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荷塘鬼话

时间:2018-04-18 19:31:55 | 作者:纤离 | 阅读:次

  夜色渐深,市一中的学生宿舍楼却依旧灯火通明。

 

  学生们刚刚上完晚自习,女生的宿舍楼在靠近校园中心的位置,这样的设计,可能是为了给女生们增加安全感。

 

  小琴的宿舍在六楼,此时她穿着一件雪白的睡裙,正坐在一只小凳上洗着衣服。

 

  宿舍是六人间,其他的女孩也在各自忙碌着,有的在洗漱,有的在看书,还有的在玩手机。不过,除此之外,她们还在做着同一件事——抱怨——抱怨学校。

 

  小琴她们刚刚升入高三,为了应对残酷的高考,学校开启了补课模式,虽然有规定要求,寒暑假期间不能组织学生集体补课,但是为了确保升学率,学校领导坚决无视这些规定。

 

  于是高三学生们的暑期被剥夺了大半。今天是补课的第一天,学生们还不能直面假期已经结束,这一惨烈的事实,必然是要大大的抱怨一番。

 

  一群女生,你一嘴我一嘴,虽是抱怨,却也说的好不欢乐。

 

  一个女生一边玩手机一边说:“还好明后天学校组织活动,我们还能清闲两天。”

 

  睡在她上铺的胖胖的女生问:“什么活动?我怎么不知道?”

 

  另一个黑瘦的女生笑着说:“你呀,一上课就睡觉,自然不知道。”

 

  “到底是什么活动啊?”胖女生又问。

 

  玩手机的女生说:“学校找了好几个学长学姐,据说都是重点师范大学的学生,借着放假的机会,来母校给咱们传授传授经验。怎么复习啊,怎么调整心态啊,怎么面对高考啊,也无非就是这些。”

 

  胖女生嘟囔着说:“唉,我还以为什么活动呢,这不跟上课一样吗?”语气中明显带着失望。

 

  一个戴着眼镜,一直在看书的女生说:“这些学长学姐还挺热爱母校的,放着假期不去玩,回学校来讲课。”

 

  玩手机的女生轻哼一声说:“我看才不是热爱母校呢,八成是想毕业了回学校任教,先跟学校搞好关系。咱们可是一中!”

 

  戴眼镜的女生点了点头,又说:“不知道,明天来的学长帅不帅?”

 

  这时小琴已经洗好衣服,正将衣服搭在衣架上,听了眼镜女生的话后,笑着说:“你呀,又犯花痴了!”另外几个女生也跟着笑了起来。黑狐远控


荷塘鬼话-鬼故事
 

  小琴提着衣服来到阳台,将衣服挂到阳台上方的晾衣杆上。

 

  正当她准备转身回屋的时候,就感觉窗外有动静,她走到阳台窗前。突然,一道白影由上方落了下来,经过窗前时,小琴看到,那是一个穿白衣的女生。

 

  那女生头下脚上的向下坠,当她倒着的脸与小琴的脸相对时,时间仿佛凝固了。透过玻璃窗,小琴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女生有着一头像黑夜一样乌黑的长发,美丽的脸上生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这双眼睛正注视着小琴。

 

  一瞬间,小琴整个人都窒息了。那女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笑意打破了凝固的时间,时间突地又如流星,飞逝而过。白影一晃,那女生便消失在窗前。

 

  小琴一声惊呼,打开窗户,向楼下看去。那女生已然倒在地上,鲜血不断涌出,浸透白色的衣服。

 

  小琴身处六楼,又是黑夜,那场景应该是模糊的。奇怪的是,她却看得清清楚楚,仿佛近在咫尺,清楚到,可以看见鲜红的血液正在白色的衣服上不断蚕食。

 

  宿舍中其他女生听见小琴的惊呼,关切的问她怎么了?

 

  小琴转过头,慌张的说:“有人跳楼!”

 

  一听到这个劲爆的消息,几个女生争先冲到阳台,伸长脖子向下看去。结果,什么都没有……

 

  胖女生指着小琴说:“好啊,原来你耍我们!”

 

  小琴又向下看看,果然,什么都没有。难道自己看错了?她这样想着,还是惊魂未定的说:“我明明看到了,她还对我笑呢……满地的血……刚才还在……”

 

  那个玩手机的女生笑着说:“呦~呦~呦~,又开始编鬼故事吓唬我们啦!我们才不怕呢!”

 

  众女生借着这个话题,七嘴八舌的又说笑起来。

 

  “你们吵什么呢?!”说话的人是今天值班的宿舍管理齐老师,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齐老师四十岁出头的年纪,现在,她正用那双凌厉的眼睛,扫视着六个女生。“刚才谁在大呼小叫?!”

