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隧道冤魂

时间:2018-01-23 20:05:23 | 作者:应辰 | 阅读:次

  【一】

 

  新年晚会就在单位里举行,经理孔苏说单位的二层小别墅晚上打开彩灯特有情调,何必去酒店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

 

  年底的工作特别多,等所有同事都忙完,已经将近八点了,从酒店定的饭菜也适时送上门。

 

  大家一顿狼吞虎咽,吃饱喝足,九点,晚会终于在一楼大厅开始了。

 

  第一个节目是小品《刺秦》,讲的是四个刺客刺杀秦王赢政的故事。

 

  秦王赢政由业务部经理南怀古扮演,他上台后,四个刺客轮番登场,第一个出场的是大刺客无名,由操作部经理苏泊樵扮演,为了突出喜剧效果,苏泊樵头戴长发,身披蓝袍,伸直双手做僵尸状,蹦跳着奔向南怀古。

 

  一大屋子、二十几号人一看到苏泊樵的造型就乐得东倒西歪,只有一个人皱紧眉头,就是这个小品的编剧言风冉。

 

  苏泊樵的扮相和出场动作都没错,可是他却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他的长剑应该是挂在腰上的,可是此刻却被他藏在袖子里,剑尖还朝外,随着他蹦跳的动作,剑尖闪闪发光。

 

  这把佩剑是经理孔苏赞助的,是孔苏他老爸练太极用的剑,还没开刃,所以言风冉不担心剑会伤人,他是怕苏泊樵一不小心把剑从袖子里甩出来,再捡回去的话会影响小品效果。

 

  如果他知道接下来将发生的事,他就会明白,他这点小小的担心是多么的无关轻重,甚至,无聊。

 

  苏泊樵蹦到了南怀古面前,下一刻,他会跪倒在地,参拜秦王,因为,在小品的前半部分,刺客无名是假意投靠秦王赢政的。

 

  可是,苏泊樵直直的蹦到南怀古面前后,却并没有跪倒,他胳膊向后一拉,然后,猛地刺出。

 

  观众只是听到南怀古一声怪叫,然后看到他踉踉跄跄的倒退两步,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颤抖着指了指苏泊樵,就倒了下去。

 

  人们愣了一下,继而噼里啪啦的鼓起掌来,他们都认为这场戏演的太逼真了。

 

  而言风冉和几个演员则彻底懵了,他们一个个都变成了蜡像,看着苏泊樵一动不动的站在场地中间,手里依然握着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剑尖的的鲜血还冒着热气,一滴一滴落下来,苏泊樵长发披面,没有星梦缘下载人能看到他的表情。

 

  这时,一阵音乐突然响起,这个音乐本来应该在星梦缘下载无名刚出场就响起的,不知为什么,刚才它一直没出声,它潜伏着,好像就为了等待这一刻,它慢腾腾地从地面爬起,然后把身子扯碎,扔到空中,于是,整个一楼,都被它填满。

 

  是老版《聊斋》的片头音乐,配合上大厅变幻的彩灯,以及长发披面,蓝袍拖地的刺客无名,知情与不知情的,都感受到了那种阴森森的气场,整个大厅突然静寂下来。

 

  言风冉突然发现,这个刺客裹在蓝袍下的身子很瘦小,衬得蓝袍空荡荡的,而彩排的时候,壮硕的苏泊樵把蓝袍撑得鼓鼓的。

 

  言风冉一惊:这个扮演刺客的人,不是苏泊樵!

 

  【二】

 

  兰馨月今晚有点儿喝多了。

 

  老公孔苏在单位办晚会,剩下她一个人有些冷清,就找了几个旧日同学,小聚一场。

 

  原本是不想喝酒的,可是盛情难却,她就喝了几杯,没想到却醉了,可能是因为把几种酒掺到一起喝的原因吧!

 

  原本她平时不是这么大意的,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一整天都是这样,干什么都魂不守舍的,难道跟那件事有关?

 

  啊,今天正好是那个日子!

