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背疮

时间:2018-01-21 19:41:43 | 作者:Alex | 阅读:次

  【一】

 

  吴歆儿从医院出来,一脸黑。贾平在门口接了她,满脸堆笑地问:“岳母大人同意了?”

 

  吴歆儿斜过眼,啐了他一口,说:“你就知道关心这个。你怎么不自己进去问?”

 

  贾平看着母老虎,不敢再搭话。吴歆儿看他不吱声,没好气地说:“我妈不同意。说这是我爸留给我们母女俩的老宅,她不能卖。”

 

  “啧……这可怎么办?新楼盘的房子你还要不要,咱们夫妻可就指望着这钱买房子呢!”贾平一边拿余光看着自己的太太,一边急得直跺脚。

 

  “老太太脾气可大,指着鼻尖儿骂我‘你爸死的早,我一把屎一把尿给你拉扯大。你倒好,结了婚,心也变了,开始惦记起这些玩意儿妹妹图了。’”吴歆儿模仿着她妈的口气,指着贾平的鼻尖。

 

  “嘿!这老太太,指桑骂槐呢。得得得,继续住咱们那破屋去。”贾平脸上有些挂不住,转身要走。

 

  “都怪你没本事,游手好闲,我跟了你也算命苦。”吴歆儿的眼泪只在眼眶里打着转。

 

  “哎哟喂,你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吴大小姐!”贾平有些恼了。

 

  “我妈真狠心,见女儿所托非人也不帮忙。她还说,除非她死了,否则别想。”

 

  “除非她死了……”吴歆儿说到这儿,慢慢住了嘴。

 

  她对面的男人眼里闪烁着狡黠的目光,两人相视无语。

 

  【二】

 

  吴歆儿的母亲死了。葬礼上,夫妻俩哭得死去活来。

 

  她母亲之前得了脑中风瘫痪了,躺在了医院。和母亲吵了一架之后的第二天,吴歆儿一早儿就去了医院,拉起母亲的手,开始嘘寒问暖,还给母亲带去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老太太看自己女儿变了,不免妹妹图觉得奇怪。到了午饭时间,吴歆儿突然抱怨起医院的饭菜,说没营养,对老人家身体不好,一边唆使着母亲要求离院,一边就自顾自地办了出院手续,把母亲接回了老宅。


背疮
 

  这老太太能回到自己家,也觉得高兴,就不再言语。吴歆儿夫妻俩没什么正经工作,也不愿意自己伺候老人,就请了护工。老人家前两天躺着还行,到后面几天就感觉不对了。瘫痪病人由于长期躺着,背上就会长痦子,一开始背上星星点点,再过几天就开始发炎,溃烂起来。护工让夫妻俩去配点药,下午从外面回来后,贾平从兜里拿出一包不知名的白色粉末,说请专家给开了药,专治这种炎症。

 

  白色粉末用了几天,不见好转,老太太身上的溃烂越发严重。一天晚上,大雨磅礴,雷电交加,老太太忽然发起了高烧,一会儿说疼,一会儿喊痒,哭得撕心裂肺。护工吓得扭屁股就走,当天的钱都没要。到了后半夜,老太太嘴里胡喊着死去老头的名字,身下的床摇得咯吱咯吱响,吴歆儿夫妻俩就在隔壁屋,听见老太呼喊也不过来。又过了一阵,隔壁慢慢地没了声音。

 

  清晨,吴歆儿抖抖索索地推开了母亲的房门,一股子臭味儿扑面而来。她强忍着,慢慢踱近母亲的床前。只见老太太面皮发黑,形销骨立,已经气绝而亡。她的两只眼睛瞪得浑圆,直直得朝着他们俩进门的方向。

 

  吴歆儿看得心惊胆战。忽然,她听得身后扑通一身,一回头,看见贾平摔在了地上,竟是给吓趴下了。

 

  “没用的东西。主意是你出的,胆子比谁都小。”吴歆儿啐了他一口。

 

  “我的妈诶!!!”她清了清嗓子,开始嚎啕大哭。

 

  【三】

 

  自从住进了新房,吴歆儿的心情就没好过。虽然卖了老宅,添了新居,但两人还是欠下了不少外债。丈夫贾平自从被吓了一回之后,人就变得怪怪的。他终日萎靡不振,常常一个人自言自语。最让她感到心烦的,就是卧室的天花板竟然漏水。物业检查了半天也找不到漏水的原因,为此吴歆儿和开发商吵了好几回。

 

  夜里,吴歆儿睡不着,仰天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天花板上的漏水洇成一大团污渍,像脏水里投进了石块产生的涟漪,一圈一圈的,颜色褐黄相间,说不出来的恶心。屋外的灯光泛了进来,一阵风吹过,窗外树枝摇晃,配上天花板上的污迹,就像一个手舞足蹈,披头散发的丑女人。吴歆儿打了一个冷战,侧过身去。

 

  贾平今天睡得不踏实,一直扭来扭去。吴歆儿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嘴里骂道:“作什么死啊?”

 

  贾平嘴里哼哼,说背上痒。吴歆儿一边骂着,一边开灯。撩起他的衣服,看见背上一块一块的大斑点,像一个个铜钱。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脚把男人踢下了床,让他滚去沙发睡。

 

  第二天,贾平去了医院。医生说新房装修,过敏了,就配给了他一些药。贾平看着手里拿着装着白色粉末的药瓶,总觉得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当天夜晚,感觉有什么滴在脸上,吴歆儿睁开了眼。漆黑的房间里妹妹图,贾平坐在她身上,正直愣愣地抬头看着天花板。月光下,贾平上身赤裸,浑身都是大小不一的斑点。

 

  吴歆儿吓得一声尖叫。贾平低下头,他的两只眼眶里已经没有了眼珠,黑漆漆的,像两个无底的黑洞,而腥臭的污水正从洞里淌下来。

 

  “歆儿,我好痒啊,你帮我挠挠。”贾平似乎听不见吴歆儿歇斯底里地喊叫,慢慢地转过了身子。他背上的斑点已经连成一片,一圈一圈,褐黄相间。他的身体湿漉漉的,仿佛正在慢慢融化。

 

  吴歆儿被贾平按在床上,眼中渐渐失去妹妹图了神采。她呆呆地看着贾平身上的斑点,任凭脏水滴落在她的脸,脖子,胸口上,身体不再动弹。在她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她脑中回闪出母亲死时的那一幕。她浑身青黑,散发着恶臭。她的眼睛大大的,空洞幽暗,死死地盯着吴歆儿——她唯一的女儿。

 

  【四】

 

  数周后,小区因为一件怪事闹得沸沸扬扬。

 

  302住户夫妻俩神秘消失了。没人见过他们离开,也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警方破门而入,房间里没有任何遭劫或者打斗的迹象。唯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卧室床上留下一大滩褐黑色的污迹,像两个缠绕的人形。

 

  天花板的污迹中心又开始往下滴水,不紧不慢。水色浑浊,就像老人的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上一篇:轮回
下一篇:隧道冤魂