 

  几个女生都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有小琴,颤声说:“我……”

 

  “你喊什么?!”

 

  玩手机的女生抢着说:“我们刚才闹着玩,不小心踩到……”

 

  “我在问她!”齐老师瞪了一眼玩手机的女生,那女生就不敢再说了。

 

  小琴吞吞吐吐的说:“我……我……刚才……”

 

  “好好说话!”显然,齐老师不仅眼光凌厉,脾气还很暴躁。

 

  小琴调整了下情绪,这才将刚才亲眼见到的事如实说了。

 

  几个女生都惊呆了,小琴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跟齐老师说这种鬼话!

 

  出乎意料的是,齐老师并没有发作,只是对小琴冷冷的说:“你跟我出来。”

 

  齐老师一直把小琴带到了自己的宿舍。进门后齐老师没有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而是直接坐在了床边。

 

  小琴站在齐老师对面,神情紧张。

 

  齐老师逼视着小琴,一言不发。小琴被看得心里越发紧张,已经等不及齐老师发问,便慌张的解释说:“老师,我说的是真的!”

 

  出乎小琴意料的是,齐老师的目光突然变得柔和了许多,拉住小琴的手,示意小琴坐下来。

 

  小琴有些不敢,略显迟疑。

 

  齐老师轻声说:“孩子,坐下来说,没事的。”

 

  齐老师有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威严,即便是轻声说话,也如同命令一般。小琴不敢拒绝,小心翼翼的坐到了齐老师身边。

 

  齐老师伸手轻抚小琴的后背,柔声说:“你真看到她了?”

 

  小琴点了点头,依旧有些紧张的说:“老师,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骗你。”

 

  “我信你。”齐老师说。

 

  小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侧头看向齐老师。

 

  齐老师补充说:“你不是第一个看见她的人。”

 

  齐老师的话令小琴大吃一惊,“还有人见过她?您知道她是谁?”

 

  齐老师凌厉的目光变得黯然了许多,叹了口气说:“她叫蓉蓉,是个苦命的孩子。”

 

  接着,齐老师讲起了蓉蓉的事,那是三年前的事,蓉蓉在一中读高三。本来她的成绩一直很好,家里人都对她寄予厚望,相信她将来一定能考入一所名校。可是自从上了高三,她的成绩却一落千丈,原因是,她恋爱了。

 

  这次恋爱,是蓉蓉的初恋。她是一个专心的姑娘,一旦体会到了爱情的滋味,便不顾一切的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爱恋上。

 

  可是到了高三下半学期的时候,那个男生提出了分手,理由是要专心面对高考。蓉蓉根本不信,经过一段时间的暗中观察,蓉蓉发现了真相,男生移情别恋了。

 

  蓉蓉感觉天塌了,她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学业,在双重打几下,她失去了生命。

 

  齐老师清楚的记得,那天是5月15日,蓉黑狐远控蓉登上宿舍楼顶,一跃而下……

 

  从那以后,每年的5月15日她都会出现,从楼顶一跃而下,重复着死前的绝望。

 

  齐老师说到这里,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奇怪,现在是七月底,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呢?”

 

  小琴自然是无从回答。齐老师晃了晃头,像是不想再纠结这件事了,语气和蔼的对小琴说:“我跟你说这件事,就是想告诉你,别怕。虽然她每年都会出现,却从来没做过坏事。她不会伤害你的。你安心回去吧。记住别跟同学们乱说,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对学校影响不好,后果你应该清楚的。”

 

  小琴点了点头,可是心中更加害怕起来。本来她还有一些幻想,认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得知真相后,她已经清楚的知道,确实有鬼!怎么能让她不怕。

 

  齐老师一直将小琴送出门,此时已经临近熄灯时间,楼道里空荡荡的,一眼望到尽头,什么都没有,空得令人心慌。小琴的腿怎么也抬不起来了。

 

  齐老师问:“怎么了?”

 

  “我,我还是有些害怕……”小琴小声说。

 

  齐老师轻轻拍了拍小琴的后背,轻叹一声说:“也难为你了。”说完,齐老师从衣兜里掏出一个薄薄的金色纸包,名片大小,一面递给小琴,一面说:“这是我三年前请的护身符,你拿去吧。开过光,灵验的很,回去贴身放,一定没事的。”

 

  小琴接过,有些犹豫的说:“那您怎么办?”

