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人鬼桥怪谈

时间:2018-04-18 20:05:34 | 作者:颠马 | 阅读:次

  我们村在河的一边,背面靠山,按风水的地理位置来说是个背山望水的好地方。不过我们要出村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好不知从什么年代起便已经建了一座桥,那座桥便是我们村里人出去的唯一途径。不过那座桥有个不好听的名字,叫做人鬼桥。

 

  关于这人鬼桥,老人们有各种不同版本的故事,不过归根结底就是告诉我们这些小辈,这座桥不仅仅是我们阳间的桥,而且还是通往鬼门的奈何桥,有不少的鬼魂会在午夜十二点之后从这座桥上来阳间,所以老人们告诉那些小孩子,让他们一到了天黑就要回家免得撞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的确,这些说法有了成效,小孩子们都害怕见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很早就会回到家中,而且也从来不敢独自一人上人鬼桥去玩。而我也曾经是被惊吓的一个。不过自从上了初中之后,学了科学知识之后,便知道老人们的这些说法都是无稽之谈,所以也便不再害怕这条人鬼桥了,而且我们一帮小伙伴还会在每天的晚修课之后,一起从镇上的中学跑回家去。父母也曾经为这件事说过我很多次,可是我总是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在初二的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之后,我便再也不敢在晚上踏上那条人鬼桥了。


人鬼桥怪谈-鬼故事
 

  那天,我们一群人还是像往常一样,成群结队地往村里赶。我们一群人说说笑笑地走着,不料在快到人鬼桥的时候,我忽然感到有点便意,可是又不好意思开口说出来。于是我便故意走到最后,在他们没有发觉的时候便跑到路边,趴开裤子,蹲下便开始拉大便。也许是因为有点便秘的关系,所以还没等我拉完,就已经看不到伙伴们的身影了。我看着周围黑黑的一片,而且还夹带着一电加热器些虫鸣鸟叫的声音,让我感觉阴森森的,十分可怕。这时,我感觉身后有一阵冷风吹来,让我感觉脖子以及后背都凉飕飕的。可是却没有风吹过的现象,身边的那些草和树都是静止的,就连一片树叶也没有动过。我在心里觉得很奇怪,于是转过头去看了看,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动静。我皱着眉头又转过脸去!

 

  就在这时,我感觉有个东西打了我的头一下,对我说道:死小子,哪里不拉,竟然到我家门口拉!那个声音不像是从耳朵里听到的,倒像是从脑海里发出的一般,让我从头到脚都凉透了。

 

  我心中一惊,连忙转过头去,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在心里想道:这条路我都走了这么多年了,没有哪家的人在这里建过房子啊!难道是什么时候有人在这里搭了个草棚?

 

  这时候的我也有点慌了,于是连忙擦了擦屁股,系上裤子准备走人。这时,我又感觉头被人又打了一下,那个声音又从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说道:你还不快把你拉的东西从我家门口清理走!

 

  我听了他的话,又猛地转过头去,想看看到底是谁,可是却仍是一个人也没有,周围也没有一点儿动静。我又四处看了看,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地方有房子,也没有发现有任何草棚。

 

  看什么看?!我家不就在你的眼前么?那个声音又在我的脑海里响起。

 

  我听了他的话,疑惑地又抬眼看了看,结果却吓了我一大跳。因为我真的看见一座房子就在我的眼前,而且还是三层楼的洋房。

 

  可是我刚才明明就没有看到任何的房屋,可是为什么只一转眼的功夫却有一座房子出现。难道我真的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吗?我的这个想法,立刻便让我浑身都冒出了冷汗。我不敢再有迟疑,转身便往村里的方向跑去。

 

  可是那个声音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喊着:站住!臭小子,你拉的东西还没清干净呢!我听了他的话,脚下更跑得飞快。

 

  就在我跑上人鬼桥的时候,我发现迎面走来了一个人,我仔细一看正是我老爸,可是他的身上却穿着穿着中山装。这时候的我也来不及想老爸为什么要穿那种那么俗的衣服了。

 

  我跑上前去挽住老爸的胳膊,气喘吁吁地说道:老爸!老爸!有个人在追我,可是我却看不到他我感觉老爸的胳膊没有平常的那种温暖,反而冷得直透心底,而且我怎么感觉老爸年轻了这么多?怎么像是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

 

  我正想转过头去证实自己的确没有看到任何人在我的后面,可是当我转过头去的时候,我却发现了一个穿着民国时候的那种马褂的男子,他已经跑到了我的面前。我皱着眉头望着那个男子,张大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老爸拍了拍我的手,然后对我说道:好了!这是你伯公!还不快叫伯公!

 

  我听了,心道:什么伯公?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老爸说起过,而且也从来没有见过他。我心里虽这么想,可是口里还是结结巴巴地说道:伯伯公!

 

  胡大学生,这是你家的后辈?可他也太不象话了,居然在我家门口拉大便那个马褂男子说道。

 

  刘大哥,你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走!我请你去喝酒!老爸说着便上前去挽着那个马褂男子的手。

 

  算了!就看在他叫了我一声伯公的情分上我也不该跟他计较!走吧!去我家喝!那个马褂男子说道

 

  我听了他们的话,觉得很奇怪,要是这个马褂男子是我的伯公的话,那老爸怎么说也得叫他大伯吧,可是为什么老爸却叫他刘大哥?我虽这么想,但还是没有将想法说出来。我只是开口对老爸说道:老爸,你什么时候回家?要不要给你等门?