 

  不要想,怎么又想起那件事来了!

 

  她拼命晃了晃头,又摇下车窗,想让清凉的风吹醒她晕乎乎的脑袋。

 

  可是,又走了没几分钟,她突然瞪大眼睛,然后猛地踩了急刹车,车子怪叫一声,险些撞上路边栏杆。

 

  惊恐慢慢浮上她的脸,她直直的看着眼前那个巨大的黑洞,那是一个隧道口,因为又修了新的隧道,所以这个隧道早就不用了,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隧道却一直没被封锁,就那么懒洋洋、阴星梦缘下载沉沉的躺在那里。

 

  从这里到新建的隧道,要绕上二十分钟的车程,所以偶尔也有人图方便从这里穿过去。


隧道冤魂
 

  一年前兰馨月就为了方便,从这里穿过去。

 

  那天兰馨月同样也喝了酒,迷迷糊糊的,经过隧道的时候,她感觉车子从什么东西上碾过,顿了一下,她当时以为是一块石头,并没在意。

 

  可是,第二天早晨,兰馨月却在左后轮轮胎的一个花纹槽里面发现了半截手指。想起昨晚她的车子在隧道里碾过的那个东西,兰馨月的头皮一下子就炸开了,哪里是什么东西,那是一个人啊,昨晚她压死了人。

 

  兰馨月压抑住狂跳的心,仔细端详那半截手指。

 

  手指纤细苍白,看形状应该是小手指,指甲还涂了红色的指甲油,由此推断,这半截手指的主人肯定是一个女人,并且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因为年长的女人很少用到这种艳丽的指甲油。

 

  兰馨月最近刚换了个新轮胎,花纹槽很深,想必因此,轮胎在碾断女人的手指后,这半截小指就蹦起来,钻进花纹槽,一路跟着她回家了。

 

  而剩下的那些残碎不全的尸体,应该还在隧道里,那个隧道那么偏僻,很少有人从那里走,说不定尸体还没被人发现。

 

  兰馨月实在没胆量一个人回到那个隧道,她叫上孔苏陪她一起去。

 

  白天的隧道也阴沉沉的,不出所料,那个尸体果然还趴在路边。

 

  的确是个女人,留着长发,兰馨月没敢看她的脸,只是战战兢兢的跟孔苏一起把尸体抬上后备箱,尸体硬撅撅的趴在后备箱里,一只手朝前伸着,那姿势好像随时想从后备箱里爬出来。

 

  尸体伸出的那只手血肉模糊,五个手指都没了,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手掌,兰馨月颤巍巍的在隧道里找了一圈,也没发现那些手指,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这件事过后没多久,警察就在隧道里发现了痕迹,证实那些手指是属于一个叫花重莲的人,她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从那些断指看来,花重莲很可能已经遇害。

 

  案子查了两个月也没有进展,兰馨月松了一口气,就在她以为一切都成为过去式时,她收到了一张光盘,然后她才知道,原来噩梦刚刚开始!

 

  【三】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杀人了,南怀古真的死啦!”

 

  然后整个一楼大厅都炸了锅。

 

  他们可以先报警,可惜在危险面前,人的本能只有一个:逃!

 

  人们争先恐后的往门口跑,却又在门口齐刷刷的都停下来。

 

  门口站着一个人,一个穿着厨师服,带着厨师帽的厨子。

 

  这个厨子看着惊恐的人群,冷冰冰的说了四个字:“宵夜好了!”

 

  厨子的镇定很可怕,人群有些恐慌,在厨子的逼视下,慢慢朝后退,一直退到餐桌前,厨子把他手里的铁锅放在餐桌中间,然后,慢慢掀开了盖子。

 

  一颗血淋淋的女人头颅暴露在众人眼球底下,她翻着白眼与所有人对视。

 

  是财务部的一个女职员,今天晚上的小品音乐,就是由她负责播放的,难怪音乐播放时间不对,看来她早就出事了。

 

  几个胆小的女人当场就吓晕了过去。

 

  其他人更是面无人色。

 

  正在这时,大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响,厨子头也没抬,静静的说了一句:“没用的,门已经从外面锁上了”

 

  想偷偷溜掉的人,原来是经理孔苏。

 

  有人偷偷掏出手机,厨子依然没抬头,却像全身都长满了眼睛一样,说了一句:“谁想成为下一个躺在锅里的人,就报警吧!”

