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通灵口罩

时间:2018-04-03 20:48:07 | 作者:魅影 | 阅读:次

  【觉醒】

 

  她朦胧间醒来,脑袋昏昏沉沉的。

 

  朦胧中,似乎有个男人托起她的双手,一点点在她洁白水葱似的指甲上小心翼翼地涂着鲜红色的指甲油。指甲油的红漆如血般妖异,透过男人兴奋的眼睛里,她看到了自己正斜躺在一张红心天鹅绒的椅子上,瞪大着眼睛,毫无生气。

 

  她试着活动四肢,却发现自己连眼睛也动不了。只能死死地盯着男人,移不开视线。


通灵口罩-鬼故事
 

  “如果你能说话就好了。”她面前的男子浑然不觉她的想法,只是痴痴地笑着,偶尔几句自言自语。涂完指甲油,他又拿了一把木头梳子,轻轻地绕到后面梳着她没有光泽的枯糙的长发。梳罢,男子怜惜地将一个轻柔的吻,印在了她冰冷惨白的唇上。

 

  “谁啊。”就在男子取过一支口红准备给她的脸上妆时,她顿时感到自己的肢体有了力量,稍稍能动了。声音微弱的,她问道男子。

 

  刚问出声,男子瞬间瞪大了眼睛,眼睛睁得比她还要大,就连手中的口红也突地掉落在地上。男子诧异呆泻地看着她,“鬼啊!”几秒钟后,男子的喉咙里终于发出一声惨叫,尖锐得刺耳。

 

  男子手脚并用哀嚎着夺门而逃。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许久后,日落时的暮光倾落在她的肩膀上,她勉强支着扶手站起来,却看见对面的穿衣镜上,她的嘴唇上不知何时沾到了指甲油的颜色,划在嘴角,刺目地鲜艳,凄厉如鬼魅。

 

  她撑着墙休息了一会儿,片刻后,她僵硬地走出了门。

 

  【通灵口罩】

 

  王琇媛向马晓月、庞薄和米婼雪的面前扔了四个精美可爱的口罩,三个人都不解地看向王琇媛,不知道这疯丫头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这四副口罩都是我好不容易才从网上买到的,店主说带上它的人,可以不定时看到我们平日里所看不到的东西呢。”王琇媛率先抓起一个印着禁止吸烟的黄底色口罩扬在手里,得意洋洋地向面前的三个人炫耀道。

 

  “真的假的?”原本迷茫的三个人突然兴奋起来,每个人都挑选了自己喜欢的图案和颜色攥在手里,翻来覆去地观察着,却丝毫检查不出这口罩不同的地方来。

 

  “当然是真的了,不信你们可以试试。不过这个口罩有一个弊端,就是每天必须有两个小时戴着它。而且戴一星期后,还要将口罩一个不落地寄回店家那儿。否则,违反条约将会有严重的后果。至于什么后果我也不清楚。”

 

  一听这话,原本无比激动地三个人顿时犹如被浇了冷水般,不禁面面相觑。每天戴两个小时啊!四个人当中最胆小的米婼雪首先提问:“平日里看不见的东西是什么?鬼魂吗?”王琇媛点了点头。三个人顿时又兴奋起来,眼里却都闪烁着对这口罩不放心的神色。

 

  王琇媛不理睬沉默着的三人,她率先戴上口罩。见王琇媛戴上了,原本犹豫不决的三个人终究被好奇心所打败,她们下了决心也慢慢地将口罩戴在嘴上。

 

  突然,一个面色苍白的女生映入了她们的视线,女生从她们面前经过,走过之处,到处飞扬着粉笔末。王琇媛四www.1hhhhh.com个人顿时愣了。因为她们记得这个女生,早在上个学期因为高考落榜而大量吞食粉笔沫导致粉笔沫堵住了喉咙窒息而死,校报曾刊登过她生前的照片!

