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新编聊斋之渔夫和水鬼

时间:2019-07-20 11:54:20 | 作者:谈毅|54:20 | 作者:谈毅佚名 | 阅读:次

  淄川县城北郊有一个姓许的渔夫。他膂力过人,爱好喝酒。经常左手拿着酒壶右手拉着渔网在河边打渔。他时常将酒洒入河中诚心诚意祈祷:“愿天下所有淹死鬼都有酒喝。”后来这成了他的习惯。别人打鱼,始终无所得,而许某却独获满筐。


新编聊斋之渔夫和水鬼
 

  一个晚上,许某正在独自饮酒,有个年轻人走过来,在他的身边徘徊。许某请他饮酒,他也不客气,马上就举杯和许某共饮了起来。饮酒以后许某整夜没有捕到一条鱼,心里很失望。年轻人起身说:“让我在下游替你把鱼赶来吧。”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时间不长,年轻人又回来了,说:“鱼大批游来了。”果然听见咋咋有声,一收网竟网住了很多条鱼,都足有一尺长。许某非常高兴,向年轻人道谢。打算回家了,要把鱼送一些给年轻人,年轻人不接受,说:“屡次享受你的美酒,赶鱼小事一桩哪里谈得上报答。如你不嫌弃,我以后可以经常帮你赶鱼。”许某说:“这就是你要把我当成外人了。我今天才认识你,我们以酒会友,推心置腹,已无二话。你愿意帮助我,我感激不尽。我应该怎样报答你呢?”问他的姓氏和表字,回答说:“姓王,还没有字,见面可以叫王六郎。”于是分别。第二天,许某卖掉鱼,多买了些酒。晚上来到河边,年轻人已先在那里,就和他高高兴兴喝起来。饮过几杯,王六郎就替许某赶鱼。

 

  就这样过了半年,六郎忽然告诉许某说:“认识你这么久,我们已经情同手足了。感情虽深,但离别的日子却不远了。”话说得凄凉痛苦。许某吃惊追问。六郎本来谈毅不想讲出来,后来终是说了出来:“像我们两个这样友好,说了或者不会惊讶吧?如今要分别了,不妨明白相告:我真的是鬼。向来嗜酒,沉醉溺水而死,到现在好几年了,以前你捕获的鱼,偏比别人的多,都是我暗中驱赶的结果,用来报答你洒酒祭奠而已。明天孽报将满,会有代替我的人,我要去投生了。相聚仅有今晚,所以不可能没有遗憾之情。”许某刚听说六郎是鬼感到惊骇,但亲近已久,不再害怕。于是也落泪哀叹,斟满了酒说:“六郎喝了这一杯,不要悲伤。既相见又仓促别离,本来令人悲伤,但孽报已满灾难将脱,正该庆贺,悲伤就不合情理了。”于是和六郎畅饮,就问:“代替你的是谁?”答道:“老哥在河边看着,明天中午,有个女人过河溺水的,那就是。”听到村里雄鸡啼晓之后,两人才洒泪而别。第二天,许某一大早就赶到河边守候代替王六郎做水鬼的人。没过多久果然有个妇人怀抱婴儿走过来,一挨近河就落到水里。小儿扔在河岸上,无人照顾,便大哭了起来。妇人下沉上浮好几次,忽然水淋淋地爬上岸逃了出来,就地稍事歇息,抱起孩子竟然离去。在妇人溺水时,许某非常不忍心,想要跑过去搭救,再一想那是六郎的替身,因而止住不救了。在妇人自己出了水的时候,许某又怀疑王六郎的话没有应验。

 

  到了晚上,许某在老地方捕鱼。王六郎又到来,说:“如今又见面了,并且不再说别离了。”问他不别的缘故。他说:“那女子本来已代替我了;我怜悯她怀里的孩子,谈毅我不想因为代替我一个人做鬼,而害死两条性命,所以放过了她。再有替身不知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我们两人缘分未尽吧?”许某感叹说:“这种仁人之心,可以上通天帝了。”从此相聚如初。过了几天,王六郎又来告别。许某猜他又有替代的人。回答说:“不是。日前一念间的同情,果然上通天庭。现在任命我为招远县郎镇土地,来日上任。如果不忘旧日的交情,该去探视一回,不要怕路远难行。”许某祝贺说:“你正直成神,我心里很是快慰。但人神隔界,即使我不怕路远难行,但又会怎样呢?”年轻人说:“只管去。不要疑虑。”王六郎再三叮嘱才离开。

 

  许某回到家里,就要整装东行。他的妻子笑他说:“离这儿好几百里,即使有那个地方,泥胎土偶恐怕也不能跟你一块儿交谈。”许某没把妻子的话放在心上,拿上行李便往招远县而去。询问当地居民,果然有个郎镇。找到那里,就住进客店,打听土地祠所在地。店主人吃惊地问:“客人莫非姓许?”许某答:“是姓许。你怎么知道的?”又问:“客人的县邑莫非是淄川?”答道:“不错,你怎么知道的?”店主并不答话,急忙出了门。没过多久,很多男人抱着孩子,大姑娘小媳妇到门口窥视,乱哄谈毅哄地来了,越来越多,围得水泄不通。许某越发惊讶。大家就告诉他:“几夜前,梦见神人说淄川姓许的朋友就要到来,可以帮他筹集些路费。我们恭候已经很长时间了。”许某也感到奇异,就到土地祠祭奠告说:“别君以后,日夜怀念,远来赴往日之约。又蒙你托梦晓示居民,感激之情刻骨铭心。愧无丰厚礼物,只有薄酒一杯,如不嫌弃,就像在河边那样喝起来吧。”祷告完毕,焚化钱纸。顿时看见风从神座后边吹起,旋转了一阵子,才散去。

 

  夜里梦见王六郎来了,衣帽整洁,跟往常大不一样。向许某致谢说:“劳你远路来看望,悲喜交加。但身担微末神职,不便见面,近在咫尺如隔河山,心下很是悲伤。居民有微薄的礼物相赠,就算我酬答往日的友好之情罢。回家日子确定时,我还要跑来送别。”住了几天,许某打算回家。众居民挽留殷勤,早晨请晚上邀,每天就更换几位东道。许某坚持要走了。众人就折好礼单抱着包裹,争着赶来赠礼送行,不足一个早晨,赠送的东西就装满了一大袋。老人孩子都聚在一起,为许某敬酒饯别送出村子。忽然刮起旋风,跟随许某走了十多里路。许某拜而又拜说:“六郎珍惜保重!不劳远送了。你心存仁慈博爱,自然会为一方造福,不用老朋友嘱咐了。”那风徘徊了很久,才离去。村民也感叹惊讶回村了。许某回家以后,家境渐渐富裕,就不再打鱼了。日后见到招远人问起来,得知土地神大力相助,不由叹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