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前世宿缘

时间:2019-10-23 20:04:31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清康熙年间,洛阳城郊外有个叫陈平的年轻秀才,虽然满腹经纶,却屡次科考不中,后来,在一位好友的推荐下,来到城里一大户家里做了个教书的先生。

 

  人们常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虽然陈秀才教书挣点学费,但那也是勉强维持生计而已,平日里身穿着大小布丁的青色长袍,往返于自家和城里那大户人家之间。

 

  陈秀才身子有些瘦弱,长得倒也清秀,富家子弟的公子哥见到他,都会小声嘟囔一句:穷酸秀才。陈秀才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不仅是自己,很多屡试不中的书生,都被这些公子哥们称之为:穷酸。


前世宿缘
 

  这天又是一个教书的日子,陈秀才路过城门口的集市时,见到几个富家子弟的公子哥,嘻嘻哈哈的围在一个卖东江时报电子版画的摊前,其中一个公子哥说:“此画中女子真是貌若天仙,简直是仙女下凡,啧……啧……如能与其睡上一晚,也不枉此生啊!。”

 

  陈秀才好奇的看了一眼,就见那花卷中的女子身披红色纱衣,额头上的那一点红迹更是映衬着女子的美丽,樱桃小口嘴角微微翘起,画卷动感十足,真是惟妙惟肖。

 

  陈秀才心中感叹,不由得上前问道:“老板,请问这画中女子是谁啊?多少钱可以卖?”

 

  卖画之人说道:“这位公子真是好眼力,此画乃先祖传家所作,画中女子是谁我也不得而知。先祖他老人家乃是前朝宫廷里的画师。我作为后世不孝的子孙,不想如今家道没落,唉!也是生活所迫,才将先祖所传家之作拿与街头集市买卖,罪过啊!罪过。”卖画之人说话时,脸上不由的露出伤感之情,似乎是舍不得卖掉此画。

 

  一个公子哥轻浮地说:“哼,穷酸秀才也想买画,你挣一辈子也不可能买回家。”这个公子哥说完,随后其他几个公子也纷纷跟着起哄、嘲笑。

 

  陈秀才霎时脸色发红,急促地离开了。后来,那个富家公子花了三十两纹银买下了那幅画,还向一旁的其他公子炫耀:“我现在就回府,把她挂在我的书房,我要她天天陪我吟诗作对。”

 

  这个公子哥的父亲是个做官的,在城外建了一座豪宅,平日里仗子他爹的势力欺人作恶。就在他拿着画卷走在半路的一个树林时,突然,画卷从他的手中滑落,那画卷自己展开了,还没等他来得及拾起来,就见前方有一个人背影,模样像极了那画中的女子。

 

  “这……这是真的?”富家公子揉了揉眼睛细看,“姑娘,把脸转过来吧,让本公子我瞧瞧,哈哈……”他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公子真想看我吗?我怕吓到公子您。”女子声音细腻,连那背影也是如此的迷人。

 

  富家公子一步步的走近,“姑娘哪里话,跟我回府,我不会亏待你的。”越走越近,手伸向前。眼看就要碰到那个女子了,女子慢慢地转过身来,一阵风吹开了女子盖在脸上的长发。

 

  “啊!救命啊,鬼啊!”

 

  过了一会儿,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画卷却是卷好地躺在地上。

 

  天色渐晚,昏黄的夕阳逐渐坠落西山,陈秀才走在回家的路上,这画卷正好被他捡到:“这不是今天在集市上看到那个吗?奇怪,怎么会在这里?”他抬头望了望四周,并没有其他人,便收起来拿回家中。

 

  回到家,他重新打开画卷挂在了自己的墙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心里甚是高兴,他看了很久才去睡觉。

 

  就在陈秀才睡的正香的时候,那个画中的红衣女子跑到他的梦里来了。那个女子跟他说:“我乃前朝宫廷画师的小女儿,名叫婉儿,曾与公子前世有过一面之缘,后来我得疾病不治身亡,老父亲思念我,便作下此东江时报电子版画以做留念。谁曾想,我的魂魄也因此附身在画卷之中不得轮回转世。如果公子你不嫌弃,我愿意跟你从此长相厮守。”

 

  听到这话,陈秀才吃了一惊,心想着这个姑娘虽然长的是好看,可她是鬼啊!想到这,于是就说:“多谢婉儿姑娘美意,可是毕竟你我人鬼殊途啊!如何能谈长相厮守呢?”

 

  婉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既然公子看不上小女子,我也就不勉强了。”说完,转过头去垂下了几滴眼泪。

 

  陈秀才赶紧说:“不……不是我看不上婉儿姑娘,也请你不怪罪在下,实在是因为我们人鬼殊途,万万不能结合。姑娘你若不嫌弃,你我兄妹相称可好?”

 

  婉儿听到陈秀才这样说,就又转过身来,笑着说:“如此也好!那哥哥请受妹妹一拜。”

 

  随后,两个人当即便以兄妹相称,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互道家常。就在天快亮了的时候,婉儿说:“明日在我画像前点三炷清香,然后将画卷焚之,哥哥今年必会有双喜临门!”说完,婉儿就消失不见了。

 

  第二天,陈秀才醒来,“是梦吗?”他笑着摇摇头,可是这梦又太真实了。就在他重新走到东江时报电子版画卷跟前时,发现画卷上有一个小小的印章,那印章的名字就是:婉儿。

 

  原来自己光顾着看画中女子了,不曾注意到这枚印章痕迹。“原来是婉儿姑娘在给我托梦啊!”陈秀才便依照婉儿嘱咐,点上三炷清香,随后将画卷烧了。

 

  过了没多少日子,陈秀才考中了举人,也算是有功名的人了。也就是这年,他的母亲竟然奇迹般的又怀了身孕,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母亲产下一个女婴。

 

  那女婴眉心中间有一个小小的红点东江时报电子版,刚一出生,见到陈秀才就会咯咯笑,再细看看这个小妹,就是婉儿的模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午夜拦车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