 

  就在米婼雪要惊异地大叫时,王琇媛猛地抓住了她的手,米婼雪生生地将要喊叫的欲望压回去。四个人瞪大着眼睛,直到飞扬着粉笔末的女生与她们擦肩而过消失在走廊的拐角之后,她们才放松下来,腿一软,差点都坐到了地上。

 

  “真的,居然是真的!”马晓月喃喃道,她们互相看向对方,眼里充满着疯狂。

 

  “那我们岂不是开了‘天眼’。”

 

  “王琇媛你果然够朋友,给了我们这么好的东西。”庞薄高兴地就要尖叫了。

 

  “那我先丑话说在前头。”王琇媛猛地将脸一沉,“下次谁再沉不住气被吓到,憋坏了嗓子也不许叫出来,免得惹祸上身。”说完,众人都略带鄙视地看向胆小懦弱的米婼雪。米婼雪看不出口罩下的表情,只是低着头默默点头。

 

  【假口罩】

 

  戴着口罩在学校里玩了一天,王琇媛,马晓月,米婼雪和庞薄四人看到了各种各样诡异恐怖的鬼魂。纵她们再大胆,她们只敢远远地看着。然后默默记下了比如洗澡时哪件隔间有女鬼不住地在里面挠墙不能用;晚自习时哪件教室有因跳楼而浑身是血的考生不住地拍击窗户以后绝对不能去等等。

 

  很快一个星期就过去了,马晓月等人恋恋不舍地将口罩还给王琇媛。王琇媛将口罩寄回了卖家,众人原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就在三天后物流提示货物到达收件方手里时,王琇媛同时收到了卖家的一条短信:

 

  “亲,您送回的口罩里橙色底的那条不是本店的货物哦,请将正品尽快送回。快递单号于明天下午告知本店,违者后果自负。”

 

  收到这条短信后,王琇媛的脸顿时变得铁青。因为那条橙底的口罩是庞薄的,庞薄分明将真的口罩藏了起来!虽然王琇媛不知道庞薄为什么要给自己假货,但是她知道如果庞薄再不把真的口罩还给她的话,自己一定会出事的!

 

  于是,王琇媛气势冲冲地找到了庞薄,她一下子将手机扔在庞薄的桌子上。看着那条短信,庞薄的脸顿时变得铁青。“不是我,我留着那口罩做什么?”庞薄脸色苍白地争辩道,王琇媛明显不相信她,质问道:“那你怎么解释这事?”

 

  王琇媛的动静很大,原本在教室另一边正欲戴美瞳的米婼雪走了过来,她看了短信后,也被吓得不轻,连忙带着轻微的哭腔问道王琇媛:“我们不会有事吧?”王琇媛冷哼了一声,没做回答。闻言,米婼雪的脸色变得和庞薄一样苍白,她和王琇媛一起逼视着庞薄,希望庞薄能够交出口罩。

 

  见这种情况,庞薄脸色一变www.1hhhhh.com,最后也无奈地想了个www.1hhhhh.com办法:“你们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但我真的没有换过口罩,要不然,你们可以全天监视我;不是有口罩的人每天必须带够两小时,否则就会有危险的吗?”见庞薄态度这么坚定,王琇媛一时也没有办法。想到卖家明天下午才要快递单号,时间应该来得及。无奈之下,她只好答应了。

 

  上了一天的课,庞薄也没有任何的异常。上完晚自习后,王琇媛,马晓月和米婼雪跟着庞薄回了宿舍。马晓月去了食堂将饭打包带回宿舍后,打算去学校外的网吧包夜打网游。庞薄叫住了她,不满地撇了撇嘴说:“凭什么你们光怀疑我啊,说不定是咱们中的人偷拿了我的口罩让我当替罪羊呢。所以今晚谁也别出去,监视到底啊。”话一出口,马晓月明显变了脸色。她刚要发火,就被米婼雪拉住了,马晓月沉住了气,愤愤然地爬上了床,王琇媛突然有种错觉,马晓月上床时腿部的动作稍稍有些僵硬。

 

  可能是冬天太冷的缘故吧,过去一个星期全宿舍除米婼雪以外的人都得了感冒,经常半夜被冻醒。不过米婼雪平时就穿着很厚的睡衣,除了脸部和小腿以外的身体部位从不外露;想让这种人患上感冒应该是比登天还难的吧?王琇媛这样想到。

 

  整个晚上,庞薄都在看书。快熄灯时,她看了王琇媛一眼,便爬上床睡觉。睡前,她委屈地跟王琇媛说道:“王琇媛,其实这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没那胆子,也不想出事。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我这儿,你还不如查一查其他人。”庞薄的话王琇媛深感赞同,但她也猜不到会是谁。她掏出手机,给卖家发了条短信:“如果货物按时不能交还,会有什么惩罚?会惩罚谁?”