 

  齐老师微笑着说:“你心地真好,放心吧,我说过她没害过人。还有,那个护身符,你别打开,灵气都在里面包着,打开就不灵了。”

 

  小琴认真的点了点头。

 

  齐老师一直把小琴送回宿舍。这时熄灯铃响了,所有的宿舍都关了灯。小琴将护身符贴身放好,直接躺在床上,另外几个女生忍不住小声询问经过,小琴只是说被齐老师训了一顿。心中却想,这个外表凶巴巴的齐老师,其实挺好的。

 

  不知是护身符起了作用,还是蓉蓉真的不会害人,这一夜小琴安然无恙,甚至连个噩梦都没有。

 

  清晨起床,虽然天光大亮,为了安全起见,小琴依旧带着那道护身符。

 

  今天没有文化课,上过早自习后,所有学生都集中到阶梯教室,由学校请来的学长学姐讲授经验。

 

  开始是领导讲话,年级主任做了简单的开场致辞,之后是八位学长学姐的自我介绍。

 

  小琴的班级坐在前排,可以清楚的看到讲台上的一切。

 

  正当第一位学长做介绍的时候,坐在小琴身旁——那个戴眼镜的舍友,突然指着讲台上,排在第三位的学长,悄声对小琴说:“看,那个学长真帅!”

 

  小琴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那位学长高高瘦瘦的,肯定有一米八以上,站在另外几个样貌猥琐的学长之间,更显鹤立鸡群。

 

  那位学长像是有所感应似的,向小琴的方向看过来,微微一笑。小琴的心跳,莫名的加快起来,连忙转头,不再看他。

 

  交流活动的流程安排是,每两个人讲半天,八位学长学姐正好是两天。

 

  那位帅帅的学长排在第三,做过自我介绍后,上午并没轮到他上场。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琴在食堂偶遇了那位学长。两人在同一个窗口排队,小琴记得,学长介绍自己的名字叫胡航,胡航主动和小琴打招呼。

 

  小琴有些羞涩的说:“学长,你应该去教师食堂吃,那儿的饭菜好。”

 

  胡航微笑说:“我呀,是怀念这个食堂的味道。自从毕业后,就一直想回来尝尝,今天终于有机会了。”

 

  胡航很会讨女生欢心,只聊了几句,便消除了两人间的陌生感。

 

  打过饭,胡航邀小琴一起吃。边吃胡航边讲笑话,逗得小琴娇笑连连,好几次都是强忍住笑容,才能继续吃饭。两人亲密的举动,惹得一旁众女生怒目相向,都恨不得自己替换小琴的位置。

 

  吃过饭小琴也没有回宿舍午休,陪着胡航在学校闲逛。

 

  两人沿着学校的长廊,边聊边走,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人工湖旁。这座湖名叫月塘,取自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湖里种植不同品种的荷花,还放养着不少小鱼,是一中最有名的景点之一。

 

  此时荷花正值花期,荷塘里各种各样的荷花竞相绽放,有粉的,有白的,有红的,有黄的,有半白半粉的,或疏或密,错落雅致,美不胜收。

 

  小琴双手扶住荷塘边缘的栏杆,微微向前探身,迎面吹来一股微风,带来阵阵荷香。小琴情不自禁的说:“真美啊!”

 

  胡航背倚着栏杆,他的个子很高,栏杆只到他的胯部,他只有将身子倾斜,才能使后背靠在栏杆上,这一姿势,使他看起来更加潇洒。

 

  胡航并没有欣赏荷花,黑狐远控他在欣赏小琴。当他听到小琴夸赞荷花的时候,不紧不慢的说:“你一定没欣赏过月色下的月塘。”

 

  小琴想了想,确实没有。高中生活很紧张,她又是个乖乖女,每天都忙于学习,从来没想过晚上出来看看荷塘月色。

 

  “月色下荷塘很美吗?”小琴问。

 

  胡航依旧没有看荷塘,对小琴说:“你看此时的荷塘,色彩明丽而饱满,美得如同一副西洋油画。”

 

  小琴点头表示赞同。

 

  胡航继续说:“等到月亮升起,这里又会是另一番景象。”

 

  胡航有意吊小琴的胃口,并没有往下说。

 

  小琴果然问:“什么景象?”

 

  胡航转过身,面向荷塘,却轻轻抬头,仿佛是在回忆,说:“那是一副东方水墨画。”

 

  小琴以为胡航会描述一下那景象,结果胡航只说了这一句。

 

  小琴好奇的问:“那副水墨画比西洋油画还美吗?”