 

  你回去吧!我明天晚上再回去!老爸说着,便和那个刘伯公一起走了。

 

  我转过头去往村子的方向走,可是我越想越不对劲,老爸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怎么这会子却主动说要去喝酒了呢?想到这里,我便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老爸和那个刘伯公。可是那景象却吓得我连胆都快破了。因为我看见那个刘伯公居然居然没有头,不对,应该说他的头只剩一点皮肉吊在胸前,而且脖子上还在流着血,那血将他的那件马褂都染红了,在月光的照射下更加让人觉得阴森恐怖。而我老爸的头和身体也有好十多个指头大小的洞在向外喷着鲜血我感觉自己的一软,便跌坐在了桥上,而且全身都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脑袋也变得一片空白,什么东西都想不了。我两眼无神地瞪着老爸和那个刘伯公。可是就在他们走下人鬼桥的时候,却忽然之间便消失了。

 

  月光还是一如既往地照耀着大地,可是老爸和刘伯公却凭空消失了。我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可是却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人影。我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被冷汗给汗湿了。我再也不敢停留,于是立刻爬起身来往家里跑去。

 

  我一直没命地跑着,直到看见家里亮着的灯光,我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下来。我连忙跑进屋里,扑进正在补衣服的老妈的怀里,急切地对老妈说道:老妈,刚才我看见老

 

  我的口中的爸字还没出口,就看见老爸从里屋走了出来,身上穿着汗衫、短裤和凉鞋。我愣愣地望着老爸,所有的话也都卡在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芽子,怎么了?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青?老妈抱着我说道。

 

  我想回答老妈的话,可是喉咙却发不出声音。

 

  老爸见到我这个样子,连忙倒了杯热茶给我,让我喝了下去。

 

  我喝了之后,心才稍稍安定了点,可是我还是用奇怪的眼神一直望着老爸。

 

  老妈见到我这个样子,急得都快哭出声来了,她对着老爸说道:老胡,你看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老爸皱着眉头说道:会不会会不会是被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给吓着了?

 

  对!对!对!我去拿些柚子叶来煮水给芽子喝,你照顾她一下。老妈说着便要将我交给老爸,可是我却死抱住老妈不放。

 

  老爸见状,说道:还是我去吧!说着他便转身出去了。

 

  老爸出去之后,我便抓着老妈问道:妈,爸一直都在家里?

 

  对啊!怎么了?老妈疑惑地望着我说道。

 

  我咽了口唾沫,说道:你一直都看见爸么?他没有出过你的视线?

 

  对啊!他一直坐在门边乘凉,我一直都看着他,只是刚才我线没有了让他帮我进里屋拿,他才刚进去你就回来了!老妈如实地说道。

 

  这么说我见到的不是老爸了?那他又是谁?我皱着眉头喃喃地说道。

 

  老妈见状,一脸焦虑地对我说道:芽子,你到底怎么了?

 

  我听了老妈的话,便将事情的经过都讲给了她听。

 

  刚好就在这时,老爸也端着柚子水进来了,老妈便将事情讲给了老爸听!

 

  老爸听了之后,惊讶地说道:难道你遇到了你的曾祖父?你曾祖父当年就是一名大学生,他是在辛亥革命的时候被人暗杀,身上还被打了十几个枪眼。而且你爷爷曾经说我长得非常像。如果照这么看就真的是你曾祖父。明天就是七月十四鬼节,他说要回来那就更没错了!至于你说那个姓刘又葬在路边,那应该就是那个人了。他不是我们村里的人,也不是镇里的人,听说是个商人,不过好像是在国民电加热器党的时候,他做生意路经我们镇,可是却有一个官觊觎他的钱财,所以故意说他是XX ,将他给杀了。后来就给我们村的人葬到了路边!当时他被铡刀砍头的时候我还很小,不过我还记得那时候他的头被砍下来时的确没有全部断掉,只剩下一点皮肉连着。

 

  我听了老爸的话,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说道:可是可是为什么我之前看不到那个人,而上了桥却看到了呢?而且曾祖和那个人一下了桥我便看不见了,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爸皱着说道:这人鬼桥是出了名的阴冷之地,在上面能看到鬼魂那也是正常的。以后你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再在晚上从学校跑回家了。

 

  嗯!你爸说得对,等明天我便去庙里求个平安符给你压压邪!老胡,明天你带芽子去给人家上个乡,道个歉,免得以后那个姓刘的找我们芽子!老妈点头说道。

 

  嗯!明天一早我便准备好酒菜给那个姓刘的上炷香,也顺便给芽子他曾祖拜拜,让电加热器他保佑咱们芽子。老爸一脸严肃的说道。

 

  芽子,那你先去睡吧!老妈一脸慈爱地对我说道。

 

  我听了,便自己进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起了床,我刚要出房门便刚好看见老妈捧着碗药进来。老妈见我起来,便连忙对我说道:芽子,你怎么起来?病了一晚上,身体也虚得紧,还不快躺下。

 

  病?我没病啊!我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她。

 

  你的脑子都烧糊涂了?昨晚上你说了一晚上胡话,我和你爸在床前守了你一晚上。还说什么遇到电加热器了你曾祖父之类的话,吓得我和你爸的胆都快出来了。老妈一脸余惊未了的样子。

 

  可是昨天我从学校回来的路上真的在人鬼桥上见到曾祖了,而且还是你们说出来的呢?我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母亲。

 

  老妈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说道:你这孩子不会是脑子烧糊涂了?昨天是星期六,你根本没去学校。

 

  我听了老妈的话,整个人都懵了,难道昨天的事情全都只是我的梦境?后来,我也找老爸问过曾祖和那个姓刘的情况,而那些事情居然和梦里老爸说的那些话一摸一样。

 

  事隔多年,我想起那件事还是满心的疑惑,我在想那些事情全都是我的梦境?又或者是老爸老妈在骗我?又或者那全都是我的幻象?又或者是反正不管什么原因,那件事都是存在我的脑海里一直都挥之不去!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隔壁有鬼住
下一篇:重量不寻常的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