 

  短信几乎是秒回的,王琇媛吓了一跳,连忙点开:“自然是戴口罩的和订货的人啦亲,如果订货的人保管不善想免除惩罚,也可以照价赔偿的,但隐藏货物的人不会被原谅。”王琇媛松了口气,回到:“多少钱?”

 

  “温度。”又几乎是秒回,王琇媛看着回复的短信疑惑不已。温度,那是什么?

 

  【代替惩罚】

 

  昨晚一晚宿舍里谁也没有异常的行为。王琇媛曾偷偷每个床铺观察过,没有人在睡觉的时候偷偷戴着口罩。这么说来,那个偷口罩的人一定在上午她收到短信之前戴够两小时了!

 

  宿舍里,四个人都没有去上课。王琇媛将昨夜她与卖家的短信都传给众人看了,既然偷偷观察众人的脸色,除了胆小的米婼雪的脸上出现了紧张和恐惧松懈后的表情后,马晓月和庞薄皆是和平常一样,什么表情都没有。王琇媛糊涂了,难道这事真的不是她们三个人做的?王琇媛不相信,除了她们三个人,再没有人知道口罩的秘密了。

 

  于是,考虑到自身和那个偷偷扣下口罩的人的安全,王琇媛提议搜宿舍所有人的物品。没想到此提议一出,皆引起了众人的不满。

 

  庞薄最先抗议,她对昨日王琇媛的态度已经不满和委屈,马晓月也是这样认为。“王琇媛说不定是那个卖家故意耍你的呢,你怎么能怀疑我们?现在还来搜查我们的物品。一个口罩而已,相信整不出什么幺蛾子。那个卖家和咱们距离了一个省,不可能大老远的跑来‘惩罚’我们吧?”

 

  王琇媛气得发怔,她没想到她们会这么说。盯着一言不发为难的米婼雪,王琇媛忿忿走出宿舍。她们已经看过短信了,事不关己,她们当然不会上心!想到这里,王琇媛给卖家发到短信:“温度可以让别人代付吗?”

 

  “可以的亲,但必须是戴过口罩的人。而且得是三个人以上,越多越好。如果亲有人选,可是将她们的名字发送过来呦。”

 

  王琇媛没有犹豫,分别将庞薄,马晓月和米婼雪的名字发了过去。现在,看看还关不关她们的事!王琇媛心底有有一丝痛快,顿时浑身无比轻松。

 

  “王琇媛!”背后,似乎是米婼雪的声音。王琇媛错愕地回头去看,心虚地将手机收起来。米婼雪跑到她面前,语气有些踟蹰:“那个……不是我不同意搜查宿舍,是因为我已经知道可能是谁偷了你的口罩。”米婼雪的声音里有一丝慌张,王琇媛诧异地问道:“是谁?你怎么不早说?”她完全没想到米婼雪知情。“我不敢嘛。”米婼雪见王琇媛这么严厉,吓得都快哭了。

 

  “好了我不怪你了,你先说是谁吧。”王琇媛耐着性子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看起来柔和点。

 

  “是马晓月。”米婼雪犹豫了一会儿,才吞吐说道。

 

  “她?怎么会?”王琇媛不敢相信,四个人之中,可就是她和马晓月的感情最好,马晓月怎么可能会来害她呢?

 

  “是的,”米婼雪点点头,继续说道:“上次她出去买面,我就玩她的手机。可是我看到里面有几条短信,竟然是有人委托她去帮忙和横死的家人或朋友捎话或问问题。我想着,只有戴上口罩才能看到鬼魂,口罩一定就是她拿的!”

 

  王琇媛恍然大悟。的确,只有戴上口罩才能做这些买卖,马晓月的家庭贫困,有好的商机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所以,她才私自扣下了口罩。可是,她居然也不顾王琇媛的安危,枉王琇媛把她当最好的朋友!

