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阴阳医师

时间:2019-05-13 09:54:44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每次路过学校的时候,文子明总会刻意停下来,听着孩子们一阵阵的朗读声,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文子明今年已经快三十了,因为相貌丑陋,又不善言谈,所以至今依然单身。所幸自幼跟随他六叔文汉三学了点医术,就靠着这点本事维持生计。

 

  由于地处偏远山区,加上交通不便,所以这临近好几个村的人,但凡有麻将技巧大全一些小病,也都会来找这文子明诊断,要不然就得走上二十几里山路去镇上找医生。


阴阳医师
 

  为了方便几里内的村民,镇上组织村里就在这文子明家给办了个小诊所。从此,这文子明也算是有了个正当职业。虽然条件简陋,但也足以应付一些小疾伤痛。

 

  文子明倒也是个老实勤快人,平时除了种点地就是给人看看病,生活也就这样了,乐得个自在。

 

  这天半夜,睡得正香的文子明,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咚咚咚地有人敲门,他立马爬了起来,批了件衣服,就赶紧的去开门,不用问,一定是哪家有人得了疾病。

 

  门一打开,就进来一瘦小的老头,看样子怕是有七十多岁了。

 

  他怎么一个人来了,家里人呢?

 

  文子明正寻思着,也没多问,便只问:“老人家是哪里不舒服还是家里有人生病?”

 

  老头说,头很疼,都疼了好多天了,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大半夜的来找他了。这几年文子明跑上跑下的,这附近几个村的人他也都认识,但是这老人家似乎很陌生。可能住得远了些吧。

 

  文子明把老头扶到了内屋诊所,坐下来伸手就开始给老头把脉。这一把之下他懵了,心想,奇怪啊,这老头怎么没有脉搏跳动的迹象啊,这手也冰凉得没有体温似的。

 

  下意识地他突然就想起了他六叔,文汉三生前曾经跟他提起过当年做行脚医生时遇到的种种怪事,难不成今天自己也遇上了?

 

  想到此处,文子明是惊了一身冷汗!不过他自小胆子大,加上时常外出门诊病,常要独自一个人走夜路,这胆子练得也算较大。

 

  干这行,胆子也一定得大,所以他并不像一般人一吓就不知所措了。他当下回了回神,很镇定的说:“老人家,你这是风寒入体,我给你开一副药,吃了就好,没事的。”

 

  接着文子明就照着这病症的方给老头开了药递给了他,老头连声称谢,并随手递过了一些钱,“家里穷没有多余的,就只有这点,请你收下吧。”

 

  文子明借着灯光这么一看,这哪里是钱啊?这分明就是几张冥币!这他哪里敢要啊,心里害怕,嘴上连说:“老人家,客气了,你年纪大了又有困难,就不收钱了!”

 

  老头连声称谢。就这样好不容易才把这老头给打发走了。

 

  关了门回到屋里,这文子明已经是冷汗如雨,内里的衣服也早已湿了一大片。突然,他又想起六叔以前跟他说过的话。

 

  如果遇到这种怪事,第一次这钱一定得收下,不然这种事以后就会接二连三的发生。当时这文子明是心麻将技巧大全里发毛,这还了得!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这一夜几乎都没有合过眼,终于熬到了天亮,就听屋外有人一边敲门,一边大喊“文子明,文子明。”

 

  听这声音是老村长在叫喊,原来是他孙子病了,请他赶紧过去看看。就这样,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到了晚上,文子明就开始担心起来了,可就是怕什么来什么!这时候,又是一阵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了,这文子明也是没办法,硬着头皮,壮着胆就去开了门。

 

  果然,又是昨天夜里的那个老头,另外还带了一个20来岁的姑娘,老头介绍说是他的孙女,小月。

 

  而文子明又不敢不请他们进来,就故作镇定的询问:“老人家,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老头跟他孙女坐了下来,从手上拿了本破书,放在了桌上,说病已经好了,这次来是专门答谢他。

 

  文子明嘴上连称客气,心里却没什么底。

 

  老头看了看文子明说道:“年轻人,你不用害怕,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又一心从医,特来送你一本书,另外再把孙女也一并托付。”

 

  这还得了?送书就行了啊,还托付个鬼来,肯定不能答应啊!但是文子明转念一想,他又想起了六叔说过的那些话,心想,这回不能再拒绝了。于是乎,文子明也就笑着应下了。

 

  老头很高兴,临走叫他好好运用那本书,过些时日他孙女自会再来,也就告辞。文子明这才捏了把汗,这不被六叔给害了吗,那女的再来怎么办?她一直跟着我吗?想罢便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好一阵子,他才回过神来。抓起桌上的烟就点了火,嘴里大口大口的叭了两下。突然,看到了老头放在桌上的那本破书,随手拿起来在眼前就这么一翻。

 

  顿时脑中一团浆糊,这是什么书,随意的翻看了一两篇,里头全是些医鬼救鬼的内容!

