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赶夜路遇索命鬼

时间:2019-01-20 18:19:09 | 作者:杨长年 | 阅读:次

  张华是村里的一个石匠,早年间,靠四处给人打刻石雕养家糊口。随着年岁渐长,技术越发精湛,在十里八乡渐渐有名起来。请他做工的人自然越来越多,早出晚归成了常态。

 

  这天,张华又像往常一样,给人做完了一项小工程。

 

  因雇主是他家的一个远方表亲,加之是结尾工程,收工本就有点晚。又在雇主家喝了几杯小酒,待他出门准备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

 

  他有一个小小的做工精美的烟嘴壶,特意托人从上海带回来的,常年不离手。

 

  老表问他要不要带一盏煤油灯上路,他说不用。熟门熟路的,就着这烟嘴壶上的小火星就能回家了。


赶夜路遇索命鬼-鬼故事
 

  天气闷热难忍,张华微带酒意,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家里赶去。走到半路的时候,天空突然响起了几声闷雷,像是要下雨了,他赶忙加快了脚步。

 

  很快,他就走到了一个叫墓岭的地方。这里并不是一个村庄,而是一片极大的墓地,十里八乡过世的人都葬在这里。

 

  因为这一块闹过很多鬼故事,一般人大晚上的根本不敢走这条路。特别是体弱多病的人和小孩,就是在大白天,也是能避就避。

 

  可张华从来就不信这个邪,自古以来邪不胜正。一个大活人,还怕个鬼不成?

 

  天慢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张华不时晃动着手中的烟斗,方才模模糊糊看得到路面。

 

  眼看就要走到墓岭了,前方突然一道耀眼的电光闪过,接着一阵轰隆隆的雷声接憧而至!就在那电闪雷鸣的一瞬间,张华看到不远处的墓地旁,漫山遍野的白布,不知用什么搭晾着,迎风飘扬!

 

  他以为自己酒醉看花眼了,也不管那么多,继续赶他的路。

 

  可还不到一分钟,第二道闪电又在他的前方划过。紧跟着的雷声好像在他头上打晌似的,震得他耳朵都快要聋了。

 

  可这一次,他彻底看清楚了,墓地旁的那些白布都是真的!好像是谁特意洗好晾在那里似的,好大一片!

 

  突然,一阵凉飕飕的大风,不知道从哪里刮了过来。在又一次闪电的照耀下,不远处的白布随大风乱舞,似乎随时都要被风吹走。

 

  “不好了!”张华心想着。“这谁家的白布,会晾到这鬼地方来呢?深更半夜还不来收,要是被人偷了去了,国家标准物质网可就不好了!”

 

  他又四下望了望,没有闪电照耀的夜空,别说一个人影,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什么鬼嘛!”他又自言自语道。“几里路都没见个人影,至于把东西晾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吗?”

 

  眼看着天就要下大雨了,这白布要是被风吹到地上,再被雨水一冲,还能要吗?

 

  想到这里,张华张开喉咙就大喊起来:“这是谁家的白布啊?马上要下大雨了,赶紧收回去啊!”

 

  “好嘞!马上就收啦!”一个分不出男女的声音,不知从哪里回应道。

 

  张华四下看了看,没看到人啊!“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叫也叫了,这收不收就不关他的事了!”张华心想着,用烟嘴壶打着圈圈,步子迈得更快了。

 

  接着又是几道闪电从前方划过,张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就傻眼了!

 

  刚才被风吹得四下飞舞的漫山白布,转眼间一片都不见了!好像就从来没在那里出现过一样。

 

  又是几道强烈的闪电接憧而至,一下子把天地照得跟白天一样亮堂,张华揉了揉眼睛,没错!白布一片都不见了!这大晚上的,真是见鬼了!什么人的手脚有竟如此之快?

 

  不管他了!赶自己的路要紧!此时天已下起毛毛细雨,张华护着自己的烟斗,健步如飞!

 

  走着走着,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飞沙走砾的声音,张华赶忙回头一看,乌漆抹黑的,啥都没看到。

 

  可张华老觉得有哪不对劲,借着微弱的烟火星光,他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小的影子,大约三四岁的小孩子那么大小。

 

  “谁!”张华轻轻吼了一声,可那影子却似乎并不打算搭理他,张华往前跑了两步,他也跑两步,往后退几步,他也退几步。不近不远,就在他前面三步远。

 

  “也许真的是个小鬼吧!”张华心里想着,“他又不来烦我,爱跟着就跟着吧。前面不远就是村口了,人一多,他自然就走了!”