 

  大厅里一团乱,孔苏悄悄爬上楼梯,二楼没安防盗窗,他打定主意从二楼窗口跳出去,楼下就是草坪,应该伤不了。

 

  他蹑手蹑脚的往上爬,二楼没开灯,转过拐角,他看到黑乎乎的一团东西,吓得他几乎叫出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大酒缸。

 

  今晚为了尽兴,他跟酒店定了一大缸的酒,只是,谁把酒缸搬到二楼了!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稳定心神,抬腿想继续往上爬,身旁却突然“砰”地一声,那个酒缸盖子弹起,与此同时,“哗啦”一声,一个人笔直从酒缸里站起,他满身酒水,直勾勾的瞪着孔苏。

 

  孔苏吓得差点儿尿裤子,他四肢都不听使唤,就那么僵直着身子与酒缸里的怪人对视,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眼睛适应黑暗,他看到了面前的人竟然是苏泊樵。

 

  苏泊樵瞪着他,目眦俱裂,胸口插着一把刀。

 

  孔苏惨叫一声,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软成了一滩泥,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身后一直悄无声息的站着一个人。

 

  长发披面,长袍拖地,是那个假刺客无名,她手里还拿着那把滴血的剑,看到孔苏发现了自己,她慢慢抬起手,抚开额前的长发,露出白惨惨的一张脸。

 

  孔苏看不清楚那张脸,事实上,此刻他看不清所有东西,他只是翻了翻白眼,叫也没叫一声,就倒了下去。

 

  【四】

 

  那张光盘装在一个红色信封里,兰馨月一打开门就发现了它。

 

  那种惨烈的红色让兰馨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打开光盘,画面好像纪录片一样,是黑白色的,拍摄的人好像没拿稳DV,画面一直抖个不停。

 

  画面最开始一直是一片雪花,几下剧烈的抖动过后,屏幕中央出现了一个小黑点,随着小黑点慢慢放大,兰馨月的心快跳出了嗓子眼。

 

  画面终于稳定下来,看着屏幕中间的那个黑乎乎的隧道口,兰馨月几乎窒息。

 

  这个时候,她以为是有人发现她在隧道里撞死人的事,所以寄了一张隧道的盘给她,来勒索她。

 

  她不知道,更恐怖的事还在后头。

 

  她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不知过了多久,画面又动了,隧道口渐渐扩大,越来越大,终于,隧道口不见了,可是,画面却一直在动,原来,这个拍摄的人拿着DV走进了隧道,现在,屏幕上展现的,正是隧道里面的景象。

 

  隧道里一直是暗沉沉的,突然,画面又抖了一下,然后,屏幕右上角,出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兰馨月眯缝起眼睛,仔细一看,冷汗刷地就冒出来了,那是一团飘动的长发,看不到脸、脖子,与身体,只是一团长发在空中,慢慢朝前移动。

 

  画面由此截止。

 

  可是,事情并未完结。

 

  一个月后,兰馨月又收到第二张光盘。

 

  她不敢一个人看,叫孔苏过来。

 

  两个人关紧门窗,拉严窗帘,如临大敌的打开光盘。

 

  第二张光盘的画面紧接着第一张光盘,画面刚开始,还是那个隧道口,空中那团移动的长发形状发生了变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正走着走着,然后想转过身来,只是转身的动作很慢,那团头发转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才转过小半张脸来。

 

  这十几分钟,对于兰馨月与孔苏,却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等到画面停止,两个人对望一眼,发现对方都是面无人色。

 

  那张脸只是转过一小半,便戛然而止。

 

