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后院荒废的枯井

时间:2019-05-13 10:40:40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记得小时候,村里没有自来水,全家人吃的用的水全都要到半里外的一眼大井里去挑。所以每天清晨,父亲都会去村口担水。

 

  守在井边的人很多,往往要排上一个长队,人们就在相互问候中打发时光,有说有笑,初升的阳光照在身上,如同披了一层柔和的外衣,非常舒适。

 

  我问父亲,后院不是还有一口井吗?为什么偏要大老远赶到这里来挑水呢。父亲笑笑说,这里的水甜啊,你没看见,全村的人都喝这儿的水呢。

 

  可我想的却是后院里那眼早已湮没在荒草中的井。井沿上早已布满苔藓,我曾经踮起脚趴在井沿上朝里张望,看到的只是黑汪汪的水面。

 

  柱子和其他小伙伴们经常神秘兮兮的问我,你没有看见过奇怪的东西从里面冒出来?我骄傲地抬起头来,怕什么?不就是一眼水井么,还能钻出一条蛇怪来?

 

  为了证明我的无畏,我当着他们的面爬到井沿上,朝他们挥手道:“你们看见了吗?你们敢上来吗?”井沿上滑得厉害,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围着它转圈。

 

  直到奶奶哭喊着将我抱下来,奶奶头发散乱,眼睛发白,样子很吓人,对着井口叫道:“我知道你想要报复,可是你不要害孩子啊,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你要我死,就托个梦给我,我马上就下来。”


后院荒废的枯井
 

  当天晚上,我在睡梦中仿佛听见一阵笑声从井边传来,于是我睡眼迷离地来到井边。月光皎白,我看见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小孩,戴着小西瓜帽,穿着一件大红棉袄,正爬在井沿上朝我做鬼脸。

 

  “你是谁?”我问道。

 

  小孩不停地笑,手中拔浪鼓儿摇得咚咚响。

 

  于是我又问:“你是谁家的孩子,你家妈妈呢?”

 

  小孩向我招手,我走到他的身边,小孩指指井里面,贴着我的耳朵说:“妈妈在下面,轻点儿,别吵醒了她。”小孩的脸很凉,虽然是几乎贴着我,可我仍然感觉不到他是否呼出热气。

 

  我心中奇怪,问:“你家住在这下面吗?”

 

  小孩说:“是啊。”

 

  我伸出手去摸小孩的棉袄,凉凉的,软软的,似有似无,却很干燥,一点没有沾湿的迹象,我就说:“那里面都是水,为什么你身上一点都不湿呢?”

 

  小孩不解地望着我,说:“没有啊,这里是我家门口,怎么会有水呢?”

 

  月已偏西,井口完全笼罩在井栏的阴影之下,我只看到黑隆隆的一片。我凝望着小孩,他的脸很白,白得几乎没有一丝血色。我问:“你一直都住在这里吗?”

 

  “是啊,都住了几十年了,从来没人陪我玩,我孤单得很。”小孩低下头来。

 

  我的心中一热,于是抓起小孩的手,说:“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

 

  小孩眼中一亮,可是霎那间又低下头来,低声地说:“妈妈知道了,会骂的。”随后突然紧紧握住我的手,“就是骂,我也不怕。”

 

  “你妈妈还睡着吗?”

 

  小孩点点头。

 

  我有忍不住地好奇,说:“可以带我去你家里看看吗?”

 

  小孩不放心地朝井口张望,似是害怕,握着我的手,紧了又紧,终于下定决心,说:“咱们是朋友,当然可以。不过,你要轻声些,妈妈可厉害了……”

 

  我从来都不会想到,原来井里面还藏着一道阶梯,我们手拉手沿着阶梯往下走,小孩蹑手蹑脚,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我好奇地朝四面张望,可惜黑漆漆地什么也看不见,只是觉得里面很大,空穴里的风声在耳边呜呜地响。

 

  突然间听到一声女人的咳嗽声,我感觉到拉着我的手的小孩在剧烈地颤抖,“妈、妈……”

 