 

  王琇媛咬了咬唇,心中的愤怒无法言喻。

 

  “你,没事吧?”米婼雪知道王琇媛和马晓月的关系,她担心地问道。

 

  “没事,你别告诉庞薄,也别去问马晓月。这件事我想我自己处理。”王琇媛叮嘱到米婼雪。

 

  米婼雪点了点头,她虽不知道王琇媛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地去上课了。

 

  这时,王琇媛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反正自己已经没事了,她倒要看看,马晓月会受到卖家怎样的惩罚!

 

  【卖家】

 

  无论王琇媛怎样期盼等待卖家的“惩罚”,马晓月依旧健健康康,平安无事。只不过在上课的时候,她会打个哆嗦,然后将窗户关上。

 

  尽管教室里有暖气,马晓月还是穿上了在室外才能穿的羽绒服。和马晓月www.1hhhhh.com一样的还有米婼雪和庞薄。她们都穿了厚厚的衣服,只是没有马晓月严重罢了。王琇媛知道,这是她们代替自己付给了卖家“温度”。

 

  回宿舍后,马晓月嚷嚷着自己难受。王琇媛看了一下,惊奇地发现马晓月走路的动作愈来愈僵硬。不仅如此,马晓月还被冻得瑟瑟发抖。无论她穿多少衣服,也感受不到一丝的温暖。米婼雪和庞薄连忙取了水壶去打热水给马晓月保暖,王琇媛冷眼看着,她就快出事时也没看见这两人有这么关心自己;马晓月出事了她们俩就这样殷勤!亏自己当时看到口罩的广告时还想着给她们订购一个,看庞薄她们关心马晓月的样子,王琇媛打心底不舒服。

 

  有了热水,马晓月好受多了。庞薄和米婼雪也很冷,所以都早早地睡觉了。王琇媛有心事睡不着,就从上铺一直看向马晓月。突然,手机一阵震动,王琇媛打开看到:

 

  “亲,马晓月,米婼雪和庞薄的温度我要全部收走了。”

 

  王琇媛心里一惊,怎么,收这些温度难道还不够吗?于是她立即回复到:“你今天不是收了温度吗?怎么还收?她们都冻得不成样子了,再收就出事了!”和以往不同,这回卖家没有秒回短信,王琇媛焦急地等着短信,虽然她现在真的挺讨厌宿舍里这三个人的,但怎么说她们也是自己的朋友。受点惩罚就够了,王琇媛不希望她们死掉。

 

  忽然,原本一直沉睡的马晓月猛地站起来。王琇媛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马晓月径直走到衣架前,拿出自己的衣服,从衣服的袖子根部的里面部位拉开了拉链,取出了一个东西。由于天黑,王琇媛看不清那是什么,但是下一秒,马晓月把那东西套在了嘴上。

 

  那分明就是庞薄的口罩!虽然早就知道了是马晓月偷拿的口罩,但真见马晓月拿出了口罩,王琇媛还是免不住的发火,她怎能这样对自己!

 

  可是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王琇媛清楚地看见马晓月爬上了米婼雪的床,手撑在米婼雪头的两侧,脸对准她。想到短信上的话,王琇媛不禁毛骨悚然。她立即爬下床,上前拉着马晓月远离米婼雪。刚拉上马晓月的胳膊,王琇媛就感觉到侵骨的冰冷和没有肉感的坚硬。就像是摸了一块坚硬的冰,让王琇媛有缩回手的欲望。

 

  情急之下,王琇媛大声叫着米婼雪和庞薄的名字,希望她们快点醒过来。现在的马晓月,一定是被口罩给控制和吸收掉体温了!

 

  “琇媛,我好冷啊。”因为带着口罩,王琇媛看不出马晓月什么表情。她立即跑到门口拿起堆放在那儿的暖壶,拔掉塞子向马晓月身上泼去。微烫的水从马晓月的身体上滚落,马晓月向后地倒下,刹那间像极了一个线断掉的人偶。王琇媛发愣,半响,她才走过去试了试马晓月的鼻息,没有任何反应;包括她的身体,冷冰冰的,还那样坚硬,只有关节处可以活动。

 

  猛地想起还有庞薄和米婼雪,王琇媛立即跑向庞薄的床上。刚刚她喊她们两个名字的时候,她们都没有反应,难道,她们已经遇害了?