  不用急,一个月之后的第三张光盘,那张脸终于完全转过来,是一张还算清秀的脸,只是黑白底色的画面中,那张脸显得很苍白,再加上幽深的隧道,单单是一颗头颅飘在半空中,静静的望着观望的人。

 

  兰馨月毛骨悚然,回头看孔苏,他比自己还害怕,浑身发抖,一个劲儿说:“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在孔苏的呓语下,兰馨月终于明白,原来花重莲是孔苏的一个经销商,孔苏垂涎花重莲的美色,那个晚上,他把花重莲骗到隧道,迷奸了她,又把她推下车,想不到昏迷的花重莲竟被兰馨月撞死。

 

  之后的每个月,兰馨月都会周而复始的收到这三张光盘。

 

  她每次都是烧毁光盘,日子也过得提心吊胆,好在除了光盘外,再没有诡异的事发生!

 

  可是,今天,在去年撞死花重莲的这个日子,她怎么鬼使神差的又来到这里了?

 

  兰馨月掉头想走,手机却突然响了,是孔苏单位的电话,孔苏的同事告诉她,孔经理出事了,让她赶紧回家看看。

 

  经过隧道回家只需要十分钟,如果绕道,最快也要半个小时。

 

  兰馨月咬了咬牙,一踩油门,车子冲进隧道。

 

  原本放着轻音乐的收音机突然咝咝啦啦的叫起来,然后,一个凄厉的女声响起:“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兰馨月魂飞魄散,车子咆哮着冲出隧道,一路上,兰馨月眼前飘着的,都是那个长发女鬼。

 

  下了车,兰馨月随手拿起工具箱里的扳手,有工具在手,心里总算安稳了点儿。

 

  她头重脚轻的打开门,门口直勾勾的靠着一个人。

 

  长发披面,蓝袍拖地,手里还拿着一把剑。

 

  兰馨月心胆俱裂,她举起扳手没头没脸的砸下去,女鬼哀叫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眼前人彻底没了动静。

 

  兰馨月拉开灯,看到仰面朝天倒在血泊中的“女鬼”,竟然是自己的老公孔苏,他早已脑袋开花!

 

  【五】

 

  “我们是不是有点儿闹大了?孔经理不会生气吧?”

 

  二十几个人围在餐桌前,有“中剑身亡”的南怀古,脑袋被煮成菜的财务部女职员,被“刺杀”后,尸体又被丢进大酒缸的苏泊樵,以及“吓”得晕倒的一众女同事。

 

  大家看着餐桌中间那颗活色生香的人头,那是根据真人做出的蜡像,也是这个晚会最成功的道具。

 

  “生什么气?不是他说我们每年的节目都没创意,不够刺激嘛!再说辛苦了一年,到年底用一桶豆油就打发了我们,还好意思说什么明年再接再厉,言风冉,好样儿的,你星梦缘下载这个编剧写的剧本真不赖!”

 

  言风冉笑着摆了摆手:“群策群力嘛!我的剧本原本到苏泊樵从酒缸里跳出来就OVER了,你们又有新点子,把刺客的衣服套在昏迷的孔经理身上,又把他送回家,还给他老婆打电话,这次连他老婆都一起被吓了,真有你们的!”

 

  【后记】

 

  这大半年来,警察局接到很多人投诉,投诉人都是住在城北隧道口附近的人,他们接到了莫名其妙的光盘,内容很吓人,是一颗人头在空中飘啊飘的!

 

  还有人报案说在城北的隧道里面有女鬼。

 

  警察搜查了隧道,在隧道顶端发现很多装置,那种装置不但可以干扰车载收音机的信号,同时还会从一个固定的录音装置中发出讯息,那个讯息只有一句话:还我命来。

 

  警察还查出了投递光盘以及放置干扰装置的都是同一个人,那个小伙子因为他的女朋友在隧道被害,所以才采取这种“撒大网钓鱼”的方式,想找出凶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背疮
下一篇:走路不要玩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