 

  又走了一阵子,张华慢慢觉得不太对劲了。他发现前面的鬼影子在变大!刚刚才那么小一个小不点,不到十分钟就已经长得有十岁左右的小孩那么大了。

 

  这一发现让他大吃一惊!他感觉碰到对手了。

 

  张华决定甩掉这个鬼影子,一边放慢脚步,一边把手伸进工具袋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国家标准物质网从袋子里掏出一个打刻石雕用的铁凿,往前砸了过去。

 

  铁凿“砰”的一声,砸在前面的石板路上,那鬼影子似乎不见了。用烟嘴壶划着圈左看右看,还是没看到。

 

  “许是被吓跑了吧!”张华心想着,心中一喜,捡起铁凿快步往前赶去。

 

  所谓雷声大雨声小,说的就是这个晚上。整了一晚上的电闪雷鸣,就下了几滴毛毛小雨。

 

  张华正在庆幸没有被淋成落汤鸡,终于走到了村口。旁边有个茅厕,许是刚才多喝了几杯酒,一下觉得尿意难忍,便走了进去。

 

  方便完后,在他提起裤子转身的那一霎那,他又看到那个鬼影子了!此时他的个头已长得跟张华一般高,若是在月光下,张华还真以为那就是自己的影子。

 

  此时的张华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叫骂着:“你个死鬼!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一边骂,一边又掏出铁凿砸了过去!这次,那鬼影子却并不闪避,却径直朝张华扑了过来!

 

  完了,这铁凿对付不了他了!张华赶紧把墨斗从袋子里掏了出来,可还没等他把墨汁泼出去,突然觉得太阳穴发紧,四肢发麻,手脚也不听使唤了!

 

  人摇摇晃晃的往一旁的茅坑倒了下去!从不离手的烟嘴壶,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火红的弧线。就着那微弱的烟火,张华终于看清了那个鬼的脸。

 

  这哪是一张脸啊?根本就不是脸!整个脑袋只有五个黑洞,深邃的让人看久了,感觉都可以掉进去!而身形却国家标准物质网是一个男人的魁梧身形。

 

  那鬼在一旁不可一世的看着张华“噗通”的一下掉进了茅坑里。

 

  幸亏茅坑并不深,张华顶着满头满脸的污水臭便,从茅坑里站了起来,几条不停扭动的蛆虫还在他的脖子上打转转。

 

  那鬼影子看到张华站了起来,又从上扑了下来,想把张华淹死在茅坑里!哪知道他还没碰到张华的头,却像被马蜂蜇了似的退了回去。

 

  张华觉得奇怪了,本想着今天必死在这个鬼影子手里了!自己又不是道士,就这样赤手空拳的,肯定是斗不过他的。一旁的铁凿对他已没有任何用处,根本就砸不到他。

 

  看到他一下退了出去,张华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听村里的老人说过的一句话:鬼是怕粪水等这些污秽之气的!若沾染上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想起刚才这一路,这鬼影子不正是用障眼法让自己上钩,把他唤了过来。然后一步一步的吸收自己身上的阳气,慢慢壮大。现如今他居然敢进茅坑了,说明他功力已不可小觑!

 

  自己这一身污秽,他指定一时是不敢靠近的,但他已吸了自己那么多的阳气,又哪肯轻易放手呢?

 

  这种鬼生前一般都是惨死的,跟着人就是要寻找替身,今晚上不弄个你死我活,他哪会心甘?决不能把他引回家里去!到时候祸害自己不说还连累家人,麻烦就大了!

 

  心想着,张华心生一计。

 

  他赶忙从茅坑里爬了出来,捡起烟斗就往前方跑去。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口大水塘,他知道那只鬼跟在后面,也不管他,把衣服一脱,一头就扎进了水塘里。

 

  村里面星星点点的灯光,远远近近的射了过来,感觉夜已经没那么黑了。

 

  张华知道,那肯定不是一个落水鬼!不至于在水里对他下手。

 

  他故意在水塘里游来游去,那鬼影子也变成了一个黑球,随着他在岸边滚来滚去。时时刻刻准备瞄准机会下手。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终于把自己浑身料理干净了。

 

  张华在刚才下水的地方准备上岸,脚刚踏出水面,便见那黑影子一下变成一个大黑球从那头排山倒海般滚滚而来!

 

  这水塘可不是刚才那茅坑,有一人多深,若被他弄得头晕脑眩的掉进去,非得把命搭在这里不可!

 

  就在那大黑球快要近身的一刹那,张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掀起国家标准物质网地上带粪水的衣服,朝那黑影子甩了过去!

 

  那鬼没想到张华还留了这一手,一沾上那衣服,如同被万箭穿心似的,大吼了一声,身体剧烈的扭动着,一下整个匍匐在地,一下又变成身高七尺,一下变成一个大黑球,一下又变成两三岁小孩般模样,张华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想想也是万分可怖的!

 

  不到几秒钟的功夫,那鬼影子突然就静止不动了!然后像一个吹起来的气球被打回原形似的,慢慢的变小,变小,再变小!

 

  最后连人形都变不成了,缩成了两个拳头般大小的黑球,“嗖”的一下沿着原路滚滚而去,瞬间便不见了影踪!

 

  张华这才长长的嘘了口气,拖着疲惫的脚步,一步步往回家的路走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