争,便是山林、土地界绊,田边土角鸡毛蒜皮的事,人们都要找蓝司法断个输赢。蓝司法不厌其烦了解每宗纠纷的情况,通过讲法、讲理、劝解、安慰,有时也义正辞严的指出错误,应对着村民的事情。大家都信服蓝司法,经他调解的事,大多能握手言和,重归于好。

 

  与蓝司法的忙碌被人重视相比,老王显得轻闲多了,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却无人问津。好几次老王扮着笑脸去到蓝司法的调解现场,蓝司法很投入与大家沟通、促和,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王副主任的到来,纠纷双方大都不认识老王,弄得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好不尴尬。

 

  还有更让老王气不过的事。蓝司法和小李到村里调查材料去了,办公室只有老王坚守。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来找蓝司法,老王告诉她蓝司法下乡了,有什么事你可以和我讲是一样的。谁知那妇女说了一句让老王一直不能释怀的话:“这事我只和蓝司法说,和你说了不算数……”

 

  老王对蓝司法的诚见也就从这些细小事情上开始了。综治办没有主任,他好几次找书记、镇长,说自己一个副职不好开展工作。书记、镇长却要他多做些后援服务工作,业务工作让年轻人去干。老王自讨没趣,认为是蓝司法抢了自己的风头。

 

  老王一个远房亲戚与邻居为宅基地发生了纠纷,找到老王,老王让他找蓝司法,暗示不能空着手去。亲戚去见蓝司法的时候,买了一瓶习酒,好几十块钱呢,都差不多顶蓝司法小半月工资了。亲戚问老王行不?老王一脸不屑:“一个小司法就这酒也算高看他了!”

 

  第二天,老王的另一个亲戚也来找他,说的还是宅基地的事,对方话还没说完老王就让他找蓝司法,后一位亲戚从老王闺女的店里买了一条“精品遵义”送蓝司法,老王知道后心里酸酸的。

 

  事后老王一合计,发现找他的两位远房亲戚竟是堂兄弟,为的是同一件事,彼此是矛盾的双方,也都送了礼给蓝司法,老王嘿嘿暗笑几声,就看你蓝司法如何裁断了。“蓝司法让纪委盯上”出处也就在此,其实那是老王敲山震虎呢。在他看来,一个司法工资不高消费高,不受贿还能咋的……

 

  老王的两位亲戚来到了蓝司法的调解室,双方都对蓝司法扮笑脸。这时老王走进屋来,假装问:“你们怎么在这里?”蓝司法说因为宅基地有些分歧,今天过来座谈。蓝司法说话很委蜿,顺便说王主任你也参加一下嘛。老王连连摆手:我没空,你处理好就行。蓝司法也没有刻意挽留,让小李配合做记录。就进入了调解正题:现场调查、双方理由陈述、针对矛盾的交点剖析、提出协议草案……

 

  老王打一转便出门去了,盘算等着看好戏呢。在老王看来,蓝司法已经钻进一个自己布下的“局”,断定他受贿的事立马就得曝光,罈子口封得住,人口哪封得住哟。纠纷如果能协商解决人家还找你干嘛;一经硬裁,不服裁决的一方肯定怨气冲天,只需找到录个材料,蓝司法受贿就坐实了。

 

  老王转了一圈重新回到综治办,矛盾双方和蓝司法已经在那里和颜悦色的扯着闲篇了,小李正伏案制作调解协议书。老王勉强扮着笑进了里屋,觉出事情没往他预料的轨迹发展。蓝司法进里屋放东西,开开心心告诉老王事情处理好了,原本就小事一桩,话挑明亏吃在明处,两兄弟便握手言和了。要邀请一起吃餐饭,你既是领导,又是他们长辈,怎么都得见证一下吧。老王正想找理由推辞,不料两个亲戚进里屋来请,也就不好再推辞,心里却不是滋味。

 

  就餐地点是蓝司法选的,是蓝司法小姨子的餐馆。老王暗骂:“吃人不吐骨头,连骨头渣都不放过!”脸上却挂着不自然的笑臆。

 

  蓝司法与小姨子如此这般做了交待,伙计就直接吵菜、上酒了。因为矛盾得化解了,冰释前嫌大家都很高兴。酒到酣处,原本矛盾的堂兄弟一起敬蓝司的酒,说了许多感激和保证的话。老王在边上显得有些多余,自顾与小李碰着杯……

 

  蓝司法声称家里在烘烤烤烟,先走一步。

 

  堂兄弟俩相互又说了许多道歉的话,也感谢老王安排蓝司法这样有水平的人帮他们调解,老王听了稍稍感一丝温慰。

 

  酒足饭饱之后,两兄弟叫店家结账,两兄弟争着付饭钱。蓝司法的小姨子面带微笑:“钱我姐夫用一条“精品遵义”折价抵付了,差几块钱就不收了,往后多多照顾生意就行了。”大家听的面面相觑……

 

  这时老王发现,桌上“习酒”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刺眼……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