 

  胡航点了点头,像是看穿了小琴心思,略带歉意的说:“水墨讲究的是意境,只可意会,实在是抱歉,我搜肠刮肚也想不出适合的语言来描述那幅美景。”

 

  胡航越是这样说,小琴越是向往。

 

  胡航看到小琴一脸期盼,抬头看了看天,说:“今天天气不错,我看晚上一定没有云,要不这样,等你下了晚自习,我们一起来欣赏月色下的月塘。”

 

  小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下午的交流课,胡航第一个上台。他的外表出众,语言幽默,引得学生们频频大笑,连旁听的学校领导都不住点头。

 

  小琴注意到,胡航在讲话时,时不时的便看向自己这边,或是一个微笑,或是一个眼神,看的小琴的脸红扑扑的。此时胡航在小琴心里,是完美的。

 

  吃晚饭的时候,小琴又遇到了胡航,这次胡航主动请客,两人依旧坐在一起。

 

  饭后,两人来到学校的回廊,坐在廊檐下,一边看太阳西坠,一边谈论着各种话题。

 

  直到一声预备铃响,小琴不得不去上晚自习。分手前胡航提醒小琴,“我就在这等你,等你下了晚自习,我们一起去看月色下的月塘。”

 

  晚自习结束时,两人默契的走到一起,走向月塘。

 

  一轮明月,升在半空,月光如水般洒下,铺满整座湖面。一时间,月塘中的湖水仿佛变成了天,而月塘中的荷花,反而像是生在月光里。近处清晰可见,远处朦朦胧胧,就在这近乎诗意的景色里,小琴理解了胡航的话,月色黑狐远控下的月塘是一副水墨画,一副不能描述的水墨画。

 

  小琴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画,胡航则在一旁默默的相陪。他知道现在不宜说话,容易煞风景。

 

  过了良久,月塘边已没有人来往。只剩下小琴和胡航。

 

  小琴抬起手,指向不远处一枝红色的荷花,对胡航说:“你给我摘一朵荷花好吗?”

 

  话一出口,小琴有些惊讶,自己怎么会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景色这么美,我为什么要破坏她?可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好啊,很简单。”胡航倒是乐意为之,对他来说也确实简单。他个子高,手臂长,只要向前一探身,就能够到那只荷花。

 

  就当胡航探出身子,准备摘荷花的时候,小琴又说:“你说过,高考后要带我来看月色下的月塘,你说过,要给我摘一只红色的荷花。”

 

  小琴大惊失色,我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就在这时一个人出现在小琴面前,那人背对着小琴,一身白衣,留着长长的头发。

 

  与此同时,胡航也吓得回过头来,看向小琴。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另一个人——蓉蓉。

 

  蓉蓉冷冷的说:“你说过的话,不算吗?你怎么不给我摘那朵荷花?”

 

  胡航惊叫一声,转身要跑,可是,不知是因为脚底滑了一下,还是因为被栏杆撞到了腿,一时身体失衡,扑通一声,掉进月塘。

 

  月塘并不深,胡航只要站起来,不会有事。不知为什么,胡航在月塘里手刨脚蹬,就是不能站起。

 

  当小琴反应过来时,蓉蓉已经不见了,胡航还在水中挣扎,小琴连忙大喊救人。

 

  最后惊动了值班保安,将胡航拉了上来。胡航上岸后,便不省人事,那保安看起来很有经验,见状紧急施救。按说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全可以抢救过来,结果,还是失败了。

 

  保安将情况反应给学校领导,学校领导报了警。警察来后,对小琴做了询问笔录。

 

  小琴知道,对警察讲鬼是不可能的,只是说胡航是不慎落水。

 

  警察调看了学校的监控录像,当时现场只有小琴和胡航两人,胡航落水时,和小琴之间有很大一段距离,并无身体接触。

 

  胡航落水后,小琴积极呼救,第一时间找人将胡航拉上岸。可见胡航的死,小琴并无责任。

 

  做完笔录,已经将近十二点。确认小琴无事后,一位热心的警察将小琴送到宿舍门口。

 

  宿舍大门竟然没关,小琴心慌意乱的走了进去。

 

  经过齐老师的宿舍时,发现宿舍门虚掩着,里面传出一闪一闪的灯光,像是电压不稳的样子。出于好奇,小琴顺着门缝看去,原来不是灯光,齐老师的办公桌上点着两只蜡烛,中间放着一张相片,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头发,竟然是蓉蓉!

 

  这一幕,使小琴呆立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只听齐老师带着哭音念叨着,“蓉蓉,你心愿已了,走吧!傻女儿,妈妈会想你的!记住,下辈子别再做傻事了……”

 

  这一刻,小琴好像全都明白了。她掏出齐老师给她的金色纸包,打开,里面并没有护身符,而是一张蓉蓉的照片。

 

  小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纸包合好,由底下的门缝轻轻塞了进去,然后轻轻的走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