 

  王琇媛看着床上的庞薄,伸手摸了摸,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但她的身体却不像马晓月那样的坚硬,难道,这就是马晓月因为私扣口罩而受到的特殊的惩罚?王琇媛不愿相信,只是晚还了口罩而已,她们不至于死吧?

 

  米婼雪是庞薄的上铺,王琇媛慢慢爬上米婼雪的床。是她用她们三个的温度来换自己的温度的,王琇媛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和悔恨,她希望米婼雪不要有事,否则,她真的要自责一辈子,也要成为杀人犯了。

 

  才刚刚接近,王琇媛就听到了一阵手机按键的声音,很细小,不仔细听是听不见的。听见这声音王琇媛一阵发呆,她猛地掀开米婼雪的被子,却发现米婼雪窝在床上,面对着她,正好按下手机的最后一个按钮。

 

  刹那间,王琇媛的手机震动了,王琇媛不敢相信地看着米婼雪,她慢慢打开了手机:“亲,我可没有温度哦,还是得从你那儿猎取温度。”

 

  手机“啪”地掉在了地上,米婼雪就是卖家!王琇媛脑袋迅速反应过来,尖叫着要爬下床铺,米婼雪猛地抓住了她的手,那么坚硬,却渗着点点温度。不顾王琇媛的哀求和尖叫,米婼雪捧住了王琇媛的脸,贴近自己的眼睛,贪婪地从王琇媛嘴里吸收着灵气。

 

  王琇媛幽绿的光芒从她的嘴里慢慢渗透到米婼雪的眼里时,王琇媛看到了米婼雪下滑的睡衣中露出了她的手腕和小臂。米婼雪手腕和手、小臂和上胳膊的交接处皆有细小的圆疤,像极了一个人偶!怪不得米婼雪无论春夏秋冬都要穿着遮住全身除了脸以外的衣服,原来!米婼雪竟然是个有生命的木偶人!在惊惧的目光中,王琇媛的脸渐渐在米婼雪的手中变凉,直到冰冷得刺骨后,米婼雪轻轻一松手,王琇媛便毫无生息地从床上直直地坠到地上,瞪大着眼睛,似乎死得很不甘心,又像是生前看到了极其恐惧、意想不到的事情。

 

  米婼雪淡淡地爬下床,从马晓月的脸上揭下了口罩。

 

  她是个异类,这一点她在新生后看到男子的反应后她便知道了。想让木偶有生命,只需要给它的眼睛里灌输灵气便可。所以,有许多木偶的眼睛都是用木块或是玻璃塞死的,可是米婼雪不是。男人的灵气从嘴泄露,无意中灌输到她的眼睛里,于是,她有了生命。

 

  可是,就算她有了生命,她也只是个木偶。她没有温度,没有和常人一样柔软的肌肤。为了得到这些,她在网上出售着她特制的口罩,卖出去,再配以特殊的美瞳,于是,口罩吸收着人们的灵气和小小的温度,违反按期送回约定的则可以吸收他们柔软的肌肤以及全部的体温,她便可以像普通人类那样生活。只是没想到,这口罩内同宿舍的王琇媛阴差阳错地给买回来了,还分给她们戴。

 

  “你们借用我的眼睛看你们看不见的东西,我收点报酬这很正常吧?”松开已冰冷且没有生命迹象的王琇媛,米婼雪自言自语道。

 

  【尾声】

 

  “你这口罩真的能让我们看见鬼魂吗?”

 

  “是的,亲,童叟无欺哦,但是必须每天戴这口罩两小时,而且一星期后将口罩寄回我这里哦亲。”

 

  “没问题,那我要三个。”

 

  “好的亲,地址?”

 

  电脑前,一个男生迅速地打着字,周围两个男生嘻嘻哈哈地笑道:“如果这口罩真的能让我们看见鬼魂,鬼才会把它还回去呢。”

 

  “就是!”电脑前的那个男生附和道。

 

  而此刻新宿舍里,一个女生微笑着联系了快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还愿龟
下一篇:还债的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