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有心为爹娘修脚的儿子

时间:2017-12-14 12:37:38 | 作者:明前茶 | 阅读:次

  “我来猜猜看,你做啥职业,猜中了,给你打八折。”这是修脚师廖师傅每天工作中最爱玩的游戏,而且,神了,他屡屡有给人打八折的机会。


有心为爹娘修脚的儿子
 

  前些天,有位海归,刚回来做艺术品策展人,被朋友拉来修脚。袜子一脱,廖师傅就叹一声:“您从前当过搬运工吧。”对方耸然动容:“师傅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老廖不说话,开始拿出一整套消过毒的修脚工具,细细打磨那双从意大利皮鞋中释放出来的脚。那是一双怎样饱经沧桑的脚啊,脚面很宽,五趾分得很开,脚底下长了厚厚一层硬茧皮,一直包到脚的侧缘,就像穿了一双硌手的硬袜底。一看就是体力劳动者长期负重才有的脚型。那男子告诉他,10年前初到英国读艺术品鉴赏专业,交了昂贵的学费后,袋中还剩400英镑,不忍心再向家里伸手,就找了一份为面包坊和比萨店送面粉的工作。每袋面粉30公斤,要从车上扛到店家的仓储阁楼上。他清清楚楚记得,那家开在老宅里的面包坊,通往阁楼的木楼梯有46级,每走一级都要小心调匀呼吸,以防闪着腰。木楼梯在他脚下发出巨响,就像狄更斯小说里的暗黑场景再现。

 

  他7年后学成,进入艺术品拍卖公司工作,接老父母到英国探亲,父母坚持要看看他从前打工的地方,他们见到了那段笔直的陡楼梯,母亲无声地、一节节抚摸着浸透儿子汗水的楼梯扶手,热泪盈眶。

 

  老廖还见过一位20岁的高个姑娘,穿着一双安妮宝贝般的绣花布鞋,脱掉鞋,大拇趾严重向内侧偏斜,几乎搭到了二拇趾底下,大拇趾底下的鸡眼又硬又痛。老廖在修脚前帮她拨开所有的脚趾放松,那姑娘压着嗓子呼痛,那是一种既痛楚又舒心的“哎哟”声。老廖说:“做模特有一阵子了吧,爱美,平时也穿高跟鞋,脚痛得受不了才到我这儿来,对不对?”

 

  那姑娘惊讶极了,她是学生,业余做车模三年了,天天站在豪车旁拗造型,笑得脸僵,脚上是刀子一样尖锐闪亮的高跟鞋,一天穿下来,脚胀得鞋帮子都嵌在肉里,拔都拔不下来。脚痛,锥心地痛,深切体会到美人鱼变出人腿后“每一步都走在刀尖上”的痛楚。老廖修完脚说,回家多穿布鞋吧,这种橡胶底的还不行,要到乡村去找那种千层底的手纳鞋,养脚。才二十来岁,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呢。

 

  来修脚的人,多是年轻人。那天,见到四十多岁的男子陪着六十多岁的父亲来,老廖把那老父亲枯树桩一样的脚捧在膝上,打量片刻,脱口而出:“您老干了好多年架子工吧?”走动时脚心如鹰爪一样紧握着杠子,如此,摩擦出来的硬脚皮才罕见地长在了脚心那块。中年男子说是,父亲干了二十多年的架子工,建房子前,装架子,像鸟一样在铁杠子上移动,一层一层往上叠搭;房子建好了再一层层往下拆,现在就要告老还乡了,特意带老爸来把城里人享受的东西都享受一遍。

 

  老父亲问,修一次脚,多少钱?

 

  中年男对老廖使眼色,抢着说:“20元。”

 

  老爷子就叹息太贵。老廖那天,费了大事,才把老爷子的脚心修软和了,连脚弓都显了出来,他说,这样老爷子走长路就不会震得脑壳疼。中年男凑上来看,一面还很仔细地问老廖手上各种各样的修脚工具都叫啥名字,怎么使。老廖明白这当儿子的学会了要回去为爹娘服务,就尽量放慢了手上的动作,一步步讲给他听。末了,还告诉他修脚工具在扬州哪些地方有卖。

 

  中年男知道他看出这是一锤子买卖,有些不好意思。老廖说,没关系,这世间,有心为爹娘修脚的儿子,少而又少。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