  我正要问他怎么了,却感觉到手上一空,我伸手想广东社保查询网去拉他,却发觉他已经消失了,四面空空寂寂,只有黑暗。

 

  我听到一阵涌潮般的声音,哗啦啦哗啦啦,不一会儿就感到有水不住地朝我的脚上涌,慢慢没过膝盖。我于是没命地往回跑,可是脚下一空,原先的阶梯竟全消失了,我一下摔倒在水里。我大声呼救,可潮水湮没了我的声音。

 

  我于是奋力向上游去,却是怎么也游不动,我的双脚被一窝丝缠着,根本无法挣开,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摸到的只是滑不溜手的青苔和井壁。井水没过我的头顶,我在绝望中挣扎……

 

  突然手指传来一阵刺痛,我一下子跳起来,就看见奶奶用针在扎我手指,腥红的血珠冒了出来,是在做梦吗?

 

  然后就看见奶奶跪倒在地广东社保查询网,不住地磕拜,口中喃喃地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当年无知,害了你们母子俩,你要报复,就报复我一人,求你不要为难小孩子广东社保查询网……”

 

  我再次来到后院,那口井已经被封起来了,一块厚厚的青石板盖在上面,被水泥糊得严严实实,我再也无法看到里面的东西,井口的地上插着一些燃烧过的香蜡竹签和一些冥钱纸灰。

 

  后来我随爸爸妈妈搬到了城里居住,每年过节才会回到老宅看望奶奶,每次回去还是会去那口枯井看看,井口的地上还是一样有祭拜过的痕迹,我也问起过奶奶,可好像大人们都很忌讳一样,我也就再没提起过,直到奶奶临终前才把这件事情说起。

 

  我的爷爷是一个“商人”,曾在战争年代采购当时最紧缺的医药器材。这是一项极其危险而又艰难的工作,因为要想尽办法,不能被敌人识破身份,所以即使是面对家人,爷爷也从来不敢透露半个字。

 

  这一天爷爷疲倦不堪地回到家,还带回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那孩子都六七岁大了,爷爷说:“这是我在那座城市里的女人和孩子,近来那边打仗,很不安全,所以我要把她们带回家来住一段时间。”

 

  “我一直在家里等他,等啊等,望穿秋水,望眼欲穿,只盼他能回来看我一眼。可是他要么两年不回一次家,一回家,就带个女人来,孩子都这么大了,我是一下子掉进冰窟里啊。”奶奶说。

 

  “我当时心里就恨,我恨恨地望着那个女人,她确广东社保查询网实是漂亮啊,脸儿白得像雪一样,又有一股城里女人的味道,向我做了个万福,模样儿怯生生的。她还年轻,三十岁都不到吧,穿着一身白色的旗袍。那个小孩我是真的很喜欢,白模白样,又很懂事,只是一想到是那个女人生的,我的心里就象有把剪刀在绞。

 

  有一天,那个女人出去做礼拜。忽然听到院子里传来那孩子的呼救声,我走到窗前,看见井沿上挂着一双手,孩子大半个身子都在井里,只露出一个头,喊着救命。

 

  我当时拼命地往外冲,我被房间的门坎绊倒了,就在倒地的那一霎那,我突然想到,我这是在做什么?那是人家的孩子,我救他做什么。我慢慢地爬起身来,茫然地听着那孩子的声音在院子里渐渐小去。等我走到院子里时,孩子早已沉到井底了。“

 

  “我这是做孽啊!”

 

  “孩子走的那一天,穿的是一身红袄。”

 

  “那个女人回来后看到孩子的尸体,一句话不说,当天晚上,她抱着孩子再次跳入井里……”

 

  一个月后,爷爷来信才知道,他是在狱中写的信,那时他已经不在人间了。

 

  信中说,那个女人是一个士兵的妻子,为了保护他而牺牲了,临终前将自己的妻儿托付给他。因为身份已经暴露,城里不能住了,他只好将她们带回乡下暂时躲避。但是平白无故带回一个女人和孩子,别人一定会起疑心,所以才要找那样的借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