 

  他吓了一跳,这一屁股又坐地上了。这是本鬼书啊,这是给人看的吗!但又一想,那老头临走吩咐要他好好看,倘若不听,万一惹恼了他可大事不妙。

 

  怕归怕,这文子明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从头一页一页的翻看了起来,不过说来也奇怪,看着看着,那恐惧也渐渐消失了。这书上所记载的知识他是越看越惊奇,越看越惊喜,完全停不下来!

 

  这不知是哪位奇人所著,书上不光详细的描述了各中医理,疑难杂症,配方药剂,更是有一大批的上古医术,以及一些奇特的炼药之术,医人医鬼无所不能!

 

  在书的最后半部分,还记载着一些关于驱鬼捉妖的内容,这确是一本难得的奇书啊,此刻,文子明如获至宝!

 

  这书一看就是一夜,等到天亮才细细的看完。虽然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弄明白,但是这文子明还算是有些天赋,也算学得七七八八。

 

  从那以后这文子明每天夜里都会在门口点一盏灯,三更以后,时常就会有一些人来找文子明看病,男女老幼都有,文子明也不害怕,都是来者不拒,白天医人,晚上医鬼。

 

  那老头的孙女小月也住到了文子明家里,晚上就给文子明帮帮忙,接送人。这一人一鬼也就这么住下了。

 

  转眼间半年过去,文子明的生活也算是平平静静安安稳稳,虽然偶尔村子里会闹些流言,好在这文子明医术高明,治了许多疑难杂症,十里八乡的村民大多也都依然敬重他,甚至有的大老远也慕名前来求医。

 

  这一日,文子明刚刚送走几个病人,刚回屋里坐下,这时走进来一个中年汉子。文子明招呼他坐下,便问哪里不舒服。

 

  这中年汉子,只是笑了笑说自己没病,反倒是来帮文子明治病的。

 

  文子明看了看这中年汉子,当时也很纳闷,不过细细的这么一观察,便已猜出此人身份,此人便是老头所赠书上记载的专门驱鬼捉妖的术士之流。

 

  原来这中年汉子早已在文子明家附近盘桓数日,他发现这诊所白天尚且正常,可一到半夜时分,这诊所就不简单了,出入的多是些游魂野鬼,山精树妖,这文子明不只是治病救人,连同鬼怪也一并救治。

 

  他当下大惊,自命是替天行道,专以驱鬼捉妖为己任,但这文子明,却违背天道,不分是非,竟对鬼怪施起了医道,似乎是他伤一个鬼,这文子明就救一个鬼,实属天理难容!

 

  这中年汉子扔下句话就走了,他知道这文子明既然能给鬼治病,也必然有其过人之处,只当是前来提醒,望他好自为之。

 

  可这文子明压根儿就没当会事儿,该干什么干什么,麻将技巧大全晚上依然是在门口点了一盏灯。中年汉子眼见如此,便决定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悔改的文子明!

 

  这天夜里,外面下着大雨。文子明正在看书,咚咚咚的敲门声音响起,听这声音小月知道是该换她开门的麻将技巧大全时候了。

 

  这时候,进来一男一女,样子怪怪的,也不说话。

 

  小月带着两人进了内屋诊所,招呼二人坐下,便回了里屋。文子明放下书,询问二人病情。

 

  只听那男的慢吞吞地说:“先生,我有一颗心不见了,你能不能替我找回来?接着就望着文子明邪邪地笑着。

 

  文子明早已看破,摆了摆手说:“你们二人既已知道看灯来问路,就应该早日收了心,去该去的地方。至于有心还是没心,那要问你们自己!”

 

  这时,那女的站了起来,只见她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心窝,一边上下左右的挖,一边死死地盯着文子明,紧接着就刨出一堆早已腐烂恶臭的内脏,就拿到文子明面前问哪一个才是她的心?

 

  文子明丝毫没有回避,微微地笑了笑说:“我医了这么久的鬼,从来没有遇到过真正有病的,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今天就只有给你们医治一下了!”

 

  这话刚说完,那一男一女两个恶鬼便直接扑向了这文子明。文子明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候在里屋的小月突然冲了出来,当下一记杀威棒就打在了两个恶鬼头上,这一男一女就缩成一团,跪在了地上。

 

  在屋外暗中施法的中年汉子,这时候定睛这么一看,吓了一跳。这哪里是那个女鬼小月,这分明就是那个专门接引鬼魂入阴曹地府的勾魂使者白无常!

 

  只一瞬间这两个恶鬼便被白无常吸入帽中。

 

  只听文子明淡淡的说道:“我只是一个医生,遇到病痛第一时间是去医治,分不清这善与恶,善也需要医,不然也会恶,恶也需要治,只希望恶能从善。生前治不好的病,死了还得治。倘若还是医不好……”

 

  接下来文子明没有再说话了,他只是直直的盯着白无常手里的那杀威棒直摇头。

 

  在这个世界上,晚上某处的角落里总是有一盏无名的灯在忽明忽暗静静地亮着,有的人看到了,能走过去,有的人看到了,却不敢去,而有的人却假装看不到只是在远处徘徊。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上一篇:阴阳陌路人
下一篇:惊魂猛鬼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